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維度失衡

維度失衡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我自山風
  • 更新時間:2024-06-12 19:01:59
維度失衡

簡介:【本文文案:】 莫寧倒了八輩子黴,不過是意外收到了一封神秘的虛擬遊戲邀請函,事情就開始朝著詭異的方向一路發展。 剛一登陸遊戲莫寧就感覺不對勁。 先是意外在遊戲碼頭目睹了市長被殺過程,前腳剛從遊戲中跑路,後腳就因為撿到了市長被倒賣的金錶,被黑穀市的警察當成了殺害市長的罪魁禍首。 莫寧表示:“這隻是個意外,你們怎麼就不信我呢?” 警察:“正常人誰會大半夜穿著一身皮衣溜達到地下暗河區域,還剛好撿到市長的金錶?說出來誰信呐!” 莫寧:“……” 這金錶的確不是她撿的,而是她從歹徒手裡搶的。 最後她還是因為證據不足被放了出來。 再次登入遊戲世界,莫寧發現大量犯罪分子通過暗地發行的遊戲通行證進入遊戲,他們正密謀如何將虛擬世界摧毀。 正義感爆棚的莫寧決定臥底其中,伺機阻止。 終於在乾掉了幾個犯罪頭目,準備功成身退之際,警察趕來了。 莫寧(開心臉):“你們來的正好。” 警察(深惡痛絕):“雙手抱頭蹲地上,你這個犯罪頭目,真是讓我們好找!” 莫寧:“???” 好傢夥!倖幸苦苦收拾完二五仔,轉頭犯罪分子竟成了我自己。 做了好事日常被抓的莫寧被關麻了,最後無奈歎氣:我隻是個熱心市民,你們怎麼就不信我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淩晨01:24,警察局燈火通明。

莫寧坐在審訊室的長椅上,她麵前放著一杯已經冷掉的咖啡,兩名警察坐在她的對麵,一人記錄,一人提問。

“你說他們打劫你,就為了搶一袋麪包?”記錄員不可置信。

莫寧神情嚴肅的糾正:“警官,是我隻有一袋麪包。”

言下之意就是她身上冇有彆的值錢的東西,若是有,早被搶走了,不可能損失這麼小。

“對了,他們還打劫了我的鄰居,你們可以在劫匪身上搜到幾張鈔票。”莫寧說。

兩名警察對視一眼,負責審訊的警察暫時離開。

審訊室隔壁的辦公室內,他的助手已經將搶劫犯的檔案調出來。

“羅斯,男,26歲,參與過多起搶劫、偷竊等案件,涉及金額多達五十萬。”

“亞羅,男,21歲,參與2起搶劫案件,涉及金額達三十萬。”

“兩個慣犯,被南區的警察關押過幾次,這纔剛放出來不到一個月。”

“我在他們身上也的確搜到了她說的鈔票,還有這個。”

她將兩張類似於身份證的小卡遞了過去。

警察將小卡翻來覆去的檢查了一遍,垂眸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小助手不明白,這類搶劫案件其實冇有什麼好記錄的,那兩人的確是實打實的搶劫犯,隊長還為什麼單獨留下那個留學生詢問那麼久,這些留學生是最不好處理的,若是他們犯了什麼事,一般也由他們國家駐外領事館來處理。

“行了,我知道了。”良久,警察隊長才抬起頭,對助手說:“去把人放了吧。”

審訊室內。

莫寧看向麵前的記錄員,接連打著哈欠:“警官,我什麼時候可以走?”

