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笙笙不溪

笙笙不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悅意不知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15
笙笙不溪

簡介:身為將軍府唯一小姐的沈溪身子不好,患難痊之症,受不得寒,耐不了熱,因母親早逝,父親忙著處理公事,打小由哥哥帶,在哥哥上戰場後被拐去當神醫徒弟,眾人認為她已病逝,而在半月山因意外閱讀,愛上了毒藥製作以及話本 在出師後回京,和新交的朋友一起開了個紅娘店,從此走上了磕cp,看彆人的愛恨情仇的路 沈溪活的自在,為不枉來人間一趟,計劃遊遍這山河,看人間百態,知四季輪迴。 世人皆知沈溪善解彆人的情結,雖不知沈溪難解自身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哥哥~哥哥~”五歲的小女孩坐在堂門橫檻上,對著空蕩蕩的將軍府嚎叫著要哥哥

旁邊無措的中年管家,憐惜的看著她,雙手抬起又放下,幾番周折,抬起的手輕輕落在了她的腦袋上,輕揉著,生怕弄碎了玻璃一般,“小姐,公子和將軍去北塞了,沈伯在這呢,乖哈~”

“可我不要沈伯,我要哥哥。爹爹壞!!我要哥哥!!”小女孩說著說著白嫩的手開始在空氣中揮打,眼眶紅了幾分,淚珠欲落不落的,沈伯見了此狀更是心疼不已

他無措的哄著小女孩,小女孩的眼淚掉個不停,突然間一把推開沈伯,衝出府去。

“小姐——”沈伯跟著上去,注意著小女孩的安全。

“啪嗒”小女孩反摔到了地上,抬起滿淚的雙眼看著被她撞卻未倒的人。

沈伯順勢看去,一個剛及笄女孩,身著白衣,揹著簍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不點大的自家小姐,輕歎氣。

小女孩眼淚未擦便站了起來,拽著白衣女孩的衣裳,“漂釀姐姐,對不起嗷”眼神帶著真誠和幾分委屈。

如果忽視掉小女孩用人家衣服擦眼淚的動作,以及白衣女孩黑沉沉的臉色。

沈伯看得眉頭一皺,生怕白衣女孩動手打人,想把小女孩抱走,“抱……歉”

話音未落,他家小姐就被人家小孩抱的抱了起來。

“體虛……還有一大堆毛病。”白衣女孩的手放在了小女孩的脈上,把起了脈,“嘖,小孩,叫什麼?”

“沈溪,沈溪的沈,沈溪的溪。”

“……”

“……”

兩位無語。

“小孩,哭什麼?”白衣女孩用手指輕輕的點了點沈溪的額頭。

沈溪摟著她,用哭腔說,“我想要哥哥,哥哥不要我了……”

她的目光從沈溪身上移到了沈伯身上,沈伯緩聲解釋,“我們公子和他父親去北塞了……冇個幾年回不來。”

白衣女孩動了動唇,剛要說些什麼就被人拽住了頭髮。

“姐姐,那你叫什麼?你能帶我去找哥哥嗎?求求你啦~姐姐~”

“顧月笙,我的名字。她的時間不剩幾年了,我可以帶回去讓我師父給她續命,至於後麵,就看她造化了。”

前麵是對著沈溪說的,而後麵的話則是看著沈伯說的。

沈伯麵色平靜,看著好似早知此事。

“我憑什麼信你,當初一大把大夫也是這麼說的,可是無人做到,我有什麼實力能讓我信你?”

“師從半月山。”顧月笙短短一句話卡了沈伯下麵的發言。

半月山,迷一樣的存在,甚少人知其處,卻皆知半月山出來的人的能力。

“行。”沈伯相信自己的眼光,顧月笙冇有撒謊,但他不會蠢到相信顧月笙毫無目的的幫一個陌生人,“你有什麼目的?”

“我看上了她。”顧月笙神色如常,像再說今天吃了什麼一樣簡單。

在沈伯震驚又恍惚的目光中,顧月笙好像理解了什麼,耳朵紅了幾分,沈伯的目光變得更加難言,滿臉寫著“這個變態”

“不……”沈伯要反悔了。

“我要她當我徒弟,她有這方麵的資質。而且半月山隻有半月山的人進得去,我師父他不出山。”顧月笙補充道。

“這是我做不來主,我家小姐同意就行,不過她可不會同意,她啥也不懂……”

顧月笙低頭看著緊緊抓著她衣裳的沈溪,笑了笑,“小孩,我帶你去找你哥哥,好不好?”

“好!!”小沈溪太單純,聽到有人要帶她找哥哥就屁顛屁顛的跟著了。

沈伯一臉震驚,看著顧月笙的眼神裡帶著譴責,這人怎麼騙小孩呢?!?!!!

“告辭!”顧月笙順勢抱著沈溪走了,揹簍上的大片綠色晃眼的不行。

“騙人是不對的!而且,你怎麼可以騙我家小姐呢?!!完了,完了,這下怎麼跟公子交代!”

隻有沈伯一人在裡巷裡抓狂……

“姐姐,去哪?”

“叫師父,離京。”

離京找哥哥!小沈溪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