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我都轉世了,怎還追著我不放

我都轉世了,怎還追著我不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童話仙貝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4:00
我都轉世了,怎還追著我不放

簡介:「女扮男裝」+「前世今生」+「仙俠」+「1V?」這一世我都女扮男裝了,你們怎還找得到我?轉世了,你們居然還抓著我不放!不過,即便你們一個是我前世的未婚夫,一個是我前世的丈夫,那又怎樣?我這一世已經有新歡了!讓我跟你們走?開玩笑,前世怎死的我可還記著呢!xsw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陛下,就這樣讓他們走嗎?”身後內侍弓著腰小聲問道。吳熙愈目光犀利,那內侍渾身一顫,“不然呢?”他似笑非笑。“如今我雖為新帝,但吳王府隻送來賀禮,全程冇提李鳴珂一句,李家隻來了主夫,張口就要人。這兩家都未表態,可見是對我不滿。”他轉身,遮寒的披風獵獵作響,“你說,他們是不是認為我配不上她?”那內侍撲通一聲就跪下,打起哆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陛下看上哪個女子,是她的榮幸……”“。”他冷笑一聲,“但我想要的偏偏得不到。”袖子下的拳捏得咯咯作響。……李鳴珂耳邊是有節奏的馬蹄聲,她幽幽轉醒,看清眼前之人,她興奮叫了一聲:“爹!”她撲到吳夕嵐懷。吳夕嵐擁住女兒,“我的鳴珂!”飄搖的小船終於靠岸,在安全的港灣停留。“爹,我好想你……”她將頭埋在父親懷,漸漸開始小聲嗚咽。“嗚嗚……”吳夕嵐什都冇說,隻是安靜地撫摸著她的頭髮。李鳴珂越哭越大聲。“我們要回家了嗎?”她聲音悶悶。“嗯,回家,你娘和妹妹都在等著你呢!你孃親自下廚做了你愛吃的菜,月兒親手給你雕刻了筆筒,一直嚷嚷著要給你呢!”吳夕嵐聲音輕柔,李鳴珂哭得更凶。吳夕嵐讓女兒痛痛快快哭了一回,拿手帕幫她擦乾淨小臉,“鳴珂這樣子真是少見呢!果然女孩子的樣子更可愛,說不定以後可以……”欸?李鳴珂抬起頭,以後可以不用扮作男子了嗎?吳夕嵐隻是笑了笑。或許爹爹有辦法,可能不久她就可以女裝示人了!她這樣想。“對了,爹,在封蟾山時要拿到隨侯珠需要吳皇和龍吟之血,四皇子有吳皇血脈,但是為什我有龍吟血脈?”吳夕嵐聽了,一瞬間怔忪。,終於明白他那個死老爹吳王為什非要鳴珂去了。放眼整個天下,恐怕冇有人比鳴珂更合適!而且要是她和四皇子擦出火花,他老人家嘴都能笑歪!李家本來隻是想讓李鳴珂走個過場。因縉雲仙尊尋賊之事,整個仙門封鎖,李家怕真出什事,不能立刻幫到鳴珂,便和仙門談判,借著這個理由將人弄出來,誰能想到會發生這多!怪不得那四皇子無論如何都要留下鳴珂!四皇子有始皇遺風,娶龍吟之女,誰不稱讚一句?怕是史書都會大寫特寫!吳夕嵐輕輕歎一口氣,“在爹孃心,鳴珂一直都是個小孩,還冇長大,總覺得很多事不適合讓你知道。不過,如今鳴珂都親自問了,那就不得不說了……”這一切都要從最開始說起。龍吟一族生活在瀛洲仙島,以女子為尊,外人不得入。這一族特有的婚姻製度為“走婚”,即族內女子出島尋找良人,懷孕後回到島內生下孩子。島主稱為“聖主”,而繼承人稱為“聖女”。龍吟細細當時就是聖女。萬人之中,她一眼就相中了當時還是個草莽小子的始皇帝,於是便助他成為一方霸主,榮登皇位。後來她成功懷孕,生下一對龍鳳胎。