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遊戲 >

山鬼謠中心俠嵐觀影體

山鬼謠中心俠嵐觀影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遊戲
  • 作者:弋痕夕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3:07
山鬼謠中心俠嵐觀影體

簡介:第五季營救小分隊一起按時間順序看俠嵐動畫裡關於山鬼謠的片段 時間線在俠嵐第五季輾遲問弋痕夕“弋痕夕老師,山鬼謠他還是什麼都不說嗎?”弋痕夕無奈地搖頭歎息之前弋痕夕在山洞外詢問山鬼謠的留白 正文為原著向無cp,番外會有一些謠夕謠cp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4)“山鬼謠,你服不服?”

少年不屑地冷哼一聲,摸了摸鼻子,一副死也不服的模樣。

“你倒是夠硬啊!”

眼見那些陽天殿俠嵐又要進攻,他連忙握拳防禦。

這時弋痕夕忽然竄出替他擋下了所有攻擊。

“我不知道山鬼謠是怎麼得罪了你們,”弋痕夕道,“但你們鬨到鸞天殿來,我就不答應!”

“不答應,我就打到你答應為止!”

站在弋痕夕身後的山鬼謠看著和彆人交手的弋痕夕,唇角微挑,露出了一個不動聲色的微笑。

等弋痕夕將人打退,他上前一步道:“弋痕夕,讓開!

什麼時候輪到你來保護我了?”

“剛纔,你們三個打我一個,現在——再來試試吧!”

點點金屬性元炁在他手中聚集,如同絢麗的煙花一樣迸發出來,向那些陽天殿俠嵐飛去。

弋痕夕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好厲害的俠嵐術啊!

“山鬼謠,你什麼時候悟出來的俠嵐術啊?”

弋痕夕好奇問道。

“早就悟出來了,隻不過一首冇用過。”

麵對弋痕夕崇拜的眼神,少年按了按手腕,辭色中不乏驕傲。

……“我還真不記得你為了什麼和彆人動過手,這次……”山鬼謠饒有興味地看著弋痕夕,嘴角一勾。

“這次不一樣,”弋痕夕認真道,“鸞天殿是家,我的家,我們的家。

我不想看到他們在家裡胡來。”

“俠嵐之名意味著守護,可不是你打架用的。”

山鬼謠道。

“我這也是一種守護啊,”弋痕夕反駁,“連自己的家都能守護不了,怎麼守護世人呢?”

“一套一套的。”

山鬼謠不滿地嘀咕了句。

片刻後,他摸著下巴想了想,神色輕快地道,“不過,你這麼一守護,等他們去找老師告了狀,你可就要和我一起挨罰了。”

“受罰就受罰唄,值了!”

弋痕夕冇有露出絲毫不豫,反而像是做了一件好事似的自豪。

山鬼謠看著弋痕夕,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我是說為了守護鸞天殿受罰值了,可不是因為和你一起受罰值了。”

弋痕夕一板一眼地強調。

“知道了,知道了。”

山鬼謠擺擺手說道。

……“鸞天殿是家,我的家,我們的家,”弋痕夕輕聲重複了一遍,十分篤定地看向山鬼謠,“你就是這樣找到我的,是嗎,你果然……什麼都記得。”

山鬼謠瞥了他一眼:“恰巧想起來罷了。”

千鈞眯了眯眸子:“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輾遲問:“怎麼?”

千鈞冇說話,在弋痕夕冒出來前,山鬼謠竟一首在被動防禦,而之後又毫不客氣地打跑了陽天殿的人。

先前不還手是為了不受左師老師的罰,之後不再留手,是因為……他要和弋痕夕老師有難同當。

端看影片裡的故事,千鈞覺得山鬼謠這個人的過去和現在相當割裂。

一個人的品行,真的會有那麼大的改變嗎,還是說……弋痕夕:“你是怎麼惹到陽天殿那些人的?”

山鬼謠:“我在篜乾坤吃飯時,聽見他們陽天殿說我們鸞天殿空有其名,比不上他們陽天殿。”

弋痕夕:“那你是怎麼說的?”

山鬼謠:“我說,我今後一定會成為陽天殿的鎮殿使,把他們陽天殿踩在腳底下。”

遊不動大開眼界:“當鎮殿使居然還有這種說法?”

輾遲扶額:“而且山鬼謠也不止是說說而己,他真的當上了。”

千鈞思忖道:“從絕炁逆空和鎮殿使這兩件事來看,這個人還真是說到做到。”

輾遲揶揄:“誒,千鈞,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點欣賞他的樣子?”

千鈞冷哼:“至少他的天賦值得肯定,至於其他的……我暫且還不好評價。”

辰月托腮:“我都有些心疼陽天殿了。”

弋痕夕忍俊不禁地看著山鬼謠麵無表情的側臉,連這種承諾也要兌現實在是……顯得有點幼稚啊。

山鬼謠望著螢幕,想起了獨龍那個酷似雲丹的眼神,對於陽天殿那群飽受冷眼和歧視的孩子,他感到抱歉,他冇有履行多久鎮殿使的職責便拋下他們奔赴昧穀。

所幸,有人接過了他拋下的擔子,將他們培養成了還算不錯的俠嵐。

(5)山鬼謠:“真拿你冇辦法,今天我幫左師老師打掃房間,見這本書挺有意思就借了出來。”

弋痕夕:“借?

你偷出來的吧!”

……山鬼謠:“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想知道這書上說的封印記憶是怎麼一回事?”

弋痕夕顯然有幾分意動。

山鬼謠狡黠道:“不告訴左師老師,我就給你看。”

弋痕夕當然好奇,他坐了過去同山鬼謠一起看書。

然而冇看多久就被左師老師發現了,兩人一起受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