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時光之歌:青春的旋律與和解

時光之歌:青春的旋律與和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時樾墨客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49:59
時光之歌:青春的旋律與和解

簡介:這部小說主要講述了顧宸凱和季錦城在音樂道路上的成長和挑戰,以及他們如何麵對過去的錯誤,勇敢地追求夢想。文章通過描述他們的音樂創作、巡演、粉絲見麵會等活動,展示了他們堅定的信念和對音樂的熱愛。同時,文章也描繪了他們在麵對困境時的掙紮和抉擇,以及他們如何通過音樂來表達自己的情感和決心。總的來說,這篇文章充滿了力量和希望,展現了音樂的力量和人性的光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四月尾聲,夏意初生,香樟馥鬱,喚醒時光。夏蟲催鳴,日暖風輕,香樟吐芳。午後陽光,穿透綠蔭,斑駁光影,舞動青春。悠長靜好,陽光灑落,斑駁如畫。

四月春末,蟲鳴已然在催促盛夏,陽光正好,到處散著香樟氣息。夏日的午後,陽光透過香樟樹的葉片,灑在熟悉的校園小道上,彷彿能聞到青春的味道。

顧宸凱騎著自行車穿樹林捷徑趕往圖書館,距離大四畢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顧宸凱(宸宮瑞氣映朝陽,凱歌迴盪九天旁。)氣喘籲籲上樓,李傑已然為他留了一個靠窗的位子。

伸手揮了揮:“你小子怎麼纔來,剛剛一個女生跟我好一通吵,非要我把這占座的包拿走。”

“呼呼,我這不到了,行了,晚上請你吃鴨腿麵。”

“倆腿。”

“行。”顧宸凱撣落頭上了的幾片香樟葉,坐到位上,戴上耳機開始翻看要複習的篇目。

耳機裡突然傳出的聲音突然讓顧宸凱停下了複習的心,雖然這首歌他從未聽過,可這個聲音卻異常熟悉。

隨即,他打開手機,發現唱這首歌的歌手正是季錦城。

心想“原來真的是他啊,現在也是支楞起來了,想當年……”

李傑發現了他的舉動,開口問道“阿凱,你怎麼了,平常你在複習時都不會被其他事情打擾,你是怎麼了,這人是誰啊,gay裡gay氣的,阿凱,阿凱……”李傑連續叫了兩聲,顧宸凱才反應過來。

顧宸凱說:“怎麼了”

“我纔要問你怎麼了呢,心不在焉的,叫你都冇有反應,像丟了魂一樣”李傑說。

“冇事。”就關掉手機,接著複習了。

四月的陽光透過香樟樹的縫隙,灑在顧宸凱的自行車上,他騎著車,心中思緒萬千。即將畢業的他,對未來充滿了期待,也帶著一絲緊張。他與李傑的對話,讓他想起了過去與季錦城的恩怨。

“李傑,你剛纔說的那個女生,就是因為占座的事情?”顧宸凱邊騎車邊問。

“對啊,就是那個,她非說這個位置是她的,我解釋了半天,她就是不聽。”李傑抱怨道。

“算了,這種事情經常有,彆放在心上。”顧宸凱安慰道,心中卻想起了與季錦城的那次衝突。

晚上,顧宸凱和李傑來到學校後門的鴨血粉絲館吃鴨腿麵,李傑總是喜歡這家店裡的鴨腿麵。

顧宸凱和李傑坐在鴨腿麪館裡。

李傑一邊吃麪,一邊好奇地問:“阿凱,你今天是怎麼了,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顧宸凱放下筷子,看著李傑,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其實,我今天在圖書館聽到了季錦城的歌,就是那個我們大一實習時發生的……”

李傑立刻反應過來:“哦,就是那個讓你在化妝時報複他的季錦城?冇想到他現在還唱得這麼火。”

顧宸凱苦笑了一下:“是啊,冇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一轉眼都快畢業了。我當時確實做得不對,現在想想,挺幼稚的。”

夜幕降臨,顧宸凱躺在床上,窗外的星空格外明亮。他想起了大學時的時光,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那些曾經的夢想和承諾。

他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感,既有對過去的懷念,也有對未來的期待。

夜晚的顧宸凱難以入眠,在床上翻來覆去。因為他又見到了一個許久未謀麵的人,勾起了他的一些不好的回憶……

第二天早晨,樹林的儘頭處,顧宸凱又在跑步,汗水順著臉頰滴落,落在藍色的跑道上,他也在朝宿舍的方向跑去,正好路過樹林,跑道旁邊是一處校園貼吧的報刊亭,而上麵空空如也。

因為昨天有個其它學院的專業老師來找顧宸凱說有事,恰巧那時他不在寢室。

“老師,你找我?”顧宸凱說。

“對,顧宸凱同學。其實是自從你上大學以後,你各方麵的成績十分優異,獲得了多個國家級獎項和省級獎項,以及獲得多次一等獎學金,所以我想要你研究生到我們專業來,我當你的研究生導師。”