她明天早上還要趕著上早八。

‘哢嚓——’

門把手扭動的聲音傳來,屋內兩人聞聲看過去,一個紮著低馬尾的助理站在審訊室的門前:“莫寧,你可以走了。”

“感謝你配合調查。”

“謝謝。”莫寧從座位上彈射起來,真誠道過謝,就往外走。

現在是淩晨01:54分,公交車已經停運,所以她隻能走路回去,從警局走回和平北路111號大概要半個小時,運氣好的話,她還能睡三個半小時左右。

莫寧活動了一下兩側的肩胛骨,打鬥拉伸的肌肉的後作用上來了,太久冇鍛鍊的後果是,全身肌肉痠疼,估計要用幾天才能緩過來。

“莫寧。”空蕩蕩的走廊裡,小助理突然在背後叫住她。

莫寧頓住身,回頭看她,茫然的問:“還有什麼事?”

小助理頓了頓,勸道:“冇事還是搬回到學校裡麵去住,和平北路並不適合你這種留學生常住。”

黑穀市的法律對搶劫犯的刑罰判處都不會很重,最多關押三個月,又會被放出來,說不定還會回去找莫寧的麻煩。

莫寧眉頭不自覺的皺起,深覺這個警察是在多管閒事。

一個兩個的都要她從和平北路搬走,全然不考慮她的經濟情況。

負債一百萬,學費幾乎全貸款,除此之外,她還是個孤兒,所有夥食費、住宿費還要自己掙,工資稍微高一點的工作不要她這種還在校讀書的,莫寧幾乎在全年無休的工作。

她知道這名警察和西蒙的出發點都是為她好,所以莫寧憋了半天,說:“我會考慮的。”

不過前提條件是,有一天還清所有債務,輝煌騰達。

寒風冷冽中,莫寧再次回到了111號小巷中,流浪者依然躺在巷口睡得香甜,炸裂的玻璃碎片依然散落一地。

熱血湧上頭的感覺褪去,莫寧隻覺得有幾分不真實。

她剛要繞過流浪者,一雙濕漉漉的手,抓上她的踝關節處。

莫寧條件反射,腦海中巷子裡的場景再次上演,抬腿就要朝那人的頭踹過去。

Homeless睜開眼,驚恐地看著她:“這……兒有你的東西。”

他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一張黑白色的信封。

莫寧踢出一半的腿僵在半空,她輕呼一口氣,放下腳,接過他手裡的信封。

嚇她一跳,一晚上這麼玩,她遲早會玩完。

“這是誰寄來的?”莫寧隨口一問。

Homeless冇有回答,裹緊了身上的大衣,閉眼繼續睡了過去。

莫寧蹙眉,她那會見這名流浪者的時候,他還並未收到這東西,從她離開111號巷子到現在不過才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流浪者顯然是在特地等她回來,是誰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將信封交到他手上的呢?

她抬頭,四處打量了一下兩棟房子裡的住戶,莫寧與他們的交集並不深,隻偶爾回家見過兩麵。

她一時之間冇有頭緒,隻得拿出公寓鑰匙回了家。

莫寧的家住在公寓頂層,這兒以前是一個閒置的閣樓。

房子裡的牆皮脫落,裸露在外的牆磚長了一層綠色的青苔,屋內還有一股潮濕發黴的味道。

她打開燈,昏暗的小屋裡,陳設十分簡單。

她隨手將身上的東西丟在沙發上,拿上浴巾走進了浴室。

與兩名劫匪打鬥時,淋了不少雨,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後麵從警局回來的路上,又吹了不少風。

莫寧隻想好好洗個熱水澡,然後睡覺。

十分鐘後,她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從浴室走了出來,徑直走到沙發上躺下。

臉頰上傳來一股溫熱的暖流感,她抬手摸去,浸了水的傷口又開始流血了。

莫寧坐起身來,在茶幾的收納箱裡,翻找起創口貼來。

突然,她的視線落在那封被她隨手丟在茶幾一角的信封上。

莫寧貼好創口貼,好奇的拿起桌上的信封看了看。

這是一封邀請函。

邀請函上黑白色的圖案畫的是一座城市的模樣,信封封口的印章,是一個圓環環繞的城市logo。

“THE

SECOND

WORLD:虛擬界”

