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透視眼你不去亂看,賭什麽石呢!

透視眼你不去亂看,賭什麽石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王者皮小皮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17:41
透視眼你不去亂看,賭什麽石呢!

簡介:本是平凡人的李陽,意外獲得透視眼後!從此撿漏,賭石,鑒寶讓他成功逆襲!穿越花叢中來去自如!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趙倩正是因為知道李陽是什麽脾氣,所以纔想要認真叮囑他。

“你這個臭弟弟,姐的話都不聽了嗎?”

“如果你乖乖聽話,有獎勵哦!”

李陽的眼睛陡然亮起,下意識問道:“什麽獎勵?”

趙倩湊近李陽。

在他的臉上輕輕一吻。

嬌嫩的紅唇痛楚之時,那軟糯冰滑的感覺,讓李陽的心中都是怦然直跳。

這個獎勵他很喜歡。

但是他不會慫。

麻煩遲早都會來,多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不如直接解決。

而且他更喜歡將麻煩扼殺在萌芽當中,否則自己可以躲,但他的家人朋友卻躲不了。

誰也不知道,對方能乾出什麽樣的喪心病狂之事。

能教出周亮那種貨色,對方的家族當中絕不會有幾個好人。

趙倩丟來了一個嬌媚酥骨的眼神,柔媚一笑:“臭弟弟,現在滿意了嗎?”

李陽立刻搖頭:“倩姐,明明是你在占我便宜,這可不算是獎勵。”

“不行,我必須要親回來。”

趙倩纖細修長的手指,直接抵在了他的嘴唇上,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似笑非笑的道:“小壞蛋,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順便我們再聊聊剛纔你直接上手的事情。”

“摟我的腰也就算了,居然還一直動?”

“姐姐的腰軟嗎?”

李陽立刻坐了回去,臉上笑容浮現:“倩姐,剛纔我那是在偽裝。”

“如果不裝得像模像樣,周亮豈會暴走?”

“我就是要故意地刺激他,讓他在雙人的麵前露出那副醜態,否則直接動手,豈不是顯得我們太欺負人?”

趙倩丟給了李陽一個嬌俏的白眼,冇好氣地道:“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一定要按我說的做。”

“等拍賣快結束的時候,我會安排人帶你離開。”

“不許反駁我的話,否則看我怎麽收拾你。”

言語落下,趙倩站起身。

扭著水蛇腰。

走到李陽麵前。

白皙的玉手捧住李陽的臉頰,紅唇在他的額頭上輕點了一下。

“臭弟弟,一定要乖乖聽話!”

“否則姐姐會生氣。”

李陽看著那背影,心頭怦然直跳。

甚至在內心當中都生起了一種衝動,很想把你的人兒拽回來,摟進自己的懷裏。

還真把他當弟弟了?

包間是在二層,圍繞拍賣台建立,可以透過玻璃清晰看到拍賣台上的物品。

而且玻璃是電控製,按下遙控器,便可以形成單向玻璃,外麵看不見裏麵的景象,但是裏麵卻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麵的一切。

李陽不喜高調,坐在包間當中,拿起了旁邊的花名冊,翻看著上麵的拍品,還真有幾幅字畫。

但那些字畫不能算是真正的名家作品,估計那位未來的嶽父也看不上眼。

此時拍賣會也正式開始。

趙倩穿著一身火紅色的旗袍,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

每一步走出,都彷彿是帶著風情萬種。

“歡迎各位的到來,那些客套話我就不說了,大家肯定冇心思聽我說廢話,更想要儘快看到我們的拍品。”

趙倩很會調動氣。

第一件拍品還未上台,眾人的情緒就被調動了起來。

“各位,這第一件拍品已經擺在了你們的麵前。”

“雍正年間的琺琅彩瓷器,宮廷專供。”

“存世數量不超過一百件,製作工藝精美,是為數不多的絕美精品瓷器,若是有喜歡的朋友,可以出手了,起拍價五十萬!”

李陽現在是把目光看了過去。

琺琅彩瓷器上麵纏繞著金線,製作工藝極其複雜,據說現在已經失傳。

本源之力運轉至雙眼。

瞬間看透了那件琺琅彩的內部。

觀察研究已經是成為了他的首要之選,省得以後撿漏,都不知道東西為何物。

也從那件琺琅彩上感受到了一百多年的人工氣息。

隻可惜包間距離下麵過遠,冇有辦法直接吸收。

心中感覺有些可惜,並冇有太過於在意,兩百年前的瓷器,所攜帶的人文氣息太少,對他來說,聊勝於無。

雖然說蒼蠅腿也是肉,但想要近距離碰觸,卻有些麻煩。

而正在此時,他發現現場氣氛突然出現了一些變化,他的目光也跟著移動了過去,看向了眾人目光聚集的焦點位置。

多數人在看到走進來的人之後,眼神都下意識的朝著趙倩看了一眼。

本來有些嘈雜的聲音,此時卻已經變得寂靜。

趙倩目光看到來人,也是臉色微微一變。

來人四十歲左右的年齡,身高一米八多,體形魁梧,麵生橫肉,留著板寸頭,眼神陰冷凶厲。

“居然是奎爺親自到場?”

“聽說他和周家有著很深關係,周亮丟儘了臉麵,讓周家都是跟著顏麵受損,恐怕是為了幫他出頭而來!”

“這次的事情鬨得太大,奎爺身為道上的大哥,出麵最為合適。”

“如果趙倩執意護著那小子,他們四海拍賣行就要倒黴了。”

“奎爺出了名的狠辣,手中更是有一批亡命徒誓死效忠,任誰遇到不頭疼?”

眾人低聲的議論目光也都看向了奎爺。

奎爺此時卻突然露出了笑容,目光直視著台上的趙倩,明明是在笑,但那眼神卻讓人心中毛骨悚然。

“趙小姐,奎某不請自來,還請見諒!”

“不過我也是好意,想要給你捧個場,三個月一次的拍賣會,肯定有不少好東西,恰好最近江天豪江家主生日宴會將近,我便來淘幾件禮物,算是作為生日賀禮。”

“你們拍賣行應該不會把我趕出去吧?”

趙倩心頭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但臉上還是強裝出了笑意:“奎爺,您能到場,我們四海拍賣行蓬蓽生輝,奎爺,樓上請我們留了一處貴賓包間。”

奎爺笑嗬嗬地點了點頭,伸手一指李陽所在的包間。

他皮笑肉不笑的道:“我看那個包間就不錯,在房間裏的朋友出來吧,咱們聊聊。”

“把包間讓給我如何?”

眾人看向了那束包間。

李陽剛纔就已經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尤其是趙倩的麵色變化,他全部都看在了眼裏,就算用腳趾頭想,他也能猜得出來,這肯定是周家的報複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