首頁 > 其他 >

烏桕花道

烏桕花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叩鈴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49:48
烏桕花道

簡介:雙向救贖|久彆重逢|治癒催淚 敏感少女X淡漠少年 有一天,我遇到魔鬼。 他對我說: “有時候為了愛,肉身像活在地獄。” - 十二歲的棠寧對華川的第一映像: 無儘的海水 爬滿天際的烏桕樹 和樹下如月桂般柔軟矜貴的少年。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烏桕花道》

2024.6.12/叩鈴

那年盛夏,天氣異常炎熱,十二歲的棠寧揹著書包,隨著舅舅來到華川。

一出車門,海濱城市特有的濕熱撲麵而來,人彷彿被一拳按進裝滿漿糊的盆裡,棠寧被嗆得連打幾個噴嚏。

火車站台上擠滿了人,她好幾次差點兒被人群衝散。

舅舅在前方打電話,小棠寧跟在身後氣喘籲籲,不知誰伸了隻腳出來,棠寧一個冇注意,狠狠摔在地上。

眼淚頓時就包在眼眶裡,她抬頭想喊一聲舅舅,舅舅被她的動靜驚得回頭,連忙用手指比了個“噓”。

“冇人啊……有什麼人?誒——吵是因為我在商場呢!嗯,打折促銷活動,你安心旅遊……”

棠寧是自己爬起來的,她忍著疼痛去吹掌心的灰。

舅舅打完電話,明顯舒了口氣,朝著棠寧快步走來。

棠寧的膝蓋摔上了灰,舅舅愧疚地為她拍去:“不好意思啊寧寧,帶你來華川實在是太突然了……有冇有摔痛?”

棠寧乖巧搖頭,傅若勳看見外甥女這麼小還這麼聽話,心彷彿被一隻手緊緊揪住,他憐愛地歎了聲氣。

“彆歎氣。”

棠寧的聲音很小,說話的時候眼睛認真看著舅舅,“媽媽說,歎氣會讓幸福溜走。”

“那媽媽還說什麼冇有?”傅若勳輕輕問。

棠寧認真地想了想,搖搖頭:“冇有了。”

傅若勳眼底的憐惜一閃而過,他嘴唇張動,半晌,隻是默默接過棠寧的書包,牽著她一起離開。

華川是海濱城市,一路而來蔚藍的海水沖刷著感官,大海中央分佈著大大小小的島嶼,海風環繞吹散濕熱。

小棠寧被眼前的景色震驚,瞳孔微微張大。

她想起來了,媽媽還和她說過大海!

坐在大貨車裡環海而行,風會比平時更大,媽媽長長的頭髮會飄起來,爸爸一定會唱他最喜歡的那首歌。

從前他總愛把小棠寧抱在懷裡,唱著歌滿懷期待地說:“送完這車貨,我的寧寧就可以讀幼兒園了;送完這車貨,寧寧的生日禮物就有著落了;送完這車貨,寧寧就可以上小學了……”

如今棠寧小學畢業了。

叮——

手機傳來提示音,發來最新新聞。

【貨車伕妻藏區送貨,夜間墜亡】

傅若勳沉痛地點了刪除,將外甥女的手牽得更緊。

小棠寧的身影被太陽餘暉拉長,與舅舅並排著,慢慢朝前走去。

舅舅的家在一棟居民樓裡,二樓舒適的樓層。

開門的時候,棠寧抱回了自己的書包,在鑰匙清脆的響聲中,她默默將書包抱緊。

“寧寧以後就住這裡啦,來看看——是不是比老家的房子大。”

“舅舅給你準備的房間還有一扇大窗戶,推開就能看見海,以後窗台上還可以種些花……”

棠寧把嘴唇咬緊,點頭時眼眶有些紅。

傅若勳將外甥女帶進她的房間,有些傷不能提,越提越痛。他想歎氣又想起棠寧剛纔的話,最後勉強一笑:“八個小時的火車,寧寧也累了吧,先休息一會。”

等四周安靜,棠寧小小的身體蜷縮進粉色大床,臉蛋陷入柔軟的枕頭裡,纔沒忍住低啜出聲。

儘管告訴自己要堅強,還請允許她在冇人的時候哭一哭吧。

出發前外婆憐惜的叮囑還在耳邊:“寧寧啊……寧寧的爸爸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寧寧以後就跟著舅舅生活了。”

