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問答觀影體:創飛一波又一波

問答觀影體:創飛一波又一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輝煌的龍騎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3
問答觀影體:創飛一波又一波

簡介:簡介:關於問答觀影體:創飛一波又一波:無主角,問答係統,不能保證完全冇錯,但會儘量考究的。主要是玩梗,不會有惡搞的部分,看得難受。以本體劇情為主,當然也不止米哈遊的遊戲,其他動漫和遊戲的劇情會在後麵加進來,就圖一樂,大家看著玩就行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芽……芽衣?”琪亞娜帶著空洞的眼神看向雷電芽衣,伸出手指向螢幕上的粉毛女人,“她,是誰?”

“琪亞娜,我不認識那個粉發少女,那個頭上長角的傢夥可能隻是和我長得很像而已,就像那個雷電將軍一樣。”雷電芽衣想儘力為自己辯解。

但她可以明確的感知到,那個將頭上的角交給彆人撫摸的女人就是她本人。

我怎麼可能做出這麼不知廉恥的事情!

前大家閨秀·雷電芽衣在心裡發出了怒吼。

“嗬嗬嗬……我終於掌控這具身體了,接下來……呃?”等到琪亞娜的眼睛裡再次出現精光,醒來的卻不是琪亞娜,而是西琳。

剛重獲新生的西琳原本想催動空之律者的力量釋放崩壞,但冇想到外界居然完全冇辦法連接上虛數空間。

她甚至冇辦法使用空之律者的力量。

冇法使用律者力量的西琳,隻能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琪亞娜,你怎麼了?”看到前一秒還好好的琪亞娜突然縮到了角落裡,雷電芽衣有些奇怪,正想要上前檢視。

“芽衣,後退。”符華將芽衣擋在身後,“她不是琪亞娜,是第二律者。”

“第二律者?”雷電芽衣的大腦有些困惑,這又和第二律者有什麼關係。

“總之,這裡就先交給我。”符華看著麵前的西琳,正想要催動羽渡塵放倒西琳,卻發現自己居然無法使用羽渡塵。

【你們是不是冇把我放在眼裡啊】

符華:“!!!”

西琳:“!!!”

【檢測到西琳的非法入境行為,現進行驅逐】

西琳:“欸?”

“琪亞娜”倒了下去。

等到西琳回過神來,她就已經回到了熟悉的意識空間。

她拍了拍意識空間的外壁,隻能傳來外壁反射的聲音。

原本她還可以感知到外界的狀況,現在也做不到了。

“怎麼這樣——!!!”

扶著倒下的琪亞娜,雷電芽衣很是擔憂,向著符華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然而,要是羽渡塵還可以使用,符華倒是有能力判斷琪亞娜的情況。

可在力量被完全鎖死的現在,她也冇辦法判斷琪亞娜的情況。

畢竟,她的主職又不是醫生。

看到了符華愛莫能助的眼神,雷電芽衣有些受挫。

正當她想向其他人尋求幫助時,空間的提示適時傳來。

【她隻是昏過去了,彆那麼擔心】

【看來這個懲罰給的刺激有些大了呢】

“這樣嗎?”雷電芽衣輕柔的安撫著懷裡的白蟲蟲,眼裡露出了愛惜的目光。

琪亞娜,我會永遠保護你的!

原本的畫麵再次浮現,末日獸從空中俯衝而下,向著列車組襲去。

“都小心了。”姬子(鐵)提醒了三個年輕人一句,從自己的手提箱裡掏出了輪鋸。

末日獸從天而降,來到了列車組麵前。

在四人的一陣刮痧下,末日獸倒在了支援艙段的過道上。

看到末日獸倒下了,列車組都鬆了口氣。

可就在這時,原本倒下的末日獸突然又坐了起來,從它的頭部裡射出了一道蘊含著毀滅的力量的鐳射,對著三月七射了過去。

“三月!”x2

一旁的丹恒和姬子(鐵)看到三月七倒在了末日獸攻擊的方向上,不禁大喊出聲。

可惜,以他們當前的位置,想要在末日獸的攻擊到達前將三月七帶出來是不可能的。

“啊!為什麼要對著我啊!”空間裡,三月七看到畫麵裡的自己就站在鐳射的發射口下,麵色一白。

“可能……是因為先前的那句挑釁吧?”艾絲妲發現了華點。

“呃……”三月七一陣語塞,“它原來這麼記仇的嗎?”

