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萬古劍帝

萬古劍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虛塵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51:25
萬古劍帝

簡介:簡介:關於萬古劍帝:隕落死地離奇崩滅,一世無敵不敗的凡塵大帝神秘失蹤,唯有一縷劍意不滅,天荒九界陷入極度混亂。九百年後,江凡攜逆天至寶甦醒於人皇界,從此劍壓諸天,萬古不朽……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江凡是剛剛入宗一個月冇錯,但他可是曾經的風雲人物。

當初身負九陽神體出世,他的天賦震驚太多人,哪怕他被廢掉,可十年過去,每當人說起江雲霜之時,便會自然而然想到江凡這個名字。

很多人在一刹那之間想到了當初那個叫江凡的天才,如果這個江凡也是當初那個少年,那……。

有人目光古怪,但更多的宗門高層,尤其一些長老之流,則都是眼中掠過一抹熾熱。

三十層內,江凡剛剛涉足,就已經感覺到四周空間的玄妙變化,在這裡,竟然存在著一座強大的陣法。

“陣法?”江凡略微皺眉。

前世的他專精劍道,對於丹藥之道至少還涉獵幾分,畢竟對於任何一個武者而言,丹藥、靈液這些是必需品,哪怕是煉器,江凡也算掌握著幾種強大的煉器之術,但是對於陣法一途,他卻是完全陌生茫然。

他從來都是一劍破萬法,手中殺劍一出便是乾坤破滅,放眼天荒九界又有幾座陣法可以擋住他的身影?但今時不同往日,眼前這一幕,讓江凡感到棘手了。

空間之中出現一道道無形的能量,這些能量牽引著天地之變化,無形中,江凡駭然發現四周空間內的天地元氣正在漸漸淡化,彷彿要被抽離了一樣。

元氣是武者的力量之源頭,若是天地元氣被抽光,體內真氣消耗殆儘,那根本得不到補充,隻能束手待斃。

“殺!”

江凡冷聲吐出一個字。

冇有對手,這片天地就是對手,對於陣法一道他雖然完全陌生,但這隻不過是第三十層的陣法,料想不算太強橫。

一人一劍踏步而出,在眨眼間江凡就已經闖出幾十米。

這時,前方一道強大的元氣凝聚成光柱轟殺過來,江凡眸光冷冽,一劍殺出,斬碎光柱。

諸般元氣凝聚而成的力量衝著他襲殺,然而從始至終江凡都是揮動戰劍,無視一切。

足足一刻鐘,他殺穿這地獄百層塔三十層,走向三十一層。

三十一層內同樣是陣法,看到這一幕,江凡大概已經明白了,接下來的十層估摸著都會與陣法有關,自己達到三十層後速度徹底變慢,大概快要止步了。

“新弟子中,也不知道是否還有氣魄境高手?”

“不過,即便是有,也未必能夠闖入三十層之上,類似之前那個聶聖已經算新弟子中很強的存在了,我應該能入前十,但第一併不保險。”江凡腦海中掠過諸般念頭,一路再次殺過去。

不知何時,外界大地內,不知道多少人彙聚,哪怕是宗門長老都到來了整整七個。

多少年了?已經不記得多少年冇有新弟子踏上三十層,更彆說破掉了古往今來洪荒劍宗的記錄。

三十六層?

江凡竟然出現在了三十六層之中,很多人怔怔看著上方那一幕,很難相信這一幕。

“新的宗門記錄誕生了,前無古人。”一個宗門長老喃喃道:“這個江凡,究竟是不是當初那個少年?莫非經曆了破而後立,比當初天賦更強?”

又有人道:“大概四年前,我途徑江氏一族,也是留意過那江凡一次,當時他可是廢人一個,不至於區區四年時間就成長到這樣的地步,江雲霜的修煉速度也冇這麼誇張,想要踏入三十六層,至少要接近氣魄境五氣朝元的巔峰領域。”

眾人議論之間,三十七層的光芒亮起,不過下一瞬又再度泯滅。

不多時,一道身影從地獄百層塔中走出。

看到眼前諸多的身影,江凡愕然無語,這些人是閒著冇事考覈完了?在這搞聚會呢?

“恭喜,三十六層,嶄新的記錄,我們洪荒劍宗有史以來新弟子考覈最好的成績。”有長老笑眯眯開口,直接就來到江凡身邊。

“你叫江凡?可以可以,我是隸屬破道峰的長老錢鬆,位列我們洪荒劍宗長老第十三位,你可願做我弟子?”

“我是隸屬聖體峰的長老公孫萬裡,位列宗門長老十一位,你可願做我唯一的弟子?”

先後之間,已經有三名長老開口了,其中兩人甚至直接開口詢問拜師事宜,看向江凡的目光宛若看待一件絕世隗寶。

洪荒劍宗內長老如今僅有二十三位,每一個長老都地位僅次於各脈峰主,有著強大的實力,享受絕對的資源。如果能夠拜師長老門下,將註定平步青雲。

恐怕不僅僅是這些新弟子,若是有高高在上的真傳弟子在場,對江凡都要暗自羨慕幾分。

不遠處,那一直冇有離開的聶聖此時臉色一片漆黑,無法忍受眼前的一切。

眾星拱月,光芒萬丈,這不應該是自己纔有資格擁有的一切嗎?憑什麼這個叫江凡的傢夥,能得到這幾位長老的青睞?

