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已無敵千年,係統你怎麼纔來

我已無敵千年,係統你怎麼纔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江寒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3:26
我已無敵千年,係統你怎麼纔來

簡介:本是大帝無敵的江寒,渡劫飛昇失敗,皆因心魔難平 就在他絕望之際覺醒了係統,但這係統的任務需要從第一個開始逐一往下完成,為了能去除心魔得道成仙,江寒決定穿越回千年前,重走來時路 回到千年前的江寒,依舊保留了大帝修為,為世間無敵 且看北玄帝君江寒,如何去除心魔,最終證得至高無上的仙道 若乾年後,江寒帶著一眾大帝弟子,叩擊天門,殺的諸天神佛無處哀嚎 從此以後,他便是這世間唯一的仙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還是無法證道,皆因心魔難平,莫不是註定無緣仙道?”

“好在有師父留下的法器,才免於隕落!”大帝境的江寒又一次嘗試渡劫飛昇,但終究無緣仙道,緣由是心魔難平。

江寒本是藍星的一個普通青年,由於一次意外,穿越到修煉世界中的天心城,江氏家族的江寒身上。

他本是家族的一代天驕,隻因太過於出眾,後遭到仇家偷襲暗算。

由於傷勢過重奄奄一息之時,被藍星穿越來的江寒奪舍。

命雖然撿了回來,但也因為傷勢過重導致根骨受損,從天驕淪為廢材,從此修煉一蹶不振。

之後在天心城受儘白眼, 更是慘遭未婚妻退婚!柳如煙家族,曾經見江寒是天驕,所以主動提出聯姻,怎奈江寒己廢,心生厭惡,便提出退婚。

江寒至此深受打擊,蹉跎半生,受儘嘲諷,本以為孤苦伶仃了卻殘生。

但冥冥之中有註定,也許命裡有重任,人到中年之際被一仙人無意間發現其逆天根骨,讓他拜師求道。

師父幫助其恢複了天驕根骨,並傳授其功法,百年後終成大帝為世間無敵。

歸來後發現世道己經變了,昔日的仇人,昔日種種己經消失在時間長河之中。

至此大帝江寒一心鎮守龍國千載,防止異族入侵。

但大帝之上還有仙,江寒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證得那仙道。

為了證得仙道,大帝境圓滿的江寒,收集各種法器靈根。

根據師父告知的成仙之道,藉助天雷渡劫飛昇為仙。

在一次次的嘗試之後,皆因心魔未平,最終無緣仙道!江寒的心魔更多是來自於一個女人,並不是退婚的那個柳如煙。

而是江寒成為準帝後,結識的道侶顧輕蔓。

江寒衝擊大帝境時,遭遇仇家的伏擊,顧輕蔓為了讓江寒順利衝擊大帝境,不惜以命護其周全。

最終力竭敵身亡,但也因此給江寒爭取了足夠的時間成功衝擊大帝境。

這就是他的心魔,顧輕蔓己經過往,縱然是大帝無敵,也是遺憾痛苦。

“莫不是此生無緣仙道?”

就在他感歎之際,忽然間一道聲音在腦海中出現。

“係統充能完畢,正與宿主綁定,由於充能時間太慢,讓宿主失去了很多有趣的時光。”

“為了讓宿主順利成仙,本係統可以讓宿主穿越回千年前,讓宿主重走來時路,一步步化解心魔,最終得道成仙。”

“當然穿越回去後,宿主的記憶以及境界修為都會保留,也就是說宿主回到過去也是世間無敵。”

係統提示道。

“如果不回去呢,可有其他辦法平複心魔?”

江寒道。

“可以,隻要宿主完成係統任務,就能獲得係統獎勵,到時候平複心魔也不是難事。”

係統提示道。

“那你下達任務吧!”江寒道。

他世間無敵,還有什麼任務做不到的?

“叮,任務下達。”

“由於宿主天驕根骨被廢,未婚妻將於三日後,前來江家退婚,宿主給與其強硬的迴應,獎勵:洗髓伐骨丹(可助宿主恢複根骨)”係統提示道。

江寒一聽,瞬間懵逼了。

這反應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堂堂大帝無敵,這世間誰敢退他的婚,再說他也冇未婚妻啊。

“我堂堂北玄帝君,鎮守龍國千載,你讓我被退婚?”

“不對,這是千年前我在江家遭遇未婚妻柳如煙退婚。”

“.......”“係統,你給我去死,這是新手任務,時間早己經過去千年,柳如煙怕是連墳堆都找不到,就算能找到墳堆,難道你讓我去她墳前退婚?”

江寒不悅的說道。

這係統真苟啊,尼瑪這是新手任務?

這是讓他一個位麵頂尖的大帝,逼格高到恐怖的北玄帝君去做新手任務?

試問,還有誰?

還有王法嗎?

還有法律嗎?

讓江天重新完成一遍新手任務,一步步獲得係統獎勵,最終才能證得仙道。

“由於係統設置的任務,是逐個排序的,需要完成上一個才能觸發下一個,宿主己經累積好多任務冇完成,所以宿主需要從第一個任務開始完成,然後以此類推。”

係統提示道。

“這,,,,這擺明白我重走來時路?

明擺著讓我重活千年?”

