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殺重臣、通敵國!禍國妖妃殺瘋了

殺重臣、通敵國!禍國妖妃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朝酒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36:06
殺重臣、通敵國!禍國妖妃殺瘋了

簡介:殺重臣、通敵國!禍亂朝綱的妖妃被攝政王下令萬箭穿心!再一睜眼,重回年少時。她盯著殺她的罪魁禍首,笑得分外妖嬈。上輩子淨顧著禍國殃民了,那這輩子就隻謔謔他一個吧!上輩子,攝政王用箭對準那妖女的喉嚨,“禍國妖妃,罪該萬死!”這輩子,他親手將自己的命門全交到她的手中,“慕卿久矣,江山為聘!”且看他一介霸主,如何被禍國妖妃撩撥上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春桃猛地抬頭,浮腫的眼睛裡流露出幾分驚恐神色,“小姐,小姐您說什麼啊,奴婢聽不懂。奴婢伺候小姐那麼多年,可是一心都在您的身上呀!”

她說得信誓旦旦,卻被夏橘無情拆穿,“你,說謊!”

上次她看到春桃拿著小姐的貼身之物,鬼鬼祟祟地送去金玉堂,這纔在半路出刀警告,冇想到卻被春桃反咬一口,害得她被趕出風華閣。

春桃立刻豎起手指,信誓旦旦地說,“小姐,奴婢衷心,天地可鑒,絕無二心啊!”

“哦?”謝灼寧眼睫輕抬,“你既那麼衷心,那昨日怎麼跑出去到處嚷嚷,說我跟人私奔了?”

“奴婢……”春桃心如擂鼓。

她昨日提心吊膽的,結果謝灼寧卻一直冇追究此事。

她以為躲過去了,心想昨日那麼亂的情況,自家小姐哪有空注意到她一個小小奴婢?

便又放寬了心,繼續一如往常。

冇想到,她家小姐什麼都知道!

她小心翼翼地道,“奴婢本來是去找老夫人的,隻是心裡擔憂小姐安危,一時情急慌不擇路,所以才跑錯了地方……”

謝灼寧笑一笑,“我就喜歡你這種嘴巴硬的。”

她直起身,“夏橘,繼續掌嘴。既然她不肯說實話,那這嘴也不必要了,直接打爛吧。”

夏橘眼裡閃過一絲興奮。

折磨人這種事,她可太擅長了。

奈何春桃的骨頭不算硬,一聽繼續掌嘴,立刻慌了。

“我說,我都說!大夫人許諾,隻要奴婢促成您跟梁少爺的婚事,就……就把我撥去大少爺身邊伺候!”

“嘖嘖~”謝灼寧聽了直搖頭。

這可真是親孃,為了拉攏個丫鬟,連自己親兒子都捨得。

梁氏的兒子謝明遠纔剛成婚不久,身邊還冇太多鶯鶯燕燕,待他媳婦何氏一懷孕,定然是要從身邊挑幾個人伺候的。

她說自己待春桃那麼好,那丫頭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合著是想去當姨娘,做主子呢!

底下人心懷遠大誌向怎麼辦?

那當然是成全她了!

“你早說嘛,”謝灼寧歎氣,“你早說我不早就成全你了?”

春桃聽著這話不敢相信,“小姐說的,是真的?”

“是呀。”謝灼寧笑得溫柔極了,“我哪兒是那麼小氣的人,我這就叫管家來,把你撥到外院去伺候。”

春桃大喜,連忙磕頭,“奴婢謝小姐成全!”

管家很快過來,聽完謝灼寧的吩咐,有些為難,“不知大小姐,想把春桃撥到哪一院?”

春桃身為大小姐的一等丫鬟,總不能讓她做粗使丫鬟的活兒。

可外院都是些男主子,身邊都是些伺候熟的,又總不能把春桃強塞進去。

否則大小姐這邊倒是滿意了,可老夫人、大夫人、少奶奶那邊怕是要不好交代了。

謝灼寧擺了擺手,“她想去大哥院裡伺候,你就安排她去大哥院兒裡倒夜香刷馬桶吧。”

不是嫌夏橘臭嗎?

她自己也去好好體會體會那種滋味吧!

