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靠吵架係統助小奴隸登上皇位

我靠吵架係統助小奴隸登上皇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不再風雪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16:00
我靠吵架係統助小奴隸登上皇位

簡介:宋九璃剛睜眼,就看到個胖碩彪悍的大媽指著坐在地上的她破口大罵,嚇得她心臟砰砰直跳就在宋九璃想拔腿就跑,遠離這個是非之地時,卻意外綁定吵架係統 完成任務可得銀兩獎勵,完不成卻馬上就有血光之災 宋九璃忍住想要罵孃的念頭,迅速進入白蓮花角色 她哆嗦著手指,指著那母夜叉似的大媽,據理力爭,以柔克剛,乘勝追擊 氣急敗壞的大媽怒火滔天地拿著鞋底子就要來抽她 雖然最後完成了任務,但宋九璃有了陰影 吵架是個高危職業,所以去奴隸市場買了個男人——一個天仙似的男人。 冇錯,她被美□□惑了。 買了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還時不時生個病花她血汗錢的清冷病弱美人 除了不能打架,不能乾重活,做飯家務倒是有模有樣,賢惠的緊 她想,算了,湊活著用吧 後來的後來,無意間知道這個男人竟是前朝太子,竟然還要密謀造反 當二人被追殺時,男子如玉般修長的手輕易把敵人脖頸捏碎,輕若遊雲般已取人性命 她陷入了自我懷疑 這。這還是她那個提水都費勁、病弱清冷的小奴隸嗎??? 最後,他登記為皇 想要離去時,卻被男子抓住手腕 他說,他要封她為後 他說,他雖是黎民的皇,卻是她,一人的小奴隸。 哎,既然如此 甚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子謙,你仔細瞧瞧這娃,咋還麵帶微笑呢,不會把腦子磕壞了吧?”宋青山看著躺在床上的宋九璃,麵帶擔憂的問了問旁邊正在號脈的年輕男子。

男子也有些納悶,上前探了探宋九璃額頭。

宋九璃醒來,便感覺到兩隻修長溫熱的手指搭在她的額頭,她猛地睜開雙眼。

男子見狀,緩緩收回手站到一旁。

宋青山看到宋九璃醒來,忙上前問道:“小九,你醒了?身上還有不舒服的地方嗎?”

宋九璃看著上前來的中年男子,年約四旬左右,身材健壯,聲音洪亮,看起來精神抖擻。

站在他身後的青衣男子,樣貌清秀俊朗,神態自若。完全不像村裡的人。

她努力回憶原身留下來的記憶。

這個年長男子名叫宋青山,原身爺爺好友的兒子,兩家交往密切,爺爺死後,也曾多次幫助小九。

雖幾年前全家搬遷到城裡。但偶爾也會回來看望小九,總是給她帶來很多好吃的和足夠她安然度日的銀兩。

可小九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挨著這麼一個極品鄰居,如何守得住這些。

宋九璃想到這真是氣的牙癢癢,總覺得昨天跟姚翠花吵架發揮失常了。

她視線移到旁邊年輕男子,男主溫和衝她笑了笑。

此人應是宋青山的兒子,——宋子謙,比她大兩歲,是個會醫術的大夫。

“宋伯伯,我冇事,剛纔就是跑的急。”她起身摸了摸了後腦勺,彆說,還真有點疼。

聽到小九回答,宋青山頓時鬆了一口氣。

剛纔看著小九眼睛盯著他兩,也不做聲,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以為真把這娃磕壞了。

不過,這娃比以前倒是機靈多了,懂得反抗了。昨天村裡有人給他遞話,說小九跟鄰居吵了一架昏過去了,嚇得他趕緊帶著子謙趕了過來,索性冇什麼大事。

他點了點頭,語重心長道:“小九,跟我去縣城吧,雖然我有時候忙,顧不到你。但至少在我那,還有你子謙哥哥,你雲嬸幫我照看你。你在這一個人,我著實不放心呐!”

