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水月青空記

水月青空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靈犀一點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16
水月青空記

簡介:自從遇到了他,她的生活便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為他左膀右臂,和他並肩作戰,卻不知道為了與她相遇,他已等待千年。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傑克在這個小鎮上已經生活了四十年,作為一名修車工,他兢兢業業。雖然這活兒又臟又累,但是傑克很喜歡。傑克從小就喜歡汽車,而幫助人們把一輛輛汽車出的問題一一修複,使他很有成就感。前幾天,他接到了自己兒子的電話,說高中畢業了,希望爸爸能參加自己的畢業典禮。在兒子初中的時候,自己便和前妻離了婚,前妻帶著兒子搬去了大城市。好久冇見兒子了,傑克開著車去參加了典禮,和兒子歡聚,看著自己的兒子長大了,他很欣慰。相聚是短暫的,雖然和兒子離彆有些不捨,但大家各有各的生活。

傑克一邊開車,一邊看了看錶,已經快十點了,小鎮就快到了。這時,他發現前麵路邊有一個穿白色裙子的長髮女郎,在向車子揮手。傑克到跟前停了下來,搖下車窗:“女士,需要幫忙嗎?”

女郎道:“帥哥,我去前麵的鎮子,能搭個車嗎?”

傑克點點頭,女郎高興地上了車。女郎一上車,傑克便聞到一股迷人的香味。他看了看這個女郎,女郎很豐滿,穿的低胸裙,胸脯隨著呼吸一起一伏,還挺性感,年齡大概比自己小幾歲。女郎對傑克笑道:“真是謝謝你啊,帥哥,這附近車少,搭個車可真不容易。”

到了小鎮,傑克問女郎在哪裡下車。女郎並冇有著急回答,而是看著傑克,眼神迷離:“帥哥,反正我也冇地方去,要不去你家坐坐。”

麵對這樣一個性感女郎,傑克早已有些意亂情迷,也冇多想,便道:“歡迎。”於是傑克將車開到了家,進了車庫。他帶著女郎進了家,剛剛進門,兩人便熱吻起來。傑克摟著女郎,摸著她柔軟的胸脯,感覺自己好久冇有這麼興奮了。然而就在自己要脫掉女郎的裙子時,女郎阻止了他的進一步動作,她嘟著誘人的紅唇道:“人家有些餓了。”

傑克喘著粗氣:“啊,那你想吃什麼?我給你找找。”

女郎邪魅地笑道:“不用找,我想吃的,在這裡。”

傑克隻覺自己心口一陣劇痛,低下頭來,看到女郎的手指已經嵌入自己的心口,滾燙的鮮血正不停從心口流出來……

……

軒總是這樣,讓大家在一旁練習,自己不言不語,安靜地眺望著遠方,好像在等待什麼一樣,而清漣總在一旁默默看著心愛的軒。

你在眺望什麼呢?

清漣很不解,她隻看到一片藍天和遠山。她心中充滿了疑問,想更多地瞭解軒,但最後都不好問出口。不過即使是這樣,清漣也很感謝上蒼能讓她留在他身旁,即使隻能這樣靜靜地眺望著他,眺望著軒完美的側臉,無暇的冇有一點缺陷,她也心滿意足。

軒就像深海一樣,讓清漣捉摸不透。

軒喜歡帶著大家到這片山頂的綠色草地上練習。這是基地裡的一個山坡,上麵有一棵很大的櫻花樹。當春天來臨,櫻花便粉了一片,風一吹,落英繽紛;而在夏天,便是練習後乘涼歇息的好地方。蟬聲一片,清漣喜歡坐在樹下,聽著蟬鳴,一片夏天的味道。那澄澈的藍空,白雲,讓清漣多次幻想,裡麵是不是有宮殿?清漣喜歡看那雲捲雲舒,金色陽光灑滿大地,照亮綠色草地。她最喜歡的,是看著星星點點從葉縫裡漏下的陽光灑到軒俊美的臉上,那最完美的側臉。

在這片草地上讓清漣印象最深刻的,是軒教她騎馬。之前清漣還不會騎馬,軒是清漣的老師。他很溫柔,也很仔細耐心。他什麼都教清漣,騎馬、射箭、武術、古箏……在清漣還不會騎馬時,他曾先把清漣扶上馬,然後坐到清漣後麵,拍拍馬兒的脖子,馬兒便乖乖的走了。這是軒的那匹愛馬,名字叫白風,雪白的毛髮,十分健壯,跑起來日行千裡,而且他似乎能和它對話。清漣喜歡他帶著自己騎馬奔騰的感覺,雖然隻有那麼一次,而且那次還是在逃命。或許就是因為在逃命,精神高度緊張,身體每一根神經都緊繃,所以高度敏感,不管是視覺,聽覺,還是觸覺,都能把細節記得很清楚。

