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替嫁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親哭了

替嫁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親哭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金火火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05:10
替嫁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親哭了

簡介:丟失二十多年的真千金喬念剛被豪門找回,就被親生父母要求代替假千金嫁給植物人霍厲霆。誰知新婚夜,霍厲霆竟然真的被親醒了。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為非作歹的女人,霍厲霆目光冰冷,語氣厭惡,吐出了兩個字:“離婚!”喬念輕輕一笑,“好不容易結的婚,怎麽能隨隨便便就離了!”外界皆嘲笑霍家前掌權人竟然娶了個在鄉下長大的粗鄙村姑,隻有霍厲霆知道,他的新婚小妻子不好惹的很!他讓她離婚,她反手把他褲子脫了。他讓她滾蛋,她轉身就把別墅裏的傭人們都帶走了,害的他差點連飯都吃不到!他不讓她占便宜,她直接霸王硬上弓!霍厲霆冇見過臉皮這麽厚的女人,鐵了心的要離婚。直到兩人離婚後,外界發現了不對勁。那個吵著要離婚的霍少,現在日日跟在他前妻的身後,低聲哀求:“念念,我們複婚好不好?”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喬念穿著一身半舊不新的休閒服從出租車上下來,身上隻挎著一個很小的黑包,兩手空空。

司機師傅多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嘟囔了一句,“這丫頭看上去這麽窮,還能認得這裏的人?莫不是有個媽在裏麵當保姆吧!”

這裏可是海城寸土寸金的富人區,能住在這裏的都是能在海城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喬念站在保安麵前,打了一通電話,隻說了一句話,那邊就直接掛斷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黑了屏的手機,扯了扯嘴角,諷刺一笑。

看來,親生父母對她還真的一點也不在意。

保安接到了通知,立即放了喬念進去。

看著眼前的大別墅,喬念停頓了一下,視線一轉,目光落在了最遠處。

她記得那裏有一棟帶著露天泳池,麵積比眼前夏家還要大上兩倍的房子,好像是……

“你就是喬念?”一個穿著樸素的婦女出現在她麵前,語氣裏帶著一種藏不住的輕蔑。

喬念收回視線,打量了對麵的女人一眼,“你就是我媽啊,瞧這皮膚,這日子過得挺心酸啊,都不如我鄉下的二舅姥姥!”

方芳氣得臉色漲紅,這鄉下來的土妞竟然說她老!

她才四十二歲,這土妞口中的二舅姥姥的有五六十歲了吧!

“我可不是夫人,你別亂喊。雖然你從鄉下來,冇有什麽規矩,也冇有見識,但這裏可是夏家,我奉勸你最好不要太伶牙俐齒。”方芳壓著怒意,警告了一句。

“原來你不是我媽啊!那你就是我媽的傭人?你一個傭人對我指名道姓地喊,這規矩瞧著還不如我二舅姥姥養的狗!”

“喬念,你、你等著,我要告訴夫人去!”

方芳作為在夏家呆了十幾年的老人,平日裏又最得夏暖暖的心,在夏家的地位還是挺高的,哪裏受過這委屈。

白琴惠聽見吵鬨,從屋子裏走了出來,她站在入門的台階上,目光落在隔著一個院子的喬念身上,視線對上喬念那張與自己有六分相似的臉時,神色總算是有了一絲的波動。

她剛要下台階,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生就跑了出來,一把摟住了白琴惠的胳膊,笑意盈盈道:“媽,她就是我的姐姐吧!姐姐長得好漂亮啊……”

說到這裏,夏暖暖的語氣又有些悲傷,垂下了眸子,“姐姐長得和媽媽好像,如果,如果我也是媽媽的親生女兒就好了……”

白琴惠踏出去的腳收了回來,伸手就將夏暖暖摟進了懷中。

“傻丫頭,你在說什麽胡話,在媽媽的心中,你永遠都是我獨一無二的女兒,誰也取代不了的。”

夏暖暖這才止住眼淚,緩緩從白琴惠懷中退了出來,害羞道:“媽媽,我不能總是纏著你,不然姐姐肯定會傷心的,而且姐姐也會笑話……”

說著她抬眸向喬念望去,卻發現對方已經朝著她們走來,目光直視前方,然後如一陣清風一般,絲毫冇有停留,直接從她們身邊越過。

“姐姐……”

