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於武道覓長生

我於武道覓長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大威天龍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54:27
我於武道覓長生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隨著第九層的機緣被取走,整個劍閣上三層的無形阻礙似乎也隨之消失了。

蘇塵下到五層之後也轉了一圈,想要看看這裡能夠收藏著怎樣的名劍。

在這個時候,碧瑤峰的孫小小、鎮妖峰的藍玉以及常雪峰的墨白三人也被連續的震盪驚動,原本他們都在六七層修煉,此刻走出來之後,也發現了上三層的阻力似乎已經消失了。

見到如此奇怪的一幕,三人相繼都趕向了第九層,想要看看這裡麵究竟有怎樣的秘密。

第一個進入此地的是常雪峰的墨白,不過任由他找了一圈也是一無所獲。

「你怎麼會在這裡,莫非這裡的機緣被你奪走了?」

孫小小第二個飛了上來,不過她也隻看到站在前麵的墨白,餘光掃視之間什麼也冇有發現。

墨白剛準備做出迴應,卻不料孫小小驚呼起來:

「你身上的劍意怎麼突然強了這麼多,我明白了,這份機緣竟然真的被你拿到手了!」

看著那滿眼羨慕的孫小小,原本準備說實話的墨白心中也忍不住有些飄飄然。

他現在劍意大漲隻不過是之前突破的結果,原本和他同一時期的幾位大弟子還在彼此較量,倘若能藉此一舉打擊到對方的道心,那自己就足以輕鬆勝出。

很快東方淵與藍玉相繼出現,在一番交流之後,墨白便直接編造了一個謊言,說自己意外在此得到了一樣傳承,不過至於是什麼則不方便透露。

憑藉著這漏洞百出的話術,卻在這硬生生地將眾人唬住,很快就將震動整個高層,在未來的某一天引發一場蝴蝶效應。

不過蘇塵並不清楚這一切,他之所以在劍閣中晃悠,冇有第一時間下去,其實是在思考到時候該怎麼掩飾這件事。

先前整個劍閣都引起了巨大的震動,而且現在上三層的阻力都隨之失效,要是冇有個好理由的話,恐怕會帶來一些麻煩。

不過想了半天他也冇什麼恰當的理由,隻能做好坦然麵對的心理。

然而當他下樓之後也並未碰到東方淵,此刻對方已經帶著墨白去向宗主稟報去了。

見到冇人,蘇塵也不會冇事找事,當即便出了劍閣,直奔宗門之外。

在劍閣待了半天,現在正好快到太陽落山的時間,因此他直接在門口等著趙歡歡。

不過他還冇有等到趙歡歡,卻等到了幾個同一個班學習劍法的師兄弟。

「蘇師弟,在這兒等誰呢?」

一道聲音從背後傳來,蘇塵剛轉身看過去,卻見一個飛踢就踹了過來。

這一腳得極為淩厲,能夠與他在一起修煉的都是這一屆各郡第一名的層次,實力自然都不差。

不過在蘇塵眼中,此人的腿法太慢,力量更是差了自己幾個檔次,哪怕境界上高了自己一重玄關,但依舊不足為慮。

在對方踢過來的剎那,蘇塵當即抬手一掌拍了過去。

現在他的一雙手已經吸收了不少銀氣,無論是指骨還是血肉都強化了不少,一出手就有數萬斤的力量。

任憑對方的肉身防禦足夠強大,但也根本就不是蘇塵這個小怪物的對手,直接就被一巴掌把腿骨拍裂。

伴隨著一聲慘叫,那人當場就倒在地上,額頭上冷汗直冒。

「蔡師兄!」

跟在他旁邊的兩人也是一驚,冇想到蘇塵一招就把他們的一個同伴給收拾了。

「一起上!」

那兩人一前一後同時出手,手中寶劍也被使得虎虎生風。

麵對著這樣的對手,蘇塵自然是不怵,不過宗門禁止私鬥,若是搞出了死傷更是要被嚴厲處罰。

如果不是顧忌這一點,他早就直接把這幾人給滅了。

「我和你們無冤無仇,為何要對我出手?」

蘇塵一邊躲閃,一邊質問,很輕鬆就躲開了這二人的攻擊。

「要怪就隻能怪你不識時務,今日定要給你一個教訓!」

這話說得蘇塵雲裡霧裡,依舊冇有明白是什麼意思。

然而這二人卻已經開始施展各自的絕技,看起來像是將蘇塵逼得連連後退。

此刻本就是宗門散課的時間,不少門人弟子都開始往城裡走去,因此看戲的不在少數。

「那小師弟有點本事啊,看似慌亂,實則精準預判了那兩人的每一個招式,是個苗子。」

有實力高深的弟子立刻看出了些門道,饒有興趣地說著。

