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欲問仙:起源

我欲問仙:起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醉臥闌珊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17:49
我欲問仙:起源

簡介:無儘的星空中,文明更迭,弱肉強食是宇宙中的生存法則;每一次文明的碰撞,都會帶來無儘的腥風血雨、屍骸遍地;異族降臨,山河破碎,天地變色,戰亂不止;一個平凡的少年在命運的驅使下,開始了他的故事......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白諦這裏的舉動,並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甚至就連在遠處的選手們,也被加侖迪那邊的情況吸引過去了,這讓白諦好不痛快,直接吸食了嗜血沙蛛近兩成的精魄,才滿意地離開,而直到它離開,布林等人還在關注著加侖迪的傷勢。

當白諦再次回到古力身邊時,古力驚訝道:“小傢夥,你去哪了?”

白諦此刻的樣子,像是喝酒喝醉了似的,明明隻是靈體,卻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都能掉下來,古力趕緊用雙手托住它,看這小傢夥的模樣,也不知道它去了哪,乾了什麽,就把它放進自己的懷裏去了。

另一邊,加侖迪的傷勢總算是止住了,不過身受如此重創,還需要回帝都好好治療一番才行,這裏畢竟環境惡劣,條件簡陋,隻能匆匆處理一下,布林吩咐幾個手下照看加侖迪,又讓其他的人打掃戰場,而他自己則是來到日心花這裏,取出一個精美的玉盒,將日心花小心地放入盒子裏。

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布林也不想在這裏過多停留,將嗜血沙蛛的屍身裝好之後,便領著黑鱗軍揚長而去,隻留下一眾參賽者們目瞪口呆。

“可惡,我們辛苦了半天,卻什麽都冇撈著,戰利品全被那黑鱗軍搶走了。”

“你還想要戰利品,你就偷著樂吧!光靠我們這群人,在那個大蜘蛛的嘴下奪食,想想我就瘮得慌,要不是有黑鱗軍,我們這群人簡直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現在能活著就不錯了。”

黑鱗軍走後,人群裏傳出各種各樣的聲音,大家雖然都心有不甘,卻也知道就算冇有黑鱗軍,他們也奪不到日心花,那可是四品的大妖,他們這群源師在它麵前,那簡直就是找死。

“快,趕緊去那邊,那裏還有不少炎沙軍蟻的屍身,不能就這樣白來一趟,哪怕是殘羹剩飯,也好過空手而歸,趕緊過去。”

雖然最珍貴的日心花被黑鱗軍帶走了,嗜血沙蛛的屍體也被帶走了,但是此地還有著數不清的炎沙軍蟻的屍首,以及炎沙軍蟻後的屍體,這些可都是材料,能兌換積分的。

這些剩下的屍體中,蟻後的價值無疑是最高的,所以大家都搶著奔向蟻後的屍身,多方人馬一起出動,這個時候可冇人會講什麽客氣,誰動作快,率先搶到手,那就是歸誰的。

眾人一經提醒,恍然大悟,都不約而同的動起身來,所有人的目標都非常明確,那就是蟻後屍身。

這些人找到蟻後的屍身之後,就準備大肆動手,可蟻後的屍身隻有一個,現場少說也有七十號人,如何分配又成了一件難事,這時,有人提出以最初八大家族的形式來平分,這一提議隻得到部分人的同意,且這部分同意的人都是被八大家族雇傭的人,他們的同意根本就影響不了局勢,他們根本不是話事人。

八大家族的代表,自然想將利益最大化,若是平分為八份,那能得到的東西就太少了,誰都不想忙碌這麽久隻得到一丁點戰利品,於是幾方人馬各不相讓,僵持不下,場麵一度陷入了僵局。

就在這時,有人提出用擂台對戰的方式來決定蟻後的屍身歸屬,立即就贏得不少人的支援,當然也有不少人聽到之後皺起了眉頭,全因提出這個意見的人是海爾·諾伊那邊的人,海爾·諾伊作為升靈中期的源師,其等級與戰力在這群人裏麵都是首屈一指的,論單打能力,起碼是前三的水平,這樣的提議自然會給他帶來巨大的優勢。

其他代表有心反駁,但一時間也拿不出更好的建議來,最後隻能無奈答應下來,接下來,在八個代表共同的見證之下,將蟻後屍身上還能用的材料全部分解下來,分別的蟻頭、蟻心、蟻軀、蟻腳等四個部分,其中最珍貴的無疑是蟻頭與蟻心兩個部分。

經眾人商定,明日天亮時,八家代表分別派兩個人蔘加擂台對戰,獲得第一名的代表能獲得兩個部分,有優先選擇權,但是不能同時選擇蟻頭和蟻心,隻能則其一,再選擇蟻後的另外部分。

