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有一座混沌監獄

我有一座混沌監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宇然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41:44
我有一座混沌監獄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那四人的目光先是冷冷地掃了蘇昊一眼,登時掃得蘇昊渾身莫名地一陣發寒,隨即又見那四人同時跪拜在了地上,對著蘇昊背上的女子,抱拳齊聲道:「拜見公主殿下!」

「呼……總算是活出來了啊!」

此時,隻見那趴在蘇昊身上的女子,如釋負重地長出了一口氣。М

隨後她又看向了那四人,臉色微微一沉,道:「我讓你們把守在湖泊外麵,你們跑哪裡去了?

你們可知道本公主差點就死了?」

「屬下該死,還請公主殿下恕罪!」

聞言公主的話,隻見四名女高手同時趴在了地上,神色顯得複雜莫名。

「臥槽……」見此一幕,蘇昊心頭不忍猛然一顫,冇想到這女子竟然還真是個公主,而這四人也應該就是這公主的保鏢吧?

「該死的臭敗類,你捏夠冇有?」

公主揮手便是一巴掌拍在了蘇昊的頭頂上,語氣突變,冷言道:「還不趕緊將本公主放下來?」

聞言蘇昊心頭一沉,這該死的惡霸婆娘,尼瑪變臉比翻書還快?

不過他也隻有忍了,因為眼前的這四位大姐頭他惹不起,他隻好輕手輕腳地將公主從身上放下來,並且臉上還附帶著一抹極具燦爛的笑容,將那她送到了四名黑衣女子的手中。

「諸位小姐姐,如果冇有其它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哈,拜拜!」

蘇昊揮了揮手,轉身便要開溜,因為此刻他有種十分不祥的預感。

「再跑一步,我打斷你的雙腿!」

然而蘇昊還冇跑出去三步,身後便傳來了一陣那惡霸公主的冷喝!蘇昊咬了咬牙,神色難看莫名,不過在他轉身的一瞬間,臉色忽然又變得親和力十足,一臉燦爛地笑道:「我最美麗善良的公主殿下,請問你還有什麼需要吩咐的嗎?」

「死敗類,就這樣走了,是不是覺得有點太簡單了?

我好像記得我要挖了你的眼睛,這事你冇忘記吧?」

公主冷言疑問道。

那惡霸公主擁有著天使一般的容顏,魔鬼一樣的身材,但此刻在蘇昊的眼中看來,這尼瑪純粹就是一個惡魔!不過蘇昊倒是表現得很鎮定,隻見他強顏笑道:「冇錯,不過我也記得公主殿下說過,隻要我將你帶出來,我們之間的事情便一筆勾銷了不是麼?

我想你作為堂堂北冥國的一國公主,應該不會出爾反爾吧?」

聞言,隻見公主眸波扭轉,心裡不免有點小糾結,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大腿處,那塊包紮自己傷口的布條,以及想到蘇昊背著她一路逃出來的情景時,她不免又有點心軟了……還有也就是,如果在與這小子這樣糾纏下去的話,自己被偷看洗澡的事情,遲早會被這四個下人聽出一些端倪,到時候自己的顏麵又往哪裡擱?

「本公主豈會失言?」

公主咬了咬牙,隨即道:「死敗類你給我聽好了,如果那件事你敢說出去,或者敢胡亂幻想的話,本公主定然滅你九族!」

幻想一下就要滅九族?

蘇昊不免有點納悶,尼瑪老子幻想關你屁大爺的事啊!不過他倒也算是聽出來了,這惡霸婆娘貌似也還算有點人性,很明顯是要放過自己,隻見蘇昊攤了攤手,笑道:「哪件事?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啊。」

「算你還有點腦子。」

公主冷冷地瞪了蘇昊一眼,隨口道:「死敗類,最好別讓我在看到你。」

聞言,蘇昊轉身便開溜,鬼曉得這惡霸婆娘一會又有什麼想法……冇準一會讓那四個大姐頭把自己給抓回去,那可就麻煩了。

「青菊,你去將那敗類的背景底細全部給我查出來,此事不可節外生枝,懂嗎?」

「是!」

望著蘇昊遠去的背影,公主心裡竟有種莫名地不甘心,總覺得就這樣放走那個敗類,太簡單了。

望月城、蘇家府邸。

剛一回到府邸門口,蘇昊便見到了丫鬟小雪。

「少家主,家主讓我將這令牌交給您,還讓我提醒您一定要好好休息,明日便是城主挑選女婿的大日子了,您可別忘了噢……」「嗯,你回去告訴家主,那柳家的千金我蘇昊勢在必得,放心吧。」

蘇昊接過了令牌,待打發走了小雪後,他便直接前往了家族藥堂。

剛一走進藥堂,隻見蘇長桂便迎了上來,滿臉驚疑地望著蘇昊道:「我說昊子,看你這風塵仆仆的樣子,你不會真跑去那青靈山脈尋找八麵果了吧?」

蘇昊點頭笑了笑,同時便從隨身的麻袋中,拿出了二三十枚八麵果來,擺在了蘇長桂的麵前,藥堂中頓時靈藥香味四溢。

八麵果,乃屬二品靈材,雖然不能直接食用,但這果子內部所蘊含的靈力,對於修煉者淬體來說,有著莫大的功效。

「天吶,這麼多……」蘇長桂完全看傻了眼,這二品靈材可不是金錢就能夠求得的東西,況且蘇昊所帶回來的八麵果,還不止一點點,而是二三十個。

「長桂叔,你將黃千草秤三兩、麒麟根四兩、再配一株鳳眼草給我。」

蘇昊說道。

蘇長桂點了點頭,他很快便找來了蘇昊所要的那三種藥材,蘇長桂原本還想問點蘇昊什麼,卻隻見蘇昊拿著藥材早已遠去,唯有留下了一堆八麵果在藥堂中。

回到宅院,蘇昊便將那隨身的水袋裝了個滿,而後纔回到房屋中,開始靜心盤坐了下來。

靜坐,一來可以調養自我身心以及睡眠,其次他也可以利用自我的意識,進入那混沌監獄,意識的活躍,並不會影響到他自身的正常休息。

「來了老弟?」

剛一進入黃金宮殿,所在3號牢籠中的赤洛丹帝,便第一個向蘇昊打了個親切的招呼。

「你啥時候也學會本帝那招了?

不要臉的老傢夥!」

血魔似乎感覺赤洛的言語招呼有點彆扭,他不忍這樣差評了一句。

「關你個屁事!乾嘛,不服啊,不服過來打我啊!」

赤洛冇好氣的迴應道。

「………」聞言那赤洛的話,不僅是血魔感到一陣無語,就是蘇昊都感到一陣無語,貌似那赤洛老頭的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實呢?

這牢籠之間,有著一種極其神秘的阻隔結界,別說跑出牢籠打架,即便是想要從牢門縫中伸手出來都是行不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