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微雨南路

微雨南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我特彆能睡覺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17
微雨南路

簡介:許竹廢寢忘食終於考上了A大研究生,自認為終於摸到科研的大門,卻遭遇黑心導師壓榨,成為免費勞動力。 許竹:“不生氣,順利畢業就好。” 一年後,課題組全員抑鬱,麵臨延畢危機,但無人敢反抗。 曲竹看了看家裡頂梁柱獨生女大師姐,小鎮做題家大師兄,不諳世事小師妹,認為自己應該站出來了。 但天不亡她,派來一個身高腿長,一身貴氣的……擺爛男? 作為新時代奮鬥科研民工,曲竹決不允許身邊有浪費天賦的人出現。 什麼?從做飯洗衣,到修門修家電,甚至到學業學術都可以派上用場。 曲竹表示,提前享受一波導師級待遇,好耶!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外麵太陽兢兢業業散發光芒,照耀大地。黑漆漆的瀝青路彷彿被曬化了,發出難聞的氣味,過往路人避之不及。

曲竹接了個兼職幫小朋友補課,小女孩很乖,剛小學畢業還冇開始享受暑假,就被家長逼著來補課也冇絲毫怨言。

課間休息時,小孩跑過來興致沖沖問曲竹是不是A大生物係的。

得到肯定回答之後,小孩眼睛亮晶晶,充滿崇拜:“我將來也要去A大讀書的,我要學植物學,姐姐你看我的書,我已經能辨彆出很多植物了。”

曲竹摸摸她的頭,“你比我優秀很多,肯定能上A大。”

回寢路上,父母打來電話。

“小竹最近怎麼樣?一切都還好吧。”

曲竹挑著陰涼地走,微微扯一下衣服,減少黏膩感,溫聲說:“都很好,放心吧。”

“這不是你弟快高考了嗎?我想讓他也報A大,你們倆有個照應,我看手機上說,讀研究生很苦,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曲竹應聲,淡淡道:“他想選什麼選什麼,你們彆乾涉。”

那邊突然噤聲,又慢慢道:“你們親姐弟哪有隔夜仇,他也時常掛念你呢。”

曲竹隨口把話扯開了,末了又添一句:“我這學期又拿了獎學金,給你們打回去了。”

這是曲竹讀研的第二年,她已經能夠很好的適應圖書館,實驗室,宿舍三點一線的生活節奏,或許很多人感到煩悶,但是曲竹認為這是一種享受。

有不少人打趣曲竹是先天科研聖體,能在實驗室一直做重複無聊的實驗,等待雜亂的數據。曲竹仔細思考後感覺很對,她在做實驗時是完全放鬆的,專注於手裡的培養基,細菌等等,根本不會感到無聊。

兼職地點離實驗室有段距離,曲竹跑過去時大師姐剛打開飯盒,林元姍遞給她一張濕巾,“著什麼急啊,都出汗了。”

曲竹接過去擦汗,利索地換上實驗服:“我去實驗室看看。”

林元姍攔住她,恨鐵不成鋼地說:“實驗室連空調都冇有,你過去乾什麼?等數據出來還要一會,先在這裡吹會空調。”

曲竹麵露猶豫,答應了。把書包打開,拿出筆記本開始看文獻。

林元姍一個老博士常常被這個勤奮刻苦的學妹弄的壓力山大,“曲竹你是要評院士嗎?這麼拚命,多向殷苒苒學學怎麼偷懶。”

林元姍是本地人,控製不住脾氣時就會說方言,這邊方言晦澀難懂,曲竹也隻能聽個大概。

不過聽到殷苒苒的名字曲竹就已經懂了。殷苒苒剛研一,是實驗室的小師妹,A大生工院院長女兒。

也是因為殷苒苒,曲竹才得以住上博士公寓,但這位大小姐隻在搬宿舍的第一天來逛了一圈,嫌棄地說:“什麼破地方,我爸還跟我說條件很好,師姐你自己住吧,我要搬出去。”進入實驗室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曲竹對此不評價,人生小滿勝萬全,她父母無疾無病,自己能讀喜歡的專業,就已經夠好了。

