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的夫君重生了

我的夫君重生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青草茜茜
  • 更新時間:2024-06-13 18:30:37
我的夫君重生了

簡介:程筱雪看著眼前總是深情看著她的新科狀元,疑惑道:“你為何總是如此看我?我們很熟嗎?” 沈清淮笑笑:“熟得不能再熟了,我們都已經當了六世夫妻了。” 沈清淮隱姓埋名,蟄伏數年終於成功進入朝堂,得到皇帝信任。為了更快實現複仇,他決定設法求娶長公主之女程筱雪。 可是在真相快要水落石出之時,程筱雪卻突然被人挾持刺殺。 沈清淮悲痛欲絕,原來在二人的朝夕相處中,他早已愛上了程筱雪。 “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讓我們重新來過。” 可是,為什麼每一次,我都不能改變我們的命運? 程筱雪自小失去雙親,被太後接到宮裡親自撫養。在一場婚宴上,她遇到了新科狀元。 這人好生奇怪,明明纔剛剛認識,為何總是對她如此關懷備至? 她對他保持警惕,但是麵對她的提防,沈清淮卻始終對她如一,但又似乎想與她保持距離。 她為了弄清楚,決定嫁給他。哦,不,是為了躲避聯姻,她決定先找個人把自己嫁了,待事情過去後再和離。 她找了一圈,發現還是沈清淮合適。 沈清淮:“現在我們更熟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清晨,一縷陽光從精緻的窗簾縫隙透進來,如金色的細絲般悄悄灑落在床頭。程筱雪的雙眼緩緩睜開,如同晨露中初升的朝陽,清澈而明亮,閃爍著無儘的好奇與期待。她緩緩坐起,長髮如瀑布般傾瀉下來,輕輕搖曳,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她剛一起身,外邊的宮女便聽到動靜進來了。

“公主,您要起了嗎?”蘭花問道。

程筱雪點點頭。她此時睡眼惺忪,眯著眼睛看向窗外。

蘭花向外邊招招手,幾個侍女便端著洗漱用具進來了。程筱雪坐在鏡前,任由侍女為她梳理長髮,插上精美的髮簪。她的臉龐柔和溫婉,肌膚白皙如雪,嬌嫩無比,那雙桃花眼讓她的清純好似又增添了幾分嫵媚。

梳妝完畢,她靜靜看著鏡子打扮精緻的自己,突然想起來明日就是喬岩哥哥的大婚了,她忙命蘭花將賀禮準備好。

“蘭花,就拿去年太後賞的那兩隻玉鐲吧!”

去年,西域新進貢了幾批珠寶玉器,太後在裡麵挑了好幾樣上好的首飾賞給她,其他公主妃嬪還十分羨慕。

那天程筱雪帶著賞賜回嘉音殿,在途中不小心遇見兩個宮女在說悄悄話。她本無意偷聽,無奈那聲音好似非要鑽進她耳朵裡。

“還不是太後孃娘可憐她有娘生冇娘養,纔對她如此寵愛。”一宮女在小聲嘀咕道。

“噓,怎麼這樣的話你也敢說。萬一被聽到了,就是……”旁邊的人作砍頭狀,阻止了小宮女繼續說下去。

蘭花聽後,剛想嗬斥她們,卻被程筱雪阻止了。

“罷了蘭花,她們也冇說錯。近日太後如此高興,我們不宜多生是非破壞她老人家的好心情。”

“可是,公主……”蘭花還想說些什麼,可程筱雪徑直離開了,她隻好急匆匆地跟上去。

“要是奴婢下次還聽到這樣的話,奴婢定要告知太後孃娘去。”蘭花還心有不忿地說道。

程筱雪看著那兩隻玉鐲,便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她想,那兩個宮女的確冇說錯。

她是長公主的女兒,當年長公主難產,剛生下她便去了。駙馬程淮傷心過度,冇兩年也因鬱結難舒隨長公主而去。太後憐她自幼雙親俱失,便把她接到宮裡親自撫養長大,對她更是寵愛有加。

但程筱雪從來冇有把太後對她的寵愛視為理所當然。她知道,太後對她的疼愛是出於對她母親的懷念,是對她不幸命運的同情,也是因為她父親背後的程家。

程家作為世家大族,其影響力和地位在晉朝社會中無疑是舉足輕重的。程太師不僅自身功勳卓著,而且培養出了許多優秀的學生,這些學生遍佈天下,不少學生還進入朝廷,擔任要職,成為了朝廷中的中堅力量。

因此,在朝堂之上,程家的影響力不可小覷。也由於程太師的功績和地位,程家的子弟往往能夠獲得重用和提拔。長子程維當年與長公主喜結良緣,並在不到兩年內就被提拔到了翰林院旨正之位,可惜英年早逝。次子程笠如今是門下侍郎,負責參與處理朝堂政務。

但程家從不參與背後的皇子之間激烈的奪嫡之爭,一直在朝堂上保持中立的態度,也贏得了皇帝的高度信任與讚賞。

程筱雪因從小在宮中長大,及笄前很少回程家,故而她與程家人極其陌生,隻是偶爾除夕和她生辰那天程家會派人送些禮物過來,或是程老太師壽宴時派人來接她回程家團聚。

程筱雪感覺自己其實就像一顆蒲公英的種子,四處漂泊,卻找不到自己的歸處。

“我的路在哪裡呢?”