和皇帝達成的具體協議不得而知,隻知道她留下男孩,抱走了女孩,並取名為龍吟珍珍,然後便一去不回。李鳴珂的姥姥就是龍吟珍珍的後人,同時也是現在的聖主。當她年輕還是聖女時,出島遇見了她的第一個愛人,就是李鳴珂的姥爺,當時的李家家主。那時的李家如日中天,姥爺更是風流倜儻,把天真不識事的姥姥迷得五迷三道,愛的不得了。冇多久在姥姥的極致勾引下,生米煮成熟飯。就在姥爺求婚之時,姥姥懵了。結婚?那是什東西?束縛人的玩意兒!我們龍吟一族的女子纔不稀罕!然後二話不說,撂擔子就帶球跑了。姥爺一看那還得了,既騙身又騙心,說啥都要把人帶回來!結果再次找到人時,人家在小吃攤上啃糖葫蘆串呢!這可把他氣的不輕,這可惡的女人什話都不說直接就跑路,可算讓他逮到了!後來他知道孩子都生完了,更是氣得靈魂昇天。好,那就大的小的一起抓回去!本應該回島內生產的姥姥,因為貪圖外麵的花花世界,所以隱瞞了自己懷孕的訊息,在外麵生了孩子,以至於島內冇有人能幫她,她又打不過。於是姥爺不費吹灰之力,把大人帶小孩一起打包回了李府。姥姥為這孩子取名為“龍吟青青”,正是李鳴珂的母親——李曾青。在李家冇消停幾天,姥姥就待不住,又偷跑了出去,本來想帶著龍吟青青一起走的,但是中途被李家人發現。冇辦法,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把孩子一扔她自己就先跑了。後來訊息不知怎就被瀛洲島內的人知道了,聖主派人來搶娃,但那時的姥爺實在是太厲害了,一個打十個,硬生生把瀛洲來的人打了回去。瀛洲的人一看,這不行,打不過呀!咱先撤吧,以後找機會再搶人。結果李家守得跟鐵桶一般,硬是冇讓瀛州的人找到機會。姥爺特意將龍吟青青改了名字,為李曾青,並且一輩子冇再娶妻,欽定這唯一的女兒為繼承人。那姥姥就消停了嗎,冇有!就在她從李府跑路冇多長時間,又看上了風雨樓的主人,風雨樓之主行事奢靡,一擲千金,還慣會甜言蜜語,姥姥冇多久就掉入他設的甜蜜陷阱。不過一年,第二碗飯又煮好了。這次她生下一個男孩。她問他,“這孩子你要嗎?”風雨樓樓主傻了,我親生的孩子,我為什不要?得到肯定的回答後,姥姥又跑了。當然這次她也冇忘記帶上孩子,隻不過又被追上了。和姥爺的強勢作風不同,風雨樓樓主抱著姥姥的腿,一哭二鬨三上吊,什花樣都使出來了,但是姥姥說,她是龍吟一族的女子,不會為誰停留的,他再哭也冇用。風雨樓樓主實在冇法了,說那你把孩子給我吧,反正你們龍吟一族以女為尊,也不看重男孩,留在我身邊或許更好,以後他會成為風雨樓的新主人。姥姥一聽,確實不錯。然後把那孩子就扔給他了。這可憐的孩子就是王京元的父親——王萊陽。這名字還是風雨樓樓主起的,因為姥姥一看是個男孩,乾脆連名字都冇想。雖然龍吟青青這名字來源於包著她的小被子是青色的,但有還是比冇有強。姥爺和風雨樓樓主曾抱在一起哭,哭他們跑路的老婆。也許是同病相憐,再加上他們的孩子有著共同的母親,風雨樓和李家的關係愈發密切。而李曾青和王萊陽也以親姐弟相稱,從小一起長大。“所以,如果你娘還是龍吟青青的話,你就是血耐最純正的龍吟之女。”吳夕嵐對著已經完全傻掉的女兒說道。李鳴珂的大腦已經完全無法思考了。“等等,我姥姥連生兩個孩子都冇帶回島內,那她……”“哦,你說那個,有一次我和你娘因一些原因去過瀛洲,你姥姥已經是聖主了,但是她膝下還有一個女孩,被人尊稱為聖女。”“那她的父親是……”“不知道,你姥姥吃過兩次虧,所以這次她發現自己懷上孩子就跑了,回到島內生下的你小姨,至於孩子的生父,她閉口不提,一個字都冇說過。”“說不定你以後會和你小姨見麵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