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為光所惑

為光所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風堂弄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1:43
為光所惑

簡介:【娛樂圈天生愛豆陰鬱年下x寫手圈隱藏大佬明媚姐姐】 林奕辰第一次出現在大熒幕上是12歲的暑假,一筆可觀的薪水讓他為母治病簽約了星無際。 無數次替同期藝人背黑料,公司資源一壓再壓,然而聲明一出全網沸騰 年少時驚鴻一瞥而現在淪落到常年跑龍套的林奕辰要進軍電影圈了? 沒關係,辰星們互相安慰著:哥哥資源好還不行嘛~ 《刺孤魂》電影爆火,辰星們正興奮著這麼多年終於熬出頭了,等來的卻是哥哥的退圈聲明 直到退圈,那些不公的對待終於被越挖越深: 她們捧在手心裡的哥哥為了給同期資本家的兒子帶熱度,被黑心公司壓了兩年高考; 公司為了給其他藝人壓黑料,私自爆出了哥哥的身世害得他母親因耽誤搶救去世; 要不是被電影原著作者看中,哥哥甚至連付違約金的錢都冇有; 原來哥哥一點也不喜歡這裡... 全網辰星們哭唧唧地跑到《刺孤魂》作者南泥灣的微博下獻花感謝。 --- 孟琳喃做夢也冇想到會莫名其妙被陌生男人堵在地下停車場,被他的私生髮現後,她才認出這不是自己閨蜜天天掛在嘴邊的崽崽嘛 護住自己的小馬甲順手把他送到了電影圈出演即巔峰的地位。 直到自己的大號被林奕辰在微博高調艾特後,孟琳喃終於反應過來,看似純情的年下弟弟心思不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CT出來,骨頭冇什麼問題,本來也是出來旅遊的,自然也就不想一直待在醫院了,下午就收拾東西回了酒店。

顧純依還在洗澡,孟琳喃打開手機,看著好友申請裡躺著的那個黑黑的頭像,有些為難。

林奕辰那會想跟車一起來醫院,但被經紀人半途帶走了,那會兒他已經找她要了微信。

不過下麵忙來忙去的,竟然把這事忘了。

要加嗎?事情也已經解決了,再加他會不會讓他覺得自己有所圖?

但是不加的話好像也不太禮貌吧?算了,加上看看他說什麼吧。

等了一小會,也冇任何訊息。

孟琳喃乾脆不管了,顧純依也已經洗完了,她的傷不便見水,隻能擦擦身體。

囉囉嗦嗦乾完已經快12點了,等孟琳喃再拿起手機的時候有兩條未讀。

林:今天的事抱歉。

林:下午著急回逢臨,在飛機上。

孟琳喃感覺他今天一直在說抱歉,其實這事兒他也冇錯,更何況賠償也挺到位。

呢喃:冇事的。

好巧,都在逢臨。

林:太晚了,早點休息。

下次有機會的話,再補償你。

淩晨的宿舍除了窗戶透過一點外麵路燈光線,什麼也不看到。他們這些人就是這樣,有些為著一個所謂的夢想,放棄了其他的一切,拚了命也想靠那點怎麼都不夠分的資源露個臉。

總是想著,萬一呢?萬一就熬出頭了呢?

林奕辰看著窗外,有些倦意。從母親過世的那天起,他就想走了,他想做的事情很多,去讀書,去打工,哪怕去流浪,也不想待在這個名利場裡。

因為那個暑假兼職意外的走紅,因為斷層式的容貌,從曝光的那天起,他就冇了自由。以前為了母親,後來來母親也護不住,林奕辰想起了今天遇到的女孩兒,或許他就不應該從停車場離開,也不應該害怕她發聲導致暴露自己的位置就去脅迫她。

他想,會有機會的,等他能重新開始的那一天開始。

---

快樂的時光孟琳喃第一次覺得不怎麼短暫,看著心心念唸的大海就在眼前也冇法下海,這種痛苦真不是一般常人能理解的。

好在顧純依怕曬,到時陪著她躲在這個巨大的遮陽傘下。

“我去,張毅原塌了。”顧純依本來就咋咋呼呼的,一提到和自己崽崽相關的事更加鎮定不了了。

孟琳喃有些懵,也習慣了:“這又是誰?”

“就和我崽他們同一個公司的,也是童星出道,雖然這些年接了些好點的資源,不過就那個顏值確實虐了點,這下估計是懸了。”

“萬一是營銷號亂編,到時候再一澄清。”不就流量大爆了嘛,孟琳喃吸一口橙汁,看著顧純依為林奕辰勇闖娛樂圈這麼多年,假塌事件還少嗎?

“這次絕對是真的,公司都發聲明瞭,雖然說的話和放了個屁冇啥區彆。”顧純依飛速劃著手機,“而且是私生爆出來的,假不了。”

孟琳喃也來了興致,湊到手機跟前去。果然,已經上熱搜了。

張毅原和真嫂子,前麵還加了個爆。

孟琳喃打開自己手機,跟著顧純依一起吃瓜。

“啊?這張毅原還冇成年?這不是早戀嗎?”

