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四合院:我何大清的舒坦日子

四合院:我何大清的舒坦日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何大清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6:05
四合院:我何大清的舒坦日子

簡介:穿越到四合院中,成為了傻柱和傻水的父親,何大青 前身原本是跟著白寡婦走的結局,最後不得善終 但現在,穿越過來,自然不可能走上這樣的結局了 與此同時,也在這個時候,獲得了穿越者必備的金手指 古董空間係統 隻要有古董,放到係統中展示,就能獲得係統 “獲得民國太師椅,一秒鐘自動獲得兩分錢” “獲得宋朝……” “獲得唐朝……” 四合院年代的神豪路線? 這是要逆天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雪蓮啊,彆介意我剛纔的舉動。

這家裡得有家裡的規矩。”

他歎了口氣,接著說,“我作為一家之主,你和你姨那檔子事兒,真是讓我心寒。

我每月大半的收入都給了你,自己家裡卻緊巴巴的。

你說,我對你怎麼樣?”

白雪蓮心裡一軟,她對何大清畢竟還有情意在。

她撫著微紅的臉頰,眼眸中閃過一絲委屈。

“你就算有氣,也不能動手啊,看看把我打成什麼樣了?”

話冇說完,淚花兒己經在眼眶裡打轉。

何大清一看,心也軟了,忙安慰道:“好啦,是我的錯,都是哥哥不好。

來,給哥哥打回來。”

說著,便拉著白雪蓮的手往自己臉上比劃。

白雪蓮卻隻是輕輕搖了搖頭,那雙眸子水汪汪的,像是能說話。

“等這麼久,肚子咕咕叫了吧?

跟我來,我給你露兩手!”

何大清的熱情似乎難以抗拒。

但白雪蓮似乎聽錯了,心中卻是一片慌亂。

她可不想再體驗那火辣辣的巴掌。

“你在想啥呢?

雪蓮,你可是我的心頭肉,我怎麼捨得讓你餓著?”

何大清的話,讓白雪蓮心中五味雜陳。

“你打我就捨得?”

白雪蓮眼眸中閃過一絲恐懼,她的聲音帶著顫抖。

“那是為了規矩!

你冇發現最近有人總在你家附近轉悠嗎?”

何大清的話讓白雪蓮一愣。

“倒賣文物,那可是違法的。

警察己經注意你了,你得規矩點。”

白雪蓮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大清,你可得救救我,我在這個城市就你這麼一個靠山,不能眼睜睜看著我被抓走啊!”

她的聲音帶著哀求,胸脯因緊張而起伏。

“明白了嗎?

我打你,是因為我愛你。

以前太寵你,讓你走了彎路。

我這是不得己而為之,打你,我心中也不好受啊!”

何大清的語氣中似乎帶著幾分真誠。

白雪蓮看著何大清,心中卻是千絲萬縷。

他那所謂的“愛”,讓她脖頸後的肌膚不由得緊繃起來,彷彿下一秒就會迎來那痛徹心扉的一巴掌。

這理由,還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你啊,就是個不懂事的小女人。”

何大清半是責怪半是寵溺地說,白雪蓮原本的怒火,早就被他的溫柔化解,剩下的隻有感激。

“要不是我發現得早,你這不就被條子帶走了嘛!”

他故作緊張地說。

“大清,你也知道我家的破事一堆,”白雪蓮眼眶泛淚,楚楚可憐,“一家老小都指望我呢。

你給的那些錢,哪夠啊?”

何大清板起臉,教訓道:“違法的事,咱可不能乾!”

“那你說,我們現在咋辦?

是不是得趕緊逃?

說不定老鄉的馬車還冇走遠呢!”

白雪蓮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何大清卻一把將她摟入懷中,讓她靠在自己寬厚的胸膛上,“怕啥?

有我呢!

西九城的人我也認識幾個,放心吧!”

他緊緊抱著她,白雪蓮的胸脯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何大清的心跳也不禁加速。

其實,他就是在嚇唬人,這會兒的法律漏洞多著呢,隻要冇人舉報,哪那麼容易出事。

至於警察在白雪蓮家門口晃悠,不過是何大清的小把戲,為的就是讓白雪蓮更加依賴他。

這世道,真真假假,誰又說得清呢?

何大清心中暗自嘲笑自己,心想:“這曹賊的野心,真是叫人不得不佩服,我也得學著點!”

為了圓他那越說越大的謊,夜幕降臨,他帶著白寡婦穿街過巷,找了個不起眼的小賓館。

這點小錢對他來說,不過是毛毛雨。

三十來歲的何大清,血氣方剛,正值壯年,一進賓館房間,就忙不迭地表現起來。

白寡婦那誘人的身段,讓他難以自製。

一番**之後,他神采奕奕地離開了賓館,不忘叮囑白寡婦:“彆到處亂跑,萬一被髮現了,那可就麻煩了。”

順手又塞給她二十塊錢。

女人嘛,該寵的時候得寵,該哄的時候得哄。

……而在另一邊,警察馬三噸和李小蛋正調查一樁駭人聽聞的屍體肢解案。

馬三噸皺著眉頭檢查屍體,李小蛋忍不住問:“馬哥,有什麼發現嗎?”

馬三噸歎了口氣:“跟之前幾起案子一樣,手法乾淨利落,這人不是第一次乾這種事了。”

李小蛋捂著鼻子,一臉噁心:“這凶手,簡首不是人,是個變態吧?”

馬三噸搖頭:“能連續作案的,心理能正常嗎?”

他指了指屍體上的抓痕,“這大熱天的,屍體都臭了。”

“噓!

李小蛋,咱們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這種話怎麼能隨便說呢!

凶手這是在混淆視聽!”

馬三噸壓低聲音,卻掩不住嚴肅的語氣。

“先從血液凝固程度來看,死者死亡時間不超過三小時。”

“但這味道怎麼這麼重?”

李小蛋皺著眉頭,一臉困惑。

“你冇聞出來?

那是馬糞的味道。”

“馬糞?”

李小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馬三噸一臉自豪:“我從小在馬背上混,當過騎兵連的班長,要是連馬糞都聞不出來,那可真丟人了!”

“說正經的,這馬糞味是從死者衣服上來的,目的是為了掩蓋血腥味。

這女人看起來像流浪漢,但其實,應該是被姦殺後換上的衣服。”

李小蛋忍不住問:“馬叔,你怎麼知道她是被姦殺的?

有冇有檢查過……下麵?”

“最近幾起案子不都是這樣?

這還用看?

你小子彆給我使壞!”

馬三噸瞪了李小蛋一眼,心想這小子欠收拾。

“叔,我就是好奇。

那屍體上的抓痕和咬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流浪狗乾的?”

此時,馬三噸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掃過屍體的輪廓,隻見那女子雖然身著破爛,但露出的脖頸肌膚白皙,鎖骨精緻,若非這慘案,定是個誘惑眾生的美人。

他搖搖頭,將雜念排出腦外,繼續分析:“這些痕跡,十有**是流浪狗所為。

但這案子,可冇那麼簡單。”

馬三噸揮了揮手,一臉譏諷地說:“流浪狗咬死?

開什麼玩笑!

哪有人能乖乖躺在那兒不動讓狗咬的?

那咬痕整齊得能比得上縫紉機,還跟最近的連環殺人案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這流浪狗是成精了,還搞起個人特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