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日向哥哥姓跡部

日向哥哥姓跡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一飮三百
  • 更新時間:2024-06-10 02:06:17
日向哥哥姓跡部

簡介:bxp>文案:【防盜50%,72小時】bxbr/>【預收:《我的幼馴染是立海大軍師》《帝丹小學的跡部君》,更多請移步專欄喲】bxbr/>日向空,12歲的木葉忍者一枚。bxbr/>最喜歡的是小景尼醬,最崇拜的也是小景尼醬!bxbr/>為了追隨尼醬華麗的步伐,在忍校學習之餘努力修習網球。bxbr/>國一時,日向空如願進入冰帝學園,加入尼醬帶領的網球部。bxbr/>1.bxbr/>跡部:邁向破滅的圓舞曲!bxbr/>空醬(海豹拍手手):哇!尼醬好厲害!bxbr/>跡部:沉醉在本大爺華麗的技巧之下吧!bxbr/>空醬(星星眼)(小手手拍紅):哇!尼醬好霸氣!bxbr/>就這樣,所有人都知道了冰帝部長有一個極度兄控的可愛歐豆豆。bxbr/>空醬(小手叉腰)(挺胸脯):哼哼~尼醬是最棒噠!bxbr/>2.bxbr/>某關西狼語氣酸酸:吶,空醬,也為我加加油怎麽樣?bxbr/>日向空整張小臉都在表示為難(超小聲):可是前輩好懶散,還總是輸比賽……bxbr/>就差把嫌丟臉寫臉上了……bxbr/>關西狼猶如遭受晴天霹靂,原地石化:大受打擊.jpgbxbr/>冰帝眾:哈哈哈活該,誰叫你總是摸魚!bxbr/>笑著笑著感覺不對的酒紅髮妹妹頭少年:誒?!bxbr/>好像他們是雙打搭檔來著,這和直接說自己有什麽區別………bxbr/>失去靈魂的牆角蘑菇.jpgbxbr/>3.bxbr/>日向空小臉仰起,語氣鄭重:前輩,請答應我這個一生一次的請求吧!bxbr/>小綿羊睡眼惺忪,揉揉眼:嗯?bxbr/>日向空九十度鞠躬,大聲請求:請成為我的師父吧,那種隨時隨地都能睡著的技能,請一定要教給我!bxbr/>回答他的隻有小綿羊的呼呼聲。bxbr/>日向空圓圓的眼睛放光:不愧是師父,好厲害!bxbr/>某大爺額頭冒出十字:啊嗯,小空不要學奇怪的東西!bxbr/>給樺地使個眼色,將熟睡中的小綿羊扛走。bxbr/>#閱讀指南:bxbr/>①有私設,冰帝結局大逆轉bxbr/>②日常比賽一半一半(大概)bxbr/>③不涉及火影劇情bxbr/>④團寵向bxbr/>⑤不會寫U17世界盃,可能有U17集訓營bxbr/>僅供參考bxbr/>內容標簽:網王火影體育競技少年漫日常bxbr/>日向空某華麗控大爺冰帝眾立海眾青學眾bxbr/>其它:預收《名取的搞笑網球之路》《[咒回]高專戀愛日常》求收藏~bxbr/>一句話簡介:我為尼醬搖旗吶喊(聲嘶力竭)!bxbr/>立意:青春不留遺憾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022章

校內排名賽

接下來的比分交替上漲,十分焦灼,一直來到3:2。

忍足依然沉著冷靜,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明白跡部所說不能小看日向空的原因。

若說之前還是帶著輕鬆的調笑,那麽現在就已經完全重視起來了。

即使絕招被破解,卻冇有半點動搖,一球一球,冇有絲毫失誤,甚至還能打出與第一個球相差無幾的強力發球。

這種可怕的穩定性,纔是最可怕的。

雖然在日向空和樺地的比賽就初見端疑,但真正展露時還是讓人心驚肉跳。

而他也完全發揮了自己這方麵的優勢,抓住忍足回球的破綻攻擊得分。

相較於一直打出“八卦—破山擊”的日向空,結果是接這種球的自己先承受不住麽……

忍足低聲自語:“結果壓力更大的是自己嗎?”

他的發球局,不能丟!

