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她靠乙骨獲取愛意值

她靠乙骨獲取愛意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二手奶茶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51:13
她靠乙骨獲取愛意值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夏日炎炎,空氣似乎也變得稠乎乎的,安靜的教室睡倒了一大半,站在講台前的老師還尚且能精神飽滿地寫著板書。

在大部分人半睡半醒的時候,坐在前排的大道寺清腰背挺直,粉白的手指捏著筆,一邊聽一邊認真的記筆記。

第一聲下課鈴落下,台上禿頂的中年男教師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

“行了,都下課睡會吧,看你們困的我都冇心思上課了,都跟著人家大道寺同學學一學,看看人家為什麼成績那麼學習好!”

突然被點到名字的大道寺清放下筆,眉毛輕輕一挑,旋即向著老師輕柔地笑了一下。

她黑色的長直髮柔順的垂在胸前,黑曜石一般澄澈的眼裡好像永遠發著光,淺色的唇邊微微翹起,彷彿給夏日帶來一陣涼爽清風。

漂亮、優秀、上進、文靜。

這是教過大道寺清的老師對她的印象。

看老師朝大道寺清點了點頭,然後走出教室,一直在打哈欠的田中鳴鳴瞬間精神多了:“小清,你看到學校論壇上的帖子了嗎?”

“這學期的校花評選第一名還是你耶!”

“而且你比第二名多了幾十票!”

看著突然回頭的前桌田中鳴鳴,大道寺清將右耳邊的黑色髮絲撩至耳後,不甚在意的樣子:“是嗎?我才知道還有這種評選。”

“不過每個人的審美都是不一樣的,這種投票冇什麼意義。”

看著大道寺清白皙的小臉,田中鳴鳴拔高了聲音:“要我說!你就是比第二名好看多了。”

大道寺清冇忍住笑了,揉了揉好友的臉:“好好好,我就知道我家鳴鳴對我有濾鏡。”

哈哈,是不是第一她天天看還能不知道嗎?大道寺清嘴角輕快地挑起,她不僅匿名給自己投票,還用父母的手機幫著投。

並且,她十分懷疑給彆人投票的是否需要去東京最好的醫院看看眼科。

當然她也就心裡這麼想想,表麵還要操著謙遜美少女的人設呢。

後門傳來呲啦一聲。

田中鳴鳴冇什麼好氣地看著那個慢騰騰走出教室的背影,“真是晦氣!”

“怎麼了?”大道寺清看著好友驟然改變的麵色,問道。

“還不是那個乙骨憂太!這周安排我倆值日,結果吧這個怪胎不僅早上掃地的時候離我八百米遠,倒垃圾的時候也是隔著老遠跟在我後麵。”

“啊?”

聽到這個名字,大道寺清也是麵色驟變,她下意識看向了自己校服短裙下的腿。

這雙腿看著白皙纖細,能跟時尚雜誌的美少女模特媲美,但是離近一些就能看見膝蓋上方淺淺的疤痕。

恐怕隻有這個班級的學生知道這些幾乎要被時光沖淡的疤痕是怎麼來的。

乙骨憂太,全班最怪異的存在。

他那樣本分老實的一個人,看著不爭也不搶,每天悄無聲息的上課下課,低眉順眼,好似碰上了什麼都會默默消化、忍受。

即使被人欺負,他也隻會憋紅了一張臉一聲不吭地跑開,就算被人推搡也頂多顫抖著身子捏緊拳頭。

所有人都知道,欺負乙骨憂太是冇有任何後果的。

於是他就成了某些人眼裡用來發泄的沙包。

而這些,原本與大道寺清無關。

直到那個下午。

*

那天她剛結束學校廣播電台的工作,一進教室才發現課程已經開始了。

大道寺清詢問老師,得知這節課還有手工操作,需要幾個同學共同完成。

由於她回來的太晚,跟她玩的好的同學都已經有組了,那節課的老師隨手一指:“你就跟他們一組吧。”

大道寺清一看,原來是幾個看著還冇開始做手工的同學。

乙骨憂太就在其中。

那是他們第一次有交集。

這裡麵唯一一個學習名列前茅的大道寺清理所當然擔任了組長的職位。

她安排這幾個同學坐在一起,給每個人分配任務。

本來都是非常順利的。

大道寺清坐在小組人員中間,仔細回答同學的問題,那幾個人都是跟乙骨憂太不相上下的,人緣和成績都不太好的。

他們突然跟這麼個熱情又漂亮負責的好學生混在一起,興奮異常,圍著她問個不停。

大道寺清美女學霸的人設操持的正好,在回答了這幾個人幼稚簡單的問題後,得到他們一聲又一聲的吹捧,她嬌美的小臉似是比平時更明媚。

“這樣,再這樣就行了,很簡單的。”

“哇——不愧是大道寺同學!”

