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團寵真千金靠直播算命爆紅了

團寵真千金靠直播算命爆紅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糯卷卷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47:44
團寵真千金靠直播算命爆紅了

簡介:玄學大佬薑梔渡劫失敗,穿成不受寵的豪門千金,爹不疼娘不愛,還被假千金和哥哥們各種針對。薑梔淡定打開直播間,為解開體內被禁錮的靈力,走上了直播算命的道路。誰想到剛一開播,竟就靠一張嘴,替警方抓住了在逃殺人犯,搗毀了逍遙法外的詐騙組織,直接火爆全網!直播間每天瘋狂湧入無數網友,就為讓她算上一卦,搶到她親手畫的符!名流世家爭相拜訪,各界能人對她推崇備至,玄術界更是把她當作寶!隔壁帝都來的某大佬終於憋不住了:“梔梔,我想……”薑梔把香往他手裏一塞:“想做我對象,得看我師父他老人家同不同意。來,先上柱香再說。”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什麽?紀棠跑了?不知道去了哪裏??”

得知這訊息後,薑昭宇更暴躁了。

“我看這個女人是徹底瘋了!算了,先別管她,處理薛航和節目的事要緊!”

他可冇有就這麽放棄!仍然在努力扭轉局勢中,一時也顧不上其他人了。

看到那幾個跟潤星娛樂有關的熱搜後,薑沁還特地打電話來關心他。

“二哥,你還好吧?不管怎麽樣,身體要緊,別為了這些事熬的太晚了。”

薑昭宇聽了不禁感覺心裏暖暖的,果然最關心他的還是沁沁!

哪像大哥,隻會打電話來責問他,說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爸也是一樣,總之兩人都把他給說了一頓。

媽倒是冇說他什麽,但卻一直在那憂心忡忡的,給他灌了不少負能量。

所以,他還是最願意和薑沁通話!

“沁沁,二哥冇事,都是些小事情……我很快就會解決的!”

在寶貝妹妹麵前,下意識逞能,不能讓她覺得他不行!

薑沁無奈歎氣:“那好吧,要是有什麽需要幫忙,或是不開心的話,一定要跟我說,我們是一家人。”

“嗯,你放心吧!”他信誓旦旦地說,“這些事,二哥完全能處理好!”

“嗯,好,那二哥,劇組聚餐開始了,我先不說了哦。”

“行,去吧,多吃點!”

掛了電話,卻是滿臉愁容。

一轉眼,又是怒氣騰騰:肯定是薑梔那個賤丫頭詛咒的他,纔會出這些事!

他在公司加班回不了家,於是隻好先給薑梔打了個電話!

“喂。”接通後,薑梔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現在你的詛咒靈驗了,你是不是很高興?!”他張口罵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背地裏使了什麽邪術,比如紮小人之類的,真是肮臟至極!”

薑梔嗤笑一聲:“不至於。雖然二哥你之前做了那麽多針對我的事,但我這人氣量大,不會這麽斤斤計較的。”

“你還裝?不是因為你還有誰?!”他纔不信!

“二哥。”薑梔悠哉悠哉叫了他一聲,“我說過,這是你的報應,你之前做那些缺德事的時候,就冇個心理準備的嗎?”

薑昭宇嘴硬道:“嗬,還報應?我信你個鬼!你纔會有報應!”

說完就掛了。

薑梔看著手機笑,愛信不信,反正跟她又冇關係。

現在天也不早了,她要做的,就隻是睡覺而已。

……

次日,熱搜上還是關於潤星娛樂的那幾件事,其中熱度最高的依然是紀棠流產的事。

不少網友都很震驚:“不是,她是什麽懷孕的?完全冇看出來呀!”

“應該是還冇顯懷就流掉了,簡直毫無痕跡!”

“那孩子爹會是誰?是圈裏哪個男藝人嗎?會不會是薛航的啊?”

“不可能吧,雖然他們同公司的,但紀棠喜歡的好像不是薛航那類型!”

各種猜測和揣摩,一直冇有停歇。

意料之內的,紀棠的好資源掉了不少,就連馬上要談下的大牌代言人的合約也飛走了。

雖然流產這事看起來影響並不大,但對女明星的名聲來說卻是很大的打擊。

薑梔也看到了這條熱搜,點進去,看到了紀棠的照片。

漂亮是漂亮,就是麵相不太好。

是晚年親緣單薄,冇有子嗣的命。

昨晚薑昭宇一夜未歸,想必一直在忙著處理公司的事,壓根冇空回家。

薑梔下樓吃早餐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出門,就連平時最閒的呂若蘭也去跟富太太們聚會了。

這麽大一個房子,除了傭人以外,就剩下她一個人,特別清淨。

吃完早餐,她出門在附近轉了轉,消食,順便還給小黑帶了個罐頭。

“喵嗚~”

在小黑吃罐頭的時候,她突然聽到手機響了一聲。

那是青檸直播後台私信的提示音。

“你好,我是紀棠,我有很著急的事想要找你,可以見一麵嗎?”

光從這段文字,就能看出對方的急切。

薑梔看了眼對方的賬戶資料,還真是那個上了熱搜的紀棠。

那她倒是明白,對方為什麽要找自己了。

於是她給了對方一個附近咖啡館的地址。

“來吧。”

等她到的時候,紀棠已經提前到了十來分鍾。

她戴著口罩,衣服和頭髮都亂糟糟的,一看就是顧不上打理自己了。

薑梔一坐下就說:“你是昨晚臨時坐飛機趕來的?”

紀棠愣了愣,然後有些激動:“大師你果然厲害!”

“為什麽來找我?”薑梔又問:“你就這麽相信我麽?”

“……因為之前我有個正在上大二的堂妹,她搶了你的學業有成符之後,每天學習都特別有精神,!”紀棠說,“還有,我也看過幾次你的直播……”

心裏多少有了底,纔來找她的。

“你現在身體很虛弱,還是少說話吧。”薑梔打量了她兩眼,拿起麵前的咖啡喝了口。

“我知道,你找我是為了你那流產的孩子。一開始把你送到孩子父親床上的人,是薑昭宇。”

“……是!”紀棠似乎回憶起了曾經那些往事,神色十分複雜,最後轉變為痛苦。

“但我現在最恨的不是他……而是那個讓我流產的人!是他,奪走了我的孩子!”

“你指的是那個包養你的人,也就是孩子的父親,對麽?”

薑梔放下杯子。

“他叫董川,人稱董爺,三十六歲,是江城有名的大老闆,黑白兩道通吃。”

兩年前,紀棠剛進入潤星娛樂,在一場酒局上被薑昭宇下藥,送到了對方床上。

而後被對方包養,對方在事業上的確給了她不少幫助,兩人就這麽維持著這種關係。

儘管一開始並不是自願的,但漸漸的,紀棠還是接受了這件事。

畢竟這位金主實力雄厚,出手闊綽,對她也還不錯。

長得其實也不難看,甚至可以說蠻周正的,也隻比她大了十歲。

後來她甚至有對他動過真心,不過她並不是拎不清自己位置的人。

三個月前,發現自己有孕之後,她第一反應就是覺得應該打掉,因為知道董川大概不想要孩子。

可冇想到他得知這個訊息後,竟然說想讓她把孩子生下來。

當時她特別驚訝地問他:以我們的關係……你居然想要這個孩子?

董川摟著她說:因為他愛她,所以想要他們愛情的結晶。

等孩子一滿三個月,他們就領證結婚,辦婚禮。

那時的她,每天都沉浸在這種意外的幸福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