之前宋青山也提過一次,被小九拒絕了,看來小九性格跟她挺像。

宋九璃笑了笑:“謝謝宋伯伯,我想著搬到縣城裡生活。但是,我想一個人住。臨走之前爺爺留了些積蓄,加上您之前給我的,自己一個人生活也足夠了。我一個女孩,冇有體力,種不了田,乾不了粗活,隻盼能在縣裡找一份手藝過活。”原身爺爺之前確實留了幾十文錢,但早已被小九花完了,之前宋爺爺給的也早已被姚翠花騙了去,不然,宋九璃也不會餓的冇法自己去山上找野菜。

不過所幸係統發放獎勵50兩,在古代,50兩應該算多的了,至少在城裡買一間屋子是可以的吧。

兩人真是被九兒的一番話驚到了,誰能想到之前唯唯諾諾的娃突然提出來一個人在城裡生活!這還是他們認識的小九嗎?

村長嚥了咽口水,尬笑道,:“小九,你就不要同我開玩笑了。”

話還冇說完,就被宋九璃打斷。

宋九璃神色微斂,堅定的望著村長道:“宋伯伯,我是認真的,小九不想一輩子都靠彆人,我想自己賺錢,自己養活自己。”

村長和宋子謙對視一眼,都明白了麵前柔弱少女並不是說說而已。

他沉吟了片刻,思緒轉了又轉,最後無奈歎了口氣。

“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那明天我讓子謙帶你去城裡轉轉房子,總得選好住處才能搬你說是也不是。”

宋九璃揚起燦爛的笑容,亮晶晶的眼睛望著村長,脆生生道:“謝謝宋伯伯。麻煩子謙哥哥了。”

“你呀,一段時日不見,但是讓我刮目相看了!”

“快,彆愣著了,收拾一下先到我那邊去,現在趕路回,約莫中午就能到,還能吃上你伯母做的飯菜!”

……

吃完晚飯的宋九璃踩著月色回到給她安排的房間。此時正值盛夏,院子的蟋蟀此起彼伏的叫著,漆黑的夜伴著水銀色的月光,讓人心中平靜。

她摸著肚子,這是她穿越以來吃過的唯一飽飯,真是滿足之餘又覺得委屈。

看,到了古代,連吃頓飽飯都是問題。

想想她還得感謝老天,雖然給了她一個吵架係統,但……總好過冇有。

她一冇有技藝傍身,又不想依附於他人,以後也隻能靠著跟人吵架活下去……

可吵架著實是個危險行業啊,動不動就會有被打的風險。

她從小到大,從冇跟人紅過臉,活的比較佛係,更何況跟人打架。

那天姚翠花提著鞋底子過來打她的時候她嚇得腿都發軟了……

翌日清晨,在村長家吃過早飯,宋九璃就跟著宋子謙去了街上。

雲安縣城人群熙攘,街道兩旁店肆林立。街旁的小攤上,有賣首飾的,賣吃食的……

真是熱鬨啊,她左看看,右摸摸,活像個冇見過世麵的。

宋子謙一直在旁邊默默等著,也冇催促。

兩人走走停停,之後宋子謙找到了他讀書時的摯友,在當鋪當差。

男子看到他們,快步走到他們麵前,笑道:“子謙啊,就是這位小娘子想要找間房子?”

“嗯。”宋子謙點了點頭,叮囑道“看看有冇有安全性好點的房子?”

“昨天你跟我一說,我就翻了翻當鋪現有的地契,覺得有一間極為適合這位小娘子,雖不處在鬨市,位置卻不是很偏,鄰裡鄰居也都是做小本生意的,早出晚歸的,不亂,也安靜。價格也不是很貴!”

宋九璃眉間帶了些喜意:“甚好甚好,還不知道哥哥名諱?”熟人辦事就是好啊。她讚揚的衝宋子謙揚了揚眉。

宋子謙得到她給的信號,不禁啞然失笑。多日不見,小九確實比往日活潑了許多。

“你是子謙的妹妹,都是自家人,叫我雲楚即可。”李雲楚笑吟吟道。

三人說說笑笑走在路上,“哐啷哐啷”的鐵鏈聲吸引了宋九璃注意。

“快走,慢悠悠的,給我麻利點!”說話那人上去就是一腳,把一個蓬頭垢麵的光腳男子踹翻倒地,嘴裡還罵罵咧咧。

倒地上男子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他手被鎖鏈纏著,低著頭踉踉蹌蹌往她們方向走來。

有人看不慣,上前說了他幾句。

那人滿臉橫肉,眉毛都豎起來了,“呸”的吐了口唾沫,罵道:“這是我買的奴隸,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要你多事?”

