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靠詐騙惡人逆襲為第一女官 >

【1】

【1】

我靠詐騙惡人逆襲為第一女官| 作者:涅羽| 發表時間: 2024-06-11 20:45:06

-

上元國,永安十年秋,京都李府。

“她就在前麵,彆讓她逃出府!”

“快抓住她,找李管家領賞!”

下人們的吵嚷聲由遠及近。

夏暖攏了攏身上男人的外袍,快速掃了一眼四周,瞧見了不遠處的倉庫冇鎖門,此時她也顧不得許多,徑直跑進去,從裡麵栓好了門。

她這才鬆了口氣,扭身便瞧見鼓鼓囊囊的麻袋堆疊占了半個倉庫。破損的麻袋腳下,躺著不少晶瑩潔白的米粒。

原來這是一間米倉!

說來湊巧,她在現代是一名警察,也是在一間倉庫追擊嫌犯,不曾想那嫌犯身攜炸彈,被擒後便引爆了炸彈。

夏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不曾想睜開眼又是一出你追我逃的大戲,唯一不同便是被追的是她。

原身的記憶接踵而至。

夏暖消化吸收後,不由滿臉錯愕。

她竟穿越到了一個架空朝代,這裡是上元國京城。原身也叫夏暖,隻是她……竟然是個賊!

她因街上偷盜李管家財物被抓了個現行,李管家對她見色起意,冇有報官,反將她私綁李府內,欲行不軌之事。

原身伺機逃出,卻在爬樹躲藏時不甚摔死,接下來便是夏暖接管了這具身體。

夏暖摸了摸抽疼的後腦,果然一手的血。不等她做些處理,倉庫外便傳來不少搜尋而來的腳步聲:

“這裡有個倉庫冇鎖,過去看看!”

夏暖心中一緊。

這倉庫隻有正門一個出口,如今她雖反鎖了門,但是被捉住卻是遲早的事!

她該怎麼辦?

“叮!詐騙係統搜尋到合適目標人物,自主綁定中……”

“係統綁定成功!詐騙係統功能啟動,請宿主自行選擇使用!”

這突如其來的係統簡直就是一場及時雨!

隻是……詐騙係統?什麼鬼?

她可是警察啊,怎麼能綁定這種東西!

貌似,這鬼係統是自行綁定,半點兒不由人啊!

不過,這也冇什麼好擔心的!

詐騙係統遇上正義警察,必須輕鬆拿捏!

搜查的下人們發現倉庫反鎖,紛紛用力拍門:

“李管家掌管米倉,莫非是李管家在裡麵嗎?李管家,還請開開門!”

“瞎喊什麼,若是李管家,又怎麼會反鎖門,依我看,一定是那個女賊躲在裡麵!”

“裡麵的人聽著,再不開門我們就強闖了!”

……

形勢逼人,夏暖心念一動,趕緊打開係統麵板檢視研究起來。

下人們叫嚷了半天,倉庫門也冇半點兒要被打開的跡象。

幾個下人互相遞了個眼色,暗暗蓄力撞向了倉庫的門。

正在這時,倉庫的門突地從內裡打了開來。

下人們用力過猛,紛紛栽倒在地,仰麵看向倉庫中人,皆不敢置信地叫道:“李,李管家?!”

那人細長眼睛,八字鬍,皺眉不耐道:“都杵在糧倉門口乾什麼?還不趕緊去找人?!”甕聲甕氣的男音,卻是李管家無疑。

有人依舊懷疑:“李管家,您方纔不是在房裡嗎?怎麼突然來了米倉?”

“怎麼,我堂堂李府大管家,到哪裡還需要跟你一個小小下人彙報不成?”

下人們趕緊縮了縮脖子,連滾帶爬地跑了。

“李管家”望著眾人離去,滿意地勾了勾唇。

還彆說,係統的變臉換聲功能真不錯!

夏暖鎖好米倉的門,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出了李府。

不等她高興,係統又來了:

“檢測到宿主機體虛弱,生存值不足三天。請宿主儘快完成係統任務,賺取生存積分。”

“係統任務釋出:請宿主近日完成一起不少於50兩白銀的詐騙項目。”

夏暖磨了磨牙,暗暗琢磨著係統漏洞。

係統隻要求詐騙50兩,並不關心詐騙對象是好人還是壞人,既然任務必須要做,那就將詐騙對象鎖定在惡人身上。一來既能完成任務,二來也能懲治惡人,得來的錢財可以救助百姓。

一舉兩得!

夏暖捋清了思緒,頓時心情大好。

“最近大米又漲價了,能囤就多囤一些吧。”

“是啊,好多人排隊呢,去晚了恐怕想買還買不到呢!”

路人的話讓夏暖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哄抬物價?!

來到米行處,路人早已排成了一條長隊。夏暖頂著李管家的臉站到了隊伍裡。

她倒要看看,這米行老闆是奸的還是忠的?

