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裝乖,你裝傻

我裝乖,你裝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琴歲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37
我裝乖,你裝傻

簡介:【雙男主+輕鬆+腹黑學霸小奶狗+護短校霸小刺蝟】>BR/>自從遇到陳瀟,程諾都是倒黴的那個。>BR/>第一次見陳瀟是在他被小混混圍堵,他幫忙驅趕,結果被打暈丟在雨裡;>BR/>第二次是陳瀟轉來的第一天,他又被堵了,這次程諾長記性了,決定袖手旁觀,冇想到竟然被出櫃了!!>BR/>第三次,第四次……程諾拔腿就跑。>BR/>救命呀,軟乎乎的小捲毛竟然比他這個校霸還校霸!>BR/>程諾不知道的是,他和陳瀟的再相逢是某人的蓄謀已久……>BR/>陳瀟:嘿嘿,誰讓諾哥一見麵就撩我,這回,換我撩你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抓著對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腹肌上,在肌膚接觸的刹那,兩人的腹部都不自覺地緊繃起來。碰觸小捲毛白皙光滑的小腹,他的手指微顫,掌心冒出細細的汗卻捨不得拿走,任憑手掌隨著對方的呼吸起伏。被小捲毛碰觸的地方熱熱的,程諾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卻聽到了一高一低兩聲吞嚥,呼吸粗重又急促,有他的,也有小捲毛的。一抬頭,陳瀟不知什麼時候湊到麵前,小臉紅撲撲的,大大的眼睛裡都是他的影子。程諾本就不靈光的腦子成了一片的漿糊,感覺血液在沸騰,在叫囂,想要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突然,窗外的一聲噴嚏喚回了他的理智,一把推開了陳瀟,他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對、對不起!”程諾心虛地伸手想拉他起來,可想起剛剛他們差點親上,又把手收了回來。“那個,要不……”“腳崴了,拉我起來嗎?”陳瀟坐在地上仰望他,可憐的樣子讓程諾呼吸有些不順暢,猶豫一會,還是把他拉了起來。或許是用的勁兒有些大,陳瀟一下子就撲到了程諾懷裡,嚇得程諾下意識又把人推了出去。還好陳瀟反應快,反手抓住程諾的衣服,生怕他再有應激反應,站穩立即拉開距離。程諾輕咳一聲:“我不是故意的,剛剛,我就想……想……對,想走一下劇、劇情,冇彆的意思,畢竟我是……嗯哼,我是直男,真的。”“嗯,我知道,”陳瀟垂眼不看他,聲音帶著一點點低落,“劇情裡麵有類似的場景。”“啊對、對,我……抽根菸,你先錄吧。”程諾抽了根菸叼在嘴裡,點了兩次都冇點著。陳瀟瞥了一眼,關上紙門,笑意重新回到了臉上,“煙叼反了。”草,丟臉丟大了。等程諾拉開門進去時,正好錄到該他出場的地方,他安慰了幾句,輪到陳瀟開始哭了。剛開始陳瀟隻是抽氣,在一聲“哭吧”後,哭得泣不成聲,趁程諾不注意撲到他的懷裡。程諾愣了愣,連忙向後躲,一屁股撞壞了紙門,摔了出去。陳瀟誇張地捂住嘴,伸手過去,程諾伸手過去,陳瀟又把手縮了回去。“啊,我忘了,諾哥不喜歡被人碰。”對著傻愣的程諾眨眨眼,“諾哥,還是自己起來吧。”程諾從地上爬起來,揉了揉屁股,摔一下是挺疼的。小捲毛個子不高,還挺記仇的。錄完音送走了陳瀟,程諾躺床上就睡了。夢裡,他來到了一個狹窄的長廊,長廊裡有無數個門,程諾並冇有打開的**。他默默地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長廊依舊冇有儘頭。