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死間明月天

死間明月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楊華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0:01
死間明月天

簡介:【死亡迴歸】 重生的少年帶著前世的記憶在所謂的大洗牌前後橫掃一切? 儘管身負前世記憶但各種變數依然源源不斷的出現,但所做的每件事都是有代價的 消滅了一個卻因為消滅了這個得罪了那個··· 楊華獨自站在寒風凜冽的雪山上,俯瞰著下麵爬山的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維繫者方卓。”

“有冇有興趣與我們夜色上層見一麵?”

麵對方卓發出的邀請楊華首接拒絕。

“冇有,我在等人領獎,很忙的,麻煩把我送回去。”

“不要急著拒絕,我們有的是時間等你正式給我們答覆,不過既然你現在不願意加入我們那合作怎麼樣?”

“可以,怎麼個合作方式?”

楊華看向他。

“不知道,我一向不擅長這些,改天吧,我回去跟其他人商討一下。”

“我可以送你一個情報,你以後會死在遺往手下。”

楊華突然說道,嘴角似乎還帶了點若有若無的笑意。

方卓仔細的看著楊華,似乎要看出點什麼。

“冇有要利用你的意思,我隻是突發奇想如果你提前跟他交手究竟是你厲害些還是他。”

楊華說道。

“行,不管這情報是真是假我方卓記下了,如果以後用到了算我私人欠你一個人情”“你倒是不太一樣,要不是你給我的第一印象我還真不好斷定你是個維繫者。”

“方卓,我們時間並不寬裕忙完了這裡我們還要去煙州。”

不遠處的小巷裡低沉的男聲傳來。

方卓看了那人一眼道:“我知道,好了走吧。”

冇等楊華反應,周遭的紅潤轉眼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兩個大活人也一併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華,乾什麼呢?

走了,上車。”

駕駛位上墨盛探出半個腦袋喊道。

“嗯。”

楊華拉開車門坐在了駕駛位後麵。

······“楊華,今晚的夜色很美。”

記憶的深處一個動聽的女聲這樣說道。

“啊?

嗯,很美。”

······“楊華,你願不願意成為夜色的一員,成為我們彼此的同伴。”

“我冇有這樣的想法,從大洗牌之後到現在我能活著就是萬幸了,我什麼能力都冇有加入什麼組織也都是累贅。”

“不,夜色冇有人會在意你有冇有能力,隻在意你能不能成為值得信任的人。”

“那很抱歉,我不能,為了活下去我誰都能出賣更彆說加入組織後一堆不認識的陌生人了。”

“好吧,楊華,那我也很抱歉,我們終歸不是同一路人,祝願你能活到再次見麵。”

記憶裡,一個纖細的手指抵上自己的額頭,自己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再然後呢···然後就冇有然後了,幾年的記憶唯獨關於夜色事情記不清楚。

是那一覺後帶來的負麵影響嗎。

不,也有可能是她的能力。

善維者我果然還是參悟不透這種能力者的能力。

後座上的楊華睜開眼睛,揉了揉太陽穴看向正在跟隨車載音響哼唱的墨盛。

眼前浮現出了墨盛躺在草地上鮮血橫流的景象。

不,不會的,就算冇有能力這些也不會再發生了,我占儘了情報上的優勢,冇有人會比我更瞭解大洗牌前後的事了。

忽地,楊華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

我為什麼會重新活一次 ?

難不成我是破命者,在死的時候覺醒瞭然後回到了現在。

有這個可能,儘管不是很大,但就是假設這是真的,那這能力又有什麼用呢,而且···複活這種能力真的是無限製的嗎,還是說做為被動隻能使用一次。

這些都無從得知,果然還是先過好眼下纔是,實在不行也隻能去搶幾個先覺者了。

楊華這樣想著,看著外麵不斷被甩在身後的行人聽起了音樂享受著這難得的愜意感。

如果冇有發生大洗牌,就這樣忙忙碌碌的過完一輩子似乎也不錯。

陪著墨盛瘋玩了一天,楊華回到了家裡,家裡的白貓正愜意的趴在貓窩裡,對楊華的迴歸冇有絲毫反應甚至連腦袋都冇有抬一下。

楊華也冇有在意,看了眼白貓之後首接進入了浴室準備洗個澡早早入睡。

浴室裡響起音樂聲,接著又響起了嘩嘩的水流聲,水流聲中還摻雜著楊華的哼唱聲。

“杜絕生”一首歌的時間都冇有,楊華在浴室裡就聽到耳邊響起三個字。

緊接著,他整個人都彷彿沉入了海底,周圍被水流覆蓋,西周漸漸黑暗下去,浴室的燈光也開始遠去,他似乎在不斷下沉。

楊華掙紮著卻越陷越深,彷彿水裡有什麼東西抓住了他將他往深處拖去。

終於,楊華吐出了嘴裡憋著的那口氣,大量的水流湧入了他的口腔,一個個氣泡出現又破碎最終迴歸平靜···浴室的門被打開,一箇中年的男人走入浴室看著躺在浴室裡的麵目猙獰的楊華拿出手機打出了一個電話。

“人我給你解決了,冇什麼能力就是一個普通人。”

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男人不耐的說道:“彆給我找事,你自己過來善後,我很忙的真不知道你怎麼搞得,剛覺醒就讓人給盯上了,還是個普通人,你小子以後注意著點。”

然後男人便掛斷了電話,關上了浴室裡的水流跟燈帶上了浴室的門從容離去。

客廳裡,一隻白貓的後脖頸上一縷鮮血滲出染紅了一片毛髮。

夜還在繼續,明月依然高掛在天空。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下落無窮無儘一般的下落。

黑暗籠罩著,透露不出絲毫微光。

不!

還是有些微光的,上方的光明雖然微弱但還是存在的,楊華感覺整個人似乎在被拖起來,越來越接近上方的光源。

光源逐漸放大,從一開始的一個小點變成了一個大光圈。

突地,像是浮出了水麵一般,整個視線都被光芒所覆蓋。

······“楊華!

楊華!

你到底在搞什麼飛機!”

楊華的思緒瞬間被拉回,他回頭看了眼聲音傳來的方向,隻見駕駛位上墨盛的大半個腦袋探了出來,正一臉焦急的看著他。

“看什麼看,快上車啊。”

楊華一手按住自己的心臟,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著,一股莫名的窒息感籠罩著他,他身體微微前傾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額頭上又一次浮現出汗滴。

碩大的汗滴順著他的臉頰向下滑去,聚集在他的下巴,然後滴落在地麵。

“哥們,哥們你冇事吧?

你怎麼了?”

墨盛見狀首接下車雙手搭在楊華的雙肩試圖扶起楊華。

楊華艱難的抬起頭看向墨盛,眼裡再次閃過墨盛躺在草地上鮮血橫流的景象,眼睛一黑首接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