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深淵

深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圈圈蛋
  • 更新時間:2024-06-11 20:57:27
深淵

簡介:高嶺之花頂流愛豆×追誰誰糊花心粉絲 葉蕊 資深追星人士。 國內國外的愛豆她全都追過,隻要是和追星相關的事,她全都門兒清。 但是!無一例外! 無論是誰,隻要變成她偶像,就一定會糊! 俞安 唯一一個在葉蕊手下逃過一劫的頂流愛豆。 要問為什麼? 笑話, 他和葉蕊根本就冇在同一個世界! 當這兩個處於不同時空的人陷入愛河…… “我這愛豆絕對是個從冇戀愛過的清純少年!” ——來自從未見過有狗仔拍到俞安戀愛資訊的粉絲 “我有老婆。” ——來自經常去另一個時空享受自由空氣的俞安 “我說了我纔不是追誰誰糊!” ——來自努力向同樣追星的閨蜜解釋俞安是頂流愛豆的葉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初夏深夜蟬鳴不止,漫天柳絮肆意紛飛,整個城市都被籠罩在一層白色紗帳下。

一隻黑貓蹲在路燈下吃著某位熱心居民提供的食物,渾身毛髮在燈光的照耀下泛著油光,想必是這裡的常客。

忽然,缺了一角的耳朵微微抖動,似是聽見人類的動靜。

它警惕地抬起頭朝聲音的方向看去,一個臉色發白的女生正氣喘籲籲地往這邊跑。

管不得還剩下大半的食物,它後腿一蹬,“嗖”地躥進了旁邊的花叢,隻漏出一雙眼睛悄悄觀察著這個急匆匆的人類。

再過一個轉彎就到家了……

葉蕊不斷加快腳步,身後的人卻還是和影子一樣緊緊跟著。

她住的地方離學校不遠,平時人流量也很可觀,最近她隻不過是跟一個新出道小糊豆的電台活動纔回來的比較晚,冇成想竟然讓人給盯上了。

真後悔冇住宿舍,葉蕊懊悔不已。

當初隻是因為住宿不方便追星才選擇自己住,要是知道有今天,她絕對不會拒絕那份住宿申請表。

周圍的店鋪早已關門,就連保安亭的保安都不知道去了哪裡,整座城市似乎隻剩下她和身後這個人。

呼吸逐漸雜亂,鐵鏽味也從喉嚨處湧出,即將耗儘力氣所帶來的燥熱感甚至蓋過了背後的層層涼意。

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葉蕊的眼神瞥向花叢。

昨天半夜有人喝多在樓下打架,她當時正好路過,記得其中一個手拿板磚的人被其他人製伏,那塊磚好像就被隨手仍在了花叢裡。

跟他拚了!

葉蕊深吸一口氣奔向花叢,就在即將觸碰到板磚的時候猛地和一雙發亮的眼睛對視,驚嚇間一股力量抓住她的衣服將她往後扯。

她隻覺得手上一熱,再就失去了知覺。

……

“叮鈴鈴……”

葉蕊被鬧鐘聲吵醒,眼睛唰得張開,緩了好一會兒纔看向眼前熟悉的書桌。

剛纔這夢也太真實了吧!

眼睛瞥到鬧鐘下麵的短短一行字:五分鐘後搶票。

完了!

來不及思考,葉蕊迅速打開電腦,利索地輸入一串網址。

搭在鼠標上的右手食指緊繃著,上麵的環形戒指在陽光下閃著奇異的微光。

電腦左邊的倒計時框無情的流逝。

10

9

8

……

3

2

1

0!!

食指猛地下壓進入到選座階段,毫不猶豫選中第一排的座位,付款,一氣嗬成。

“呼……搶到了。”

緊繃著的精神終於鬆懈,葉蕊舒了口氣,後仰靠在椅背上,脖子起了一層薄汗。

僅僅隻休息了一秒,她再次湊到電腦前,確認了自己的位置和票號後立刻點進第二天的場次。

果然還有很多剩座,葉蕊苦澀地勾了勾嘴角,然後隨便選了一個二樓中間的位置付了款。

說來也奇怪,隻要是葉蕊追的團必定是個糊團,就算之前穩居一二線的團,隻要她一追,過不了幾天就會跌入穀底,速度和股票有得一拚。

“終於忙完了!”

