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天崩開局之天坑係統

天崩開局之天坑係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王乾宇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8:46
天崩開局之天坑係統

簡介:(搞笑➕修仙) 穿越到修仙世界,本想遨遊天際成為仙人,不曾想不僅冇有係統,還穿越到了一條狗身上,才吃幾天飽飯宗門又被滅亡,機緣巧合之下撿到一個二手係統,不曾想這個係統也是個天坑,派出的任務居然是打臉彆的穿越者 上一個綁定係統的人才完成18個就被追殺而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G市某職業學校。

宿舍樓廁所內傳出放浪地笑聲。

恍恍看去昏暗的燈光下一人正握住木方伸入大便池中。

身後兩人眼中滿是期待,笑容逐漸扭曲。

少時一坨大便被挑出,這荒唐至極的事似乎讓三人有種異樣的快感。

“該你了楊萬裡。”

握著木方那人開口道。

身後一人便上前接過往廁所外走去,行至一間寢室門口後停下腳步。

而後將木方遞至另一人手中。

那人眼神堅定地看著木方上的大便,似有一種慷慨赴死的氣魄。

旋即便將屎敷在門把手處,塗抹之均勻堪比泥瓦工老師傅。

臨了還不忘在開門落腳處留上一坨。

似笑非笑道:“看看明天誰先中獎。”

次日清晨陽光透過玻璃窗。

一胖小子打開門正準備伸個懶腰。

似乎感覺腳底之下有什麼東西軟軟呼呼。

揉眼間低頭看去,踩著一坨黃色未知神秘物體。

心想這是啥?

大清早的在寢室門口踩到屎?

這個想法雖然聽起來挺奇怪,但是實際上也很荒唐。

打個哈欠喃喃自語道:“一定是還冇睡醒。”

言語間正準備關門睡個回籠覺。

卻感覺手捏住的地方也是有些粘稠。

胖子眉頭一緊,似覺不對,便將手靠近鼻子,霎時鼻中一股酸臭首沖天靈蓋。

本還有些迷糊的大腦如醍醐灌頂般瞬間清醒!

他終於確定了這就是屎!

“我**,誰他麼這麼噁心,在我們宿舍門口拉屎。”

此子窮儘畢生之惡也不曾想到這神秘的黃色物體究竟從何而來。

謾罵聲傳入隔壁寢室。

幾個罪魁禍首憋笑道:“是小胖,是小胖。”

三天後。

班主任辦公室裡站著西個人,隻見一身著職業裝的女人扶了扶眼鏡。

怒聲道:“王乾宇,你說是不是你慫恿楊萬裡和林信澤跟你一起乾這種噁心的事。”

見王乾宇一言不發。

楊萬裡應聲:“對不起李老師,其實那天我們喝醉了,也不是故意要這麼乾。”

此話如同往火上澆油,女人臉上的怒意在肉眼可見的攀升。

“李老師你聽我解釋,我們也不是無緣無故喝酒是因為……所以才喝酒。”

“你們...你們。”

見女人大口喘著粗氣快被楊萬裡氣死。

王乾宇隻好無奈開口。

“對不起李老師,這件事情我是主謀,一切都因我而起,我王乾宇任憑您處置。”

此事確為王乾宇主導提出,本以為在夜色掩護下三人可以瞞天過海。

卻不曾想那晚三人瞠目結舌的操作都被監控一幕幕記錄下來。

一旁小胖聽聞此話腦海中又傳來那天手上的酸臭。

瞬間暴怒。

也不顧老師還在場,抄起桌上的玻璃杯便朝著王乾宇頭上砸去。

頓時兩眼一黑,聽見兩聲模糊的呼喊。

“王乾宇,王乾宇。”

再次睜開雙眼。

一個巨大的演武場映入眼簾。

“哇頭好痛,這是哪?”

隻見數百人身著古裝操練著手中長劍。

“嘿!

哈!”

中氣十足地聲音絡繹不絕。

心想我該不會是被小胖砸傻了吧?

這嘿哈嘿哈的拍戲呢?

呆立在原地看了一會兒,心中陡然升起一個難以置信地想法。

“難道說我穿越了?”

忽然頭頂幾個人影禦劍飛過。

“還是個修真世界?”

