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七個姐姐絕世無雙

我七個姐姐絕世無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羅峰顧雪念
  • 更新時間:2024-05-26 16:47:47
我七個姐姐絕世無雙

簡介: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一手培養出七位足矣撼動華夏的絕美女徒弟。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兒羅峰順利出山。羅峰:“我是老逼燈培養出最垃圾的徒弟,冇什麼本事,就想吃吃軟飯,苟且度過這一生。”師父:“什麼,他說他最弱?難道我冇有告訴過你們,那小子身懷詭秘?”師姐:“我好像發現我們的小師弟越來越不對勁兒了,為什麼世界各大強者都來跪舔他?”一位來自於世界黑暗深處的頂級勢力後裔之子,出生便被拋棄做棄子,偶遇華夏舊時代戰力天花板老瘋子和七位傾城傾國的大背景七位師姐,從此掌握七大絕學誤入都市豪門,捲動江湖風雲,走上自證強者之路。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姬家,姬戰天!”

“轟!”

絕對零度領域蕭殺驟然攀升,寒冬將至。

漫天殺氣猶如密集風刃朝著羅峰切割了過去。

“你就是姬戰天,”羅峰冷笑道,“我聽說你是姬家最強的天才。”

“你可以這麼認為,”姬戰天淡淡道,“好了,介紹到此結束,開始吧,你的時間不多了。”

氣海在羅峰體內瘋狂催動著,藍金色氣流縈繞羅峰周身,瘋狂抵擋著侵襲而來的寒氣。

就在這時,羅峰動了。

右手桃木劍一挑,劍氣沖天而起直奔姬戰天而去。

姬戰天冷哼一聲,手中刀叉隨手在空中劃出。

兩道劍氣轟然碰撞在了一起,化作無數氣刃向著四麵八方切割了出去。

與此同時羅峰動了,身形原地爆射了出去,桃木劍直挺挺刺向姬戰天。

“這傢夥看起來受了非常嚴重的傷啊,不然不應該是這點實力,”羅峰暗暗道,“趁你病,要你命。”

“我就知道你不止這點實力,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姬戰天麵色依然淡漠,麵對刺來的桃木劍,他刀叉閃電般點去。

一刀一劍之間隔著兩米距離,雙方攻勢化作漫天虛影,在空氣之中發金屬般的撞擊聲。

速度還在持續性提升,姬戰天從一開始筆挺坐立,到之後竟是已經站了起來。

他每一次提升攻速,羅峰竟是跟了上去。

“這可不像是五品劍術師啊,小子,”姬戰天眉頭一皺,驟然身體爆發出驚濤駭浪般的氣息,伴隨著刀叉破空點出,撞擊在了羅峰的桃木劍之上,竟是想要以外力截斷羅峰的桃木劍。

“砰!”

風壓橫掃,羅峰手腕一震,身形微微後退了半步,卻再一次以無比淩厲的攻勢朝著姬戰天招呼了上去。

“好妙的劍法,好奇特的劍,”當看到羅峰的攻勢有了一些有趣的變化,姬戰天眼角閃過一絲難有的欣賞之色,不由的讚歎了一句。

羅峰使用的正是十二劍匣招式,前五劍講究的就是高超的劍術變化,彼此呼應,千變萬化。

可姬戰天到底是姬戰天,身為姬家明麵上的第一天才,冠絕天下,劍術也是達到了出塵的境界,十二劍匣是強,可他學習的劍術也是劍術界最頂級的存在。

隻看見姬戰天劍術驟然暴漲,一招無比霸道的橫掃千軍竟是蠻橫的將羅峰佈置的殺陣輕鬆粉碎,再一招直搗黃龍更是讓人膽寒,直挺挺的刺向了羅峰的破綻位置。

“不好!”羅峰驚駭桃木劍迅速扭轉,格擋在了攻勢前方。藲夿尛裞網

“叮!”

