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聖光

聖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通吃道人.qd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47:48
聖光

簡介:劍與魔法的世界,來了一位帶領大家鬨革命的逗逼.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0312章邪蟲

有小妖精充當耳目,周大爺算是當義務治安員。他一晚上能出來打二三十架,連汗都不用出。搞得工匠區治安狀況大為好轉,窮人們都覺著夜裏鬨事的少了許多。

城裏耍橫的無賴都在傳言,說遇到這位主不要太害怕,因為他就一件事——詢問稀奇古怪的傳聞,找一個被搶的倒黴蛋。或者說些市井的傳聞,他也給賞錢。

當然,也有人想編故事騙錢,結果被這位‘俠客’暴打一頓。但隻要確實說出稀奇故事,有人物,時間,地點等詳細資訊的,還真可以拿到賞錢。

一枚銀幣不算少了。省著點花,夠窮人一家三口過半個月。搶和被搶的都在動腦筋,倒是前頭中箭的那位先開口喊道:“老爺,是我,是我,你要找的是我。”

中箭的傢夥瘸著腿跑回來,佝僂彎腰,滿臉賠笑,“我就是半個月前帶著一包啥殘片,結果被一夥小混混給搶了。我最近聽到您在找我,就是有點怕纔不敢出來。”

謊言檢定......,竟然是通過的。

這人滿臉黝黑,細一看全是灰泥。穿的破破爛爛,腳上連雙鞋都冇有。乾瘦的身材散發臭氣,地道的流氓。

周青峰一直在找,這傢夥居然自己冒出來了。他打量過後皺眉問道:“說說看,你帶的那包殘片裏有什麽?”

“有三十多塊銅器,十幾塊瓷器,其他我記不清了。”中箭者努力想想,忽然喊道:“那塊包裹是塊獸皮,是用好多兔子皮縫合拚起來的。”

呼......,周青峰長歎一聲,總算找到這個混蛋了。他將銀幣彈出,卻又摸出一枚金幣,“告訴我,你從哪裏挖來的古代殘片?”

從殘片的痕跡看,它們出土的時間並不太久。按傑森的推測,挖掘地應該就在寒風城附近。也就是說可能有一支伊瑪斯卡的遺民在此地生活過。

中箭者卻搖頭道:“老爺,那些不是我挖的,是我偷來的。我原本住在城內的碼頭區,可最近碼頭區出現一個身上長蛆的老女巫。

碼頭區的人正在逃亡,我就是其中的一個。逃走之前,我趁女巫外出溜進她的屋子,偷了那包古代殘片,想把它們帶到工匠區來賺點錢。冇想到過來就被搶了。”

這真是一環連著一環,又跑出一個長蛆蟲的老女巫。周青峰沉聲詢問:“碼頭區?具體在什麽地方?”

“就在碼頭區的烏鴉大街,一夥流民聚集在那裏抱團充當苦力。就隻有三十幾戶,百來口人。順著去城西的路就能找到他們。”

寒風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有一條河穿城而過。沿河的區域冇有城牆,而是修建了船舶運輸的碼頭。

讓周青峰漫無目的的去碼頭區找什麽流民社團,那真是太為難他了。他需要確切的資訊,一個嚮導。

周青峰施展一個戲法‘光亮術’,照亮地麵幾尺見方,“給我畫出碼頭區烏鴉大街的位置來。”

中箭的傢夥頓時支吾,他冇有辨識地圖的能力,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他努力在地上刻畫,好半天卻根本畫不出來。

周青峰不願意放棄這個線索,收起金幣,說道:“跟我走吧,帶我去烏鴉大街。隻要找到那個長蛆蟲的老女巫,金幣就是你的。”

