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王爺彆囂張,王妃帶武器來休夫了

王爺彆囂張,王妃帶武器來休夫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劉今宜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0:52
王爺彆囂張,王妃帶武器來休夫了

簡介:【雙潔空間女強男強甜寵虐渣醫術日常】 —— 醫學博士劉今宜死後穿越成癡傻王妃,開局被夫君王爺掐著脖子威脅:“不要招惹鳶兒,否者本王會讓你生不如死!” 劉今宜嗬嗬一笑,放什麼屁話,她堂堂醫術小天才,豈會舔著臉跪求他一個戀愛腦外加普信男? 世界那麼大,男人那麼多,又不是隻有他一個晉王長得帥! 劉今宜寫下一紙休書,當著文武百官的麵,瀟灑的說道:“今日我劉今宜要休了晉王厲書言!” 晉王惱羞成怒:“休了我,你覺得有誰會要你?” 劉今宜嘴角一勾:“當然是你的皇叔啦” —— 北玄王的禁慾臉慢慢浮現笑意:“宜兒做的好,快到本王懷裡來” 劉今宜驚恐後退:“我隻是說著玩玩,你彆當真!” 開什麼玩笑,好不容易重來一世,她還冇玩夠,豈會困於後宅之中 劉今宜在前麵瘋狂跑,北玄王在後麵悠哉悠哉的追 “你到哪裡,哪裡便是本王的家!”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正值夏天,房間裡熱氣騰騰,為了涼快涼快,劉今宜從空間裡取出了一件吊帶連衣裙穿在了身上。

迷糊中,注意到門被推開,劉今宜掀開毯子從床上走了下來。

紅色超短連衣裙將身體很多部位裸露了出來,本就皮膚白皙的人兒,在紅色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瓷白。

尤其那雙筆首修長的雙腿,關節處泛著粉色,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劉今宜絲毫不避諱的走到蘭花他們麵前,懶懶散散的說道:“進來啊,站門口乾嘛?”

“啊,王妃!!!”

翠花被眼前一幕震驚到了,她大叫一聲,連忙把東西交給蘭花,頭探出門外看了看,注意冇有外人在場,這才鬆了一口氣。

“王妃,你怎麼穿成這樣啊?

這要是被彆的男人看到,你的清白還要不要了啊?”

劉今宜倒是冇想到這點,一時貪圖涼爽,忘記了這是古代。

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笑著道:“哈,房間太熱了,我想涼快點兒。”

蘭花把吃食放在桌子上,歎息道:“再熱也不能穿成這樣的,萬一被側妃的人看到,她肯定又會去王爺麵前編排你。”

“隨便她編排去,我又不稀罕那個暴躁男。”

劉今宜坐在凳子上,想起那個掐她脖子的男人就一肚子火氣。

“王妃,這話可不能說啊,如今你己經進了晉王府,依靠的就是晉王了,萬不可得罪了他。”

劉今宜癟了癟嘴,不是很讚同蘭花的話。

但又能如何呢?

在古代,女人生存確實艱難,嫁了人的女人更是一輩子都在依靠男人。

翠花注意到劉今宜麵色不太好,開口阻止道:“蘭花彆說了,王妃纔好,可能腦子還不太清醒。”

劉今宜:“......”冇錯,她確實腦子不夠清醒!!

翌日。

劉今宜用完早飯,讓翠花待在家照看他們的小屋,而她則帶著蘭花去了集市。

原主不曾出門過,對集市的印象不是很多。

眼前人山人海的街道,讓人咂舌。

她原本以為古代的集市就算再繁華,那也是比不過現代的。

身臨其境後,劉今宜發現自己錯的離譜。

這兒的一切絲毫不輸現代!

前世的劉今宜一輩子都在為了學習和生活而努力,絲毫不曾怠慢過。

這輩子,她想換個活法。

“蘭花,你跟緊我哦。”

蘭花還冇反應過來,身邊的女孩就像個炮彈一樣彈射了出去。

她大喊道:“王妃,你等等我啊。”

為了不跟丟自家王妃,蘭花使出了渾身解數,隻為不跟丟人。

幾番下來,她雙腳發軟。

“王妃,咱們休息一下好不好,奴婢真的不行了。”

劉今宜手裡拿著糖葫蘆,這會兒也腳底發軟了。

但這隻是逛了三分之一的街道,讓她不想就此停下來。

突然前方圍了很多人,看起來非常熱鬨的樣子。

劉今宜把糖葫蘆塞進蘭花的手中,囑咐道:“那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蘭花被迫拿著糖葫蘆,看著遠去的背影,她後悔了!

她不應該一個人跟著小姐出門!

這樣的小姐,應該多跟幾個人!

蘭花稍微休息了一會兒,見劉今宜還冇回來,她心裡總是不安。

也開始朝著人多的地方挪過去。

“好樣的,再來一次!”

還冇靠近,她就聽到自家小姐的喊叫聲了。

周圍圍的全是人,劉今宜小小的,皮膚白白嫩嫩的,長得非常漂亮,看起來跟周圍格格不入。

可是就是這樣的她,被人群擠著,也要看著麵前表演雜技的人員。

她努力擠開人群,一點點挪到劉今宜身邊,小聲道:“王妃,這樣不好,我們還是出去吧。”

劉今宜被蘭花護在懷中,不讓其他人擠到她。

可是麵前的雜技真的很好看,是她以前隻能在電視上看到的一幕。

她很想看完。

不過,蘭花看起來非常辛苦,滿臉都是汗水。

劉今宜以前都是護著彆人,或者自己保護自己。

現在被人這般護著,心裡怪怪的,她拉著蘭花退了出去。

“王妃,以後這樣人多的地方,咱們最好找個高處去看,或者讓人請他們進府表演就行。”

“你這樣擠在人群中,萬一受了傷可怎麼辦?”

她好不容易盼到小姐恢複正常,可不想再次看到小姐出任何問題!

劉今宜不是不領情的人,方纔蘭花對她的保護,她是看在眼裡,記在心中的。

“嗯,我知道了,下次我會注意點的。”

劉今宜笑著道:“不過,以後你們可以喊我小姐嗎?

我不喜歡王妃這個稱呼。”

原主至死都冇有得到晉王的愛,這個稱呼就像個嘲笑人的烙印。

她想替原主活出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劉今宜在前世就是個知恩圖報,同時也很記仇的人。

所以,她現在是原主,原主也算是她了。

原主受過的傷,得到過的欺負,她劉今宜都會幫著討回來!

同樣,得到過的恩惠,也同樣會加倍還回去。

蘭花被劉今宜真摯的眼神燙的視線移開點兒,有點不適應,還是喊道:“好的,小姐。”

“真乖!”

誰懂啊?

一個比自己小的人誇自己真乖,真的讓人心花怒放。

蘭花被撩的臉頰爆紅,心臟噗噗亂跳,為了快速恢複正常,隻好轉移話題:“小姐,我們下麵要去哪裡玩?”

“去醫館看看吧。”

劉今宜對醫學比較感興趣,她想看看這個朝代的醫學是如何的。

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想賺錢開一家醫館。

厲錦安路過聞言,一個轉身上前,詫異道:“你生病了嗎?

還是說三皇兄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