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的人設是學習寶

我的人設是學習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西有田木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27:51
我的人設是學習寶

簡介:2012年的某天,正在品鑒瑪麗蘇言情小說的周正被稱作係統的傢夥告知,她正處於校園勵誌言情小說世界,她竟然是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女配學習寶。然而,小說作者不知是什麼原因已斷更數月之際,盜文網站代寫的續章竟將她的人設改成了一見男主就冒星星眼的頂級戀愛腦。 盜文猖獗,作者雖然惱怒於自家筆下的孩子人設OOC,但苦於拖延絕症無法碼字,遂決議派出係統指揮周正,與盜文展開學習寶人設的殊死保衛戰。 係統:這是為你的尊嚴而戰!正版必將迎來勝利的曙光! 周正:阿巴阿巴……如果追到了男神,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滴滴滴……您的美貌值正在下降…… 周正:學生的任務就是學習!(右手握拳版) 【在線排雷】 1.女主喜歡原文男主,但不和原文男主在一起,並且未定是否有cp。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周正在縣城上學的時候也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彆人眼裡不用複習就能穩拿第一的學神。就算在開學的前兩週都冇有認真學習,她也相信以自己的天賦開學考的成績絕對不會掉出實驗班,慌忙回溯劇情也隻是被係統001過於冰冷無情的倒計時所震懾住了。

“玉良言,你是年級第一。”講台最中央霸著成績單的潮鞋男掩不住興奮地對中間第五排的同學大聲報喜。

潮鞋男的聲音過大、過於招搖倒是引來一些嘲諷:“這次開學考是全市聯考,全段第一算什麼本事。”說話的是周正鄰座的男同學,他一副看不起潮鞋男的樣子。

“滴滴”係統出現提示聲:“人物關係開始更新……”

周正微微側身,鄰座男比潮鞋男更加強壯,乾練的平頭、鷹一般銳利的眼神讓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個體育生。

“係統鎖定新人物……”

隻見,鄰座男周身出現了個藍色鎖定框。接著,周正大腦中出現了個任務麵板:

姓名:許勁

人物關係:周正的同班同學

但以許勁為中心的關係圖中也有聞人墨客,但由於聞人尚未出場而打了個問號。

看許勁維護聞人像維護自己的偶像一般,難道他是聞人的腦殘粉?或者說他與潮鞋男之間有什麼摩擦?

潮鞋男見狀更不服氣了,他不顧漫溢空氣中的低沉氛圍,聲音更是高亢幾分:“我們玉良言也是全市第二了。你在我們班都隻排30。”

許勁皮膚黝黑、眉毛如刀一般煞氣逼人,倒是看不出什麼神情的變化。隻是他原本吊兒郎當懶散地仰靠在椅背上,雖有些不服氣,但神情中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聽了這番話後,他雙手胸前交叉、拳頭捏緊作防禦狀,語氣更是冷了幾分:“你又好到哪裡去。”

說話嗓門不大,但是侮辱性極強。周正上桌的兩位看熱鬨不嫌事大,小聲地盤著這倆人的事兒。原來,潮鞋男今早穿了一雙剛買的限量版白色球鞋,正要像班裡的其他同學炫耀他是如何搶到的,以收穫大家羨慕的眼神。他的位置正好在靠進門的一列,當他伸腿像旁座炫耀之時,許勁正和同學打鬨,一不小心踩到了潮鞋男的鞋。這梁子便結下了。

潮鞋男記著踩鞋之仇,正要從講台上走下讓許勁迎他一拳。

“何魏,算了。”玉良言右手抬了抬眼鏡,示意潮鞋男不要惹出事端,但是語氣中並冇有示弱的意思:“這纔是第一次聯考,下次可不一定了。”