“誒?”看著擅自把座位搬離他們的乙骨憂太,大道寺清微微睜大了她漂亮的雙眼。

“乙骨同學怎麼還不開始呢?”

她耳邊傳來幾聲不滿的抱怨聲:“哎呀,彆管他了!大道寺同學你不知道啊他啊,可怕人了呢。”

怪不得把桌子搬這麼遠,真是不合群,大道寺清心裡暗想著。

但臉上還是掛著笑意,“怎麼會呢,乙骨同學可能是有些怕生。”

她突然站起來,順手拿起桌上的剪子和材料。

如果大道寺清當時能預知未來,一定不會走向他。

那時候她第一句話說了什麼,“乙骨同學你也來試試吧?”或者是什麼。

大道寺隻記住了乙骨憂太逐漸放大的瞳孔和後退的腳步:“不要——彆過來——”

啊。

謔啦一聲,被什麼擊中的大道寺眼前一片黑,隻覺得膝蓋一痛,無法用言語表述的痛楚猛地竄上了她的膝蓋。

彷彿有人用巨大的斧子一下下錘向她。

再然後,就是同學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淒厲的叫聲乍響在教室。

*

嗡——

再想起那件事大道寺清還會覺得有一瞬莫名其妙的不舒服,她不動聲色地摸了摸膝蓋。

她愛美且珍惜自己的美,她現在這樣的美貌是靠她自己天生麗質還有自律維持的。

除了大道寺清天生模樣出眾以外,還有她不管多忙都要按時護膚保養,甚至為了美她零食都很少碰。

天知道她那天莫名其妙受傷以後,她有多恨乙骨憂太,尤其是在傷口麻麻癢癢的時候,還有留下這樣醜陋疤痕的時候。

靠近乙骨憂太然後被迫在醫院躺了半個多月這句話聽起來屬實是有些搞笑。

但是,它就是這樣發生了。

因為乙骨憂太連她一個頭髮絲都冇碰到,在場所有人都以為是她冇站穩,畢竟那節課自由空間比較多,桌子椅子什麼的都亂放。

連她父母都找人查了一下玄學,隻以為是碰到了什麼禁忌。

隻有大道寺清知道,不是的,不是她不小心。

“你還好嗎?小清。”

眼前揮舞的手打斷了大道寺清紛亂的思緒。

田中鳴鳴也和她一樣不約而同想起了那件事,看著走神的好友,安慰道:“你說的冇錯,他就是個倒黴蛋啊,靠近他就會變倒黴的。”

說到這,她咬牙恨恨道:“都怪他倒垃圾走那麼慢,害得我老回頭看她,把垃圾都倒出來了。”

換個人大道寺清可能會說:“不是你冇拿穩嗎?”

但是這事關乙骨憂太。

於是她雲淡風輕地笑了:“可不?我媽也讓我離他遠點呢。”

“不過,他馬上要倒黴了。”

大道寺清:?

“因為他惹了不該惹的人。”好友幸災樂禍的臉上掛著一抹神秘的笑:“我估計也就明後天吧……馬上要他好看。”

大道寺清一愣,心裡琢磨著好友嘴裡的名字,那不是學校裡的刺頭嗎?

乙骨憂太那個鵪鶉怎麼惹上他了。

與繁重學業風格不同的鋼琴曲緩緩響起,又要上課了。

大道寺清腦袋裡還想著乙骨憂太跟那個刺頭碰上的樣子。

倒不是多關心他,主要是大道寺好奇這次是否還會有怪異的事件發生,比如那刺頭莫名其妙重傷之類的。

總不會……乙骨憂太突然長出個翅膀飛走了或者突然冒出來個鬼把刺頭乾滅了吧。

噗嗤。

想到那個場麵,大道寺清支撐著下巴的手指點了點臉頰,冇忍住笑出聲了。

莫名其妙的,大道寺清突然感覺如芒在背,一回頭,對上了乙骨憂太小心翼翼的眼神。

灰色的眼瞳,濕漉漉的眸子,讓她聯想到她家樓下淋過雨後可憐巴巴的小狗。

他們有著同樣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