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我本港島電影人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再來一盤菇涼
  • 更新時間:2024-06-12 06:35:25
我本港島電影人

簡介:簡介:關於我本港島電影人:一個關於港島電影的故事。我是吳孝祖,拍出最好的電影,享受最美好的時光。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酒店等候區。

身為‘多動症’閒不住的人,程龍叼著個汽水瓶,站在大堂,一邊做挺胸左放胯,挺胸右放胯,伸腿摸腿起熱身動作,一邊無聊的等待祖祖子。

昨天,他兩人說好了今天一起去試駕幾款60、70年代的經典美式肌肉車。出於對賽車的熱愛,程龍一大早就梳妝打扮,對鏡貼花黃——男人出去浪,當然要備齊做好的裝備。

賽車服、手套、頭盔,這些專業裝備一應俱全。

“這邊阿……臥槽。”

當看到吳孝祖從電梯走出來的時候,滿心歡喜的龍哥彷彿春麗附體的跳起身,然後一口臥槽吐出來。

感覺整個人都錯付了。

T恤花襯衫短褲配草帽叼著雪茄也就算了,你身邊摟著一位清純靚麗身材火辣的女孩算怎麼一回事?

魂淡!我們是要一起去征服賽車的啊,帶上女人算怎麼一回事???

龍叔很不開心。

“今天道具組那邊特意從洛杉磯運來兩台美式肌肉車,每一台都極具暴虐基因。1968年的普利茅斯GTX400和一台1967年產的野馬GT500。

還有兩台複古車1967年款的雪佛蘭輕巡洋艦與1959年生產的凱迪拉克黃金之國。”

吳孝祖靜靜地看著麵前穿著一身緊身白紅色賽車服的程龍,場麵一度很尷尬。

顯然,兩人對於賽車的理解有點不一樣。

吳孝祖要拍攝的是GTA5和《疤麵煞星》版本的《唐人街探案》,龍哥這是要去跑拉力賽的《飛馳人生》。

“冇事。”程龍低著頭,默默拉開胸前的拉鍊,褪下賽車服,就感覺是去找小夥伴一起去網吧打排位,卻發現他正在摟著女朋友看韓劇。

“要不今天我們拿著這些車去賽道跑兩圈?”吳孝祖叼著雪茄,笑著說。

龍叔低著頭嘴角忍住不笑,撐著腿,撚著前腳掌,“不好吧,今天不是還有事情要做麼……再說,你不是還要陪Vivian嘛。”

“沒關係的,我看你們賽車就好了。我還專門用保溫杯做了凍檸茶,你們兩個比賽,我在旁邊給你們加油就好了。”周玉女連忙甜甜的說。

“我港島埃爾頓塞納也很想會會你港島馬裡奧安德列蒂。”吳孝祖說。

“你確定?”

“不許反悔!”

“那就這麼決定了,你輸定了!!!!”

程龍興奮的一揮拳,哪裡還有什麼心情低落,梳著拖把頭的龍叔仰著頭笑嘻嘻的說:

“今天誰輸了,誰請喝整個工作團隊喝酒!”

吳孝祖胳膊架在周玉女肩膀上,“不過,你確定你要這一身?”

上下打量,目露玩味。

咳咳咳。

今年三番這邊受氣流和洋流影響,氣溫持續保持在28°以上,白日最高達到32°,如果他真的穿這一身去開賽車,估計程龍馬上就要打‘喔咿喔咿’進醫院了。

“我讓阿光、發瘟他們去準備衣服了。我這身衣服可是馬裡奧安德烈蒂參加場地賽時候的服裝,我花了幾萬美金拍來的呢。”程龍驕傲的顯擺,“穿上它,我感覺整個人都猶如安德烈蒂附體。”

要不說賺你這種冤大頭錢呢!

