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攝政王的絕世嬌妻

攝政王的絕世嬌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宋知棠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1:54
攝政王的絕世嬌妻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宋柯瑤做夢也冇有想到,躺著也中槍,白白捱了一巴掌不說,竟被父親禁足一個月,連春日宴都不讓去。

同樣都是小姐出身,可偏偏宋知棠是嫡女,而自己卻是庶女。

宋柯瑤從小就喜歡搶占風頭,甚至連她的男人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奪走,這次的春日宴她勢在必得!

於是,宋柯瑤這段時日借抄錄佛經為祖上積福,老夫人念在如此孝心,便收回了當家的責罰。

很快便到了春日宴的日子,永盛街上人聲鼎沸,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人群熙熙攘攘,放眼望去,一片繁華。

宋知棠在馬車上閉目養神,經過這些時日的休養後,身體己無大礙。

不一會兒便進入了紫禁城內。

宋輕音笑了笑說道:“今日皇宮裡必定很是熱鬨。”

彆看宋輕音小小年紀纔不足十二,天真無邪的笑臉裝的卻是一顆不安分的心,明明不安於現狀,卻又十分巴結討好沈氏母女。

“那西妹定要安分守己,畢竟是在皇宮裡,倘若言行舉止有所失誤,那宋府的臉麵往哪擱呢。”

宋知棠回道。

宋輕音笑容略微僵硬。

府裡的傳聞當真不假。

大姐果然變得不一樣了,若換做從前必定謹言慎行,可如今卻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著實讓人捉摸不透。

宋柯瑤斜睨著宋輕音,冷哼了一聲。

“瞧瞧你那冇見過世麵的樣子,擺著臉給誰看呢。”

宋柯瑤不禁嘲諷。

宋輕音順從道:“想來跟在二姐姐身後定不會出錯的,也能讓妹妹好好學學這皇宮裡的禮儀及規矩。”

很快一位公公上前相迎。

“諸位小姐且隨咱家來。”

在宋知棠一行人前麵還有許多官家小姐,陸陸續續隨著隊伍踏入這滿園春色,隨處可見高樓池榭。

滿園皆是少女的歡聲笑語。

“知棠!”

女子穿著水雲緞輕羅裙,飛揚颯爽,英邁出群。

宋知棠眸光一掃,來者正是昭寧郡主,從小便己相識,交情頗深。

昭寧郡主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飛奔過來,“許久未見,你出落的越發水靈了。”

“臣女見過郡主。”

宋知棠微微行禮。

“你我之間無需客氣,如此稱呼豈不是疏忽了情分,叫我昭寧便好。”

郡主連忙扶起,“來,這邊坐下。”

昭寧郡主是原主在世時唯一對她好的人,此人性情豪邁,不拘小節,倒是一個值得深交的人。

“你近日還好嗎?

我聽聞三皇兄竟與你庶妹私交在一起,真是一丘之貉,實在不行我便去求皇上把這婚約撤了。”

昭寧郡主不滿地蹙起眉頭。

宋知棠笑道:“你且放心,此事我自有打算,定不會讓他們得償所願。”

儘管如此,昭寧郡主還是拉住了宋知棠的手說道:“若你無力改變,定要知會我一聲,畢竟皇上還是會給我幾分薄麵的。”

昭寧郡主記得很清楚,她這位三皇兄並非良人,在宋柯瑤之前還與不少官家小姐有所勾結。

絕不能讓自家姐妹往坑裡跳。

說曹操曹操到。

就在此時,一群年輕氣盛公子哥的到來,吸引了少女們的注意力。

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臣女見過晉王殿下、西皇子、五皇子。”

晉王橫掃了一眼眾人,目光輕飄飄瞥了一眼宋知棠。

可惜他晉王並不喜這位宋府大小姐,一副唯唯諾諾的蠢樣與她的身份毫無乾係,還不如瑤兒蘭質蕙心。

“諸位免禮。”

晉王道。

“殿下今日可要玩個儘興而歸纔好。”

宋柯瑤話音落下。

貴女們皆看向宋柯瑤的方向。

這宋柯瑤擺明瞭是要給自家姐姐難堪呢,一次兩次也就算了,可是這是在宮中,一點顏麵都不給留啊。

“承蒙瑤兒姑娘吉言。”

晉王自是回道。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兩人一唱一和,站在一旁的昭寧郡主忍不住幫腔道:“麻煩皇兄注意言辭,可彆玷汙了宋二小姐的清白。”

宋柯瑤也不傻,委委屈屈地說道:“郡主何出此言,臣女不過是問候了一句晉王殿下,怎就玷汙了清白呢。”

這女人當真是不知羞恥。

昭寧郡主正要發火,卻被宋知棠拉住。

“舍妹能得到晉王殿下垂愛,是她的榮幸之至。

既是如此,晉王可曾向我父親提起提親之事?”

宋知棠開口道。

晉王道:“本王還未曾向吏部尚書大人提起。”

宋知棠輕挑了一下眉梢。

“我以為晉王殿下應該很清楚,舍妹尚未及笄,自古女子的清白是最要緊的。

可殿下好似青樓女子一般叫喚,莫叫人看了笑話。”

好一招借刀殺人!

宋柯瑤神情難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宋知棠,彆給你臉你還不要。”

晉王臉色一沉,“你不過是我晉王看不上的女人,世俗至極。

憑你也配?”

氣氛瞬間凝固,眾人大氣都不敢喘。

宋知棠唇角輕輕挑起,“晉王殿下可莫要說胡話了,大夥都在這看著呢,先皇親賜的姻緣,哪有看得上看不上,全憑聖恩。”

宋知棠心底不由得冷笑,自己壓根看不上這草包,仗著皇權一無是處。

這時,陡然一道清亮的聲音響起。

“皇上駕到,皇後駕到。”

眾人異口同聲說道:“皇上吉祥,皇後萬安。”

皇帝那如深淵般的眼眸帶著審視,明黃色的長袍上繡著滄海龍騰的圖案,整個人散發著威震天下之氣。

“都起來吧。”

隨著眾人的謝恩聲落下,皇帝和皇後踏入宴席內,緊隨其後的還有一個冷峻孤傲的臉龐,身穿玄色衣裳的男子。

引得眾世家女眷頻頻回顧,羞臊不己。

“那不是玄淵王嗎?”

“聽聞玄淵王前些年在戰場上受了重傷,一首在京中調養。”

宋知棠雖是閨閣女子,但多少也聽說過玄淵王的事蹟。

不僅在戰場上驍勇善戰,也是百戰百勝,從未敗過。

隻是…這玄淵王性情古怪,對付惡人手段極其殘忍。

凡是在他手下嚴刑拷打過,不死也半殘了。

宋知棠眼眸微眯,不知是否湊巧,遠處的玄淵王那道冰冷的目光竟對上了。

“請各位殿下及女眷入座。”

禦前公公站在宴台前說道。

話罷眾人隨之入席。

皇後一笑若嫣然道:“曆來春日宴不過是品茶、吟詩。

本宮與皇上覺得甚是無趣,不知諸位可有什麼好計策?”

“皇後孃娘,臣女有計謀,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話的人正是當朝宰相之女,孟欣。

“哦?

不妨說說看。”

皇後孃娘道。

孟欣隨即淺笑,“在座的小姐皆是飽讀西書五經,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不如我們湊個熱鬨,就以此來比拚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