夏暖暖下意識喊了一句,可是喬念並冇有回頭,直接進了屋子。

“媽,姐姐是不是生我的氣了?我不該還和以前一樣摟著媽媽的胳膊,都是我的錯。”夏暖暖紅了眼眶,一副愧疚不已的神色,叫白琴惠心疼極了。

白琴惠皺起眉頭,語氣算不上好,“她在鄉下長大,冇有規矩,不像暖暖是媽媽親手教出來的名媛,最乖巧聽話了。”

就在這時,屋子裏突然傳出來了一聲劇烈的響聲。

白琴惠立即牽著夏暖暖的手走了進去,剛入客廳,就看到了喬念慵懶的坐在沙發上,一旁站著的是她的丈夫夏誌文和她的兩個兒子夏明廷,夏明初。

地上還有剛剛砸碎的茶杯碎片。

“我是你爸,這就是你和長輩說話的態度?那些鄉下的窮酸貨就教了你處處和親爸頂嘴嗎!”

夏誌文氣得臉色漲紅,一旁的兩人都很意外,這個剛被認回來的鄉下妹妹竟然這麽膽大!

不是應該好好討好他們嗎?

難不成,還真的想被送回到鄉下去?

夏明廷眼中閃過一抹輕蔑,果真是個蠢貨,連自己的情況都看不明白,還真把自己當成大小姐了?

喬念精緻的眉眼,隻露出了一抹很淡的諷笑,她聳了聳肩,“那我能有什麽辦法啊,誰讓我是有娘生冇娘養的。”

“你,你……”

夏誌文額角青筋凸起,伸手撈起桌上的另一隻茶杯,就要朝著喬念身上砸。

白琴惠見此,忙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胳膊。

夏暖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被鬆開的手,眼神一暗,五指緊攥。

“老公,別生氣,你這杯子砸過去,她要是受了傷,可就麻煩了。”

白琴惠的這句話,立馬讓夏誌文恢複了一些理智。

眼下這個親生女兒確實不能身上帶傷!

夏暖暖緊握成拳的手也漸漸地鬆了下。

白琴惠見自家丈夫情緒平複了些許,這才朝著喬念走去。

“你是叫念唸吧?”

聽起來語氣還挺溫柔。

“別和我打感情牌,我出生被抱錯扔到孤兒院,你們也冇怎麽找過我,要不是被養父母收留,我可能早死了。我們剛見麵,也冇什麽感情。”

輕飄飄的一句話氣得夏誌文恨不得上去抽她兩個耳光,但是一想到妻子說的話,隻惡狠狠地瞪著她!

白琴惠臉上閃過一抹怒意和不滿,連帶著語氣都冷了幾分。

“夏家和霍家訂下了婚約,我和你爸商量了,到底你纔是我們的親生女兒,這婚事也隻能落在你的頭上,雖說是去沖喜的,但是也不委屈你,你嫁過去後,就會感激媽媽的。”

“感激什麽?誰不知道霍厲霆出了車禍,成了植物人。把這婚事誇得這麽好,你怎麽不自己離婚嫁過去?”

“喬念,你這個孽障,你自己聽聽你這說的都是些什麽混賬話!”

夏誌文氣得坐不住了,手指顫抖著,指著喬唸的鼻子,就連白琴惠都裝不下去了,眼神中透露出嫌棄來。

倒是夏暖暖還在扮演著小白花。

“爸爸媽媽你們不要生氣,姐姐肯定不是故意說的,應該是誤會了什麽。”

喬念漫不經心地翹起了二郎腿,語氣淡淡:“哦,確實不算故意。”

“喬念,我今兒個非要教訓教訓你這個目無長輩的混賬玩意!”

夏誌文憤怒得就要撲過來。

喬念臉上一絲怕懼都冇有,淡聲道:“打吧,直接朝著臉上來,打毀容了,就冇人替你們的心肝寶貝嫁到霍家了哦,到時候,你們可是要把人家送來的钜額彩禮都得還回去,冇準連到手的生意都要黃了。”

夏誌文的巴掌終究冇有落下來,氣得坐回了沙發上。

一直沉默的夏明廷陰著臉,問:“你願意嫁去霍家?”

白琴惠猛地抬眸望了過來,也跟著問了一句。

“你願意?”

喬念反問道:“為什麽不願意?隻要你們的條件出得足夠好,一切皆有可能。”

夏誌文瞬間眯了眯眼,“什麽條件?”

“很簡單,給我兩個億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