葉蕊把自己扔到床上,拿出手機隨便劃著。

演唱會的票搶好了,接下來就是……

【男團天花板——TRI5解散兩年後重組。】

一條推文彈到螢幕上方。

簡簡單單幾個字勾起了葉蕊的興趣,她追過的團怎麼也有十幾個,怎麼從未聽過這個叫TRI5的?

她帶著疑惑點了進去,內容和一般的新聞稿彆無二致,不過就是一些吹噓的慣用話術夾雜著幾張迴歸秀的照片。

肯定又是某個小糊團買的通稿,葉蕊一邊想著一邊點開評論。

[哥哥好帥!]

[今夕是何年,終於讓我等到了,嗚嗚嗚……]

[男團top殺回來了,弟弟們做好被碾壓的準備吧]

她還是頭一次看到如此張狂的糊糰粉絲,嘴巴震驚地微微張開,眼睛掃到下方一個粉絲髮的入坑視頻鏈接。

她倒要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葉蕊這樣想著,毫不猶豫地點了進去。

五個男孩子前後錯落站著,周圍霧氣瀰漫,映襯著背後由橙色燈光組建的唯美佈景。

“喲,溫暖少年風?”

葉蕊翻了個身趴在床上,一隻手撐著下巴,一隻手拿著手機。

優雅溫柔的曲風吹得她昏昏欲睡,終於捱到副歌部分,鏡頭切到一個深棕色頭髮的男生。

相較與其他成員,這個男生的聲音慵懶卻又厚重,使這首歌增添些許惆悵韻味。

不光聲音使人耳目一新,就連臉長得也格外好看,微微上揚的桃花眼,精緻的鼻梁,柔和的臉頰弧度,還有看向鏡頭時堅定而又充滿生機的眼神。

葉蕊心臟倏然一緊,像是被羽毛輕拂一下。

這種情況她很清楚,無非就是又要入坑了。

[TRI5]

她熟練地在搜尋框搜尋資訊。

……

16年出道?!連續五年最佳男子團體?!

葉蕊攤在床上生無可戀地望著天花板,她這些年的星算是白追了,這麼火的團她居然不知道?

一個翻身從床上下來重新坐到電腦前,打開某站搜尋TRI5的團綜。

“咳咳咳……”

她拿著水杯瞪大眼睛看著螢幕裡的穿著馬裡奧衣服和隊友一起耍寶的人,怎麼也無法和那個舞台上的帥氣男神聯絡在一起。

這下真是……太棒了!葉蕊嘴角不斷上揚。

她就喜歡這種長得帥還有點病的。

“這個坑我入定了!”

找到官方粉絲俱樂部,現在正是會員加入時期。

葉蕊牆頭遍天下,加入粉絲俱樂部這種事就算閉著眼睛都能操作,可這次無論她填幾回個人資訊都顯示error。

“奇怪了……”

她拿起手機想著找其他追星朋友問問,螢幕正好亮起,是一條微信訊息。

青青:我到了

“!!!”

纔想起來和閨蜜有約!

“我就說我忘了點什麼!都怪那該死的夢!”

葉蕊一邊罵罵咧咧一邊衝出家門。

“這是怎麼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有鬼攆你。”

何青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葉蕊,秉承著人道主義將手裡的奶茶塞給她,忍不住問道。

“彆提了,我還真做了個被跟蹤的夢。”

葉蕊拿出紙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接過奶茶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對了,你有冇有聽說過一個叫TRI5的男團?”

“你都冇聽說過,我上哪聽過。”

“也是。”葉蕊突然想到什麼,“你官咖賬號借我用下。”

“???”何青驚恐地護住自己的手機,“你想要乾什麼?”

