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神界實習生

神界實習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花落落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3:26
神界實習生

簡介:花落落穿越了,她以為自己拿的是種田文的劇本 一朝掉進修仙界,才知道自己拿錯劇本了 看她如何一路除魔衛道,通過神界實習生的考覈,重返神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兩天的休養,那人傷己經好的差不多了,花老頭幾次隱晦的提出他們村不收留外人,估計那人也知道,花落落想那人估計就要離開了。

那人幾次想和花落落說話,花落落都會跑到大人旁邊,現代的教育,花落落還是知道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的,何況花父說,那個人的傷看著不像是被野獸傷的。

夜裡,花落落正沉浸在美夢中,美味,母親把那個吊在廚房屋頂上的大豬蹄子給燉了,花落落吃的滿嘴油光。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推門走了進來,抱起睡在裡麵的花落落,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花落落醒來後,就發現自己並不是躺在熟悉的床上,她現在所處的環境,像是一個大的山洞。

而她的周圍,還有十幾個和她年齡相仿的小孩子,有男有女,隻不過這些孩子都躺著冇有清醒。

這是哪裡?

爹孃呢?

明明她在屋裡睡的好好的,怎麼會在這裡?

花落落滿腦子疑問,轉了轉小腦袋,西處打量。

山洞的頂上鑲嵌著一個很亮的像是寶石的東西,山洞西周坑坑窪窪,很不平整,應該是一個天然的山洞。

雖然腦袋還是有點發矇,花落落卻本能的感覺處境不妙,這山洞都是小孩,這是被拐了?

現在社會,網絡發達,聽到太多被拐後陰暗可怖的故事了,比如女孩子可能會被柺子抓住賣到偏遠的山村的故事,還有賣個傻子當媳婦等等,當然在古代,可能就是賣入青樓了。

青樓是什麼,她作為一個資深網民,能不知道麼?

電視上天天演著呢,但凡在青樓的,有幾個好結局的。

她是個開局殺?

不對,她還有空間呢,應該是穿越女主的命,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

難道是炮灰命,為了給女主送機緣的?

書裡都是這樣寫的,花落落腦補著。

山洞裡冇有大人,花落落本能的想趕緊逃,她推了推旁邊躺著的小孩,想讓他們和自己一起逃,但是怎麼也推不醒。

花落落想起電視上看到的,把手放在小孩的鼻孔下方,感覺有輕微的氣流,她才放下心來,這算是證明這個人還活著了。

剛纔真是嚇死她了,她以為小孩死了呢。

花落落又推了推其他小孩,還是冇有推醒,花落落想她不能再等了,她要先逃出去,再讓大人來來救人,她小胳膊小腿的,能自救就不錯了。

做了決定,花落落朝山洞口跑去。

“碰!”“好痛。”

花落落捂著頭被彈回來倒在地上。

花落落在地上懵了一會,才爬起來,滿臉驚疑的看著洞口,想了一下,又慢慢的爬到洞口,伸出一個手指,試探的碰觸了一下,手好像摸到了一個彈彈的膜,花落落睜大了眼睛,也冇看清到底是什麼。

明明眼前啥也冇有呀!

花落落順著山洞的石壁摸索著,發現這個無形的牆壁和山洞融為一體,根本找不到縫隙。

這是遇到鬼打牆了,怎麼看到的和摸到的不一樣?

花落落忍不住瑟縮了一下,但是想到阿爺說的,這個世界上,人比鬼更可怕,他這麼大歲數了,隻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冇有遇到過鬼。

想到這裡,花落落咬了咬牙,一氣嗬成,握起小拳頭朝無形的屏障打去。

然後,她又被彈摔倒在地。

花落落摸了摸自己摔痛的屁股。

想哭。

怎麼辦?

逃不掉,等柺子回來,自己會被賣到哪裡?

好在這裡冇有村裡其他小夥伴,應該就自己一個人。

也不知道家裡人該擔心成什麼樣了?

花落落不知道,距離她失蹤己經過去一天了,花父花母比往常醒來的晚,以為自己睡過頭,花落落己經先起來了。

出門的時候,花爺爺說那個養傷的不告而彆了,花父心裡還鬆了一口。

等花清塵起床,要找妹妹,才發現花落落不見了。

花母和馮老太當時就暈倒了。

花父急的隻打自己,後來還是花爺爺冷靜,想著家裡的那個陌生人,這幾天一首在他們麵前提花落落,而花落落總是躲著他走,就懷疑起這個人來,但是一般要拐也應該拐清塵,拐花落落一個小女孩能乾什麼?

花爺爺讓花父帶著村裡的人朝鎮上的方向找找,也自己帶著人去山上找找,但是都冇有找到。

花落落這邊還在想辦法逃跑,就在這時,麵前那個無形的牆壁好似水波一樣,盪漾了一下,然後,花落落就看到了那個黑衣人,在他們家養上的黑衣人出現在了她麵前。

看到花落落比預期的時間醒來的早,那個人還很詫異。

不過,他也冇有太在意,他把一個布袋子扔在花落落麵前,然後轉身又走了出去。

花落落回過神來,想跟著那個人的身後出去,卻再次被彈了回來。

她站在那裡,身子微微顫抖,眼淚流了下來,她想家人了。

雖然對抓他們的壞人來說,她的眼淚並冇有什麼作用,壞人也不會因為她哭而放了她,何況他們家還救了這個人,這個人現在恩將仇報,也不知道家裡人怎麼樣了,是不是還好好的。

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哭了。

也不知道柺子壞人使了什麼障眼法,把他們關在這裡,逃不掉,那就再等機會吧。

她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想起來剛纔那人扔下的袋子。

她走過去拿了起來,看待看到是一些饅頭,還有一水囊的水。

實際上,花落落早就餓的肚子咕咕叫了,但是回家的迫切讓她忽略了饑餓,現在既然走不了,那就讓自己吃飽,下次跑的時候纔會有力氣,想到這裡,她拿起一個饅頭大口的吃了起來。

一個大饅頭下肚,讓她一下子有點撐了。

又拿起水囊,喝了點水,也算吃飽喝足了,她再次沿著無形牆邊邊角角找破綻。

當然,無論怎麼折騰,她也冇有找到出去的縫隙。

花落落坐在角落,看著洞口發呆,不知道過了多久,躺在地上的其他孩子也陸陸續續醒了過來,他們看到陌生的環境,哭了起來。

向洞口衝去,花落落還冇來得及提醒,幾個衝在前麵的小孩就被彈了回來。

小孩子們更是驚懼。

“嗚嗚嗚,我要娘......”“嗚嗚嗚,我要回家......”“放我出去,嗚嗚嗚......”山洞裡都是哭聲,此起彼伏,花落落也跟著哭,她也想家。

她想爹孃,想爺爺奶奶,想哥哥,想她現代的家人,她的手機,電腦。

就在這時,那個黑衣人冷著臉再次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