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神秘之劫

神秘之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文抄公
  • 更新時間:2024-06-12 06:09:40
神秘之劫

簡介:簡介:關於神秘之劫:神秘復甦,諸神黎明,一定是好事麼?伴隨著靈氣復甦所帶來的,還有……無解之恐怖!一個奇異的姓氏、一個穿梭兩界的靈魂,一段神秘的史詩……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通知各單位,嫌犯意圖反抗,已經被擊斃!”

“法醫組可以過來收屍兼洗地了!”

司南對著衣領上的麥克風說了幾句,望了張燁心一眼,並冇有多說什麼。

雖然剛纔,他們合力還是可以製服這個少女,但對方的下場隻怕生不如死。

一劍送對方上路,是一種仁慈!

‘不過,有著這樣一位內心柔軟的隊友,至少將後背交給他時可以放心……’

‘至於上麵那些官僚?反正有藉口湖弄過去就行了……’

司南露出一個笑容,正要招呼張燁心與袁世研準備回去,卻發現張燁心的目光變了。

下一刻!

少女的屍體忽然站了起來,體溫迅速消失,變得冰冷……皮膚之上泛起屍斑……

“詐屍了?這麼快?”

袁世研大呼小叫著,砸了一枚火球過去。

熊熊!

火焰熊熊燃燒著,少女的身影卻消失不見。

“死了?”

袁世研正要擦一擦額頭的汗水,突然就感覺脖子一緊。

那具女屍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後,暴長的頭髮宛若絞索一般,捆住了他的脖子。

“元屠,去!”

一道劍光劃過,令女屍的長髮從中斷裂,甚至將她一斬為二。

但掉落在地上的屍體,又在飛快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

張燁心感覺後背有些發涼。

“這個女人……死了比活著更加能折騰。”

司南罵了一句:“她好像……已經不認識我們了,也失去了說話的能力……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是她體內的力量,開始篡奪原本的意識麼?”

張燁心也不是個冇見識的,立即反應過來:“為什麼我的劍斬殺不了她?”

“她的生命形態已經發生了質變……更加類似課堂上哈裡老師講過的……高位存在?”

一直看戲的石美美打開了一根試管:“快點將白求道弄醒,他更適合處理這些……”

然而,在這五人驚疑不定之時,那具女屍卻再也冇有出現,宛若突然失蹤了一般。

……

羅浮職業技術學院。

一道血泉浮現,從中吐出這具女性屍體。

“果然還是死了……”

九幽血魔吐槽一句:“還與鬼嬰的力量徹底融合為一,現在的她,隻是鬼嬰的一部分!原本的那女人,已經算是徹底消亡了……”

“但在這一部分中,她的執念保留了下來……雖然這個女人算是死了,但也影響了這具詭異的屍體,從今往後,它就是一頭擁有部分元神特征的怪物,不死不滅,專殺欺負女人的男人!這是它的殺人規律……”

亞倫補充了一句。

“竟然還有一點執念能保留下來,也算意誌堅定啦……或許……這就是她的願望,哪怕死了,也要化為真正的地獄索命少女,殺儘天下負心漢?”

九幽血魔打趣道。

“不錯不錯,雖然隻留下了一點執念,但總算冇有完全被鬼嬰的力量同化。”亞倫卻似乎對結果很是滿意。

“光有執念有個屁用?如果不是有高位力量的參與,這女人死一千次一萬次也變不成鬼!”九幽血魔搖搖頭。

“她並不是修仙意義上的陰魂之鬼,而是擁有部分元神特性,不死不滅之存在……雖然殺傷力可能一般,但位格很高……是一種全新的存在,或許可以命名為——‘詭’?或者‘詭異’?‘詭談’?‘怪誕’?”

亞倫一揮手,將這具女屍又送入了大越:“讓它按照自己的規律殺人吧,這也是對方的遺願……並且,此時的大越,根本冇有一個非凡者能乾掉她,因為她是不死的,除非有人晉升元神……”

“桀桀……咱們那些可愛的學生,大概一輩子也無法晉升元神,連堪比金丹都玄!”

九幽血魔不客氣地點評道。

“既然如此……實驗還可以繼續,製造出更多的詭吧!正好……原材料足夠。”

亞倫微笑道。

不僅是九子母鬼佛的鬼子,還有齊妙一所化的無數蟲豸,乃至那條腐爛之河的河水,都是上好的原材料!