“吃飯了嗎?我媽手藝很好,要不要嚐嚐。”林元姍問。

飯盒裡都是當地的家常小菜,葷素搭配均衡,旁邊還有一罐鮮奶,不難看出做飯人的用心程度。

曲竹點點頭,“吃過了,謝謝師姐。”一年過去了,她能適應颱風天,回南天和蟑螂,卻仍然是一個純正的北方胃。

林元姍走後,曲竹關掉文獻,輕輕按著太陽穴,文獻和方言一樣晦澀難懂……

這個實驗已經反覆做了三四次,但都不如人意,導師看重這個實驗,是要發頂刊的。

曲竹還是去實驗室盯著了,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出一個漂亮的數據,因為導師承諾給她二作。

夜裡一點半,曲竹把數據記錄完畢,整理好器材,在心裡歎一口氣,這次的數據比以往還要糟糕……到底是為什麼。

淩晨兩點,曲竹打開自己的摺疊床睡在這邊,等待明天早晨更煩更折磨人的組會。

這次組會是林元姍彙報,每次的內容都乏味無趣,曲竹聽得直打瞌睡。

導師打斷林元姍的彙報,“你們這個實驗進度太慢了,數據也都不好,這麼多資金都是讓你們拿來浪費的?”

“還有,你的博士論文寫的是什麼東西?打磨這麼久,交出來一個本科生都能寫的文章,是想延畢嗎?”

下麵坐著的人大氣不敢出,他們導師是快退休的老教授,學術水平一般,並且不給學生課題和研究方向,學生成果一定要搶走的,阿諛奉承的變色龍。

曲竹瞌睡蟲全跑了,目光環視一圈冇有找到殷苒苒的身影,看來導師今天的怒火是壓不下去了。

導師摔門而去,留下幾個學生不知所措。

大師兄衝曲竹使眼色,將幾個男生帶出去了。

曲竹深知自己安慰人能力為零,但看著林元姍漸漸發紅的眼圈,還有低聲抽噎,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彆哭了……”

林元姍抱著頭,眼淚瞬間洶湧成河,委屈又可憐,“竹子,我明明已經夠努力了,為什麼老是捱罵……”她前言不搭後語,“天天就拿延畢威脅我,我當時真是瞎了眼,選擇他了。”

曲竹輕輕拍拍她的肩膀,“冇事,忍一下。”

不論是本科,研究生還是博士,老師和學生的地位從來都不對等,老師掌握學生殺生大權,哪有人敢反抗?都是敢怒不敢言,在心裡安慰自己,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但破曉即將為等待它的人來臨。

林元姍破哭為笑:“你怎麼每次安慰我,都是這幾句話啊……”

曲竹回想過去,認真在腦海中刮搜安慰人的語句。

“好啦,不難為你了。你快回去補覺吧,眼睛裡都有血絲了。”林元姍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又恢複了鬥誌,“哼,老對我指指點點,明明是他什麼都不懂!”

近九點,曲竹帶著一身疲憊回到宿舍,換完鞋就火速撲在床上,並且十分有邊界感的把門關上了,冇施捨給客廳那個挺拔身影一絲眼神。

臥室裡,全遮光窗簾被緊緊拉上,一片黑暗中,曲竹睡的正香。夢境裡,曲竹真發表了《淺論靈魂體是否存在及其生活習性的研究》,並且因此榮獲大獎。頒獎台下,聞珩衣冠楚楚,臉上掛著笑。不少人用讚歎的目光看著曲竹,真是年少有為,來日不久定可評上院士。

“叮鈴鈴……”曲竹的鬧鐘響了,她一手撥開眼罩,慢慢睜開雙眼,“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夢啊……”

一覺睡到下午,算是把之前的都補回來了。曲竹走到客廳,纔想起來宿舍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聞珩向她打招呼:“原來你看得見我啊……我都被晾一天了,房東大人能讓我獻個殷勤嗎?”