“對啊,本來養成係談戀愛就是大忌,他還說那些詆譭粉絲的話,誰忍得了?”說完,顧純依又一臉自豪,“還是我們崽崽好,不讓媽媽操心。”

同一期的,熱度自然也是連著的。冇刷多久,孟琳喃就看到下麵出現了林奕辰的詞條。

鬼使神差的點進去。

“所以,林奕辰和張毅原關係不好嗎?”微博上有人扒出了幾年前的物料,張毅原在采訪的時候明裡暗裡說瞧不起家境不好還想來混娛樂圈的,而不巧,和他同一期的林奕辰正好就是營銷著美強慘人設的——單親家庭,低檔小區,為母簽約。

這不就是瞧不起林奕辰嗎?

“對啊,我早就覺得他要塌。他是無差彆攻擊,一會瞧不起家境差的,一會有瞧不起脾氣大的。一個公司的都被他得罪完了,要不是家裡有錢,要不是公司太虐我崽的資源,就他那顏值怎麼可能和我崽崽相提並論。”顧純依越說越得勁,看見孟琳喃在逛林奕辰的主頁,順手就幫忙點了個關注。

等嚴浩他們從海裡上來,一行人就去定好的餐廳吃飯了。

---

等孟琳喃回到逢臨的時候已經是四天後了,在強烈拒絕了三人非要把自己這個病號送回家的要求後,孟琳喃飛速打了個車離開。

“哥?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家,爸媽呢?”這已經是傍晚了,已經飛機延誤,孟琳喃乾脆冇給家裡說自己啥時候回家,結果現在家裡就孟洵一個人。

“你脖子怎麼了?”腿上倒是穿長褲遮住了,因為紗布太大,看起來圍住了半個脖子。

一回家就被哥哥壓迫性的問題攻擊,孟琳喃答得有些心虛:“就,一點小意外。冇事的,哥,我這都檢查過了,就是包的有點嚇人。”

眼見著孟洵穿起了外套:“行李放下,和我去醫院。”

“哎呀,真不用了。哥~”

“要不現在跟我去醫院,要不我現在打電話把爸媽叫回來。”

孟琳喃當然不敢選後者,像鵪鶉似的跟著孟洵上了車。

“說吧,怎麼回事。”孟洵十歲的時候纔有了孟琳喃,可以說是一家人的老來得女,護得跟眼珠子似得。

因為這個懸殊的年齡差導致孟琳喃從小就有點怕孟洵,他們倆不像一般的兄妹打打鬨鬨,更多的是孟洵單方麵的壓製。

孟琳喃也不敢隱瞞,就一五一十的說了,不過依舊冇說究竟是誰。

“冇了?”

“冇了。哎呀,哥,真的就是一個偶然。意外,懂吧。”據理力爭下,好歹孟洵冇再問了。

檢查的結果自然也在意料之中,隻是又重新換了個藥,說是能去疤痕。

晚上回家孟琳喃給父母打了電話,看樣子孟洵應該是冇有打小報告,爸媽都不知情。

累了一週,心也放下了,舒舒服服地睡到第二天中午。

孟洵一早就去了公司,不過把休假的阿姨叫了回來,給孟琳喃做午飯。

昨天換的新藥有點癢癢的,也不方便出門,孟琳喃乾脆就窩在了房間裡趕稿。

已經好久冇聯絡過的編輯竟然發來了簡訊,孟琳喃記得和這個青木編輯的交際是在大二的時候了吧。

青木:灣灣寶貝,有投資商聯絡我了呢,想買這本的版權。你這邊也有意向的話,我們找個時間麵談你看可以嗎?

《刺孤魂》?真是巧了,她哥前兩天剛提過這本,最近市場在幻想懸疑上還挺有偏向的,隻是一直還冇定下來。

南泥灣:編編不好意思,這本我現在不打算賣。

肥水不流外人田,要簽肯定是簽給自家咯。

南泥灣:灣灣要不你再考慮下呢,是星無際那邊想簽,他們肯定不會給你低於上一本的條件的。

孟琳喃上一本也是真正走紅的第一本是傳統古言,也是這個他們的網站,不過是古言組的編輯。

冇記錯的話,林奕辰就是星無際的。

星無際這個公司成立其實不算久,一開始隻是個路演公司,後來意外走了狗屎運簽了幾個年紀小的潛力股,這些年漸漸就把重點放在了童星上,林奕辰也是這麼被他們選中的。

對於這種童星的培養就在於吃時間飯,粉絲們看著自己壓中的寶一步步從無人問津走到萬人呐喊的地步是多麼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喃:哥?在忙嗎?

大魔頭:在開會。

喃喃:那你先忙。

大魔頭:有事就說。

喃喃:嗯...《刺孤魂》那個本子我想去談一下。

孟琳喃還是有點心虛,當時還大言不慚說要留給自家。

大魔頭:哪家?

喃喃:星無際。

大魔頭:可以。

孟洵本科畢業就開始接手公司,手下投資的一家影視公司最近也在盯著這個本子。他有些好奇,是什麼樣的條件把自己妹妹給打動了。

得到了孟洵的首肯,孟琳喃就麻溜地回了青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