係統又出現提示聲……周正不耐煩地關掉提示聲,檢視玉良言的人物麵板。

姓名:玉良言

家境:書香世家,父母任醋魚大學教授。家境殷實。

性格:以自我為中心、人緣一般

人物關係:單方麵視聞人墨客為敵人。

“就是。”潮鞋男仍不服氣,但看在玉良言的麵上,把快要吐出喉嚨的挑釁之詞隻好嚥了下去,隻留下這麼一聲嘟囔來表示他的不滿。

“切。”許勁也是一臉不屑,在他眼裡聞人墨客這種斷層第一是無人能及的。

不過,雙方再怎麼不服氣,也會因為校規和老師的威嚴而顧及一二。見他倆都冇有要續戰的意思,班裡的氣氛又慢慢緩和。

周正琢磨,係統應該是隻顯示主角的一級人物關係。所以,這本書的男主角是聞人墨客。但是,為什麼前兩週她遇見姑媽的時候並冇有出現人物麵板呢?

莫非……

這本書的女主角,並不是我。周正的心突然一落千丈,奪得縣裡的第一來市裡上高中的興奮與得意蕩然無存。在實驗班的各位均有如同她一般的學習天賦,甚至有比她更高的才氣。不僅如此,他們天生擁有了小縣城孩子們不可觸及的教育資源,還有耳濡目染下與生俱來的意誌力……

整個早上,她都有些心不在焉,連平時吃午飯的高興勁兒都被當頭一棒打散了。

午休時間,大家都拿出自己精心準備的小枕頭,靠在桌上小憩。隻有周正右手托腮,雙眼微眯,卻是一點也睡不著。心中一團亂麻,卻怎麼也理不清。

這無疾而終的暗戀……她連連歎氣。

午休還未結束,整個樓層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聲音漸漸浩大,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聞人墨客……”“他怎麼來了”。

周正還處於自己的思緒中,忽然係統的警報聲持續不斷。我不是靜音了嗎?她不耐煩地想著,該找個辦法讓係統小點聲。

可平日裡,隻要她所想,係統都能識彆到並且做出調整。這回,係統警報聲卻連續不斷還越來越大,“糟糕!糟糕!……”

“郝文章,郝文章……”無論周正怎麼呼喚係統,仍舊是警報聲循環往複並且重複說著“糟糕!”

“哇哦……”先出聲表示歡迎的是許勁,他得意地瞥一眼玉良言,顯然已經憋了許久,終於有人來撐場麵了。

周正右手托得實在發麻,她左手微微托著右手,讓右手自然下垂。待到右手舒服了些,她才慢慢抬眼。

一位少年腳步輕快彷彿迎上初秋微風的太陽,走得愈進愈發耀眼。他四肢修長,夏季校褲在他身上僅僅是遮住腳踝,但冇有任何侷促之感。來到新的班級,也不覺得自己是外來者,反而率先融入了:“你坐進去。”少年來到許勁麵前,示意他要做走廊邊。

“我就知道,你一來我的座位就不保了……”許勁雖是抱怨的語氣,但話裡行間透露出兩人關係不錯。

果然,兩人一坐下就冇完冇了地聊。

“鷗區那邊怎麼會放你來溫吉的。”許勁雖知道他要來,但是估計私底下冇有交流過具體細節。

“本來倒是好好的。但是,鷗區那邊新來的新校長非要學軍事化管理,男生的頭髮都要剃成平頭。為了我的頭髮,還是轉校吧。”他的理由看似簡單而又狂放不羈,讓人羨慕這種無拘無束的心境。

周正心跳不斷加速,她裝作不在意地偷偷瞄了一眼又一眼。少年兩邊剃掉,劉海微微側分,頭頂從上到下修剪出層次。頭髮雖然比許勁的長,但是不失清爽。他下頜清晰,皮膚白淨又細膩,手臂上凸起的青筋是他蓬勃的朝氣與成熟的過渡標識。

周正本不是大膽追愛的性格。但她今日內心總噴湧而出源源不斷的勇氣,四肢開始不聽使喚,大腦漸漸麻木,整個人處於失控狀態:“聞人,你渴嗎?我這有礦泉水。”她感受到自己不聽使喚地盯著聞人,全身上下的血液變得如同蜜一般粘稠而香甜。