隊伍不斷向前,夏暖身前的顧客拿到米後,忍不住抱怨:“呀,這米怎麼是濕的?20文錢怎麼隻換了這麼點米,老闆你是不是少秤啊?”

米行老闆身形矮胖,一聽這話,肥碩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不滿:“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也不打聽打聽,我這便民米行開多少年了,怎會少你那二兩米?咱家米就是這樣,你愛買不買,你不買,有的是人買!再過兩日,你這二十文錢能買現在一半的米就不錯了,還在這兒給我挑眼呢!”

路人隻得咬牙認栽。

夏暖站的最近,剛剛發生的一切她可是瞧得清清楚楚。

這米行的老闆不僅往米裡摻水,還做假秤,顧客買的米明顯缺斤少兩。

這樣的奸商,她真想依法好好懲罰一番呀!

指尖無意間劃過腰際,冰涼的硬物感引她低頭檢視,當她看清鑰匙上雕刻的小小米字時,心中頓時有了主意。

米行老闆轟走了上一位顧客後,微微抬眸瞥了一眼夏暖,原本冷漠的肥臉立刻揚起了笑容:“哎呦喂,這不是李管家嗎?今兒個什麼風把您吹來了,小店今日可真是蓬蓽生輝啊!”

夏暖頂著李管家的臉,微眯著細眼,高昂著下巴,笑道:“劉老闆還真是生意興隆啊!瞧這長龍似的隊伍,貨可足夠?”

米行老闆劉原以為她來買米,當即笑道:“貨雖不多,但李管家若是想要,必會先緊著您的。”他故意壓低了聲音,以防被旁人聽了去。

夏暖故作高深地搖搖頭:“劉老闆誤會了,我今日來是想跟劉老闆做一筆生意。隻是劉老闆生意興隆,不知可有時間啊?”

劉老闆當即讓小二頂上,自己則邀請夏暖來到了後院。待院裡隻剩他二人後,劉原便迫不及待地開口問:“生意上門,哪有拒之門外的道理,哈哈。李管家這是有什麼生意想著我了?”

夏暖笑:“當然是一筆大生意。就是不知道劉老闆能不能吃得下了。”

劉老闆一聽,眸中不由精光一閃:“我開這米行少說也有十多年了,在這片地上,我便民米行稱第二,恐怕還冇有哪個敢稱第一了。李管家儘管放心便是。”

夏暖微微勾唇,將腰間的鑰匙解下,重重地放到了桌上:“李老爺年紀大了,吃不慣府中陳年的倉米。唉,我近日正為陳米發愁,這滿倉的白米該怎麼處理纔好啊?”

劉老闆一聽,呼吸不由一窒。

白米稀少,米價頻升。若是能低價收購了這些陳米,再以高價賣出,這中間的利潤該有多少?若是和李管家談成這筆生意,以後每年的陳米都賣與他,這中間到底能賺多少簡直不敢想象!

一本萬利!

他絕對不能錯過!!

劉原當即拍胸保證:“管家大哥放心,這點小事交給小弟即可,小弟一定把這些陳米處理地乾乾淨淨,好處少不了大哥。”說著,便從寬大的袖口伸出一根粗胖的指頭,低聲道,“好處費這個數,管家大哥可滿意?”

夏暖裝模作樣地搖了搖頭,試探性地伸出了兩根手指。

劉老闆臉色微變,糾結半晌才咬牙點頭:“事成之後少不了管家大哥的,但小弟要提前驗貨。”

夏暖一聽,不由眉心一跳。

啊嘞,這是要的太多把人逼急了?

要糟要糟!

怎麼驗貨?

她總不能真帶著人去李府吧?

萬一撞見了真正的李管家,豈不弄砸了一切。

算了算了,此奸商不好騙,乾脆換個蠢些的惡人再騙吧。

夏暖正要開口拒絕,腦中驀地浮起李管家出門采買的日子。

可不就是今天!

今兒上午采買,李管家為了擄掠夏暖,算是攪黃了,如此下午他必會再出門。

待李管家出了門,她尋個由頭帶劉老闆折返回府,也不會引人懷疑。

如此甚好。

夏暖心中思緒急轉,其麵色也瞬息多變。一旁的劉老闆不禁麵露狐疑,小聲問道:“李管家,莫非是不方便?”

夏暖可不想這即將煮熟的鴨子飛了,索性瞎掰道:“當然方便,隻是有一事實不相瞞,家侄也想做米行生意,如今我先答應了你,就怕他後麵跟我哭鬨啊!”

劉老闆頓時打消了疑慮,趕緊道:“小孩子胡鬨做不得真,管家大哥既已答應了我,可不能食言啊!哈哈。”

夏暖故作無奈地點了點頭:“也罷,待劉老闆付了押金就算敲定此事,侄子那邊我也好有個交代。”

劉老闆微微點頭:“如此也好,隻是不知管家大哥這邊押金多少?”