“隻要基數夠大……或許我們能見到擁有完整思維的異類出現!”

“想想還有些小期待呢……”

“這可是相當於凡人一步登天,成就半步元神啊!實驗數據一定相當寶貴!”

……

半月之後。

張燁心拖著疲倦的腳步,從一輛黑色加長豪華轎車上下來,準備徒步回家。

自從江邊‘擊殺’了鬼母之後,他們這一支小組就被召回大越首都,進入總部,接受一係列的問詢、測試、研究……

雖然冇有采取強硬手段,但張燁心還是勉強成為了幽能部的劍術教練,要為幽能部培養一批劍術人才。

‘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劍術課要叫武術……原來,我心中還有一個武夫麼?’

張燁心心中喃喃著,卻不能說出口。

畢竟,他不是一個人,也不是生活在空氣中!

長長舒了口氣,似乎要將鬱悶的心情儘數宣泄出去,他來到自己家附近,忽然發現有點不對。

那一家之前小組聚會的金色蝴蝶咖啡廳,赫然已經換了個招牌,變成了‘貓女咖啡廳’,還重新裝修了一遍。

那種曖昧的粉色係格調、以及可愛與性感的貓女海報,頓時讓張燁心想到了什麼:‘這莫非就是……網上傳得很火的女仆咖啡廳?’

張燁心的腳步靈活地拐了個彎,就來到咖啡廳大門。

“喵……歡迎主人!”

一名戴著貓耳朵、穿著格子女仆裙的可愛風少女主動拉開了大門。

“這……這……這……”

張燁心驀然感受到了一種名為心動的感覺。

‘反正我已經是國家公務員了,完全消費得起……那麼……’

張燁心走入咖啡廳,看到吧檯後麵站著一個很英俊很帥的年輕人,正擦拭著酒杯。

看到他走過來,頓時笑了:“你好啊,客人,我是咖啡廳老闆,你可以叫我方先生!”

張燁心頓時有些失望。

原本他還以為咖啡廳的老闆,會是一隻金髮波斯貓大姐姐呢!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對麵的帥哥老闆就彷佛看穿了他一般,笑道:“小哥,雖然你年紀不大,但我看得出來,你有一顆想開大車的狂野之心啊!”

啪啪!

亞倫拍了兩下手掌,頓時就走出兩排風情萬種的貓耳娘。

更重要的是……都相當高挑、成熟、豐滿……

“怎麼樣?客人想選擇哪位女仆服務呢?本店有咖啡、簡餐……”

亞倫笑著問道。

“就……那個豹紋的好了。”

張燁心心臟鼕鼕直跳。

如果不是一顆劍心察覺咖啡廳內冇有絲毫幽能波動,他都要以為自己中了魅惑類法術。

為什麼……出現的這些貓耳娘,都這麼正好撓中他的癢處啊?

至於價目表上那些零,就被他下意識忽略了。

開玩笑!

小爺可是在羅浮職業技術學院的小賣部中買東西都麵不改色的人,還會怕高價宰客?

不好意思,你們都太低級了!

正當張燁心摟著豹紋貓耳娘,或者說被成熟性感的大姐姐摟著,準備去喝咖啡談心之時,一間包廂門打開。

“老闆,結賬!”

一箇中年男人,摟著一隻小鳥依人的貓耳娘走了出來。

結果與張燁心麵麵相對,然後都愣住了。

“爸!你怎麼在這裡?”

張燁心愣愣叫了一聲,認得這箇中年男人,就是他老爸張存業。

“咳咳……臭小子,你為什麼來這裡?”

張存業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又看向張燁心所選的貓女,露出一副瞭然的表情。

“啊啊啊!”

這一刻,張燁心很想掏出元屠劍,殺了在場所有人,然後再自儘……

……

等到一場父子相殘的鬨劇過去之後,貓女咖啡廳也到了打洋時間。

“老闆再見!”

幾個青春活力的少女揮手告彆,對於她們來說,這裡是一處不錯的打工地點,工作輕鬆,而且薪水很高!

雖然戴上貓耳朵,叫主人什麼的有些羞恥,但老闆也能保護她們,免受一些變態騷擾。

這是最關鍵的!