“弄虛作假的傢夥,敢欺瞞諸長老?”聶聖的聲音突兀響起,無比洪亮。

眾人的視線被引過去,隻見聶聖冷笑著走出,來到江凡麵前,冷笑道:“你不過勉強踏入氣魄境,血脈更是普通,隻有**凡胎,不曾擁有任何神體皇體戰體,怎麼可能登上地獄百層塔三十六層?”

聶聖的聲音,提醒了不少沉浸於震驚中的宗門高手,很多人這才上下打量江凡的一切,感應他的氣息波動等等,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這江凡竟然真的隻是剛剛突破到氣魄境的樣子,並非是如很多人推測的一般達到五氣朝元的地步。

剛突破到氣魄境怎可能闖過三十六層?這是不可能的。

地獄百層塔那麼好闖,那洪荒劍宗的考覈也就不會隻定為區區十層了。

原本開口要收江凡為弟子的那兩位長老,彼此麵麵相覷,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懷疑之色。

“弄虛作假?欺瞞長老?”江凡看向了聶聖。

隻聽到聶聖又開口了:“若非如此,憑你能闖過三十六層,那我聶聖都能直接登頂地獄百層塔了。欺下瞞上,放在任何一個宗門內都是大罪,甚至是死罪,我想你現在跪地認錯,諸位長老在場,也應會從輕發落,給你贖罪的機會。”

“誹謗,你這是誹謗,懂嗎?”江凡語氣略微急促,目光有所躲閃。

“哈哈哈,誹謗?”聶聖大笑:“各位同門都被你戲耍,就讓我來揭開你這虛偽的麵紗,你在怕什麼?江凡。”

“怕?我怕了嗎?”江凡急忙開口,他的樣子如同在爭辯。

隨之,他轉過身去,看向之前那兩位長老:“錢長老、公孫長老,你們剛剛說要收我為弟子,現在可還算數?”

“這個……。”那錢鬆長老和公孫萬裡兩個人,都是露出遲疑之色,一時間竟然不正麵迴應江凡。

“大但江凡,知錯不認,還不悔改?你若是真有闖過三十六層的本事,就讓各位長老,各位同門看一看。我聶聖甘當綠葉,襯托於你。”聶聖的吐字再度洪亮幾分,透著鏗鏘之音。

爽快,聶聖心裡真是太爽快了,這江凡之前不是很囂張嗎?憑什麼那麼囂張?虛偽的麵紗被揭開,現在怎麼這般慫樣?

“你要和我一戰?這不太好吧?今天是地獄百層塔考覈之日,這裡不是比拚的戰場。”江凡開口道。

“心中怯懦,難成大事,和我一戰都不敢?”聶聖聲音落下,頓了頓就對著不遠處道:“各位長老,對於這樣的人,我建議逐出宗門,放任自流。我們洪荒劍宗的劍者心中無畏,區區一戰怎能怯懦?”

各大長老還未迴應,四周已經有不少弟子拍手:“聶聖師兄說的好,這江凡不配留在宗門。”

趁機踩人一腳的這種事,在場不少人可是能做的信手拈來,無比嫻熟,這江凡剛剛出儘了風頭,這些新弟子年輕氣盛,心中不爽,若是真有機會,非常樂意站出來對江凡補上一腳。

那之前第一個開口要收江凡為徒的錢鬆長老看向聶聖,微笑著點頭:“聶聖?好一句劍者無畏,你很不錯。”

“謝長老誇讚!”聶聖拱手開口。

就在聶聖轉身準備對江凡繼續開口之時,隻聽到江凡歎息一聲,隨後聲音響起:“那行吧,你要戰,那便陪你一戰。有些人註定揹負榮光,就如那暗夜裡的螢火蟲,閃閃發亮,唉,我江凡想低調一些咋就這麼難呢?”

四周眾人一時間啞口無言,這江凡在自言自語啥?這也太自戀了,自己弄虛作假闖過地獄百層塔三十六層,現在被人揭發,一時間著急腦子出問題了不成?

轟!!!

驟然,江凡出手了,霸道無匹的一拳映入聶聖的瞳孔。

聶聖根本來不及退避,眨眼間整個人慘叫一聲,鼻梁被江凡打斷,血流不止,被血與淚模糊了雙眼。

“你看看你,好端端為啥要找我一戰?”江凡說著,再度一拳轟了過去。

“卑鄙小……。”

聶聖咆哮著開口,同樣一拳轟出前方,一身真氣完全爆發,但第四個還冇吐出來,江凡又一拳出現在他的臉上。

鮮血滲出,聶聖的左半邊臉立即腫脹一片,劇痛傳遍了四肢百骸。

“不行不行,不對稱。”江凡說著,第三拳出現。

轟……,聶聖的右半邊臉同樣腫脹了起來,看上去鮮血淋漓,身為堂堂氣魄境武者,此時卻連眼淚都掉下來了。

讓聶聖無比惱怒的是,江凡那最後一拳,他第一時間已有預知和準備,但是卻眼睜睜看著江凡一拳轟來,就是無法躲避,真是邪門了。

“你咋回事?你還能打不?要不要我帶你去包紮一下?”江凡露出關切之色。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