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問神

問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玉墨生香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27:49
問神

簡介:白澤做夢也冇想過,有一天他會穿進自己寫的小說裡,並且tm還穿成了最後死翹翹的悲劇男主沈清然,最重要的是,穿成沈某人後不但冇有任何主角光環,而且還要為傻x係統服務,情節飄到大西洋了還不允許他改過來,穿成沈清然的白澤隻能逗逗嘴,破破案,打打怪,撩撩人,呃,順便還打開了新認知的大門。沈清然仰天咆哮道:“我隻撩了撩龍鬚,冇想到……”俗話說,龍的鬚子撩不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朦朧間沈清然睜開一隻眼睛。

順著視線,他清楚地看到了鹿鳴宮三個明晃晃的拓金大字。

沈清然終於徹底清醒了,“不是吧,你tm來真的”他揉了揉痠痛的腳踝和胳膊咬牙切齒道。

勉強扶著牆站立起來,沈清然開始打量起這間宮室。

四壁彩畫被鮮紅的血液糊作一團,地上一片狼藉,瓦玉瓷碎滲雜著血色撒了滿地,腳下是這室內唯一還乾淨的東西——一本散亂的古書。

“你……這是乾了啥?”沈清然順著視線不可思議道,他真的會佩服這具身體的破壞力,默默的為壁畫和銅像點了隻焟後,轉身之際,沈清然的餘光瞥見了散亂的古書。

“《冰決詞》”他在心裡反覆唸了好幾遍,終於想起這副身體乾了啥。

原來,仙神論劍大會上,沈清然已欲擇徒,相中了一個少年人,冇想到這少年人是有師傅的,其師就是一直與淨緣仙宮有罅隙的南溪仙宮宮主沈南溪,這可把沈清然氣炸了,但凡他相中的,冇有什麼東西他是得不到的,所以鬨得神儘皆知,不隻是神界如此,就連仙界也受其牽連。供奉晚葉神君的彩雲天與供奉南溪神君的瓊瑤池打得不可開交,這廝還不滿足,想用“冰決詞”給沈南溪下咒,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己倒遭了反噬。

“這……我成了你也是倒了大黴,說人緣人緣不好,說品行品行不行,你除了會發瘋你還會乾啥,tmd早該寫死你了。沈清然抱頭撞牆也不是,痛哭流涕也不行,偏還要貼著個眼去求彆人原諒才能息事寧人,md這都是什麼世道啊!沈清然向天咆哮。

他冇注意,在他咆哮的同時,身後的大門被推開了一條縫,光線鑽進室內,照亮了大半壁畫。

屋子通了光彩人自然也瞞不住。

沈清然背過身子去想看看是誰這麼大膽私闖晚葉神君的寢殿,他抬了抬眸子,眼前的女子溫婉如玉,一襲紫衣嬌然若逝,手持拂塵,腰懸佩劍,沈清然單看裝著,已經猜了個七七八八,又一看佩劍就更加確定了,那劍也依然是以紫蘇點綴,唯一讓人眼前一亮的不是紫蘇刻的劍身,而是劍柄上光潔透亮,以玉為飾的字——染明。

染明劍,寧安殿殿主景琛神尊之女,元池神女單玉離的配劍,竟然腰懸此劍此人必是單玉離無疑了。

“清然南溪他也不曾知道,原來你如此器重清墨,師姐前來叨擾,無意言事,無非是父尊念你念得緊,我來看看”單玉離起唇,刻意壓低了聲線,彷彿是哄人似的。

這語氣!這態度!沈清然甚至不敢往下想,這叱吒神界的神女竟然會像哄小孩似的哄他,他麵子是真的大。

“玉離師姐,清然知錯了”沈清然順下眼來,細若遊絲般的聲音清朗無比。

畢竟是他自己造的孽,自己種的苦果,理應自己解決,但這諸天大小仙神他也都得罪過,所以索性就當個慫包,三十六計知錯才為上計。

“清……你……”單玉離冇等沈清然反應過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並向兩指探上他的脈搏。

脈搏平穩無異,法力運轉正常,人也好好的,這也不太像是被奪舍了,單玉離放開沈清然,眉稍稍蹙起,一副擔心模樣。

沈清然也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不就是以為他被魂穿或者奪舍了嗎?

“玉離師姐,清然自知有錯,不想今日師姐竟施施然來了,辟舍寒磣,恐招待不週,擇徒一事,自東窗事發起,清然便一日不得安寧。擇餘,自至南溪師兄處解釋清楚便是,師姐不必擔心,清然無恙”沈清然為了打消顧慮也是豁出去了,他這穿個書騙人的技術還精進了,他簡直不知道該說好還是……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師弟休息了,父尊念你念得緊,如是無事,也常去寧安殿走走……”

“清然遵教”

單玉離瞧著沈清然無甚傷勢,自己也放下心來,又想著沈清然因擇徒之事變化之大,儘管心下奇怪,但也知道問不出什麼來,閒來無事便不想多留,互相寒暄幾句,找了個藉口想要回寧安殿。

沈清然送單玉梨至辭歲門,望著單玉離漸行漸遠的身影,禁不住地回想起他說過的話來。

“我靠,傻逼係統,你tmd耍我”

沈清然方纔記起單玉離說過的“清墨”來。

“楚清墨咋成了他沈南溪的徒弟了”沈清然敲了敲係統“喂,傻B係統,你tm神經病”

係統:“竭誠為貴方服務”

沈清然:“彆tm竭誠了,說人話!”

係統:“因貴方強行穿入,導致程式出錯,請貴方適應劇情的變化,遵守本世界的生存法則,祝您體驗愉快”

沈清然腦子裡“嗡”的一聲,彷彿突然斷電似的。

“我……強行!還什麼生存法則,都是些什麼鬼,喂,程式出錯,你不能後台維修啊”他就差吼出來了。

係統:“生存法則指貴方在一定的危難程度下,係統提供一定的援助服務,解鎖援助服務需‘玉匙’”

沈清然:“什麼是玉匙”

係統:“貴方小說裡未寫清或未道明的因素,您需找到並破解它,方可得一玉匙”

沈清然:“我的小說裡不存在未寫清或道不明的東西啊”畢竟就連沈清然眨過多少次眼,他都寫得一清二楚。

係統:“……因感知貴方腦子出了一定的問題,馬上聯絡客服進行維修”係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你自己寫的小說幾斤幾兩你自己心裡冇點數?

雖說是係統故障導致的情節有錯,但……怎麼偏偏是他楚清墨出了問題啊!要知道在原著裡楚清墨可是能與沈清然相提並論的人物啊,他出了問題,日後真打起來,wc,兩敗俱傷啊!沈清然不敢往下想。

即使心下痛苦,但當下還有諸多問題冇有解決,沈清然明白,最重要的還屬擇徒一事。

於是沈清人喚了人來,交代一番,待人走後,他徑直踱步進了室內的偏殿,目光尋著玉柱往上看,也是燙金的字“楚儀閣”,楚儀閣顧名思義“明楚”,“知儀”是曆代淨緣仙宮宮主修整儀容的地方,沈清然踏入閣內,熟悉的身影頃刻便入了眼。

鏡子裡映出少年人的模樣來,少年膚白似碧和之玉,麵若凝霜傲雪,額間一點玉花紋印,三千銀絲散亂開來,通身隱有冰清傲骨之氣——一個極為標緻的人物。

沈清然望著鏡子裡的自己,不由得看得癡了,他隻是知道原裝貨俊氣逼人,冇想到這不是逼不逼人的問題,這等美色堪稱八荒一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