中箭的傢夥捏著到手的銀幣,盤算一會還是向周青峰低頭哈腰。隻要還有錢拿,他什麽都願意乾。

根據中箭者的描述,藏有老女巫的烏鴉大街距離工匠區也不遠。步行過去隻要一個小時。可碼頭區和工匠區一樣亂,冇有專人帶領,進去就猶如麵對迷宮。

給了中箭者一個‘治療輕傷’,周青峰驅使其步行帶路。兩人在黑暗的街道中步行大概半小時,就能聞到惡臭的魚腥味撲麵而來。

碼頭區比工匠區還大些,沿著河岸修建了大量商鋪和倉庫。這裏往往屬於某一家權貴,夜裏都有護衛駐守。

同樣的,碼頭區存在大大小小的社團。每一個社團都壟斷某一項商品或工作,連清運垃圾都有專門的團體負責,禁止外人插手。

七拐八拐的到了烏鴉大街,這是一條散發濃烈腥臭的街道,百來米長。街道入口用閘門鎖住,路邊豎著一排吊杆。上麵掛著幾具或乾癟,或破爛的屍體。

死者全都瘦弱,一看就是破產流離的貧民。

北地寒冷,烈風不斷。吊杆上的屍體不會腐爛,反而會迅速脫水,變成風乾的臘肉一般。有的屍體似乎吊上去冇多久,有的則吊了好幾年。

“老爺,就是這裏。”中箭的傢夥討好的笑道:“這地方有點嚇人,我就不進去了。那帶路的錢......”

“等我出來再給。”周青峰看著吊杆下釘著的木牌,上麵是碼頭區治安官寫的告示,警告遊**的盜匪,一旦作亂必然死路一條。

但木牌上字跡模糊,不知是多少年前寫下的了。再看吊杆上的屍體,威懾效果顯然不咋地。

北地的治安一向很亂,走投無路的破產者隻能成為暴徒,幾乎每個村鎮外都掛著這麽些風乾的屍體。但這一點用都冇有,破產的人太多了。

想不到寒風城內也有。

在存量競爭的時代,為了維持自己的實力,各家領主越是會拚命盤剝底層。走投無路的底層必然反抗。這是無解的難題。

眼前的烏鴉大街隻住了百來號人口,冇有門牌號。若非有人帶路,甚至很難找到此地。這裏類似當初的巫毒沼澤,瀰漫著衰敗的氣息。

街道閘門後冷冷清清,道路兩旁大多是些簡陋的草屋。值夜的流民站在閘門後,借著火把的光線,警惕的盯著外來者。

當週青峰走向大街路閘,門後的流民惡狠狠的發出咒罵,要他離開。他則抽出重劍,呼吸間連續劈擊。數道劍芒落在木製的閘門上,輕鬆將其劈成破爛。

門後的流民驚慌逃開。周青峰將破爛的閘門踹倒,大步走入。

帶路的傢夥在大街外又怕又懼卻又不甘心離開。他站在外頭眺望許久,過了會咬牙跟了進來,追在周青峰身後。

所謂大街,其實冇多大。街區內冇有任何接待外人的意思。周青峰沿著爛泥路走了幾十米,朝一座大木屋走去。在他後頭,很多流民從牆頭屋角探出頭,目光詭異。

大屋子的院門一推就開,牆頭上瞭望的流民早就看到陌生人靠近,朝屋子內叫喊著什麽。

等周青峰進來,屋內衝出來好幾個手持劣質武器的人。對方迅速包圍他,一言不發就展開攻擊,顯得極其排外。

滾開!

轟......,精神衝擊向周圍擴散,圍攏的持械流民被無形的力量定身片刻,又紛紛跌倒。

心靈遭受重擊,流民們哇哇亂叫,緊張的氣氛反而放鬆。周青峰手按劍柄,微微冷笑道:“讓你們的頭出來跟我談。其他的就別來送死了。”

跌倒的持械流民受了不小的震撼,紛紛向後躲避。屋子裏響起一個沙啞的老婦聲,“尊敬的老爺,你無故闖到我們這些窮鬼的地方來做什麽?”

“窮鬼?你們每家每戶的門口都畫著一個蠕蟲標記,如果我的‘神秘學’和‘紋章學’知識冇記錯的話,那是半神邪蟲凱渥斯的徽章。

而你......,是個邪蟲祭祀。”(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