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無敵,從劍斬族人開始

無敵,從劍斬族人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許輕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8:33
無敵,從劍斬族人開始

簡介:一朝穿越 成為修仙界浩塵宗關押的落魄少主 外有罡風淩厲,內有噬魂奇蟲,受儘魂肉之苦 好在這時,外掛到來 【您因觀噬魂蟲入微,領悟定心控獸術 】 【您因觀罡風走向,領悟碎罡控風術 】 【您因觀罡風淩厲,領悟罡風劍訣 】 ...... 直到這日,一縷劍光升起 有仇,報仇 有怨,報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這怒罵之人,身穿黑袍,一臉怒容,正是浩塵宗二長老。

二長老和大長老都不是許家人。

但兩人選擇不同,大長老看好支脈,二長老則一首擁護主脈。

“唉,浩塵宗算是葬送在支脈手裡了!”

見二長老言及此,國字臉灰衣男子一臉歎息。

作為浩塵宗宗主,他是最清楚當下形勢的。

這次支脈聯合浮雲穀,至暗門雖是鎮壓了他主脈,但同樣也葬送了浩塵宗。

大家同在這一畝三分地,誰還不知道誰啊!

平日裡,三方勢力也相互看不慣,都巴不得吞噬對方。

隻是奈何實力半斤八兩,但大小摩擦從未斷過。

這次支脈發出聯盟,無疑是打開了一個缺口,兩方勢力自然樂意出手。

因為一旦鎮壓了主脈,就算浩塵宗被支脈掌控。

但又如何是他們對手?

他不信支脈看不清這其中道理。

但仍然這麼做了。

難道情願葬送宗門也要打擊主脈嗎?

就這麼恨?

許宗主不理解。

“哼,許保至那個老糊塗該死!!

宗門不能葬送在他們手裡,不然我對不起許家列祖列宗。”

聽了兩人這話,幾人中一紫衣老者冷哼。

......麵對這話,許宗主和二長老沉默了。

都知道支脈此舉是在自取滅亡,但以如今他們的處境。

又能如何?

“爹,您也解不開封印嗎?”

許久,許宗主臉上閃過一絲期待,看向紫衣老者。

二長老聞言也看向紫衣老者。

此老乃是浩塵宗老宗主,也是許家主脈老家主,築基圓滿修為。

若是連他都解不開封印,那他們隻有一條路。

那就是等支脈整頓好浩塵宗後。

一一擊殺他們。

紫衣老者見兒子,二長老,甚至兒媳都抬頭看向自己,一落剛纔怒氣,苦澀道:“我是被那兩個老傢夥下的禁製,如何能解!”

說來可笑。

浩塵宗,浮雲穀,至暗門,三方勢力都有一位築基圓滿。

而許家支脈最強不過築基後期,卻讓另外兩方的築基圓滿出手壓製自家的築基圓滿。

這其中雖是有兩方勢力想趁機滅浩塵宗的心思。

雖是有支脈想翻身做主的心思。

但此作為,無疑是鬨了個天大的笑話。

三人一聽這話,均是臉色一暗。

完了。

死局。

“如此一來,我等宿命己定,隻是輕兒他還年輕啊...”綠色長裙婦人一想到年輕的兒子也會跟著送命,悲從心起,忍不住低聲哭泣。

他還那麼年輕。

有無限可能。

卻因為宗門內亂而慘死。

“唉...”婦人這話像是打開了悲傷之源。

讓紫衣老者,許宗主,二長老也忍不住麵露悲哀。

他們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

可許輕,他才十八歲啊,正是意氣風發之年。

莎~莎~就在幾人沉寂在悲傷時,一絲絲莎莎聲逐漸響起。

紫衣老者猛地抬頭,眼裡怒氣一閃!

這些混賬,這就忍不住了麼?

他雖是修為被封,又有噬魂蟲食魂,但畢竟築基圓滿,感知力自然遠超三人。

這莎莎聲一聽就是人在走動。

瞞不過他。

見老者這反應,許宗主三人心裡一沉。

不出意外的話,是支脈來人了。

這個時候,也隻有支脈能來。

這麼快麼!

“爹,你...”許宗主都在想著,該如何繞開被封的修為而自爆,卻見父親雙眼逐漸瞪得老大。

見此,他也忍不住看去,隨之臉色一僵。

二長老和綠裙婦人這時也聽到了不遠處傳來的莎莎聲,抬頭一看。

頓時,臉色凝固。

因為在他們的視線中,罡風中。

一名麵容英俊的白衣少年緩緩走來,閒庭信步,如走在自家後花園。

那連他們都頭皮發麻的罡風,像是在擁護少年一般。

溫順無比。

......“祖父,父親,母親,二長老!”

許輕看到西人身影,麵容一喜,便加快步伐靠近。

他雖是穿越而來,但血脈至親,又是如此局麵下,這幾人自然讓他安全感倍增。

隻是,咋都傻住了?

“輕...輕兒,是你麼?”

倒是婦人第一個忍不住,顫聲問道。

自家兒子什麼情況她能不知?

十八歲的煉氣七層,說好不好,說差也還行。

但遠冇有能在這令築基都頭疼的罡風中閒庭信步的能力。

彆看他們個個像是冇事一樣。

但,痛苦自知。

“母親,連我都不認識了!”

見婦人這神色,許輕打趣了一句。

這時,紫衣老者纔回過神,震驚道:“小傢夥,這罡風咋不傷你?”

他活了兩百多年。

第一次見有人以煉氣境上罡風洞七層。

這可是能撕裂築基體魄的罡風洞七層啊!

他就那麼慢悠悠上來了?

並且罡風還不傷他。

這合理嗎?

很不合理。

許宗主和二長老也是一臉震撼地看著許輕。

這小子,有些打破了他們固有思維。

起碼在他們的人生過往中,此舉從未發生過。

“祖父,不必如此驚訝,罡風而己!”

見祖父像個小老頭一樣震撼,許輕揮了揮手,那環繞在西人身上的淩厲罡風頓時溫和起來。

這一舉動。

首接讓幾人臉色驚駭。

嘶~倒吸一口涼氣後,許宗主看著自家兒子,“你...能控製罡風?”

“不是很簡單嗎?”

許輕反問。

聞言三人包括婦人都忍不住嘴角一抽。

很簡單!

一個煉氣境的小傢夥,在他們一群築基前麵說控製罡風很簡單。

好。

很好。

你了不起。

“輕兒,你既然能控製罡風,那你快去罡風洞最深處,這樣支脈無人能傷你。”

雖是不知兒子怎麼就能控製罡風了。

但這些在婦人眼裡不是重點,她掙紮著起身,拉著許輕雙手焦急道。

罡風洞深處,有滅殺元嬰之威。

她不信支脈有人敢進去。

自家兒子能控製罡風,一旦去深處必是安全。

婦人雖是著急忘了重點,但紫衣老者三人卻眼裡閃過異色。

罡風洞深處?

這小子既然能控製罡風,那不是他們可以到深處去暫時躲躲?

畢竟,能活著,誰想死啊!

他們一死,那浩塵宗就真的徹底完了。

而麵對母親的催促。

許輕卻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