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世界這大,不去看看嗎

世界這大,不去看看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會嘎嘎嘎叫的大鵝
  • 更新時間:2024-06-11 20:45:24
世界這大,不去看看嗎

簡介:一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世界。生活在一個小地方,平平淡淡的生活著,聽上去很不錯。可這眼睛看到的隻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角,而這個偌大的世界,不去看看嗎。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等你回到寒山後,往後準備做什?”列車緩緩駛入車站,而在車站外,擠滿了人。陳岩緩緩睜開眼睛,眼中看到的景色模模糊糊的,直到車子停了下來,視力才恢複正常。“到站點了啊。”陳岩抬起右手,撐著椅背站了起來,朝車外走去。肌肉的痠痛感瞬間湧了上來。“小夥子,身體不舒服嗎?”從陳岩身旁經過的人見他晃晃悠悠的,感覺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便趕緊扶了一把。“我冇事。”從這節車廂下來的人,都是從一個名叫尚北的地方過來的。這地方在不久之前發生了災難,能從這活出來,就已經很好了。出了車站,陳岩身體感覺好了一點,痛感冇有了,剩下的隻有累。手機在水不知道泡了多久,算是廢掉了,回到寒山,還不能第一時間聯係認識的人。不過陳岩的運氣還算不錯,出了車站不到兩分鍾,就遇到了熟人,白浩。“瞧瞧我發現了誰,陳岩,你小子行啊。”白浩發現陳岩,立馬抬起右手打了聲召喚,雖然走了上去。“白浩,這巧,你也在車站啊。”“那可不,我瞭解到了你的訊息,聽說你今天能回來,吃完午飯我就立馬往車站趕。結果呢,你也是看到了。”“那看來我的運氣挺好的,剛下車的時候我還在想該怎離開。”“你這話說的,步行走也就兩個小時而已,實在不想走也可以碰碰運氣在路邊找個好心人把你送過去啊。”“你這話說的,你不是已經來了嗎。”“說吧,去哪?”陳岩閉上嘴想了一下,然後開口說“總之,先回房子一趟,拿下銀行卡取錢買些東西。”陳岩坐上白浩的小電驢,花了有一個多小時,把需要處理的事處理好。這個時候,天差不多也黑了下來。完事後,白浩的電話響了。“喂。”“喂,白浩,怎樣,陳岩接到了嗎?”“接到了,有什事嗎?”“接到陳岩了?那我現在訂個房間,咱哥幾個聚聚。”坐在後麵的陳岩聽到電話內的聲音,回答道“改天吧。今天我想早休息會。”“他本人發話了,我就不說什了。”“行,我這邊都好說。”白浩離開後,陳岩一個人找了個麪館,進去點了碗麪,還有一瓶汽水。掛在牆壁上的電視正播著晚間新聞。“尚北鐵路以修複完畢,目前第一批倖存者已陸續開始離開尚北……”尚北的裂界入侵在人類曆史中解決的算是較快的了,僅僅花費了一個多月。可即使是這樣,作為一個常駐人口超千萬的地方,截止到目前解救的倖存者也不足兩萬人。但這些並不是陳岩現在要關心的地方。陳岩望著手機,望著銀行卡上的數字。“還有六百多,算上公司每個月給的八百塊補貼,再打點短工,應該夠生活的。”“老闆,來份湯麪,多放點辣。”門口傳來聲女聲,對方看了眼餐館,隻有陳岩對麵是空著的。於是乎就坐到了陳岩對麵。對方坐了下來,瞄了眼陳岩。“我記得你,你是叫,叫,陳,陳什來著?”女子手扶著腦袋,說話聲越來越小。聽對方說認識自己,陳岩抬起頭打量了一番對方的樣貌。帶著些蓬鬆的頭髮,衣服有些折皺,臉上還帶著明顯的睡意,整個人的裝扮隻能用說得過去來形容,亂而不臟,就像是早起上班趕時間來不及打理的樣子。隻不過,現在是晚上。她的這張臉,這說話的聲音,聽著有點熟悉,但更多的是陌生。“您是哪位?”陳岩向對方問起。“冇認出來我是誰嗎?那冇事了,冇事了。”女子有點驚訝,愣了一下,隨後小聲的自語道。剛好這個時候麵端上來了,上麵澆滿了辣椒油。女子端到身前,低下頭大口的嗦了起來。“我好像有印象了,你是林景。”“咳,咳,咳。”林景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嘴邊小聲的唸叨著:“嗆,嗆到了。”過了十幾秒,林景深吸了兩口氣,緩了過來。“被認出來了,不至於表現的這誇張吧?”“冇,跟這冇關係。”林景從桌角抽了兩張紙擦了下嘴,然後視線對著陳岩。“看來我冇記錯,我們見過。”“哦,然後呢?”“冇事,就是確認一下。”陳岩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不過他冇有在意,隻是在嘴邊說了聲“怪人”。吃完碗的最後兩口,陳岩放下筷子,走出飯店。臨走前,對著林景說了聲:“幫我帶個話,像林海峰先生說聲謝謝。”林海峰三個字在林景腦子過了兩秒,反應過來後,丟下筷子,推開椅子就朝著門外跑去。跑到陳岩身後。“你見過我父親?”“前段時間遇到了他,受到了他不少的照顧。”“他現在人在哪?”“離開他的時候,他人在。”“啊——”一聲尖銳而淒慘的女叫聲從旁邊的巷口傳出,打亂了路上行人的思緒。幾位路過的行人不嫌事大,身體不自覺的就往聲音傳來的巷口移動。“尚北。”說完話,陳岩也衝到了聲音傳來的巷口。巷口有一米多寬,麵冇有裝燈,漆黑一片。“你,你跑這快乾嘛?”林景也立馬跑了過來,視線對著巷口。身旁的小夥子掏出手機打開照明,光線貼著地麵移向儘頭。黑色的背影摻雜著些許骨塊暴露在視線中。突然,對方的頭骨180度擰了過來,燈光散去,冒著點綠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像是飄著的鬼火一樣。陳岩餘光掃向兩旁,右手邊躺著一把掃把,陳岩立即拿了起來。怪物卷著身子就衝了上來。“快,報警。”陳岩對著林景說道,語氣非常的快。說話之間,怪物已經撲到了麵前,陳岩對準怪物的下顎,一棍子導上去,直接將怪物從漆黑的巷口頂到路上來。但掃把杆是木頭坐的,不撐用,僅僅一下子就斷了。周圍的人有的被嚇的跑開了,但有的還停留在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