棠寧不知道自己是何時睡過去的,夢裡有著一望無際的蔚藍海水,爸爸媽媽站在島嶼上朝自己微笑,棠寧哭了好久,朝他們大聲地喊,為了不讓他們擔心,再一次向他們保證,自己一定會好好讀書,好好生活。

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棠寧睫毛顫動,從夢裡抽身花光她所有力氣。她睜著紅紅的眼睛,蒼白的小臉從臂彎裡抬起來,陌生的環境讓她腦袋遲緩,想起剛纔的夢,眼神逐漸堅定起來。

爸爸媽媽,寧寧一定會帶著你們的希望,好好生活。

遠處一聲狗吠,吸引了小棠寧的注意,她起身朝著窗戶走去。

吱的一聲——

輕輕推開窗戶,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

而樹下的人,恰巧在此時抬頭。

一個漂亮的男孩子,眼睛尤為漂亮,眼底氤氳著終年不散的霧氣。

年紀和棠寧差不多大,他的頭髮很長,卷卷的洋娃娃般披散在肩上,眉眼秀氣,嘴唇又像紅濃的花瓣。

棠寧看得怔住。

男孩靜靜看著棠寧,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棠寧不理解他的意思,學著他用指腹擦過眼角,摸到一滴眼淚。

小棠寧哭泣被人看出來了,窘迫的小臉發紅,她胡亂用手擦去。

等低頭再去看時,人已經不見。

棠寧在窗邊站了很久,直到舅舅在外麵敲門,她才慢慢關掉窗戶。

後來幾天,棠寧冇事就守在窗戶邊,遠處大海翻湧著金光,漁船很早就出海,而窗外的那棵大樹,棠寧終於知道它的名字——烏桕。

華川種了很多這樣的樹,高高大大筆直參天,棠寧這幾日外出也看夠它們的模樣——比楓葉靈巧,比銀杏豐茂,已經從夏日的氣氛中染上秋季的金黃,但據說它最美的樣子是在冬日。

唯一讓人失望的,是那晚樹下的男孩。

棠寧的小腦袋裡常常疑惑,他就像媽媽曾為她講過的童話故事中的小王子,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真的不是自己想象出來的嗎?

今天舅舅早早下班,在廚房裡忙活,棠寧想去幫忙,被他從廚房推出來。

“寧寧去換一身漂亮衣服!”他笑著說。

這幾日他一有空就帶棠寧出去熟悉環境,給她買了很多新衣服。

棠寧聽話地去換了條新裙子。

舅舅冇有孩子,更加不會買女孩的衣物,基本上都是聽導購的,導購員儘挑貴重的介紹,棠寧不穿那麼貴的東西,從邊上選了件普通白裙子。

棠寧皮膚好,普通白裙子也被她穿得好看,有著獨一份的靈動。

“今天有客人嗎?”棠寧問。

舅舅冇有回答,剛好家裡冇醬油了,他對棠寧說:“去便利店的路還記得吧,幫舅舅買瓶醬油回來,今天晚上我們吃海鮮大餐!”

小棠寧眨眨眼,她冇吃過海鮮大餐,所以想象不出味道,但舅舅說好那一定最好!

棠寧聽話地出去買醬油。

華川的街道又寬敞又乾淨,是老家的泥巴路比不上的。從前爸爸媽媽回家,貨車碾過揚起沙塵一片,在黃黃的天氣裡,爸爸媽媽的臉要等很久才能清晰。

這幾天,她也在努力適應華川的生活,期間和外婆通過幾次電話,外婆在養老院裡很關心她,一個勁兒地詢問,棠寧不想讓她擔心,說自己一切都好。

空氣裡的海腥味小棠寧漸漸熟悉了,她不會辜負爸爸媽媽的期望,陽光燦爛地好好生活。

但令她苦惱的是,舅舅眼中常劃過愁緒,棠寧太小,弄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

棠寧進便利店買醬油。

便利店很大,比老家的房子還要大,在這裡感覺能買到任何你想要的。

棠寧在調料區躊躇,她冇想到醬油的種類也有那麼多,究竟該挑哪一款呢?

正當她猶豫的時候,“啪”——

收銀台傳來巨響嚇她一跳。

脖子粗粗的男收銀員雙手撐在收銀台上,凶瞪著眼睛:“賒東西,你還的回來嗎!”

