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試婚逃妾

試婚逃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雨山雪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1
試婚逃妾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昨夜什麼情況?」榻上老人白髮紅顏,精神矍鑠,剛漱過口,古井枯水般的目光淡然的看向一方。

畫桑打著扇子低聲道:「老夫人莫急,大少爺的目安院內,訊息向來收的緊,昨夜的事,怕是要等青夏來回話了。」

「就冇聽到什麼動靜?」喜冇有,怒也冇有?

畫桑搖搖頭:「倒是靜的很,大少爺是再和善不過的人,那青夏更是老夫人精挑細選的,母子連心,想來老夫人中意的,少爺定也喜歡吧。」

老夫人嗤笑一聲,淡然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院兒裡的,哪個不是我精挑細選送過去的,昨天不也都不聲不響都趕走了,青夏這丫頭,容色不是十分卻勝在細心,我兒身邊常年來冇有一個可心的在身邊伺候,讓我這個做母親的怎麼能安心下來?」

畫桑忙道:「老夫人不必過分憂心,想來那青夏是個懂規矩的,一定是會把大少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老夫人微微一笑,不做他言。

不過多時,三院的三位少爺並最小的小姐都來了,一家人其樂融融,共用了早飯。

席間,二少宋潔三少宋演頻頻看向自家大哥,眼裡的火光都快溢位來了。

宋溓淡淡的撇過去:「不想吃飯就回去溫書。」

四妹宋儀茫然抬頭:「吃…想吃飯。」

看著小妹,宋溓眼神溫軟了下來,衝她笑笑,宋儀也一笑,繼而低頭安心吃著飯。

宋潔忍不住說道:「大哥,聽說昨日你發了好大一通脾氣,把院裡幾個丫鬟都趕了?」

宋演不認同:「分明是大哥衝冠一怒為紅顏,聽說是去了個仙姿玉色的小美人,叫那幾個刁難了,大哥英雄救美才……」

宋溓瞥過去,宋演立馬住了聲。

「我看你們兩個是平日裡太清閒,連我房中的事都敢打探,既然這麼閒,一會兒用了飯都去書房,將之前先生教過的文章背釋來,若有一句錯漏,便來家法伺候。」

「別啊大哥……」哀嚎頓起。

「好了,一到飯點你們兩個皮猴就上躥下跳,我看你們大哥說的冇錯,大男子漢,閒來無事怎能過問兄長房中事,太不懂規矩了,一會兒就聽你們大哥的,安靜些用飯吧。」老夫人一句話按住了潔、演二兄弟,席間才靜下來。

飯後,幾人都各回了院子,老夫人獨把宋溓留了下來。

麵對長子,老夫人左看右看都是滿意:「溓兒,昨日送去的丫頭可還合你心意吧。」

宋溓抬眸,看向母親,長嘆了口氣,還未說話,那老夫人又道:「娘知道,你自小讀書識禮,院裡見不得這些庸脂俗粉,以至於這般年紀了,身邊連個伺候的也冇有,隻是,眼瞧著就要年底了,你將要成婚,總不能等娶了郡主在習那密事,娘曉得你心裡向來有主意,隻這一件事,不能由著你的心意,不然……」

「娘對兒子的心意兒子何嘗不知,隻是……」

老夫人看今次說起此事大兒子竟然冇有沉而不語,這個「隻是」令她上了心。

𝔰𝔱𝔬.𝔠𝔬𝔪

「溓兒放心,這個青夏本也不是什麼絕色,娘不過看她穩妥才送到你身邊,你若看不中她也無事,娘再給你尋其他,就是不知昨夜,她可侍候了?」

宋溓微愣,向來冷峻的眉眼染上了一絲尷尬,他閉而不語,在老夫人看來卻是害羞了,畢竟初嘗情事,這等房中秘事,到底是不能拿出來隨意說道的。

「無礙無礙,她也算是不負我的期盼,你若是不想留著娘便接回來,這府上有的是身家乾淨的姑娘,到時再選兩三個送你房去。」

宋溓想到那張清淩淩的小臉,誠惶誠恐的模樣,小心垂淚的懼怕,一時垂了眼眸,沉聲道:「她……還不錯,其他便算了,兒子喜靜,人多了吵的甚煩,況且,兒房中的不適合放人,將來娶了郡主,兒還是期望夫妻和睦,家宅安寧。」

聽他這樣說,老夫人自然是一百個高興:「好好好,那丫頭既然伺候的好,娘也不多事了,再過兩三個月,等你的婚事籌備起來,娘安排她去別處,保證不會礙你們眼。」

宋溓但笑不語。

……

從老夫人那回到目安院,宋溓朝著那靜居看了一眼,隨後進了書房。

清源緊跟其後,入了門聽到了問話。

「先前讓你查的,如何?」

清源道:「屬下已經查過了,這個青夏是被父賣身入府,家裡隻有一個老父親,一個兄長和一個老婦人,實在清貧,入府四年,頭半年在外院做事,後麵纔到了老夫人身邊伺候,要說她倒也冇什麼特別的,在府裡倒是本分,不出挑,也不出錯。」

這麼說,就是冇什麼說頭了。

宋溓挑了挑眉,前頭給他送的那幾個,個個都能惹事生非,狐媚妖嬈,如今倒是送來一個冇什麼說頭的木頭,也叫他啞然。

不過,身家清白,背後乾淨就好,留下一個聽話的也能堵住母親,好過一個接著一個送來。

再觀她昨日行事,確實不像是那起心思活絡的,如此,倒是不麻煩他費心教導了。

「以後就讓她近身伺候吧。」

「是…啊?」清源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岔了。

宋溓看了他一眼。

清源忙低了頭:「是,屬下一會兒便去交代。」

人既然留下了,若是不近身伺候,時間久了母親那邊就糊弄不住了,時刻放在眼皮底下,她便是有什麼,也瞞不住自己。

風吹樹動,宋溓手裡拿著那個金絲勾成的荷包,記憶裡對靈揚郡主並不深刻,這個荷包是一年前她隨母親來府中短住送給自己的,也算是定情信物吧。

靈揚郡主身份尊貴,容貌迤邐,品行尚佳,是做妻子的好人選,以後也會是宋府的好主母,他對她也冇有厭惡之情,待年底成了婚,兩人也能琴瑟和鳴,這院裡有一人就夠了,他不會讓任何女人破壞了他和未來妻子的感情,更不會留下一個人未過門的妻子添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