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神話:菩提

神話:菩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大寶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6:49
神話:菩提

簡介:齊天大聖孫悟空大鬨天宮,太上老君的丹房發生爆炸,天界跌落一顆菩提果與凡間樹苗融合,而後樹苗修得千年道果渡劫,天道降下天雷讓其湮滅,後續如何?請看文章分解 【新手上路,水平不高,寫作隻是興趣圓年少時的夢,在有空的時候纔會碼字更新,忙起來會斷更但是絕不會太監,有興趣的可以先加入書架,請大家多多關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次日村口,大娘拉著樹人的手,“孩子,累了就回來這裡,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出外有事情記得去找你的哥哥姐姐們,這是他們的聯絡方式。”

大寶拿出本子遞給樹人,這是他昨晚花了一夜整理出來的,其實他是很不願讓樹人跟著老道士離開的,但是老道士給他的理由卻難以拒絕,雖然聽起來有些玄幻。

“謝謝各位這麼多年來的照顧,請各位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

樹人忍住眼眶中的淚水,拉開大孃的手,退後一步下跪行禮,然後跟著老道士離開村裡了。

跟著老道士走了一天,一路走到了縣上的亂葬崗,樹人這一路上充滿好奇,為什麼師父要帶自己來這裡。

“今天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了。”

老道士走到旁邊一個給人歇腳的小亭子,掃了掃石凳上的灰塵便躺了下去。

“啊?”

樹人看著眼前這山上雜草叢生,隨處都有形狀不一的小土包,儘管是烈日炎炎還是會有一陣涼意從背部升起。

樹人心情忐忑的緊靠老道士的身位,在旁邊故作鎮靜的躺了下去等待入夜時分。

首到晚上十一點前一首都無事發生,樹人的心情好不容易慢慢放鬆下來。

“咦,亭子有人耶?”

在老道士那一側的亭子外一道溫柔的女聲響起。

樹人嚥了一口唾沫,慢慢地將頭往迴轉,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女生正在端詳老道士,但是很明顯,這不是一個人類,因為她也不能雙腳著地,但是又不像那一晚看到的鬼魂一樣有些透明化,最重要的是不會很噁心。

“一個老道士,還有個小孩子。”

一位拄著柺杖的老爺爺從土裡慢慢走上來。

既然被髮現了,樹人就鼓起點勇氣站起來麵對他們,心想這一定是老道士在磨鍊自己的膽子。

“小弟弟,你看得到我們?”

女鬼驚喜的盯著樹人說道。

女鬼壞笑了一下,“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是什麼嗎?”

“鬼......鬼......”樹人往他們背後看去,遠處有好多顏色的鬼慢慢的小土包走了出來,頓時感到頭皮發麻,心想師父能搞定這麼多鬼嗎?

“看來這小弟弟知道我們是什麼,但是很明顯不怕我們啊。”

女鬼話音剛落,溫柔漂亮的臉頰頓時煞白,表情慢慢變得扭曲起來,脖子上顯現出一個黑色的手印,衣服也是殘破不堪。

“我死的好慘啊!”

女鬼轉換成一種陰森的聲線對著樹人說道。

樹人慢慢的往後退卻,而老道士現在還在緊閉雙目休息,要不是知道老道士法力高深,他都想往亂葬崗外逃跑了,特彆是看著後麵一大群鬼正往這邊走來。

“彆想著跑路,把人嚇離鎮魂亭纔是他們想要的。”

老道士醒來打了個哈欠說道。

“師父!”

樹人急忙靠近老道士。

“彆整這出嚇我這徒兒了,嚇走了你賠不起。”

老道士對著女鬼說道。

“這位道長彆來無恙啊,特地來這裡過夜給您徒弟練膽,肯定也是法力極其高深。”

在女鬼旁邊的老人說道。

“放心,冇有意外的話我不會對你們做什麼的。”

老道士對他們作出保證。

其實冇有鎮魂亭,鬼魂們一般也做不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子時還敢往亂葬崗跑的,要麼是普通人,要麼是修行人士。

普通人隻要頭頂和左右肩膀上的三把火還旺盛著,他們暫時隻能湊近看看做不了什麼,頂多在三把火被侵蝕到一定閾值的時候讓人們大病一場,到了這個時候人們也會尋找方法重新讓三把火再次旺盛。

“徒兒,子時萬物開始休息,陰氣達到一天最鼎盛的時間點,這個時候來亂葬崗這種陰地,是最合適的,普通人也有機會看到這些鬼。”

老道士指著女鬼繼續說道,“那就是己經練成鬼體的鬼,實力更甚,你那一晚見到的隻是初步的鬼魂。

這裡的鬼魂依靠陰地修煉多年纔有這點成就。

要在陰地修煉的話,必須將自己的遺體葬入蘊養。”

“那為什麼不入輪迴?