“老師,距離畢業還有一段時間,加上臨近畢業事情繁多,我還冇有想太多,但如果老師選擇帶我那是我的榮幸,容我考慮一下。”

“好的,你考慮一下,畢竟我們學院的導師雖然不少,可我的實力還是毋庸置疑的,畢竟我帶出的學生無不都是頂尖人才。”

“好的老師。”顧宸凱說完,就離開了辦公室。

其實顧宸凱的父母已經和平離婚了。顧雲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人,是一位事業家,專注於自己的事業。然而,父親很自私。他隻會提供經濟支援,其他的都不會做。蔣芮瑩則是一位非常能乾的人,是一位女強人,專注於自己的工作和事業。他們兩個的性格完全相反。

在顧宸凱很小的時候,問過他的父親。

顧宸凱:“爸爸,你能不能多陪陪我?我覺得很孤單。”

顧雲:“對不起,兒子。爸爸最近很忙,冇辦法經常陪你。你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長大了才能保護自己。”(其實會在一起過週末)

顧宸凱:“我知道,爸爸。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多陪陪我。”

當顧雲提出離婚時,蔣芮瑩非常冷靜,她冇有做出任何極端的事情。她認為,他們的關係已經到了儘頭,他們再也無法繼續在一起了。

顧宸凱:“媽,你和爸爸真的要離婚嗎?我有點不明白。”

蔣芮瑩:“寶貝,你爸爸和我之間有些事情處理不好,我們覺得分開對我們三個人都更好。但彆擔心,你仍然是我們兩個人的寶貝,我們會一起照顧你的。”

顧雲和蔣芮瑩在離婚協議上達成了一致,他們決定共同撫養顧宸凱。

顧宸凱:“那我們還會像以前一樣一起過週末嗎?”

蔣芮瑩:“當然,我們會安排時間一起吃飯,過週末,就像以前一樣。隻是我們的居住方式會有些改變,但我們的愛不會變。”

顧宸凱:“那爸爸呢?他會來看我嗎?”

蔣芮瑩:“會的,你爸爸雖然工作忙,但他答應會來看你,你們也會有單獨相處的時間。我們雖然不再是夫妻,但我們都是愛你的父母。”

顧宸凱:“好吧,隻要你們都開心,我也支援你們的決定。隻是希望你們不要因為離婚而不開心。”

蔣芮瑩:“謝謝你,宸凱,你的理解讓我們感到很欣慰。我們會儘力讓這個變化對你的影響減到最小。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雖然父母離婚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但我也理解他們。我認為,父母離婚是因為他們性格不合適,他們再也無法忍受彼此。”

“我支援他們離婚,因為他們離婚後,他們都變得更快樂,更自由。”顧宸凱心想到。

走在路上,顧宸凱又想起了昨天看到的關於季錦城唱歌的視頻,他心想“雖然我之前跟他發生的事情,就隻是單純的為了報複他,結果也是鬨得十分尷尬。”

話雖這麼說,可顧宸凱的心還是難以平靜,顧宸凱接著往寢室的方向走,這天氣也不知怎麼的,突然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顧宸凱這會的衣服已經濕透了,他加快了腳步,想要回到寢室。在回到寢室的路上,顧宸凱又路過了那個校園貼吧的報刊亭,這裡的帖子多出來了幾篇,他好奇的朝這裡望去。

其中有一篇文章喚起了他塵封的記憶,內容是他所在學院的專業老師將帶幾名學生去娛樂公司進行暑期實踐。這讓他想起了一年前的事,也就是關於他和季錦城的事。

看完後,顧宸凱回到寢室,本來想洗個澡,可廁所被占用著,於是便坐在了椅子上,看著椅子,他在想,季錦城當初一定也很狼狽吧!

“當時也是老師帶著我們出去實操,而我卻偏偏是季錦城的化妝師。”當時的季錦城(那時的季錦城才18歲,而顧宸凱比他大兩歲。)還是一個冇什麼名氣的小人物。其實當時出去實操也是為了以後研究生方向有個加分項。

(閃回)季錦城說:“你就是我今天的化妝師嗎?

當時的顧宸凱回了一句:“嗯。”

“你看起來不像是專業的。”因為顧宸凱長相十分俊秀,不像是給彆人化妝的,倒像是彆人替他化妝的,所以季錦城會問出這樣的話。

“你如果不相信我,那你可以自己化。”顧宸凱說著,就把化妝刷遞給了季錦城。

季錦城冇有說話,隻是拿起手機撥通號碼。

顧宸凱見此情形,一把奪過季錦城的手機,並掛斷電話。

季錦城怒斥道:“你乾什麼。”

“你剛纔想給誰打電話。”

“給你的負責人打電話,詢問一下怎麼會有這麼囂張跋扈的人,把手機還給我,不然有你後悔的時候。”季錦城不耐煩地說。

顧宸凱聽到這不由得心慌起來,說道“可以啊,隻要你把剛纔的事就當冇發生過,我就還你。”

季錦城說:“我不是跟你商量,而是在警告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在該行業混不下去,到時你將永無翻身之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