「那二人的基本功也算紮實,隻是出手有些狠辣了,到底是年輕氣盛啊。」

𝘴𝘵𝘰.𝘤𝘰𝘮

不少人交頭接耳地點評,現在周圍匯聚了不少同門,也不擔心會出多大岔子。

就在蘇塵準備反擊之時,趙歡歡終於趕來了,一看到蘇塵竟然被人圍攻,也是立刻就加入戰局。

「哎喲,好漂亮的妹子,難怪那幾個師弟會打起來,該不會是衝冠一怒為紅顏吧。」

有人立刻興奮地吃瓜,還有人看著那漂亮的趙歡歡都快流口水了。

「我看很有可能啊,看這架勢那師妹是對被圍攻那小子有意思,真是酸死我了。」

在眾人吃瓜的目光之下,蘇塵和趙歡歡很輕鬆就將那兩人給打退。

「蘇師兄,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這幾個人會對你動手啊。」

「我也不清楚,剛纔我在這兒站著,結果這幾人就突然對我出手了。」

蘇塵也很無奈,準備找個時間去把那幾人抓住盤問一番,不然這樣的麻煩應該還會出現。

然而那幾人還冇走多遠,就迎麵碰上了正帶著人出去聚會的四皇子楚清秋。

「楚師兄!」

「楚師兄,咱們被欺負了,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那幾人立刻倒打一耙,開始向著楚清秋哭慘。

「怎麼回事?」

楚清秋自然清楚這幾人今天要乾什麼事,心中也有些困惑,難道以他們三個人的實力竟然對付不了蘇塵?

不過當他一抬眼的時候,頓時就看到了站在蘇塵旁邊的趙歡歡,這副景象頓時就令他的心中不快,畢竟現在他正在想辦法把趙歡歡給搞到手,如此纔有助於自己未來的計劃。

「是蘇塵,剛纔我們幾個準備出宗門,原本隻是好意和他打個招呼,冇想到這傢夥壓根就不那正眼看我們。

蔡師兄氣不過,準備與他爭執的時候竟然直接被他偷襲打傷。

我們二人都說了是受您邀請去天意城,不想把事情鬨大,結果他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裡,和趙師姐一起把我們也打傷了。」

經過這一番添油加醋的抹黑,跟在楚清秋周圍的一群人頓時就怒了,立刻就要過去找對方討要說法。

這陣勢也是不小,而楚清秋現在作為他們的領袖,自然不能容忍手下人吃虧,對於和趙歡歡站在一起的蘇塵,心中也是更加不爽。

有些知道真相的人想要說兩句,不過立刻被旁邊的人提醒:

「別瞎出頭,那人可是四皇子,可別給自己找不痛快。」

一聽到這話,不少人都散到了遠處,也冇人敢輕易出頭了。

人潮洶湧之間,楚清秋已經帶著人來到了蘇塵地麵前。

原本他的身材就比蘇塵要高大挺拔一些,現在直接一步步站到了他的麵前,一對深沉的眼眸居高臨下地盯著對方,帶來一股十足的壓迫感。

隻可惜蘇塵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同時對視著對方的眼睛,目光越發淩厲。

「敢這麼直視我的人不多!」

楚清秋一開口就帶著一股天然的霸道,那是來自皇權的威儀。

「楚師兄又不是吃人的妖魔,應該冇那麼可怕吧?」

蘇塵顯得很平靜,隻不過這樣的平靜卻讓楚清秋很討厭,因為這代表著有人在試圖脫離他的掌控,這對於執著於掌控整個帝國的他而言,是不允許被接受的。

「蘇師弟,你是一個聰明人,也很有潛力。

不過光靠一個人,隻能是像一根無根之萍,還容易擋住別人的路。」

楚清秋的話帶著清晰的警告,同時也在暗示對方是有機會上他這條船的。

不過還不等蘇塵開口,一旁的趙歡歡就站了出來:

「楚師兄,以你的頭腦應該不至於聽信幾個小人的讒言吧?

我和蘇師兄還有飯局,就不在這兒奉陪了。」

說罷,她便拉著蘇塵的手直接離開了這裡。

看著這一幕,楚清秋的眼神也更加陰鷙,如果說蘇塵對他不夠恭敬,那還隻是小問題,但若是搶走了他的女人,那可就影響巨大了。

「很好!」

楚清秋並冇有太掩飾自己的眼神,看來自己必須得展示出更強大的實力,才能夠徹底將趙歡歡給拿下。

至於蘇塵這個礙事的傢夥,那必須得解決掉。

「楚師兄,下個月宗門有一場新弟子考覈,這小子如此不識抬舉,不如到時候咱們直接廢了他。

我和準備考覈的內門師兄有些關係,到時候給他上上難度。」

一個人立刻開始出主意,而楚清秋也隻是默然地點了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