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討厭他的理由 >

討厭他的第四天

討厭他的第四天

討厭他的理由| 作者:酥酥仁| 發表時間: 2024-06-11 20:45:01

-

在何晨略帶緊張的注視下

「鏘!」

「鏘!」

「鏘!」

壯碩少女相當起勁地翻起了地。

精氣加持是什麼感受,何晨與跟班少年都相當清楚,此時清楚的人又多了一個壯碩少女。

此時的壯碩少女,隻覺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充滿了力量。

而且,明明她每一次都是全力揮下鋤頭,但一下下的揮舞下,她卻根本感受不到疲憊。

這樣的神奇感受下,年紀比何晨大不了兩歲的少女,怎能不全身心地投入到翻地上?

甚至連身邊的何晨,都被少女完全忘在了一旁,一直都不曾盯著何晨再看過。

以至於,何晨告辭之時,壯碩少女還高高興興地衝著何晨一個勁的感謝。

對這份感謝

隻是問個路,就給出了這般豐厚田地的何晨,當然是很坦然地接受。

他剛纔的法術操作,雖然確實多少有點離譜,但是獎勵確實到位,少女感謝那也是應該的!

坦然受了感謝之後,何晨什麼標識都冇留下,便朝著前方趕路。

飛過兩座山,跨過一條河。

前飛小半刻鐘,一座縣城赫然在望。

對地圖記得如繪圖之人一般清晰的何晨,隻是以朦朧之術遮掩身形,遠遠看明瞭城池門口的縣城名字,便當即再次爬升,朝著稷下學宮的方向飛去。

對於如今的他來說,知道一個縣城的名字,便足以確定自身位置,如當初那般跑在路上都不知前路何方的情況,已經不會再發生了。

提起速度飛遁的何晨,看著腳下山河流淌,伴著天上白雲如浪花一般閃逝,便是一派的白雲蒼狗。

說起來,這般一目定方位,頃刻飛千裡的手段,已確確實實是仙人手段。

此前那隨手改變地形,山林變田地的變遷,也同樣是以往隻在傳說之中才能纔會聽說的東西。

「算起來,我當初的夢想,這算是實現了麼?」

現在的他當然清楚,這隻是修仙之人的一點手段而已,僅僅築基期,甚至大概還不到築基中期的他就能做到這般的效果。

換做築基後期的修士,換做金丹期、元嬰期的修士,能夠施展的手段必然更加玄奇,甚至可能真就能抬手之間改天換地也說不定。

但是,曾經在篝火旁,在老獵人的陪同之下,定下成仙夢想的他,對仙人的想像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不過,現在的他,心中所想的,還是成為仙人嗎?

何晨想了想,現在的他倒也並未排斥成仙,但卻似乎探究天地之理的感覺,對他的吸引力反而更大一些?

「害,又冇有神仙出現在我麵前讓我許願,我想這些乾什麼?」

何晨啞然失笑地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些有的冇的,琢磨這些東西冇有什麼意義。

反倒是,稷下學宮幾百年的積累,其中會不會有開墾田地的法術?

何晨現在回想,其實能夠相當清楚地明晰出,自己在之前的開墾之中,其實大量的法力都用在了無用之處。

若是專門的開墾田地之法術,那必然是直接讓土地變得鬆散,再移走樹木雜草亂世一類,便直接能成田。

最多,再來一個找平的步驟,讓田地儘量平整,並且絕對不會是何晨之前那樣硬懟懟平。

若是稷下學宮中當真有開墾田地的術法,那到時候交換法術的時候,何晨也完全可以順帶換一個學學。

畢竟古話說的話,男耕女織。

固然對於當下的何晨來說,能夠開墾田地對他似乎冇什麼用,畢竟他也不需要種地產糧食,但是能有這般的法術在手,總還是好得多。

「到時候看看稷下學宮那邊如何交換吧,若是稷下學宮給出的法術夠多,把改版的水遁授予他們也無妨。」

《稷下學宮規章》之中,對法術交換給出了清楚的規則。

修士與修士之間的交換,完全自由,稷下學宮不參與;

修士與稷下學宮的交換,則秉承對等的原則,並提供多種交換方式。

其中,最常見的,便是交流、傳授、授予等方法。

交流便是修士這邊將法術與稷下學宮交流,換取稷下學宮對等法術一個,稷下學宮的修士隻能參考,不能直接使用此法術,而修士學到的稷下學宮法術不能傳授給其他人;

傳授則能換取稷下學宮三個對等法術,而稷下學宮的修士,可以學習此法術,但稷下學宮不可將之與其他修士交換;

授予則能夠換取稷下學宮五個對等法術,稷下學宮則能將這門法術與其他修士交換。

除此之外,還有適用於門派與稷下學宮之間的交換法術、加入稷下學宮之後的兌換法術等等。

並且,與稷下學宮的法術交流,並不影響與其他修士交換法術,所以能夠交換的法術還是能有很多的。

總之,相對來說,稷下學宮在這一方麵,還是比較偏向修士的。

大概也正是因為對修士的這般態度,稷下學宮纔會有這麼多修士前來學習交流。

搞不好,修煉法力的功法,也能交換得到?

這一點何晨就不確定了,畢竟初來乍到稷下學宮的他,對各種各樣法術的價值也不太清楚。

但是,從論道宮中,那些修士的態度與耗費的精力來看,這更加安全的水遁之術,價值應當不會低。

這般暢想著,何晨飛遁的速度不由再次加快。

山重山,水疊水。

晴天轉入多雲地,又穿雨雲與風天。

何晨不知道自己水遁過來此處到底花了多少時間,但是,飛遁在空中,呈直線飛向稷下學宮的他,卻一飛就是一整天的時間。

最開始想著天黑之前趕到稷下水峰的何晨,卻生生飛了一整夜,直到飛到天光澄明,前方的地形才總算有了些許熟悉的樣子。

這一次接近稷下學宮的何晨,就不再如當初第一次靠近時那般被阻攔了,施展了朦朧之術並在安全距離下傳音報出自身身份的他,徑直便飛向了稷下水峰。

儘管飛遁一整天的何晨已經疲憊,但是他卻冇有飛回自己的院子休息,而是徑直飛向了論道宮中!

「休!」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