程筱雪走到窗前,看著掛著的鳥籠裡嘰嘰喳喳的鳥兒,又心想:“可能自己連蒲公英都比不上,起碼蒲公英還能遊遍四方,而我現在就如這籠中鳥一般,隻能透過狹小的縫隙來窺探這天地。”

她伸手將籠子打開,鳥兒撲棱撲棱翅膀便飛了出去,毫不留戀。

翌日,程筱雪早早便來到了郡王府。郡王妃是她母親的至交好友,一直對她嗬護備至。在她小時候還經常進宮探望她,讓她在深宮中感受了不一樣的溫暖。她想著今日是郡王府大喜之日,府裡必定忙極了,便想來幫幫忙。

程筱雪來到郡王府時,府內已經熱鬨非凡了。仆人們來來往往,忙碌地佈置著場地,喜氣鋪滿了整個院子。

程筱雪輕聲詢問了仆人們,得知郡王妃正在大廳忙碌著。她走進大廳,見郡王妃正指揮著丫鬟將花盆挪動到另一邊。

“對,就放在那就行……”郡王妃正說著,突然看到了朝她走來的程筱雪,馬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連忙走上前握住她的手。

“筱雪,你今日怎麼這麼早來了?”郡王妃問道。

程筱雪微笑道:“姑姑,今天是喬岩哥哥大婚的日子,我想來幫您準備一下。”郡王妃聽了,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你有心了。”

她握著程筱雪的手,細細地打量她。今日程筱雪身穿粉色衣裙,腰間絲帶輕係,勾勒出纖細的腰身。

同她母親一般,是個絕色美人啊!想到這,郡王妃不禁輕歎一聲。

但郡王妃很快收拾好心情,微笑著說道,“不過你要小心點,不要讓自己太累了。”

程筱雪笑道:“您放心吧!我先去廚房看看今日做什麼好吃的。“說完她便往廚房的方向跑去。

“慢點走!彆摔著!這孩子……”郡王妃在身後喊道。

很快賓客們漸漸都到了。程筱雪忙了一上午,這纔有時間坐下來歇歇。

蘭花在一旁給她按摩著肩膀,心疼道:“公主,您怎麼親自做這些雜事,吩咐下人做就是了。”

程筱雪笑道:“我覺得還挺有趣的呀!我以前都不知道辦一場婚宴有如此多需要注意的事情。”

蘭花打趣道:“是是是,您說的對。隻是明日早晨公主可彆和奴婢說起不來了呢!”

程筱雪剛想反駁,突然聽見外麵開始喧嘩起來。

“定是新娘到了,我們快出去看看。”程筱雪急忙拉著蘭花走出房間。

陽光透過厚厚的雲層,灑落在府裡的每一個角落,為這場盛大的婚禮又增添了幾分神聖與莊重。程府內外到處張燈結綵,洋溢著喜氣,彷彿天地間都被這喜慶的氛圍所感染了。

走到院子,程筱雪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隻見賓客們絡繹不絕,三三兩兩地聚首交談,笑聲盈盈,好不熱鬨。

突然賓客們都湧向一個方向,原來是新郎帶著新娘來了。程筱雪也跟上去,她使勁踮起腳尖,想要看清那新孃的模樣,卻被人群擋住了視線。她不禁有些失望地歎了口氣,然後被蘭花輕輕拉著走向前麵的座位。

“公主,你就彆往人堆裡湊了,萬一不小心磕碰到那可怎麼辦!”蘭花操心道。

不一會兒,賓客們都回到位置上坐好,郡王和郡王妃也出來端坐於主位。程筱雪這纔看到郡王旁坐著二皇子。

“他怎麼來了?”程筱雪暗自嘀咕。

其實郡王是陛下的表兄,於禮來說二皇子來參加宴席也是正常的。但是郡王已經多年未參與過朝堂之事,喬岩更是未入仕,與各位皇子也並無交集。

那為何二皇子要特地過來赴宴?她暗自思索。

“喔……”眾人突然驚呼,程筱雪這纔回過神來。隻見新娘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她身披大紅色嫁衣,裙襬寬大,衣裙上的繡花精緻美麗,她的頭上戴著鳳冠,上麵鑲嵌著璀璨的寶石,華麗又不失莊重。新娘用蒲扇遮住了臉龐,但透過側邊,還是能看到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顯得嬌羞又可愛。

拜堂儀式過後,新娘被送入洞房,宴席也正式開始了。

席間,程筱雪總覺得有一股若有若無的視線跟著她,可當她看向四周,卻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許是喝了點酒,程筱雪莫名地感覺到胸口發悶,便起身想出去外麵透透氣。

此時絕大多數賓客們都在宴席上,院子裡靜悄悄的,隻有樹梢上的喜鵲時不時傳來幾聲嬉笑打鬨聲。

“公主,這日頭有點曬,您先在樹下陰涼處待著,奴婢去取把傘來。”蘭花看著公主額頭微微沁出的汗珠,拿出帕子一邊擦拭一邊道。

“嗯,去吧。我就在這等你。”

蘭花走後,程筱雪便靜靜地站在樹底下,聽著喜鵲嘰嘰喳喳的聲音。

突然,她似乎聽到不遠處傳來幾聲碰撞聲,她心生疑慮,便徑直走向聲音傳來的地方。不知不覺,她走到了一處偏僻小道上,突然她看見左邊拐角處有一人倒在地上,旁邊一蒙麪人正拿著刀,刀上還滴著血。程筱雪一聲驚呼,又急忙捂住嘴巴,但那人聽到動靜後馬上朝她看來,並惡狠狠地盯著她,欲朝著她走來。

程筱雪剛想逃走,突然聽到有人在喚她。

“公主!”

蒙麪人聽到有人過來後,隻猶豫片刻,便立馬調轉方向逃走了。

程筱雪這才從驚恐中反應過來,她呆呆地轉過頭,發現一白衣男子正疾步走到她跟前,神情擔憂地看著她。

“公主,你還好嗎?”

程筱雪很快冷靜下來,看了他一眼,指著前方道:“有人殺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