江寒道。

“是的,心魔難平,難堪大任,自然無法躲過因果定數,大帝也有壽元大限,大限一到,便是大帝隕落之時。”

係統提示道。

“那就重走來時路!”江寒道。

如果不回到千年前重新開局,江寒的修為也止步大帝,之後便會等死一樣的等著大限到來。

與其如此,不如重走來時路!反正記憶和境界修為都能保留下來,屆時開局便無敵,他所受的屈辱也都將挨個的還回去。

“你決定穿越回千年前,重新開局嗎?”

“一旦決定,俗世的時間線回到千年前,而仙界的位麵時間不受影響,你師父依舊會記得你!”係統提示道。

“我決定了!”江寒道。

既然保留境界回到千年前,那麼江寒將在己開局便無敵。

同時他師父存在的位麵,時間線不受任何影響。

“係統這便為宿主重啟時間,送宿主回到千年之前!”“切記你的這份記憶不可對人輕言,否則可能會遭到時間規則的反噬,影響你證道之路。”

旋即係統一陣靈光閃過,江寒被一道玄光包圍,接著他便回到了千年之前。

江寒隻覺得眼前一陣白光閃過,接著他周身的場景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好似整個人間變了天。

他躺在豪華的木床上,身前的丫鬟正在給他倒水。

“少爺,你醒了?”

丫鬟詢問道。

江寒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他此時己經回到千年前,法力修為還在,依舊是大帝無敵。

他是江家家主之子,同時也是江家新一代天驕,被家族賦予厚望,年紀輕輕便是築基境八重天。

更是被提名為家主繼承人,可謂是少年得誌,意氣風發。

江寒本身也認為,憑藉自己的實力,將來一定能帶領家族走得更高。

隻是後來的事,終究兩難全!大帝回到千年前,此時正是江寒根骨被廢後的一個月,也是他穿越來這的一個月。

此時剛養好了身上的傷。

丫鬟看著江家少爺,心中也是無比的惋惜。

一代天驕就此隕落,從此江寒隻是一個廢人。

當然他的家主繼承人,也遭到了質疑。

雖然他父親是家主,但在家族中有實力為尊的家規!江寒的實力己經不適合繼續成為家主繼承人人。

家族長老們,紛紛向家主施壓,要求重新立繼承人。

江寒的父親江戰也因為這些壓力,被迫無奈接受。

“少爺,家族要重新立繼承人,等會要重新檢測家族中年輕一代的實力,誰的實力強,就會成為家主繼承人。”

“家族的長老們讓你過去也檢測下。”

“唉!”丫鬟說道。

家族的人都己經知道江寒的根骨被廢,不用說也無法成為繼承人。

但隻有當著家族所有人重新檢測下,好讓大家心服口服,斷了其他念想。

“誰敢檢測大帝的實力?”

江寒脫口而出道。

這是大帝的傲骨,區區螻蟻也配檢測大帝實力?

就不怕沾染天道因果?

大帝乃這方位麵至高無上的存在,就連這方位麵的天道,也要給幾分薄麵,豈是區區螻蟻能高攀?

“大帝,少爺,你冇事吧?”

丫鬟聽見江寒這番話後,很是震驚。

“唉,少爺的根骨被廢,這下連精神都不正常了,大概是無法接受事實,產生了幻覺,甚至幻想自己是大帝。”

丫鬟內心這樣想道。

“少爺你還是去一趟吧,剛纔家主派人過來催促!”丫鬟道。

家主雖然心疼自己的兒子,但為了以德服人,顯示自己作為家主公正的一麵。

也隻能讓江寒前去接受檢測。

“你去告訴他們,繼承人我不當了,愛誰當誰當去!”江寒道。

“不行啊少爺,大長老己經點名要你一定去檢測!”“你知道的大長老的兒子江楓,曾經在家主繼承人爭奪上僅次於你,如今不出問題的話,他將會成為家主繼承人。”

“大長老為了讓自己兒子名正言順的上位,一定要讓你當著全家族人重新檢測,如此便能讓江楓名正言順的成為繼承人。”

丫鬟傳達了家主的意思。

“行,我倒要去看看那大長老,敢不敢檢測本帝君!”他並不在乎什麼江家家主之位,他是鎮守一位麵的大帝,哪裡還會在什麼小家族家主之位。

皇帝會在乎一個村長之位嗎?

侮辱誰呢?

江寒走了出去,他己經遮掩了大帝的氣息,畢竟大帝威壓根本不是江家的人能承受的。

他走路的姿勢,看起來高貴無比,身為大帝千年,其氣質自然不可度量。

江寒走到了家族的廣場上,立刻引來一陣注意。

“江寒出來了,可惜啊,一代天驕就此隕落,江家少了一個天才。”

“這廢物總算是出來了,我以為他躲著不敢出來。”

“如今他根骨被廢,自然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家主繼承人從今往後必然是江楓,我們之前跟江寒走的近,以後要跟他少接觸,江楓可是非常不爽江寒的。”

此一時,彼一時!曾經的天驕,家主繼承人,無論在家族哪裡都會有人拍馬屁。

無論是家族商鋪,還是商業界,隻要江寒出現的地方,大老遠就會有人迎接。

那些曾經捧江寒的,現在都想跟他劃清關係,以免遭到江楓的記恨。

“好了,既然江寒出來,那就開始檢測吧!”大長老江經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