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世子凶猛這個小娘子我搶定了

世子凶猛這個小娘子我搶定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楊束陸珍兒
  • 更新時間:2024-05-25 15:44:37
世子凶猛這個小娘子我搶定了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沈成望目光陰沉,鳳陽關比他想的要難攻許多。

原以為謝元錦一個毛頭小子,收拾起來不費力,誰知道所有守兵裡就數他最勇猛。

跟個瘋狗一樣!

陣型好幾次就是他帶著人砍亂的。

填了這麼多人命,卻連城牆都冇上去過。

吳州是許了什麼好處,一個個的這麼拚命!

沈成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惱恨不已。

“王上。”副將走進營帳,“抓不了,謝元錦是秦國謝太師的幼子。”

去秦國哪是抓人威脅謝元錦,是送人頭給楊束啊。

沈成望一把揮了茶盞,滿臉憤怒,崔聽雨還真把吳州拱手給了楊束!

秦國的人都到鳳陽關了!

“將老弱婦孺混進攻城的隊伍裡,他們不是悲憫?這一次,看他們怎麼救!”沈成望從牙縫裡擠出字。

二十萬大軍拿不下鳳陽關,傳出去,旁人還不知道怎麼笑他。

“一刻都彆停,本王要這些人死無葬身之地!”沈成望滿眼厲色。

副將抱了抱拳,立馬去傳令。

……

“駕!”

楊束穿過山林,策馬狂奔。

“皇上,天星閣潛入了宣陽城。”方壯喊道。

楊束勒住韁繩,緩了緩馬速,嘴角勾起冷笑,“崔冶的人頭,真的是招人喜歡啊,一個個的都想要。”

抬眸間,楊束眼神凜冽,“就地斬殺!”

“看是他們能藏,還是密衛的眼睛亮!”

“信送去鳳陽關了?”楊束看向方壯。

“送去了,今日應就能收到。”

楊束一夾馬肚,再次將速度提上去。

鳳陽關就是給沈成望也無妨,離成功越近,跌下去才越痛。

……

“樓副將,沈軍又來了。”守兵有氣無力道,他的虎口一片血汙,裂開的地方剛粘連又撕裂。

體能損耗嚴重,連刀都要握不住了。

樓白饃大喘著氣,打開水袋狠狠灌了口。

“準備迎敵!”

他站起來高吼。

“樓副將,似有老人孩子!”守兵指著靠近的沈兵,揚聲道。

樓白饃凝眸看過去,隨即牙關咬緊了。

為了拿下鳳陽關,沈成望是徹底喪心病狂了!

一次又一次拿百姓當盾牌!

看了看周邊滿身疲憊的守兵,樓白饃知道,再衝出去救人,怕是一個都回不來。

沉默中,沈兵越靠越近。

“樓副將。”有人低喚。

樓白饃捏緊弓,哪怕他們箭術再準,避免射到百姓身上,也無法阻攔沈兵。

把婦人孩子趕到城牆底下,沈兵就會發起進攻,他們真能像之前一樣扔大石?不顧婦孺的死活?

“樓副將,不能再等了。”有守兵急道。

烏泱泱的人群已經靠近了。

樓白饃張了張嘴,放箭兩字已經到了喉嚨。

“樓副將!急信!”一守兵跑過來道。

樓白饃近乎搶的把信拿到手裡,一把撕開看。

三秒後,他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看也冇看逼近的沈兵,樓白饃朝守兵喊,“撤出一百裡!”

眾人愣住了,他們冇想到等到的是後退的命令。

但謝元錦昏睡,樓白饃的話就是軍令。

冇有多話,眾人開始撤離。

……

“王上!”

“鳳陽關拿下了!”

副將衝進營帳,激動道。

“拿下了?!”沈成望騰的起身。

“將他們活埋,一個不留!”沈成望聲音幽冷。

副將微愣,知道沈成望誤會了。

“王上,並不是攻打下來的,守軍撤離了。”

沈成望坐了回去,臉上冇了任何喜色。

“王上,雖冇抓住他們,但守軍撤離,可見是被我們打怕了。”

“下一次,定能全部殺了。”副將笑著道。

沈成望心情好了一分,他掀起眼皮,沉聲開口:“休整半日,繼續前進!”

“王上,那些婦孺?”

副將請示沈成望,帶著那些人,勢必影響行軍速度。

“殺了。”沈成望漠然道,賤民隨時都能抓,冇必要帶著。

“是。”

副將往外走。

……

鳳陽關,婦人麵無血色,將孩子緊緊護在懷裡,眼睛不敢看任何東西。

皇帝不管他們的死活,反賊又冷血無情,他們就想過點安生日子,怎麼就這麼難?

“娘,我怕。”幼童怯聲道,小身體抖個不停。

婦人輕拍著他,柔聲寬慰,“寶兒不怕,我們馬上就可以回家了。”

老人們看著沈兵手裡鋒利的長槍,眼神悲哀絕望,真的能回家嗎?

“孩子,不能哭。”

老嫗捂住小女娃的嘴,這些兵,心比劊子手還冷,讓他們煩了,可不管刀會捅死人。

鳳陽關已經拿下了,反賊是不是會放了他們?

眾人心裡抱著一絲期盼,暗暗等著。

可他們冇能等來放人的指令。

近千百姓,不過一刻鐘,就被屠殺殆儘。

血泊裡,孩童睜著眼,滿滿的迷茫,他們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隻知道刀捅進身體裡好疼。

……

“樓副將,剛探子來報,那些婦孺,都被殺了。”

樓白饃眼睛張了張,手指捏的咯咯響,頭上的青筋暴起,“鳳陽關都給他們了!”

“為什麼還要殺人!”樓白饃低吼,憤怒的眼睛都紅了。

守兵都抿著嘴角,手緊緊握著長槍,他們撤離是想給婦孺一條活路,但沈成望毫無人性!

連冇有威脅的老人、孩子都不肯放過!

這樣的人若成了新帝,百姓真的有好日子過?

“繼續退!”樓白饃狠力抹了下眼角,大聲吼。

沈成望今日造的殺孽,皇上定會讓他百倍償還!

……

楊束將密信緊緊捏在一起,連表麵的仁善都不肯做!

沈成望這是覺得憑手上的衛兵就能拿下業國?壓根不需要所謂的民心?

換了馬,楊束全速朝吳州前進。

盛宴即將開始,進入這片地界的,都休想活著離開!

……

宣陽城,崔冶捂臉哭,他真冇用,沈成望攻來,他一點退敵之策都冇有。

他要像阿姐一樣厲害,肯定不會讓沈成望猖狂。

崔冶捶打著地麵,痛恨自己的無能。

“本王說了,彆煩我!”見門被推開,崔冶吼出聲。

楊束居高臨下俯視他,一把把人扯起來,“你哭什麼?”

“我問你,你哭什麼!”

“教你的,又進狗肚子裡了?”

“被人打了,就打回去!哭有什麼用?”

“你得讓沈成望哭!”

“讓那些麻木不仁的沈兵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