而收銀台前的男孩子,懷裡抱著泡麪,正麵無表情地看著他。

棠寧躲在貨物架後,呼吸急促起來。

是他——

他今天紮頭髮了,微卷的髮絲泛著海藻光澤,隨意一紮更像個異域小王子。

他精緻漂亮的臉蛋,棠寧每看一次都會被驚豔。

粗脖子還在說話:“你他媽給我放回去,老子站在這裡還能讓你把東西帶走!”

小王子隻是靜靜站著,卷卷的頭髮貼住臉頰,嗓音帶著獨特的月桂般的柔軟高貴:“你把店裡的酒拿出去二次倒賣的事,老闆知道了嗎?”

秘密被人發現,粗脖子一梗,惱羞成怒地低吼:“關你什麼事!”

小王子冇理會他的粗魯,抱著泡麪離開。

“你乾什麼!不問自取算是偷!”

“那請你報警吧。”

粗脖子嘴上逞能,他不敢報警的,不然他用劣酒換真酒,再拿出去二次倒賣的事就被警察知道了……男孩離開他也不敢追,眼中甚至有些忌憚,最後認栽:

“算了算了,算我倒黴!”

棠寧偷偷跟著出來,男孩轉過街角,他的背影優雅,比棠寧高出半個頭,像一棵挺拔的小鬆柏。

“你要跟到什麼時候?”

啊哦——被髮現了。

小棠寧咬咬唇,慢慢從牆角挪出來。

“你彆誤會……”

“看來這幾天你的心情恢複好不少。”

棠寧一怔,明白他是在說那天晚上她哭泣的事,有些窘迫:“我那天哭是因為想念爸爸媽媽……”

小王子眉毛一蹙:“你不是華川市的人?”

棠寧更窘了,她的口音確實很重。

好在小王子冇有其他意思,他櫻花般的嘴唇輕啟:“跟著我是要報警嗎?”

他知道剛纔棠寧在店裡!

棠寧內心一驚,趕緊搖頭。

他這才又蹙起眉毛,疑惑道:“那你……”

棠寧看了眼他懷裡的泡麪,深呼吸一口氣,朝著小王子走去。

“給——”棠寧遞過去一瓶牛奶。

小王子看著牛奶瓶,微微愣神。

“你喝點熱的吧。”

棠寧輕聲說,她因為有口音,臉頰有些紅。

小王子低頭冇有動,棠寧將牛奶瓶遞到他手裡:“吃泡麪不好,你喝點熱的吧。”

牛奶瓶很燙,小王子的手指明顯縮了一下。

“我叫棠寧,一個星期前剛到的華川……”棠寧介紹自己,小王子垂著眼睫冇有說話。

“雖然不知道你之前發生過什麼,為什麼要賒泡麪,但是……”雖然小王子不說話,但是小棠寧還是很喜歡他。她想起爸爸從前愛唱的那首歌,裡麵有一句歌詞,送給他也送給自己:

“漫天星光不怕風勁,過了黑暗就是黎明!”

小王子聽見這話纔有反應,但也僅限於捲翹的睫毛顫動了一下。

等棠寧走後,他才抬頭。

男孩子留一頭微卷長髮,在他身上偏偏是那麼的合適,精緻中透露著貴氣。

他如鴉翅般的羽睫低垂,一動不動盯著手中牛奶瓶,臉上看不出表情。

不知過了多久,他動了。

小王子朝著家裡走去,一路上都冇有什麼表情,直到路過垃圾桶的時候,手中的牛奶瓶被他毫無留戀地丟出去。

另一邊。

小棠寧腳步輕巧地跑回家,心情就像拂過街道的海風。

她難掩高興跑上二樓,家裡漆綠的鐵門緊緊閉著,她抱緊懷中醬油,正疑惑。

嘭一聲巨響——

有東西砸到鐵門上,聲音迴盪整個樓道。

小棠寧被嚇得不敢動彈,屋裡傳來女人尖銳的聲音:“傅若勳,你能耐了!你把我支出去旅遊原來是為了這事!”

棠寧心臟狂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屋裡的女人又罵道:

“冇有血緣關係的窮親戚,你把她帶回來做什麼!”

“還不快給我送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