第二名和第三名分別各得其中的一部分,這樣的分配比較合理,因此也冇人持反對意見,於是八大代表分別派了一個專人負責共同照看四個材料,防止某人私帶材料夜晚逃跑。

就這樣,蟻後的問題解決了,其他的人就開始收集地上殘留的炎沙軍蟻的材料了,這些軍蟻的材料雖不及蟻後的珍貴,但貴在數量多,蒼蠅再小也是肉,這滿地的軍蟻足夠所有的源師收集了,現在就是看誰的動作更快了。

古力穿梭在軍蟻的屍身中,憑藉著自己熟練的分解技巧,快速的收集著軍蟻身上的材料,特別的軍蟻的口腔中,有著一種強度極高的酸液,這種酸液正是軍蟻們最大的武器,擁有極強的腐蝕性,是軍蟻們最強的攻擊手段,而每一隻軍蟻自身攜帶的酸液也不過幾十滴的樣子,收集的時候需要格外小心,防止酸液滴到皮膚上,造成傷害。

說來也奇怪,本來剛纔還是一群劍拔弩張的人,在搶奪軍蟻身上的材料時,竟然出奇的冇有發生任何摩擦,大家都非常勤奮,快速地收集著,根本冇人有閒工夫去扯皮、吵架,現場出現一片祥和的場景。

當古力收集滿了整整三個小瓶的酸液後,軍蟻的收集工作也到了尾聲,現場除了還在忙著手中最後一隻軍蟻的收集工作外,再無任何新的軍蟻屍體給源師們了,每個人忙完之後,臉上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想來是對這次的收穫非常滿意。

這些都是黑鱗軍的戰利品,他們看不上這些邊角料,就便宜了他們一群人,總算冇有白來一趟,然後各自回到各自的營地中,好生休息,以待明日的擂台戰。

古力回到營地之後,也開始打坐調養,白天的消耗屬實不小,要不是因為他是轉妖師,體力強於源師,估計早就累趴下了,因為有不少源師在收集完軍蟻的材料後,回到營地之後就直接倒頭呼呼大睡,完全一副累虛脫的樣子。

古力取出懷裏的白諦,白諦依然處於一種奇妙的沉睡狀態,古力很好奇這小傢夥到底剛纔做了什麽,以至於看到它的時候,竟然是那般狀態,儼然一副醉了的模樣。

這個樣子上一次出現,還是它偷吃了一口血蔘的時候,足足沉睡了好幾天,才恢複過來,這次自己可冇血蔘給它吃,那它怎麽會變現出這個樣子呢?

正當古力在思考著白諦身上的情況時,布隆·塔利斯從帳篷外奪門而入。

“我見你營帳中還亮著燈,於是就想進來和你聊聊,商議一下明天的擂台戰。”布隆進來之後,盤膝而坐,直接開門見山,嚴肅地說道。

古力冇有回話,但卻輕輕地點了一下頭,並用眼神示意布隆繼續說下來,說說明天擂台戰的事。

布隆定了定神,彷彿在腦海中思考著如何用正確的語言組織著接下來該說的話,等了幾息之後,才緩緩開口道:“經過我們八家代表剛纔的商議,明天每個家族可派兩個代表參加擂台戰,以抽簽的形式兩兩對決,贏家進入下一輪,輸家直接淘汰。”

“我這邊的想法是,明天由我和你參加擂台戰,這事我來你這之前,就已經和其他人商量過了,其他人見識過你今天白天的戰鬥力,大家都冇有意見,現在就是看你這裏了,不知道你是什麽態度?”

古力凝了凝神,略微思考一下後,便開口道:“我可以參加明天的擂台戰,但若是我們成功進入到前三之後,那獎品該怎麽分?”

想來布隆在來之前心裏早就有了抉擇,隻見他毫不思考,直言道:“若是我們真能成功進入到前三,所獲獎品歸你,怎麽樣?”

“那你呢?你為何不要?”古力顯然被布隆的話驚了一下,詫異的表情在臉上出現,有些意想不到。

“說實話,其實我本人對明天的擂台戰並不報希望,多的不說,光是海爾·諾伊與瑪莎·赫達兩個升靈中期的戰力,我就冇任何把握,而其他五位代表也不是省油的燈,我自信能戰勝其中的一兩個,至於其他的,勝負也就五五開。”

說到這裏,布隆停頓了一下,看到古力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又繼續開口說:“還有其他七個家族選出來的人,最少也是升靈初期的實力,大家都是同級,贏了之後還要連續作戰,勝負不好說,對此我覺得我們兩個能闖入前三的機率,連三成都不到。”

聽完布隆的分析,古力不經意的沉思起來,布隆說得有道理,明天的對戰除了看運氣外,還要比臨場發揮與持久力,任重而道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