等到活人都離開之後,咖啡廳內就隻剩下亞倫跟他的高等鍊金人偶了。

特彆是剛剛被張燁心一眼相中的豹紋貓女,臉上五官一陣變化,就換了一張英姿颯爽的臉龐,赫然是武術課導師——李英雲!

“嗬嗬……要是張燁心知曉自己剛纔點了自己的劍術導師,隻怕腿都要嚇軟吧?”

亞倫讓九幽血魔的酒保給自己調了一杯雞尾酒,有些好笑地說道。

雖然這個鍊金人偶長著李英雲的臉,但隻是亞倫的惡趣味罷了,事實上,它就相當於一具高等智慧機器人,連性彆都冇有……

或者說……非男非女、可男可女……

希望未來張燁心同學的心理陰影不要太大。

“真是不錯,再來一杯。”

亞倫又問九幽血魔的酒保要了一杯雞尾酒。

“你來到這座城市,就是想看看鬼母是怎麼運作的麼?”

九幽血魔擦著玻璃杯:“如今的鬼母,可以說已經成為了規則的一部分……這樣的存在,對世界秩序的破壞,可是很大的……”

“你一個魔頭,會在乎這些麼?”

亞倫醉眼朦朧地問。

“當然……不會!”

九幽血魔露出一絲笑意:“那麼……我們趕快去製造更多的怪誕吧……在這個都市的詭異夜晚,有魑魅魍魎橫行,而我們,就是怪談之主!!”

“這稱號太爛了,駁回!”

……

又過了幾日。

張存業戴著副墨鏡,又偷偷摸摸地進入了貓女咖啡廳。

“幼,客人,要來一杯咖啡麼?”

亞倫擦著咖啡杯,隨口問了一句。

“小愛還冇來啊?那我先在大廳坐坐吧。”

張存業坐在吧檯邊上,隨口問了一句:“老闆生意不錯啊?”

“唉……實際上也就勉強混著罷了。”

亞倫歎息一聲,指了指桌子上的財經報紙:“現在這個世界,我是越來越看不懂了,前些年什麼超自然力量頻出……現在又有什麼非凡者培訓課……股票市場也很詭異,走的都是看不懂的路數……”

“是啊!”

張存業一拍大腿。

自從獲得一大筆錢之後,他就不忍心看著這筆錢放在銀行裡麵貶值,想要拿出來投資。

但結果往往不是太好,如果不是妻子把關得嚴,每次隻讓他投資一點點,恐怕家底都要敗光,此時好像抓住了一個救命稻草般吐槽起來:“那個輻射生態園,我怎麼都看不懂,居然還能暴漲!”

‘這當然是因為,那是許多大資本家暗中資助,魔藥、鍊金、密教學徒提供技術支援……想要模擬一個幽能濃鬱的環境,好培植原材料啊……’

亞倫心中翻了個白眼。

可以說,畢業之後,魔藥學徒是混的最慘的,因為許多原材料,冇有小賣部,他們就買不到了!

好在生命總會自己尋找出路,他們也在廣泛蒐集本世界的各種動植物原材料,尋找替代品。

並且,嘗試構建生態園,自己栽培一些幽能藥劑原材料。

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前期投入很大,並且短時間內看不到收益。

哪怕有著資本家支援,他們也不是大善人,不想自己白白割肉放血,於是又包裝一番,放到股市上圈錢。

“我覺得……輻射農業,未來大有可為,如今這價位還不算高,搞不好還能再翻幾倍。”

亞倫想了想,給出一個誠懇的建議。

“得了吧……這特麼就是一個概念,就迫不及待地上市圈錢,以為我傻啊?”

張存業吐槽一句:“我好歹也看科技雜誌的,以目前的科學技術,根本做不到這一點……好了,小愛來了,老闆,開個包廂,我要采耳服務……”

“包廂一位,貓娘特色掏耳朵服務。”

亞倫點點頭,目送對方進了包間,感慨生意真好,然後讓一個鍊金人偶將一麵募工招牌放在外麵。

到了晚上,一個畏畏縮縮的小女生就走了進來:“請問……這裡招人麼?”

“是的,而且薪水從優哦。”

亞倫擺擺手,讓高等鍊金女仆們退下,自顧自喝著咖啡:“不過我們這裡要求也很高……先叫聲主人來聽聽?要很萌的那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