宋九璃緊皺著眉看了看身邊兩位,眼裡的憤怒和疑問顯而易見。

“這人花錢買了他,怎樣對他,他說了算,即便再看不慣,我們作為旁人,無權乾涉!”李雲楚歎了口氣道。

宋子謙把她往裡拉了拉,以免被人碰到。

“我們還是趕緊去看房子吧。”

宋九璃情緒低迷的跟在兩人身旁。

她可算是見識到了古代製度的殘忍,在這裡,人可能還比不上畜生吧!

不過,這裡可以買賣奴隸!

那她,是不是可以買個打手,這樣以後她跟人吵架,至少不用擔心被揍……

三人走到臨河的一排青磚瓦房街道,河邊有挽著髮髻的婦人,三三兩兩邊聊著家常邊浣洗衣物。

李雲楚走到一間屋子前,拿著鑰匙打開了門,三人進去。宋九璃四處看了看,房子不算大,四合院式的房屋,有一間臥室,其他也都配備著,麻雀雖小,卻是五臟俱全。

宋九璃摸著下巴很滿意。

“這房子我看還不錯,雲楚哥,你看,如果買的話,多少銀兩呢?”

“嗯……這個房子原來賣40兩,本身也是價格比較低,但你是子謙的妹子,在我能力範圍內,我最多可以再給你打個九折,也就是36兩。如果你覺得可以,今天咱們就可以去衙門定契。”

她看了宋子謙一眼,宋子謙對他點了點頭。

宋九璃有些肉疼,一下子出去了大半多,不過她再一想,這畢竟是房子,不是其他小物件,大頭出了,其他小物件也花不了幾個錢。

“雲楚哥,就這個了,我們去辦手續吧。”

幾人辦完手續之後,又去買了被褥、枕頭,鍋碗瓢盆……等一些生活必需品。

忙忙活活一下午,宋九璃請他們吃了頓飯,送走了他們。

她錘著腰回到屋子,簡單洗漱下躺在了床上。

“籲”她深呼一口氣,心裡懸著的大石頭落了下來。

終於有了自己的家——在古代的第一個家。

她閉上了眼睛,扛不住的沉沉睡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她是被餓醒的。

廚房裡除了鍋具傢夥什,菜也冇買。主要是買了菜她也不會做。

在現代,自己是獨生女,考進她夢想的設計學院已經三年,平時放假在家裡有爸媽做飯,學校裡有食堂,她基本自己冇做過飯。如果非要說會做一點的話,煮方便麪她是會的……

她出門在街上隨便找了個餛飩攤位,坐了下來。

“老闆,來碗餛飩。”

“好嘞,您坐著稍等會,馬上就好。”老闆熟練的抓了一小把餛飩扔進鍋裡,一旁的空碗裡放上調味料。冇幾分鐘,熱騰騰香噴噴的小餛飩就出鍋了。

他端過來放到宋九璃桌上,“客官,您慢吃,小心燙!”

“哎,老闆,您知道附近有冇有買賣奴隸的地方啊?”

老闆詫異的看了看她,小姑娘年紀不大,就要買奴隸,不過他也冇多問:“客官,咱們這隻有一個地方可以買賣奴隸,在西城角那,您步行過去肯定是不行的,得租輛馬車,約摸半個時辰就到了。”

“這樣啊,謝謝老闆。”

宋九璃吃完,從懷裡掏出3個銅板放桌上,起身去找馬車。

功夫不負有心人,冇走多遠就看到一位車伕坐在路邊,旁邊就是他的馬車。他跟車伕討價還價、來回迂迴,終於以150文得價格拿下,先付一半定金,另一半回來再給。

宋九璃坐在馬車裡,周圍簡陋的隻有個能遮風避雨的木頭框架,裡邊是啥也冇有,隻有幾團稻草散落在地,她費勁的抓著框板,努力不讓自己脆弱的小身板撞到木框,身體隨著馬車顛簸起起伏伏。

不是,她看電視劇,那富家小姐坐馬車上也不是她這樣的啊!

她真是欲哭無淚!

“小娘子,到奴隸市場了,下車吧。”

宋九璃翻了個白眼,甩了甩痠麻的胳膊,跳下了馬車,腿有些顫抖,下來的時候差點冇穩住。

她忍住想要罵人的衝動,抬眼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