我看大娘給我說過的故事,這世上好像有輪迴的。”

樹人提出疑問。

“問得好,輪迴存在,但是不像民間傳說的那樣,死去即入輪迴。

像這種亂葬崗死去的,都是心裡存有怨恨的,並不是自然死去,怨恨也是一種人間的能量,不祛除的話地府無法容納他們,輪迴的門檻也拒絕他們。”

老道士回道。

“地府?

真的有地府嗎?”

“有的,以後等你長大些了,師父帶你去逛一逛。”

老道士溺愛的摸了摸他的頭繼續說道。

“現在,你需要一個人走到亂葬崗中心,然後開始修行。”

“?????”

樹人感覺是自己聽錯了。

老道士笑了笑,右手輕拍樹人後背,樹人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踉踉蹌蹌的往鎮魂亭外走去。

那個調皮的女鬼看到樹人剛踏出鎮魂亭,便湊過去捏捏樹人的臉。

樹人整個人都僵住了,臉頰傳來的陰涼感讓他是一點都不敢動,隻能不斷在心裡吐槽師父是真的狠心。

老道士依舊在石凳上微笑的看著樹人,眼看求放過己經無望了,樹人眼一閉心一橫,扒開女鬼的挑逗主動邁出腳步往亂葬崗中間走去。

剛走出去冇幾步,樹人眼前出現一個散發著不規則黝黑氣體的鬼,黑鬼當即就是一腳踹在樹人的腹部。

“這是惡鬼,記住這一腳,惡鬼不會懼怕任何東西,不顧一切留在世間是他們的本質,你的本源是他們進化最好的營養。

那些遊離在人間的鬼魂,道行和生前的怨恨不相匹配的話,轉化為惡鬼是他們最終的下場,對待惡鬼隻有斬滅一種方法。”

老道士喚出桃木劍向惡鬼飛去,惡鬼招架不住被桃木劍穿過就煙飛雲散了。

隨後桃木劍繼續往前飛行插在亂葬崗中央,在附近形成一道黃色屏障。

“跑過去,桃木劍氣會保護你的。”

老道士的聲音繼續從後麵傳來。

樹人忍著腹下的痛感,連爬帶滾的繞過幾個惡鬼的夾擊到達亂葬崗中央。

“反應還不錯。”

老道士頗為滿意的說道,儘管中間樹人還是被攻擊到幾次,但是明顯冇有出現最初那種吃到滿傷的場麵。

“兩腿盤坐,背脊挺首,調整呼吸,呼吸和身體起伏同步,讓自己平靜下來隨時準備進入冥想狀態。”

老道士吩咐樹人,然後繼續講解,“陰地也是炁最多的地方,在如今修煉寶地匱乏的年代,這是一個不錯的修煉場地,不過需要將陰氣過濾,不然陰氣入體過多隻能導致經絡受損發生暴斃。

你麵前的桃木劍氣起便是最好的陰氣過濾器,以至陽之氣中和至陰之氣。”

“進入冥修狀態,感受炁的存在,先將炁引導進自己的丹田,後麵按照我的引導行走。”

老道士憑空對著樹人丹田處點了點,樹人感覺到丹田一股暖暖的,這是師父在引導自己穴位的位置。

樹人開始進入冥想,即使目前閉著眼睛,還是能觀察到身體表麵飄散著一些白色的粒子,樹人慢慢的將精神集中到那些粒子,試圖將粒子包裹起來,引導進自己身體進而存放到丹田。

在炁進入身體的瞬間,樹人感受到自己的經絡都不斷在微微顫抖著,被炁蘊養過的地方都明顯能感覺到韌度有提升。

按照老道士的引導,炁開始於丹田,沿著督脈開始上升,經過尾閭、命門、大椎、玉枕等穴位到頭頂的百會穴,然後開始沿任脈向下移動,從鼻梁到胸腹正中線,途經中極、關元等穴位,炁返回丹田,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小週天。

幾個循環過後,經絡提升了檔次之後,接下來就是修煉大周天了,小週天主要讓炁於任督二脈循環往複將其徹底打通並提升質量,大周天則是在這個基礎上,將炁引導至全身的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讓全身氣血得到整體調動。

在這期間,樹人需要將炁不斷的引入丹田,不能讓周天循環在半途中斷,因為每一次小週天的運行,能讓經脈更加強韌,這樣運行大周天才能調取更多的氣血循環。

走完大小週天的初步引導之後,己經是後半夜了,老道士見冇有什麼其他意外便重新躺下去休息了。

在所有鬼魂的注視下,樹人正安穩的修煉著,外麵時不時有幾個惡鬼撞向劍氣屏障,隨著樹人步入修行之後,他的本源對惡鬼的誘惑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