一聲金屬響聲四起,羅峰隻覺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砸在了桃木劍之上,頓時羅峰身體一震飛出了酒店外的假山之上。

“大爺的,這姬戰天的劍術遠遠在我之上啊,我都使用全力了,竟然撼動不了他半分。”

這僅僅隻是單純的劍術比拚,很顯然羅峰卻是被姬戰天無比妖孽的劍術造詣完全碾壓。

對方手握吃飯刀叉,便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實力,可見若是跟羅峰一般使用常規武器,羅峰剛剛怕是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可羅峰殊不知,緩步走出酒店,手握刀叉的姬戰天內心更是驚濤駭浪。

在同年齡之中,乃至整個姬家,能跟他在劍術之上比拚到這樣的地步,羅峰的劍道理解絕對是屬於頂尖的存在。

“你叫什麼名字?”姬戰天雙手負立,目視羅峰。

這一刻,姬戰天已經把羅峰當做了一個可以值得自己出手的對手了。

“未來在劍道上註定要碾壓你的人。”

“有意思,你的這句話成功引起我的戰意了,”姬戰天單手扭轉,驟然一道劍氣直衝雲霄,天穹震動,寒氣一瀉千裡般。

一道巨型的劍形在小鎮上空沉浮而起。

“姬戰天竟然對小山兄弟使用姬家血脈和血脈本相了,”封嘯虎大吃一驚。

此時在所有人眼中,毫無疑問羅峰已經被當成了一具屍體。

麵對姬戰天的血脈和劍形,又有多少同輩可以在他攻擊下活下去呢?

“大爺的,”羅峰心也沉到了穀底,冇想到姬戰天性格如此暴躁,對付自己這樣的小角色就使用了殺手鐧。

“怎麼辦?”羅峰大腦在飛速運轉著。

麵對姬家血脈和姬家的血脈本相,羅峰可不認為自己在不使用同樣的條件,可以活下來。

可問題是如果自己使用了姬家血脈,身份是否會暴露?

而暴露都自己要承擔怎樣的結果?

這些都是羅峰不敢想象的。

很顯然,姬戰天根本冇打算給羅峰思考的機會。

那巨型劍形爆發出無比恐怖的殺氣,隨著姬戰天躍到了房頂,劍形急速縮小,落入手中。

“我不欺負你,你若是能接住我三招,我不僅不殺你,你還可以成為我姬戰天的貴客。”

話落,一劍揮出。

“嗖!”

劍氣橫秋,空間瞬間扭曲。,

一眨眼的功夫,那看似隨意的劍氣卻蘊含滔天威能,抵達羅峰麵前。

“好快!”羅峰驚慌抬起桃木劍便是格擋。

“砰!”

這一格擋,羅峰雙臂幾乎要震斷,劍氣橫推著他狼狽倒飛出去。

“媽的,要不是帝氏血脈讓我的體質淬鍊到無比結實的幾步,這一劍我的雙臂怕是斷了吧,”羅峰心有餘悸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不錯,這一劍你再看看?”

話落,姬戰天又是揮出了一件,這一劍射出速度相比上一劍,竟然還慢了半拍,可威能卻是不知道比上一劍強上多少倍。

“哼!”羅峰心中怒火中燒,身形急速暴退,手中千刃,續一刃待發。

“大道至簡第四式,歸海一劍!”

羅峰原地躍起,雙手握刀便是自上而下斬擊而出。

一橫一豎,兩道劍氣在小鎮中心轟然碰撞。

“砰!”

劍氣橫掃八方,無數氣刃切割了出去,所過之處皆是輕鬆洞穿,極具穿透力。

“這小哥我倒是小看他了,”氣流暴走的下方,大蒜鼻老者將一切細節儘收眼底。

此時看向遠處嘴角溢位一絲鮮血的羅峰,竟是不住的佩服。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曆,我這一劍可是蘊含了姬家血脈威能,更是由我姬家血脈本相發出,為何他能再一次接住?”此時姬戰天看似神情淡漠,俯瞰山河姿態,心中卻已經有了些許煩躁和不爽。

之前被極道兵器追殺,害得他初次出山就顏麵儘是,如今本想藉著這個小子出出氣,可哪裡想到自己兩劍之下,對方還能接住。

“最後一劍來了,”姬戰天身形而立,這一劍高舉天穹,劍氣縈繞劍氣,猶如九龍盤踞山神,“你要小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