怪不得後來為了兒子的音樂事業重砸25萬美金,標下傑克遜的銀手套,小房子大言不慚的說“我希望創作能創造流行,彆人做過的我不會跟著做。”、“我電影上再怎麼努力也超不過我老豆,但是唱歌上他不如我。”

牛13冇吹幾年,就涼了。

做啃老族就啃老族得了,好好當你的小少爺就得了,何必出來冒出有為青年呢——

“少說點這種不吉利的話。”吳孝祖拍了拍程龍的肩膀。

今天本來吳孝祖就是要去試車戲。

《唐探》裡會有追車戲,雖然不會很像《急速60秒》、《素雞》那樣大場麵,但是達到《非常人販》水準還是冇問題的。

既然有追車戲,吳孝祖就要提前確定好拍攝機位和采光鏡頭。

這都需要前期的實驗。

所幸好萊塢有經驗豐富的團隊來幫助完成。相比起港島的特技團隊,好萊塢這邊可能在‘莽’上稍遜一籌,但是這種所需的追車場麵卻經驗豐富,且拍出來會很有質感。

“約翰——”

吳孝祖剛忽悠安撫完龍叔,就見到一個熟悉且浮誇的聲音響起,轉過頭,尼古拉斯凱奇穿著橘色襯衫,蟒紋褲子,全然一副嬉皮士打扮動作浮誇的張著懷抱朝著他走來。

上身左右肩契合旋律的來回抖動。

騷極了。

啪!

手掌來回拍了一下,然後撞了撞胸,顯得特彆rap。

“你這位大明星怎麼來了?”

吳孝祖笑著打趣。兩人關係算是非常親密了,吳孝祖提攜他拍攝了《sex、謊言和錄像帶》這才真正嶄露頭角。

“哈維調了幾台車來,我就一起選了一台車開了過來。夥計,賽車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我呢?”尼古拉斯凱奇笑著勾了勾鼻梁上的墨鏡,“索德伯格那個傢夥也來了,還有那個陽光男孩。”

兩人說著朝著酒店外邊走。

門外停著一台1968年的墨綠色敞篷版普利茅斯GTX400美式肌肉車。

尼古拉斯凱奇拍了拍車機蓋,朝著吳孝祖與周玉女挑著眉,“ComeOn!女士優先——”

吳孝祖叼著雪茄,手撐著車門,腿一邁就進入了車裡,手臂上肌肉虯紮,強勁的手臂搭在木質方向盤上,伸出手去牽周玉女的手,“Vivian,這是凱奇。”

尼古拉斯凱奇笑著昂首,周玉女也低調的打了個招呼,然後不待多說,一把就被吳孝祖拽進了懷裡。

轟!!!!轟!!!轟!!!

車胎原地燒胎,翹起了車頭。

7.0L的排量配合著V8發動機,這台美式肌肉車的大馬力讓人心潮澎湃。

嚇得尼古拉斯凱奇一跳。

肌肉車直接竄了出去。

還能聽到周玉女的尖叫聲,對方身子依偎在吳孝祖身邊。

衝了不到400、500米就車速慢慢降了下來。

前邊車流量太大,對於吳孝祖這種懂得慎勇的人來說,這種情況太危險。

後邊保鏢開著兩台車也連忙跟上。

正當此時,大哥大再次響起。

“喂?”

“祖哥,我從洛杉磯飛來找你了,已經到了舊金山機場了……”電話那邊,聽到空靈中帶著婊氣的聲音。

手摩挲著周玉女白腿的吳孝祖絲毫不停,“你在機場等一會,我讓保鏢去接你。”隨手撥打電話給保鏢,後邊一台車直接拐彎去了機場。

王妃畢竟也是公司的搖錢樹。

這麼飛過來,他也不好拒絕。

不過,轉頭看了眼小白兔一樣的周玉女,他搖了搖頭。

“王妃來了。”

“啊……那……我趕中午的飛機……”周玉女慌然失措的說。

吳孝祖看著小心翼翼的周玉女,摸了摸頭髮,輕輕一壓頭。

緊接著車子頂棚就升起來,車子朝著一處巷子鑽了進去,停下不走,車內傳來老鷹樂隊的經典歌曲——《加州旅館》。

保鏢的車停在巷子口,阿文與保鏢抽著煙把風,望著外邊車來車往。

前邊的肌肉車動靜不大,他們也就冇把車子熄火。

過了二十幾分鐘,周玉女打開車門,拿著水瓶不斷彎腰乾嘔漱口。

正好外邊傳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一台平治開到了巷子口,走下來一位瘦高短髮朋克打扮的女孩。

王妃穿著黑色緊身死亡T恤,掛著金屬項鍊,破洞鉛筆褲上也掛著金屬飾品,手上戴著戒指、手鍊。

周玉女彎著腰,嘴唇上的唇彩花了,上身略顯淩亂,拿著礦泉水漱口。

四目相對。

凸凸!

王妃朝著周玉女豎起了兩手的中指惡狠狠地比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