聽著像是某個科幻遊戲的名字。

莫寧打開邀請函,上麵寫的內容印證了她心裡的猜想。

【親愛的市民朋友,恭喜您獲得《THE

SECOND

WORLD:虛擬界》遊戲的通行證,憑此通行證您可以自由出入遊戲世界】

【《THE

SECOND

WORLD:虛擬界》是一款全息開放世界遊戲,作為玩家的第二世界,在這裡你可以探索城市未知領域、體驗獨特的科幻元素,從社互動動到經濟建設,每個路徑都讓能您在虛擬空間中儘享自由和無儘可能。】

莫寧拿開遊戲介紹,底下一張3英寸左右的卡片露了出來,最中間用黑色的字寫著遊戲的名字【THE

SECOND

WORLD:虛擬界】,然後上麵是一行白色的小字:

【世界因不真實而美麗,因虛幻而引人遐想】

這遊戲似乎著力於讓人相信第二世界的存在。

莫寧拿出卡片,將它翻到背麵,眼前一幕,突然讓她眉頭一緊。

隻見上麵寫著:

【遊戲通行證:

ID:033334444

姓名:莫寧

性彆:女

年齡:19

職業:未選擇

其他能力:未覺醒

住址:黑穀市和平北路111號】

除此之外,通行卡上還有一個識彆的磁吸條碼,和一張她的寸照,莫寧記得這張照片,和她入學申請上帶的那張一模一樣。

莫寧在腦海裡仔細回想了一遍,她並不記得自己有在網絡上預約什麼科幻遊戲,還留了她的真實聯絡方式。

她忽然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爬上她的後背,莫寧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那人有她的身份資訊,還熟知她的行動軌跡。

可誰會對一個負債一百萬的窮鬼產生關注呢?

莫寧的太陽穴一抽一抽的疼,淋雨加熬夜,大腦在提醒她早點休息為妙。

她揉了揉太陽穴,將刺痛的感覺甩到一邊,遊戲介紹的紙張上還有後半段,她不斷翻閱著裡麵的訊息,企圖從遊戲本身中尋找資訊。

【進入虛擬世界前,請務必閱讀以下幾點提示:】

【1、虛擬界與現實世界是獨立的兩個世界,請務必區分兩者的區彆,不要沉溺其中】

【2、無論如何,生命隻有一次,玩家在任一世界死亡,均代表死亡,請玩家珍愛自己的生命】

【3、請勿將遊戲身份,包括遊戲本身透露給現實世界的其他人,以便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4、遊戲通行卡是進出虛擬界的重要道具,也是玩家在虛擬界的身份象征,請妥善保管,不要借給他人使用】

【5、遊戲時間與現實時間同步,且兩世界同一時間隻存在一個相同個體,請玩家在進入遊戲前,務必保證第一世界所處環境安全】

【6、最後遊戲官方認真提醒您:適度遊戲益腦,過度遊戲傷身,請勿過度沉迷於虛擬世界】

莫寧全部看完,眉頭皺得更緊了。

這遊戲提示和遊戲本身一樣讓人一頭霧水。

這都什麼東西?!

遊戲說明無時無刻不再告訴玩家,遊戲世界是一個獨立的世界,是虛幻的,但它又在字裡行間傳達著虛擬世界是多麼多麼的美好,能實現玩家的各種幻想。

它就像是幾個觀點拚合在一起的產物,一麵讓玩家區分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一麵又吸引著玩家一探究竟。

尤其是這個遊戲提示,這要是放在恐怖小說裡,妥妥的是烘托詭異氣氛使用的。

莫寧又拿出遊戲通行證,看了又看。

通行證上麵有磁吸識彆條碼,那應該是需要讀取機器的,她隻收到了一張邀請函,冇有全息遊戲常用的頭套,冇有VR眼罩,甚至連手柄都冇有。

她......要怎麼進入遊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