隨後,她神情緊張的看著畫麵上的自己:“不對啊,現在問題的關鍵是——我就要被末日獸乾掉了!”

畫麵裡,就在末日獸的鐳射即將打中三月七的時候,離三月七最近的星跑到了三月七的身前,用自己的身體擋下了末日獸最後的攻擊。

“星——!!!”空間裡的三月七一把抱住了一邊的星,“你果然是我最好的同伴!”

被三月七緊緊抱著,星撓了撓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抬頭看向畫麵裡替三月七擋下攻擊的自己,嘴角微微一翹。

真不愧是我,貼臉接大的壯舉也就隻有我可以做到!

畫麵裡,就在星擋在末日獸的攻擊下時,她的意識來到了陌生的地方。

她緊閉著雙眼,緩緩向一個巨大的人影飄去。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金色傷痕。

“該啟程了……”

一個陌生的聲音在星的耳邊迴盪。

星緩緩睜開了雙眼,看到了一個看不清麵龐的身影:“這到底是……”

“去抵達那個終點……”

陌生的聲音依舊在迴盪。

從那個有著金色傷痕的人影身上散發出一陣金光,牽動了星體內的星核。

星核散發出白金色的光芒。

“什麼人!”感受到體內傳來的異樣,星開始掙紮起身體,但卻依舊改變不了飛向那個人影的命運。

“用自己的意誌抵達那個結局。”

陌生的聲音對著星發出了祝願。

隨後,許多畫麵從星的腦海裡閃過。

卡芙卡將星核按到她的體內;

在空間站第一次見到姬子(鐵);

布洛妮婭·蘭德和希兒站在雪原裡;

可可利亞·蘭德手持寒冰長槍,站在空中;

丹恒在空間站擋下了虛卒的攻擊;

艾絲妲在主控艙段指揮科員防衛空間站;

列車組麵對末日獸;

三月七呆坐在地上的現狀;

卡芙卡離去時的微笑;

自己在三月七麵前擋住了末日獸的攻擊;

最後,那個躲在陰影裡的人影睜開了眼睛,星也得以看見祂的麵容。

“看,祂,已經注意到你了。”

陌生的聲音提醒著星,將她的意識從那裡拉回到了身體裡。

“毀滅星神——納努克。”黑塔喃喃道。

她不是冇見過星神,作為天才俱樂部的一員,她曾經接見過智識星神博識尊。

但這個毀滅一切的星神,恐怕除了祂的令使,冇有人見過祂的身姿。

畫麵裡,正替三月七擋下攻擊的星發出了一聲慘叫,她的體內發出了一陣陣金光。

那是星核的力量。

星核的力量將末日獸的攻擊擋了回去,但星核本身也成了新一輪的危機。

列車組也被星核的力量震到後方,三月七甚至冇能穩住身體,被星核帶起的勁風吹倒了身體。

就在星體內的星核即將爆發的時候,瓦爾特(鐵)的手杖就先他一步打中了星的腦門。

捱了瓦爾特(鐵)無想的一悶棍,星沉沉的睡了過去,星核的爆發也被壓製了下去。

壓製了星核的瓦爾特(鐵)收回了手杖,用另一隻手抬了抬眼鏡。

三月七連忙趕過來將倒下的星抱在了懷裡,她抬頭看向緩緩落地的瓦爾特(鐵):“楊叔,她……”

“已經冇事了,換個地方說話吧。”瓦爾特(鐵)持杖負手,轉身離開。

而星也徹底的陷入了昏迷。

“約阿希姆,你好騷啊!”特斯拉看著瓦爾特(鐵)那無時無刻不在耍帥的姿態,冇忍住吐槽道。

難道是因為我們不在,所以就放飛了自我嗎?

“瓦爾特,冇想到你……”愛因斯坦也無話可說,冇想到當年她們看著長大的小男孩居然會變成這副模樣。

“你……唉——”瓦爾特(崩)看著未來的自己,不知該如何評價。

就本心而言,他認為這樣子很酷;但在特斯拉和愛因斯坦麵前,他覺得應該持否定態度。

所以,對不起了,未來的我。

瓦爾特(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