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神詭大明:靈能飛昇

神詭大明:靈能飛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明君在位悍臣滿朝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59:26
神詭大明:靈能飛昇

簡介:“我們選擇擁抱靈能,走向更輝煌的寰宇世界。”當大明接觸到亞空間,現實宇宙被捅了個窟窿。皇帝坐上黃金王座成為了犧牲品,各地被攪的一團糟,文明之火幾近停滯。朕登臨帝位以後,世界得以從矇昧和混沌中獲得救贖,萬類霜天競自由!東南沿海心學氾濫,靈能者蓬勃發展,他們高呼著:“心勝於物,超凡入聖,羽化飛仙!”基督世界的牛頭人傳教士身披儒袍,頭戴進賢冠,手持十字架:“偽帝的入侵如洪水猛獸,勢不可擋……”九邊的儒生們高舉仁義之劍,將一切神神鬼鬼砸的粉碎:“血祭學神,顱獻儒座。”恐虐神選努爾哈赤振臂一呼:“那黃金王座,偽帝坐的,為何我努爾哈赤坐不得,誅殺偽帝!焚儘星河!”忠不可言的半人馬部落首領、俺答汗、順義王,狂笑著發起衝鋒:“燭炬帝誌,洞滅魍魎!”攝政王張居正,看著頭頂的黑色太陽寶船,手持象笏,正色道:“第一,天朝冇有秘密。第二,大明永垂不朽!”總督帝國八十萬禁軍的統帥,戚繼光,單膝下跪行禮:“忠誠!”神聖的帝皇連結每一個大明人。至聖先師投下了讚賞的目光,萬壽帝君歡興鼓舞。朱翊鈞於金座上起身俯瞰群臣,撫掌而笑:“眾正盈朝,忠不可言啊!”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如果要用價值來衡量的話。

與其讓朝廷花費巨大的時間和精力,來清理已經生根發芽,到處都是邪神信徒的魔巢。

不如直接犧牲掉鬆江府近兩萬戶,四十萬人。

這是一個更加高效的辦法。

朱翊鈞看過在場的眾人,疑惑的問道:“這就是你們的辦法。”

張居正也蹙起眉頭,仰頭說道:“陛下,就當我大明朝身上爛了一塊肉,剜肉補瘡,正當其時。”

“一旦魔災擴散,南直隸一亂,大明南北隔斷,頃刻間就要大亂了。”

鬆江地處衝要之地,到時候就連海上的航線都不安全。

兵部尚書譚綸也走至殿中,躬身說道:“陛下。”

朱翊鈞擺擺手,打斷了他們試圖繼續勸阻的話語:“既然你們都已經決定好了,還來問朕做什麽?”

朱翊鈞麵色如常,轉而問道自己的近侍田義:“有人來請示過朕嗎?”

田義頓時一激靈,立馬回覆道:“冇有,一個人都冇有。”

張居正感到麵上發燙。

而作為勳貴之首的英國公張溶更是額頭直冒冷汗。

“瞧瞧。”朱翊鈞笑了,又道:“這個皇帝,乾脆讓給你們來做吧。”

你們的一切設想都架構在朕已經同意的基礎上。

而朕不是先帝。

不是任由你們擺佈的傀儡。

朕就在社稷壇上看著諸位呢。

張居正和在場的諸位同僚這才意識到,他們原來已經本能的將皇帝忽略過去。

這也是隆慶這幾年所留下的壞習慣,或者說士大夫的傲慢。

至於讓皇帝把位置交出來。

冇有這種想法,不敢,也是不能。

到時候,被群起而攻的就是他們這個朝廷了。

朝廷也不過是這一批人搭建的班子。

事情再一次提醒他們,要尊重皇帝的存在,不要隨隨便便對皇帝私生活指手畫腳,哪怕在決策的時候,來請示一下呢。

張居正一把拉住還欲再說的譚綸。

快別說了,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臣知罪。”

“星炬關係重大,臣等實在不敢擅自打擾陛下。請陛下恕罪。”張居正都這麽說了,在場的幾位也隻能請罪。

英國公隻恨為什麽不是自己去南直隸。

居然連這種事都忘了。

朱翊鈞默然的看著這一切,甚至提不起什麽波瀾。

“請陛下恕罪!”社稷壇中跪倒了一大片,哪個不是紫綬金章,哪個纓簪之臣。

事情又回到了原點。

朱翊鈞伸手虛握,浩瀚的靈能將張居正扶起。

“既然朝廷還認我這個皇帝,好,那就先議事吧。”

“是先生們教導我說,這些年間阻隔深重,要上下交泰,是否?”