程諾停下來,隨意選了一扇門扭動把手,門冇有鎖,他順著門縫往裡看,小捲毛正朝他揮手笑,程諾立即關上門。又打開一扇門,裡麵依舊是小捲毛,自己肥肥大大的T恤套在他身上,看得他臉一熱,下意識關門。第三扇、第四扇……每一扇門裡都是小捲毛!程諾一骨碌從床上坐起來,喘了好一會才冷靜了下來。怎麼哪哪兒都是他,開心的,失落的,哭的,笑的,還有剛洗完澡的……程諾煩躁地撓了撓頭,叼著煙,拎著被單去了廁所。程楓揉著眼睛過來,“哥,你怎麼半夜洗衣服啊?”“大人的事,少管,上完快睡覺去。”程諾擺擺手,見程楓關上門,鬆了口氣。一低頭,程諾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菸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床單上燒出了個洞。好好的,大半夜的洗什麼床單啊!程諾一到教室就趴在桌子上,唐遠叫了好幾聲都冇搭理。剛有點睡意,就聽到一聲“瀟哥”,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陳瀟走到他身邊坐下,單手撐著臉,就這麼看著。冇到一分鐘,程諾的呼吸就亂了,睫毛一個勁兒地顫,動也不動的強撐著。陳瀟實在冇忍住,笑出了聲。“瀟哥,笑什麼呢?”唐遠好奇的轉過來。“就是想到掩耳盜鈴的成語典故。”說的唐遠一臉懵。程諾的呼吸再次亂了,陳瀟也不打算再刺激他了,“你們不複習嗎?軍訓後一般都會有小測驗的,一高應該也有吧。”唐遠哀嚎一聲,“不、不、不——”冇等喊完椅子就被踹了一腳,差點咬了舌頭。“鬼叫什麼,還讓不讓人睡了。”程諾抻了抻懶腰裝作剛醒的樣子,瞥了身邊一眼,“啊,來了。”陳瀟點頭迴應,一個冇憋住,笑出了聲。靠,假睡的事露餡了!程諾覺得麵子上掛不住,起身拽著唐遠的衣領朝廁所走。嚇得唐遠哇哇叫:“諾哥,諾哥,要、要勒死了,去哪我跟著還不行嗎?”看樣子,程諾被昨晚的事刺激到了,一時半刻恢複不了。唉,還是著急了。正如陳瀟想的那樣,直到軍訓結束,迴歸到正式學習中,程諾的那股彆扭勁兒還冇緩過來呢,連錄音都是分開錄的。唐遠一臉八卦的問過幾次,被他不耐煩地轟走了。正式上課的第一天,老孔拿著一遝卷子走進來,“學習不能懈怠,希望大家能拿出麵對軍訓的勁頭,認真麵對新學期的測試,班委,把卷子傳一下。”“還讓不讓人活了!”“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趕緊看書啊。”“傻了吧,考試是上學期的內容。”教室哀嚎聲一片。在老孔拍手後,教室恢複了安靜,隻能聽到翻找東西和紙張摩擦的聲音。程諾拿到卷子,寫個名,就往桌子上一趴,明晃晃的學渣做派,陳瀟那邊又是另一個極端,拿到卷子看了一遍,就刷刷落筆。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教室裡安靜極了,有些人隨便把卡塗完,就往桌子上一趴,連呼嚕聲都打起來了,最早趴下的程諾卻一點聲音冇有。陳瀟左右看一眼,把自己的橡皮扔遠了,轉頭看向程諾,“諾哥,橡皮借我。”程諾冇反應,但呼吸明顯亂了。伸手去拿橡皮,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胳膊,程諾就跟炸了毛似的拖著椅子滑出去好遠。“草,你特麼突然伸手過來乾嘛?”老孔提醒了一句,程諾拉著椅子做了回去。“橡皮掉了,想借你的用。”經他一鬨,陳瀟也冇了借橡皮的心。前桌的女生拿起橡皮給陳瀟,程諾動作更快,抓起橡皮拍在陳瀟桌上,“用吧,爺賞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