而基地最美的地方,當然要屬萬花穀了。穀裡有條瀑布,水嘩嘩流不停。四周蟬聲又響起了。在這樣炎熱的夏天,站在瀑布邊非常涼爽。辟邪亭就建在瀑布旁的峭壁上,站在這裡觀賞瀑布,享受瀑布的清涼是最好的位置。辟邪亭裡有張桌子,上麵有棋盤。司徒靜和玉兒有時候會在這裡下棋,二柳兄弟也喜歡加入。瀑佈下麵有一片湖,裡麵長滿了荷花和蓮花。每到夏天,裡麵開滿了白色和粉色的荷花及青紫色和粉色的蓮花,美不勝收。而到了晚夏,蓮子收穫的季節,清漣、玉兒和司徒靜便提著籃子,劃著小船來采摘蓮蓬了。

這裡常年花開不敗。當然,春天的花是最多的。早春時節,最開始開的是梅花,接著暖和了,桃花吐蕊,玉蘭高雅,梨花雪白,玫瑰芬芳,櫻花絢爛,海棠爭豔。接著初夏來臨,天氣漸漸熱起來了,六月,梔子花和黃角蘭散發著濃鬱迷人的芳香;到了七八月,湖裡的蓮花和荷花亭亭玉立。清漣喜歡和玉兒、司徒靜早上一起坐著小船蕩在荷葉間,風吹來,一陣清香撲鼻。有時候夜裡軒也會來到湖邊,拿出他的笛子吹起來,笛聲悠揚,令人著迷。軒很有音樂細胞,既會古箏,還會笛子,不得不令人歎服。而陸地上,便是百合和繡球的天下。這裡隻產白百合,那香味和景色又是彆有洞天。而到了金秋九月,漫山的桂花又開了,那香味甜得讓人心醉。到了冬天,大雪紛飛,到處銀裝素裹的時候,臘梅綻放著它獨有的芳香,那可愛的黃色小花朵讓被大雪裹住的萬花穀顯得不那麼單調。

這裡是世外桃源,是仙境。本也是仙境,因為周圍佈滿了結界,是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除了組織的人,冇有人會找到這裡。他們住在裡麵一棟中國古典式的庭院裡。這個庭院占地麵積很大,有很多個房間,除了他們各人的房間外,還有客房、會客室、練功房等。軒的房間是院子裡最裡麵的一間彆院,有自己的後花園和書房,相對獨立,平時大家冇事很少會去那裡,隻有有些事情需要獨立彙報時,會去。

清漣來到這裡已經一年多了,這一年多每天都練習各種技能和術法,有時候清漣覺得自己就像一個訓練中的特工。其他人來得都比清漣早,一般訓練一年後就會開始出任務。但軒還不打算讓清漣隨他出任務。每次大家出任務會留兩個人在基地當內勤,清漣必定是其中一個,做好飯,等他們風塵仆仆地回來。想必也是,畢竟清漣在這裡的資曆最輕,當然是打下手乾活的那個了。

不過當大家都在的時候,會一起做飯。清漣在這裡學到了很多,他們每個人都有一道拿手好菜。柳春風的糖醋排骨、崆峒的麻婆豆腐、雲芳的叫花雞和龍井蝦仁、柳元的清湯燕窩、夏炎的佛跳牆、玉兒的白切雞、司徒靜的各種牛排……大家足不出戶,便可以大飽口福。不過如果出完任務時間合適,軒還是經常會帶大家到外麵的餐館吃飯,享受各種美食和風情。柳春風和柳元兄弟倆是分隊裡出名的花花大少,每次出去必定沾花惹草泡妹子,讓所有人都很無語。當初清漣剛剛來這裡的時候也很讓兩兄弟逗了一陣子,因為清漣實在長得可愛,大大的眼睛充滿靈氣,白皙水嫩的皮膚吹彈可破,一頭烏黑的長髮柔順光澤。個子中等,體型偏瘦而更顯小巧。不過那陣子新鮮勁過了兩兄弟也就恢複正常了,畢竟對他們來說更喜歡逗比較有挑戰性的陌生女子。

……

“明天我們要去美國,你準備一下。”晚飯後軒對清漣說。

“真的!?”清漣興奮地跳了起來,這可是軒第一次同意清漣跟隨出任務:“去乾嘛?”

“那邊出現了巫婆”。

自從加入組織,清漣才知道其實地球不是那麼太平,除外一些人為的因素,還有……

這次隻有清漣隨軒一起去。清漣是第一次坐長途飛機,第一次去美國,不免有些興奮。兩人來到機場。自從清漣跟著軒去了基地後,一直冇有出來過,這是一年多後第一次重新回到人群嘈雜的大城市,清漣已經快忘記了人間煙火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機場人群熙熙攘攘來來往往,並且不斷有女子把目光投射過來,清漣猜到應該是軒招來的目光。軒穿著低調,一件簡單的白襯衣,外麵搭著一件白色夾克,下身穿著牛仔褲,但也掩蓋不了他那光芒。那長相,那氣質,確實千萬裡挑一。在基地幾位女同胞對軒很熟悉,大家都是同事,不會有其他心思,但在外界就不一樣了,因此這從女性投射來的欣賞的目光,以及對清漣充滿評判的,或者羨慕嫉妒的目光,清漣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很異樣,可能在學校和校草談戀愛,站在校草身邊,同校草一起進進出出,會接收到其他女同學投射來的評判,或者羨慕嫉妒的注視,就是這種感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