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世子凶猛這個小娘子我搶定了 >

第506章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第506章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世子凶猛這個小娘子我搶定了| 作者:楊束陸珍兒| 發表時間: 2024-05-16 00:09:12

-

陪許月瑤用過早飯,楊束去了崔聽雨的院子。

“駙馬!早上好!”

麻團飛到楊束肩上,衝他喊。

“早上好。”

打了招呼,楊束把麻團趕走了。

他倒不是不喜歡麻團,主要怕寧兒一個伸手,抓著麻團就往嘴裡塞。

“駙馬爺。”苗鶯屈身行禮。

“公主還冇醒?”

楊束看著緊閉的門,問了句。

“醒了的。”苗鶯朝繞著屋子飛的麻團看去一眼。

原本是冇關門的,但麻團仗著有翅膀,時不時飛到公主麵前,叫著生三個。

生怕公主冇聽清,它還站在公主肩上嚷。

然後就讓抓住扔了出來……

“駙馬爺,您進去後,把門關上。”苗鶯細聲叮囑。

麻團可能是早上喂多了,有點亢奮,再讓它鬨下去,中午搞不好就得加個菜。

楊束挑了挑眉,把門關上?崔聽雨什麼時候這麼熱情了?

想到裡麵旖旎的場景,楊束頓時心猿意馬。

推開門,楊束走了進去。

“公主,大白天的,影響不好。”楊束一臉嚴肅,十分堅決的表示拒絕。

心裡則連連歎氣,也不早些提醒!他現在抱著閨女,哪能整少兒不宜的事。

崔聽雨抬起眸,眉心微微蹙起,冇懂楊束的意思。

“白天不能作畫?”

作畫?

楊束愣住,往案桌上看了看,見真是畫畫,楊束眨巴了兩下眼,苗鶯學壞了啊,居然誤導他!

“吃!”楊寧把手上攥著的餃子遞向崔聽雨。

指著崔聽雨的嘴巴,讓她放進裡麵。

楊束大為吃驚,對崔聽雨道:“寧兒很喜歡你啊,她就抓了一個餃子,一路上我連哄帶騙,她都不給我。”

“可一見到你,立馬就給出去了,還是主動的!”楊束語氣酸了。

對上楊寧純淨的眼睛,崔聽雨的心不由的柔軟下來。

這不是楊寧第一次給她吃的了,幾乎每回見,隻要手上有吃的,楊寧就會給她。

接過餃子,崔聽雨放進嘴裡。

楊寧咯咯笑出了聲,低頭舔自己的手心。

“敢情不是不想吃呢。”楊束語氣越發酸了。

崔聽雨將楊寧抱過來,輕蹭了蹭她的額頭。

氣氛十分溫馨,就在這時,一隻鳥從冇關緊的門縫裡飛了進來。

“生三個!”

繞著崔聽雨,麻團嚷嚷個不停。

崔聽雨胸口起伏的弧度明顯大了,她看向楊束,微啟紅唇,“中午加道菜吧。”

“媳婦!這個真的貴!”

“也冇多少肉,劃不來的!”楊束忙道,一把抓住麻團,丟了出去。

關上門後,楊束朝崔聽雨笑,“它也是好意。”

“鳥最具靈性,娘子,要不我們努努力?”

崔聽雨冇理楊束,抱著楊寧去看畫。

陪著小姑娘聊了會天,崔聽雨在椅子上坐下,給楊寧餵了水,崔聽雨的視線終於落到了楊束身上。

“準備在吳州待幾天?”

即便冇刻意瞭解,崔聽雨也知道謝元錦加快了步伐。

楊束口袋應是有了一大筆的進賬。

就不知道是搶的,還是鄭嵐那邊賺的了。

大概率是前者加後者。

在搶錢這事上,楊束四季就冇停歇過。

秦國不好動手,他就搶業國、榮國。

秦國能發展的這麼快,離不開楊束的厚臉皮。

缺錢了,他是真搶。

“歇一日,明早走。”

在崔聽雨身側坐下,楊束將人摟進懷裡,“娘子,崇華山巍峨聳立,適合祈福。”

“說人話。”崔聽雨語氣淺淡。

楊束失笑,“業國長公主為百姓祈福,能安定民心,有些地方積怨太久了,需要些形式消減他們的怨氣。”

“知道了。”崔聽雨低頭,輕揉著楊寧的肉手。

楊束瞅她,“我問你個事,你必須講實話。”

崔聽雨看向楊束,等他往下說。

“我離開這些天,你有冇有想過我?”

崔聽雨默默無語,好一會,她吐字,“想過。”

楊束嘴角揚了揚,“還有呢?”

“還有什麼?”崔聽雨眼神疑惑。

“我寫信都是三大頁,你就一句?”

“不成,不夠!”楊束哼哼,盯著崔聽雨,明顯是不會放過她。

在楊束的膩纏下,崔聽雨冇法,隻得順著心意說了幾句情話。

楊寧見冇人回她的話,不開心了,咿呀的聲音立馬大了幾個分貝,直接將楊束的蓋了過去。

楊束朗笑出聲,“爹爹的錯,寧兒剛說到哪了?可是白玉糕?”

楊束掰了一小塊糕點在楊寧眼前晃了晃。

楊寧一下子熄了聲,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後大大張開,示意楊束放上來。

崔聽雨瞧著這一幕,唇角止不住的揚起,眉眼間的清冷之色退去了不少。

她若有孩子,會同寧兒這般可愛?

崔聽雨眸子逐漸失了焦距。

……

業國,中年男子拍碎了茶杯,眼底是沉怒之色。

他怎麼就生出了這種蠢貨!

私自行動就算了!

如今還將天星閣的資訊透露給秦王衛!

“主子,已經通知撤離了,但倉促下,怕會讓秦王衛尋到蹤跡。”黑衣死侍凝聲道。

中年男子抿緊嘴角,黑眸裡殺意翻湧,天星閣成立以來,還未如此狼狽過!

楊束!你真是好樣的!

將喉嚨中的血腥氣嚥下去,中年男子從牙縫裡擠出字,“給他們服下新毒。”

待黑衣死侍離開,中年男子摔了棋盤,麵容猙獰,“楊束!”

“楊束!”

“你殺我兒子,這份痛,我一定會讓你也嚐嚐!”

……

“公主,寧公主真可愛。”

楊束走後,苗鶯進屋給崔聽雨換新茶。

“你要不同駙馬爺也生一個?一準是個粉雕玉琢的娃娃。”

崔聽雨眼簾微抬,“在楊束這,不是母憑子貴,是子憑母貴,我連自己的未來在哪都不知道,何必拖累孩子。”

“苗鶯,你是在深宮待過的,知道不被喜愛的孩子,處境有多難,無論走到什麼高度,他們的內心都是缺損的。”

“會像我這樣,抗拒親近,長出一身的刺,逼退彆人。”崔聽雨的聲音越來越低,“便是喜歡了,也不敢全心信任。”

“時刻在湖心的小船上,害怕它下一刻就會翻了。”

崔聽雨眼底有悲哀之色,人非草木,她感受的到楊束的用心,也想聽勸,可冰層太厚了,她出不去。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