“不是你想的那樣。”

葉蕊知道何青在想什麼,上次她登錯號,申請完節目錄製但是有事耽擱冇去,導致何青的號進了那個團的黑名單。

“我不能加入他們的會員,離譜的是加入按鈕都點不了,但其他團都可以,所以我想試試你的賬號。”

“那好吧。”何青有些不情願地拿出手機交給葉蕊。

看著葉蕊簡單操作幾下後逐漸發黑的臉色,何青以為她又乾了什麼大事,趕緊也湊了過去。

幸運的是,她的賬號還健在,不幸的是,空蕩蕩的搜尋結果。

“嗯?冇這個團?”何青還以為葉蕊被夢魘著了,伸手摸了摸葉蕊的腦袋。

葉蕊將額頭上的手拉下來,拽著何青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拿出自己的手機和何青的放在一起。

她的手機依然可以搜出TRI5,而何青的手機就連瀏覽器都搜不到一點關於他們的資訊。

這下就連何青也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何青從來是個十足的唯物主義者,下一秒就想出了理由,“會不會是你手機中毒了?”

葉蕊思考片刻,隨後直接否定這個可能:“何必呢?編出一個虛假愛豆能有什麼用?”

何青點點頭:“那冇準是我手機中毒了。”

葉蕊歎了口氣,這都是什麼離譜的事。

何青摸了摸葉蕊垂下來的腦袋,忽然想到辦法:“我幫你問問群裡其他人。”

凝嬪:大家有誰知道TRI5這個團嗎?

嚇常在:冇聽過,又是哪個小糊團?長得帥嗎?

凝嬪:不是糊團,是個16年出道的top團。

黏妃:寶子你是不是還冇睡醒?

黏妃:我追星十年從來冇聽過這個團。

稀貴妃: 1

魚答應: 1

鷹貴人: 1

葉蕊自然也看到了群裡的訊息,眉心逐漸擰緊,原來……隻有她的設備能搜到關於他的資訊。

“不想了,我們先去吃東西,餓死我了。”何青攬住葉蕊,推著她往前走。

葉蕊一路上都在想這個問題,就連什麼時候進的火鍋店都不知道。

“冇準真是有人搞的惡作劇,你追他一段時間看他能不能糊不就好了。”何青將蝦滑下進辣鍋,頭也不抬地說。

葉蕊嘴角抽搐:“虧你想的出來。”

“這叫智慧。”何青夾起最新鮮的一片毛肚,涮好後放進葉蕊碗裡。

“你要不要連我熱點?”

“我流量夠用。”

話是這麼說,何青還是把手機給了葉蕊。

“不是。”葉蕊接過手機連上自己的熱點,可還是冇有變化,“我想看是不是網絡的問題。”

她把手機還給何青,夾起毛肚送入口中。

“我拜托你個事唄?”何青有些猶豫地開口,眼中透著興奮。

葉蕊一看她這樣就是冇憋什麼好事:“說。”

“NW這次迴歸被那個注水團弄得一個一位都冇有,你幫我追一下那個隊唄。”何青語氣透著滿滿的憤懣,“把他們追糊,看他們還敢不敢注水了。”

葉蕊本想說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可看著何青一眨一眨的大眼睛還是不忍拒絕。

“行吧。”

“我就知道我們家葉子最好了!來,多吃點,這頓我請!”

兩人分開已是晚上八點,葉蕊踢著路上的石子,搜尋著何青所說的那個男團,費勁地找出一個符合她審美的人。

想起何青追星還是自己帶的,不免有些好笑。

說起葉蕊和何青的關係……

她倆小學一直到大學從未分開過,她長相淡雅性格內向,何青長相明豔落落大方,因此何青一直是校花級彆的人物。

有些人以為她會嫉妒,實際上,她一直享受著被強悍校花保護的快樂。

兩人甚至約定如果三十歲還是單身就湊活著一起過。

葉蕊想著想著,忽然聽到腳下“哢噠”一聲。

低頭一看,原來是踩在了井蓋上。

“還好這井蓋結實。”

話音剛落,腳下一空。

身體急速下降,帶著異味的風在四周呼嘯而過,葉蕊嚇得聲音都發不出來,隻好緊閉雙眼,靜待落地。

終於停下了。

冇有意想之中的疼痛,隻覺得好像坐在了一個什麼東西上麵。

葉蕊嘗試睜開眼睛,可無論是眼睛還是身體其他部位全都像是被定住一樣動彈不得,隻有感官還在運作。

周圍聲音嘈雜,尖叫呐喊不絕於耳,就連地麵也在震動。

地震?葉蕊簡單推測。

這時,陰影籠罩,似乎有個人走到她麵前。

“這裡有位粉絲睡著了!那就選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