夏暖直接在係統的任務上翻了個番,要價100兩。

劉原聽後,不由麵色發青:“這,這也太多了些。”

夏暖高深一笑:“這乃是長久生意,劉老弟可彆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啊。”

劉原還是不願輕易交押金,咬牙死撐:“貨冇見著我心中實在冇底,一百兩押金我願意給,咱們就一手驗貨一手交押金,如何?”

夏暖當然不會逼急了他,欣然同意:“成交,下午我再來,帶劉老弟前去李府驗貨。告辭不送!”

下午時分,夏暖暗中盯著李管家出了門,這才放心帶著劉原進了李府。

眾仆雖奇怪,卻礙於李管家平日在府裡作威作福,倒是冇人敢多問。

順利驗貨後,劉老闆咬牙交了押金,立好字據後,二人再次約定三日後取貨。

夏暖在收到銀票定金後,係統便有了任務完成的提示音:“恭喜宿主完成詐騙任務,生存積分 30,累計生存值:33天。”

詐騙的錢財係統竟冇要,那就由她自行支配好了。

正義感和責任感使然,她並未有任何自行揮霍錢財的想法,這裡貧苦可憐的百姓不計其數,平日裡若遇到了,她便用這些錢來幫助他們。

三日之期很快來到,米販劉老闆找上李府的管家要米,被李管家直接給打了出去。劉老闆一見李管家收了錢,翻臉不認人,當場也惱了,一紙訴狀將李管家告上了縣衙。

針對收錢一事,哪怕劉老闆拿出了字據,李管家也是抵死不認,直呼冤枉。硬是找了仆從作證,那日他出門采辦,不可能和劉老闆做什麼生意。

縣衙內,兩人狗咬狗,一嘴毛。看熱鬨的百姓直呼老天有眼,心中暢快!

縣太爺直覺此案難辦,邪乎地緊,索性以疑難雜為由,將這燙手山芋移交給了大理寺。

———

夏暖這具原身是一個寡婦,孑然一身,獨居破廟。

直通破廟的小路冗長,雨後的路更顯泥濘。

臨近傍晚,夏暖便回到破廟休息,臨近破廟處,發現有淺淺的泥腳印直通廟內。

她抬眼看了看漆黑的廟,警察直覺告訴她,今晚還是不要靠近廟宇的好。

她腳步一轉,正要離開,卻聽身後黑洞洞的廟內傳來一聲低沉的男音:“既迴歸處,為何不入?在下行路路過此地,暫做休憩,打擾閣下了。”

對方言辭誠懇,夏暖也不矯情,索性一步一步走了進去。

破廟角落,一道黑影筆直地坐著,一動不動。

夏暖尋出火折引燃了木堆,火光點亮了整個廟宇,也照亮了男人的模樣。

男人一身緋紅官袍,威武挺拔。麵容俊美如刀削一般,薄唇緊抿,長睫下炯炯有神的目光徑直逼視著夏暖:“你就是夏暖。”

夏暖也毫不退讓地直視對方:“你不是路人。”

男人直接攤牌:“在下大理寺少卿趙穆,來此是有幾個問題想問夏姑娘。”

“小女子深居簡出,不曾牽涉任何疑案,恐怕不能為趙大人提供些許的幫助。”夏暖不願多談。

“夏姑娘,請你如實回答,三日前是否去過李府?”趙穆目光灼灼。

夏暖故作驚詫:“怎麼會?小女子不曾去過。”

男人眸中閃過一抹怒氣,從胸口掏出一物。

那是一條獨屬於女子的粉色衣帶。

似是預防夏暖再次說謊,他徑直亮出少卿腰牌:“請夏姑娘務必配合查案!這絲帶夏姑娘眼熟嗎?”

夏暖垂眸瞥了一眼身著的同色衣服,唯獨腰間缺了那絲帶配飾,再抬眸依舊否認:“不認識。大人估計是尋錯失主了,還是再另尋他人問問吧。”

趙穆驀地站起,右手按住腰間佩刀,公事公辦道:“大理寺辦案,夏姑娘拒不配合,還請跟趙某大理寺走一趟吧。”

夏暖冷笑:“怎麼,趙大人辦了冤假錯案,這是來破廟抓替罪羊來了?”說話間,擺出了防備姿勢,一步一步慢慢往門口退。

趙穆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擒拿夏暖左肩。

夏暖的格鬥術可不是白學的,你來我往竟也不落下方。夏暖一個假攻讓對方格擋之際,轉身便逃。

本以為能逃脫昇天,卻不料身後一陣疾風拂過,左小腿一個痠麻不聽使喚,整個人兒立刻摔倒在地。

趴在地上的夏暖用力捶了一下地麵,心中哀嚎:她竟忘了古代人該死的點穴功夫!

趙穆不緊不慢踱步她麵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她:“夏姑娘拳腳功夫不錯,倒是在下小瞧了毛賊的本事!說說看,那日李府你是如何逃脫追捕的?我勸你還是乖乖配合的好,若是不說,刑部有的是讓人開口的方法!”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