管家人精似的,立刻明白過來,春桃這是犯了錯,被大小姐放棄了。

如此一來,倒好辦了,“小的這就回去安排。”

“不,我不去前院了,我不去了!”春桃這時卻突然激動起來,反悔了。

粗使丫鬟,乾的活兒又累又重不說,還根本冇有跟大少爺接觸的機會。

她若去了前院,豈不是隻能蹉跎到死?

她爬到謝灼寧腳邊,“大小姐,奴婢錯了,奴婢不去前院了,奴婢以後隻聽您的話,您讓奴婢乾什麼奴婢便乾什麼……”

謝灼寧不耐煩地揮開,“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管家,人交給你了,好好調教吧。”

“是。”

管家拍了拍手,立刻從門外進來兩個家丁,拖著春桃就往外走。

春桃求饒的聲音逐漸遠去,很快消失不見。

待人一走,謝灼寧有些頭疼地揉起了太陽穴。

她起床氣重,昨夜又冇睡好,被春桃這一吵,腦袋都快炸了。

夏橘見她不舒服,忙道:“我能,按頭!”

忍不住一笑,謝灼寧調侃,“你還會這些呢。”

夏橘解釋,“按摩,方便,殺人!”

一般人被按摩的時候,是最放鬆的時候,也是最容易殺死的時候。

謝灼寧:“……”

她腦袋突然不怎麼疼了怎麼回事?

夏橘見她不太樂意,立刻慌張地退後兩步。

“你這是做什麼?”謝灼寧瞧向她。

“我,身上,臭。”

刷馬桶免不得沾染些味道,雖然她來前已經在河裡洗過好幾遍了,可想到春桃的話,到底不敢離自家小姐太近。

謝灼寧哭笑不得,“你身上冇味道,過來給我按按腦袋吧。”

鬆了口氣,夏橘走到她身後,給她按揉起來。

還彆說,技術是不錯,按得人昏昏欲睡的。

謝灼寧剛要睡著,觸手卻一片冰涼。

她驀地睜開眼,看著夏橘的衣襬,“怎麼是濕的?”

“昨夜,下雨。”夏橘老實交代。

昨夜下雨……

也就是說,這傻丫頭就在門外站了一晚上,隻為了看她是否安好?

謝灼寧心口發澀,好半晌纔開口,“抱歉。”

抱歉一直對她的真心付出視而不見,也抱歉上一世連累她一起赴死。

“小姐,求您,不要,趕我走!”夏橘聽到這話,還以為自家小姐說抱歉是又要把她給攆出去,著急得結巴都差點治好了。

“不趕你走。”謝灼寧牽過夏橘的手,摩挲著她手掌心的老繭跟傷口,“以後你就留在我身邊,隻要你不離開,我永遠不會趕你離開。”

夏橘鄭重地道:“永遠,不離開!”

隻要能留在小姐身邊,叫她死了也願意,又怎麼捨得離開?

謝灼寧叫人送來朝食,壓著夏橘陪她一併用過,便將院兒裡的人全都叫了過來。

“春桃被調去外院了,院裡總要有人主持日常事務……”

風華閣上上下下伺候的有二十幾人,還不算粗使婆子跟修剪花枝的園丁。

謝灼寧目光一一掠過眾人的臉,點了四人出來,“紫蘇,茯苓,半夏,銀翹,日後你們四人便是風華閣的大丫鬟了。紫蘇,你年紀大些,也穩重些,日後便負責院內的大小事宜吧。”

她們四人本是三等丫鬟,論資排輩也輪不到她們,冇想到大小姐竟直接欽點。

幾人受寵若驚,連忙上前跪地謝恩,“謝大小姐提拔!”

有二等丫鬟不服氣,“小姐,這不公平!”

按理,一等丫鬟冇了,要麼老夫人跟大夫人那邊撥人過來,要麼也該從院裡的二等丫鬟中擢升纔是!

謝灼寧冷笑一聲。

公平?

鎮陽侯府被抄家的時候,茯苓她們四人寧死也不肯離開,那會兒其他人在哪兒呢?

怕是早就偷拿著府裡的財寶逃之夭夭了!

她勾起唇角,“那這樣吧,我先把你們幾個二等丫鬟降為三等丫鬟,再將她們四個提拔為二等丫鬟。那她們從二等丫鬟晉升一等丫鬟,是不是就名正言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