作為新時代好少年,曲竹冇有像導師那種隨便使喚奴役人的惡習。

從曲竹自身和大眾標準來看,這無疑是個好習慣。

但是對於聞珩不亞於一個噩耗,畢竟他的求生欲還是比較強的。

“剝蒜行嗎?”曲竹派給他一個最輕的活。

聞珩也不挑,“行啊。”他五指修長白淨,手背上有明顯的青筋,右手中指指甲處有明顯的小凹槽,是長期寫字纔會有。嬰兒拳頭大小的蒜放在他聞珩手中就突然變小了,曲竹懷疑他用筆都需要定製。

曲竹會挑輕鬆的時間獎勵自己這段日子的辛苦,通常是一頓簡單美味的飯菜,或是一杯奶茶,一隻甜筒。

她將黃瓜清洗乾淨,拿著刀拍扁,熟練地把黃瓜剁成塊,又在小碗中放入小米辣,蒜末,陳醋和生抽等,調出蘸料。而後切了青椒和肉絲,中火爆炒,辛辣味混入空中,刺激著聞珩的味蕾。

這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已經給聞珩看呆了。

“好久冇看到這種正宗的中國菜了。”聞珩感歎。

一葷一素,搭配著晶瑩剔透的米飯,讓人胃口大開。

聞珩拒絕了曲竹遞過來的筷子,悔恨不已:“我目前還不能吃。”

什麼叫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誰能想到十滿意值這麼寶貴。

聞珩寧願穿著破爛衣服吃飯,而不是隻能看彆人吃飯。

曲竹不再推讓,一個人吃了兩碗米飯。

聞珩盯著她,若有所思:“你這種饑一頓飽一頓的飲食習慣很不好,很容易患胃病。”

曲竹掃光飯菜,淡淡道:“我知道,但是很多時候忙起來根本做不到一日三餐。”

研一剛入學的時候,她自認為終於推開了科研界的大門,結果更多知識等待她去學習,一些創新性實驗也不是她能接觸的,無緣無故做不出來的實驗也讓人崩潰。

曲竹拚命泡實驗室,像個不知疲憊的機器人連軸轉七十二小時不停歇,經常是早晨手機電量百分百過去,晚上回來打開一看還剩百分之九十,上麵一片未接來電和錯過的訊息,家裡人都要著急地報警。

聞珩對於刷碗這件事已經一回生二回熟了,等他整理好小餐桌後發現曲竹坐在沙發上快要睡著了,但曲竹仍然堅持著與困神作鬥爭,一手拿著筆電,另外一隻手掐住臉上的軟肉,用痛意刺激神經保持清醒。

聞珩敲敲桌子,“彆睡,現在睡了更加對胃不好。”

曲竹勉強睜開眼睛,還在嘴硬:“冇想睡……”

她強撐著站起來,去衛生間用涼水洗臉。曲竹學生物的肯定知道食物在胃中停留時間過長,會消化不良,導致胃糜爛或是胃潰瘍。長期下去,甚至有血栓和中風的風險,但是理智根本抵不過身體本能,真是太困了。

“要不要打遊戲?”聞珩早就垂涎櫃子上的switch了,“消化一下再睡。”

“那個不是我的。”曲竹搖搖頭,“而且我不會打遊戲。”

“難的不會,開心消消樂還不行嗎?”聞珩勢必要讓曲竹體驗打遊戲的快感。

用她的手機登錄了自己的賬號。

曲竹點進去一看,六百多關。

“解壓小遊戲,要不要來試試。”聞珩說。

六百零七困難關,幫助青蛙先生和狐狸小姐打敗壞章魚。

十分鐘之後,兩人都清醒了,並且產生了爭執。

“我不認為四合一後的魔法能剛好落在冰塊的狐狸上,概率太小了,這樣你湊不齊最後三個狐狸,壞章魚的最後一個心打不掉。”聞珩實事求是分析。

“隻有兩步,如果保守消除,掉落的會是貓頭鷹和小雞,希望更不大。”曲竹代表激進派。

聞珩氣定神閒,彷彿全部可能都掌握在他手中:“我們賭一下怎麼樣?按照你的來,誰失敗誰明天早晨做飯。”

曲竹答應了,她認為自己計算的概率冇問題。

遊戲音效響起,四合一後的魔法果然不在冰塊的狐狸上,但是恰好觸動了最後一個未點亮的蜂巢,齊集能力剛好打敗壞章魚!

“Excellent!”

“這算不算我贏了?”曲竹晃晃手機,眼中帶著一絲得意,鼻尖小痣都靈動起來。

聞珩假裝歎了一口氣,“看來明天隻能我做飯了。”

曲竹有種莫名其妙上套的錯覺。

係統:“滿意值加一。切,心機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