張居正、高拱兩個顧命大臣隻得點頭:“然也。”

就像迴旋鏢一樣。

張居正所教導皇帝的處世之道,變成了皇帝的武器。

這個世界,總是要講理的。

大明上上下下都認同的道理。

“既然如此,朕意已決。”

“海先生已經親自去了,朝廷就不要再繼續動作了。”

“星炬的天羅地網,冇有朕的諭令,他們是不能擅自做主的。”

眾人皆側目等候下文。

“還有,下一次記得先來問一問朕,是不是隻有一條路可走。”

記得來問一問萬能的皇帝。

朱翊鈞從蒲團上起身,轉至堆砌著卷宗的桌案前。

眾人也連忙跟著調轉了方向,接著跪。

“都起來,地上涼。免得傷了諸位先生的膝蓋。”朱翊鈞打開一封卷宗,同時瞥了一眼跪的最端正的英國公。

眾人靜悄悄的往起來爬。

這時候。

“臣不敢,微臣跪著舒服。”英國公突然說道。

高拱剛站起的身子又跪了下去。

他轉身看著英國公,皮笑肉不笑:“是,臣等還是跪著好,跪著舒坦。”

這一大把年紀了,修為淺薄,也不怕得了風病濕寒。

譚綸倒響噹噹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中,反正陛下說了。

朱翊鈞卻根本無心搭理他們:“讓戶部的清吏司將鬆江的魚鱗圖冊,黃冊悉數拿來。”

田義拉著戶部尚書王國光,同幾位司禮監的太監,欽天監修士一同去翻找。

隨後,朱翊鈞大袖一揮。

星炬所化的坤輿圖倒卷,投射在半空中。

這份地圖實時反應著大明的疆域,究竟在發生什麽樣的變化。

除過大明帝國的邊陲地區,那裏缺少烽火,反饋的信號就不及時,有些模糊和粗糙的沙礫感。

而南直隸這片碩大的區域中。

鬆江府僅僅擠占了其中一小塊。

這裏已經被整個塗成了紅色。

醒目的九芒星盤踞在這片土地上。

朱翊鈞眼神微眯。

九為極,奸奇占據了這個聖數,經過朱翊鈞允許了嗎。

就在眾人的見證下,朱翊鈞伸手點在鬆江府所在。

星光點點,化作漣漪,在社稷壇中盪漾開來。

鬆江府所在的浩瀚山河不斷被拉近。

這是前所未有的極致體驗。

眾人好似身臨其境,置身於重重疊疊的飄渺雲霧間。

穿過浩瀚的蒼穹,看到了兩條古老的長河包裹之間的中原地區。

隨後。

穿雲裂帛!

朝著山河大地,隕落。

如大荒星隕。

朱翊鈞盤坐在蒲團上,雙手撫膝,純粹蔚藍的藍色靈光氤氳其左右。

張居正心臟跳的厲害。

譚綸和他對視一眼,原來這纔是坤輿圖的真實麵貌。

他們靜靜的俯瞰這座被縮小的真實世界。

“這是金陵!”高拱震撼。

“鬆江。”張居正起身肅立,甚至忍不住伸出手觸摸。

“神皇在上!”英國公張溶睜大了雙眼,身體不自覺的已經爬起,正在社稷壇中旋身,貪婪的觀看著這個活靈活現的世界。

在此之前,還冇有如朱翊鈞這般如臂指使的操縱這件鎮國之器。

也冇有機會俯瞰這片土地。

蒼茫雲海間,天光雲影共徘徊。

這江山如此多嬌,難怪引無數英雄儘折腰。

在鬆江府。

靠近蜿蜒曲折的海岸線的一側,有星羅棋佈的海島。

在燈光徹夜通明的港口附近,異常焦灼的戰爭上,京營已經和姦奇的魔軍開始交火。

空氣中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芒時,一股純粹的巫術能量在迎麵而來的浪潮上方爆發開來。

在粉色懼妖前進、召喚著神秘的閃電時,他們雀躍地肆意狂笑。

陰沉的藍色懼妖在後麵咕噥著,身邊環繞著蔚藍色的火焰。

而明亮、黃色的磺火懼妖則繞著他們的腳邊跳舞。

像奇怪的**蘑菇一樣,火焰捆綁在一起,從懼妖扭曲的四肢中噴湧而出。與此同時,天空遍佈著燃燒戰車以及成群的尖嘯飛鯊的尖叫聲。變化之主,那些揮舞著魔法的鳥形夢魘則到處都是。

雙方已經戰至一團,一切的手段都是為了廝殺。

“萬眾一心兮,群山可撼!燭炬帝誌兮,洞滅魍魎!”

但隨著金鼓聲響起。

大明已經潰散和惡魔們交織在一起的軍陣,在混亂的戰場居然再度凝結。

一點靈光亮起,千絲萬縷隨之勾連,如筆走龍蛇,形散而神不滅。

朱翊鈞微微頷首,雙眸中靈光閃爍,他手掌微抬,朝著虛空伸出手指一探。

隨即鬆江府上空橘紅色的天幕被拉開,化作清晰透亮的水境,雲團被漩渦裹挾著一同呼嘯,那團雲光不斷向外擴張,最後轟然膨脹,世界被戳破了。

所有人不得不捂住耳朵,忍受著尖嘯。

天幕上空水鏡支離破碎,半個天穹都充斥著雲流漩渦,漫天烏雲滾動。

一根四萬八千丈高的通天白玉柱。

如天光破雲!

降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