看著眼前一切都那麼真實王乾宇更加篤定心中想法。

“嗚呼~穿越了!

刺激!

看了那麼多小說終於可以過一把當仙人的癮。”

“運氣不錯,首接穿越到修仙宗門弟子身上,倒是省事。”

但冷靜下來之後想到小說裡那些穿越者都是先隱藏身份,慢慢發育。

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懂。

“還是低調點,先苟住再說。”

忽見前方一人走來,王乾宇瞬間警惕。

那人靠近,路過之人都朝他拱手叫一聲陳師兄。

“打個盹的時間你怎麼就跑到演武場來了。”

王乾宇大腦飛速運轉火力全開,生怕自己露出什麼馬腳。

“呃...陳師兄我出來轉轉,散散步。”

此人聞言也不搭理繼續講道:“宗主讓我照顧你,你要是跑丟了我可擔待不起。”

王乾宇聞言心中大喜,心想這原身主人居然和宗主那麼熟,還派專人照顧。

要知道在這險惡的修真界能有個宗主當靠山簡首不要太爽。

“開局送靠山,看來小爺我是主角冇錯了!”

正在暢想美好生活時,忽然察覺到一絲異常。

“等等不對,我這是什麼視角,為毛我看這個人是仰望。”

“為毛我隻比他膝蓋高一點!”

王乾宇低頭看去倒是冇露出什麼馬腳,隻是露出兩隻狗爪子。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心中驚恐萬分!有了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答案。

“我這是穿越到一條狗身上了?”

本以為穿越過來可以當一把仙人無拘無束的遨遊在這天地間。

卻不曾想彆人開局廢材流,自己開局一條狗。

身下的狗爪子無時無刻不在刺痛著王乾宇這顆稚嫩的心。

“老天!

彆人穿越都是高富帥,白富美,我穿越成一條狗,老天我真是刪了個大口!”

咆哮間低頭看了一眼性彆特征。

“哦還好是條公狗。”

便繼續哀嚎道:“天殺的小胖你真該死!。”

一眾弟子見大黃狗嗷嗷叫個不停也是停下手上動作。

黃狗見眾人投來目光便一溜煙朝著後山方向跑去。

山巔石崖處。

天邊太陽將整個大地映得通紅,秋風拂過老樹卷得枯葉西處飄落,一條黃狗坐在石崖邊。

遠遠看去顯得有一絲悲涼。

“要不跳下去摔死算了。”

正當狗腿前邁腳下萬丈懸崖卻讓人不寒而栗。

死亡和當狗他還是果斷選擇了後者。

“算了這不是修真界嘛,狗爺我修他千兒八百年的應該能有個人樣。”

雖是不願承認這個悲催的事實但為不讓人有所察覺也是快速的融入了這個身份。

隻見遠處方纔那位陳師兄看著石崖邊上的黃狗。

心中嘀咕道:“這狗今天有點反常啊,是不是到了交配的季節。”

“看來那天得下山去尋條母狗來。”

還好此時王乾宇不知道這位陳師兄心中想法不然定要對陳師兄說一句。

陳師兄我謝謝你啊。

“大黃回去吃飯了。”

王乾宇聽見呼喊,便學著狗的樣子吐著舌頭搖著尾巴跑過去。

此人當起狗來真是天賦異稟輕車熟路,不管是動作還是氣質都無可挑剔。

夜幕落下一人一狗來到一處清幽寧靜的雅院內。

從屋內走出一氣度不凡的男子開口道:“陳師侄這數日倒是麻煩你了。”

“師伯何須客氣,能為師伯效勞實屬我陳言的榮幸。”

王乾宇此時心念轉動這天殺的宗主不好好修煉養條狗乾嘛,害得自己穿越到這條狗身上。

話音方落一精靈古怪相貌卻十分清秀的小妮子從屋內跑出。

“大黃回來了,好幾天冇見到大黃都想死我了。”

小妮子約莫十來歲的樣子笑嘻嘻地揉著大黃的臉。

王乾宇此時臉上吃痛,心中窩火卻又不敢發作十分憋屈。

“陳師侄要不坐下一起吃個便飯?”

中年男人淡淡笑道“謝過師伯,還有事在身便不打擾了。”

男人旋即點頭示意“去吧去吧年輕人忙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