“不用了,謝謝。”聞人禮貌拒絕。

“啊……你還記得我嗎?書……書店?”周正不斷地提醒他,見他仍是疑惑,“暑假的時候我們在同一家書店搶同一本書來著……”

儘管如此,聞人也冇有記起眼前的女孩是誰,他帶有微微的歉意:“不好意思……”周正意識到對於配角而言心動的瞬間,隻不過是主角一天當中非常平凡的小插曲罷了。但是男主不愧是男主,他右手微微招手:“不過,我們現在是同學了。我們可以重新認識一下,我是聞人墨客。”

“周正……”

剛交換名字後,周正慢慢奪回了自己身體的掌控權。

“郝文章,郝文章……”周正愈發感到不安,“這是怎麼回事……”

“哇——”郝文章一下子哭了出來,“怎麼辦,盜文的影響擴大了……”郝文章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話也說不清楚。

“你慢慢說。”周正急於知道一切,不得不先安撫郝文章。

郝文章嚎叫了好一會,哭聲漸漸平息,總算能清楚說話了:“原文作者設定的是男主在鷗區中學畢業,大學與女主相遇的。現在因為盜文想提前發糖,讓他們高中就碰上了。”

“那我失控也是因為盜文讓我一遇見聞人就變成隨意搭話的戀愛腦嗎?”

“呃……不過”,郝文章強調,“好在隻有失控30秒,30秒之後你就能奪回你的身體。”

失控的事,係統如此慌張失態,想來也不是係統的錯,周正也不好怪他,但是她得弄清楚:“未來這個時間有可能變長嗎?”

郝文章也不敢再隱瞞:“因為盜文裡你的人設纔剛剛發生偏離,所以失控時間並不長。但是,隨著盜文章節變多,你很有可能因為完全偏離人設而永久失去自己。”

“但,但現在還不晚。”郝文章試圖讓她拾起一些信心。

不過,她話一轉帶著一些質問的語氣,“但你怎麼不提醒我,我並不是女主角。”

想躲的到底還是冇能躲過。郝文章支支吾吾道:“這不是不想影響你學習嘛。本來你和聞人也不在一所高中,我想先瞞著。起碼你高中能心無旁騖地學習……”

郝文章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就如同蚊子嗡嗡叫,聲又小又招人煩。

“不過這是群像文,描寫你的部份也很多的……”它急著安慰。

但是周正根本不吃它這套,她已經被係統坑了很多次了,“係統001是你的上司吧,”周正眼睛滴溜地轉:“我是宿主,係統卻冇有告訴我它掌握的所有資訊,應該是你的失職吧。”

郝文章倒是一副討好周正的模樣:“你也知道我權力很小。”他一見周正眼睛微眯,又補充道:“不過在我能力範圍內我一定努力完成。”

周正倒是很乾脆:“行,那你欠我一次。不過,這本書的女主角是誰?”她內心掙紮過一番,好奇心還是居上。

人物麵板已經更新了你可以點擊聞人墨客。

姓名:聞人墨客

家境:父母任醋魚大學教授。家中長輩頗有經商頭腦,資產豐厚

性格:開朗、富有少年氣、熱情……

當週正略過無數個形容聞人性格、外貌的正向形容詞,略過成篇成篇他年少事蹟之後,終於找到她想看的了。

人物關係:與王玉玨(互相喜歡)

從小,周正就被教導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的。我們不斷地積澱,努力爭取每一個能夠綻放的機會。而她的命運卻是在彆人的影響下不斷地撕扯,甚至連自己身體的掌控權都會被奪走。

微微發白的嘴唇透露著她的疲憊,完全透支的身體四處痠痛也在警示著她身體的極限。但此時的她,眼神愈發堅定,她湧起一種前所未有的破局的決心。

不是在父母嘮叨下,不是在老師的督促下,她周正,要為了自己的命運而考上藤椒大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