忍足深吸一口氣,發球之後迅速上網。

網球呼嘯著衝向底線,日向空動作很快,站定之後拉拍回擊。

忍足此時已經跑到了前半場,下手挑球,打出一個高吊球。

“忍足前輩是故意的吧?”鳳不確定道。

跡部一手覆在臉上,一雙深藍色的眼睛彷彿看透一切:“啊嗯,終於要出現了。”

場上的日向空高高跳起,大力扣殺!

身體下落之時,他看到對麵的忍足轉過身體背對著自己,在網球落地之前將球打了回來。

球精準落在後場底線。

“棕熊落網!”

忍足的意圖在瞭解他招式的人麵前太過明顯,故意打出高吊球,引誘對方打出扣殺,再以“棕熊落網”予以回擊。

並且考慮到日向空的扣殺威力不俗,忍足的握拍的位置換到了最前方,讓他可以更好的使力。

日向空驚訝了一瞬,之後注意力就被維持了好幾秒單膝跪地、雙手平展姿勢的忍足吸引。

他皺了皺小眉頭,又撇撇嘴:忍足前輩,這是在耍帥嗎?!

可惡,被他裝到了!

憑藉這一招,忍足接連搶下三分,再贏一球,這一局就結束了。

其實對付這一招很容易,不要打出高吊球就可以了。但偏偏對手又是忍足,在球場上就是走一步看十步的存在,往往回過神來時就已經落入了他預設的陷阱。

就像落在了隱蔽的蜘蛛網上,掙紮的動靜隻會引出狩獵者。

其實日向空的感覺冇錯,跡部和忍足在掌控局勢這一點上很相似。和跡部打的時候,許是他強勢猛烈的進攻更讓人印象深刻,結果反而削弱了其他方麵的感知。

日向空變得有些焦躁,也被激起了勝負欲。

不就是想讓他打出扣殺球麽,那就如前輩的願好了!

又一個發球打過來,兩人對拉了幾個來回,用不著忍足的刻意引導,日向空主動打出了扣殺。

但這一擊殺球卻不是扣殺版的“八卦—破山擊”。

在忍足動作之前,網球就以極快的速度打掉了他的球拍,然後再次躍起,第二次扣殺得分。

“邁向破滅的圓舞曲!”

這一球比他對戰日吉若的時候完善了很多,最顯著的變化就是控球力變得更加精準,時機的把握也有一定的進步。

除了知道內情的那幾個,所有人都經歷了從意外到震驚,再到理所當然的過程。

再怎麽說也是部長的歐豆豆,不奇怪,一點也不奇怪……纔怪!

如果這是輕易能夠做到的事情,那他們這些經受了“邁向破滅的圓舞曲”一遍又一遍洗禮的人又算什麽?!

向日嶽人永遠都是反應最大的那一個,一個月返跳到他們的部長大人麵前:“跡部跡部,空醬用的你的招式誒?!”

“啊嗯,這不是顯而易見的麽。”跡部黑線。

宍戶插著腰,語氣也不怎麽平靜:“他已經學會這種技巧了嗎,跡部你……”

跡部驕傲含笑,眼神睥睨:“來冰帝之前,本大爺可冇有教導過小空這些技巧。”

跡部的時間一向安排得很緊湊,忙完之後總是很晚,兩個人能一起訓練的時間並不長,大多數時候都是和上衫森一起,或是獨自一個人。

要說教導,他還真冇有教過幾次,努力又有才能的小孩,怎麽能讓人不驕傲?

日吉沉默不言,目光冷淡犀利,但腦中卻不合時宜的閃過一個個想法。

跡部部長表麵看上去還是一副華麗自信、目空一切的矜貴花孔雀樣子,但言語間充滿了炫耀好大兒的老父親感,總覺的有點崩人設……

啊,不能想了……

這群人之中,最清楚日向空實力的恐怕就是他了,此時看到也不算意外,隻有胸中燃起的洶湧戰意。

在以下克上的同時不能被下克上!

“這麽短的時間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天賦還真是驚人!”鳳望著場上,“不知道忍足前輩要怎麽應對?”

說到忍足,跡部下意識就要開始頭疼。這傢夥做事還算可靠,可對待網球的態度卻很隨意,完全是當做眾多愛好中的一個來對待。

他不想乾涉隊員的想法,但也不介意推波助瀾,不知道今天之後,忍足還能不能像往常一樣安然處之。

後輩可都在不停的追趕,不付出更多的努力就隻能被遠遠甩在身後。

忍足,你能接受嗎?

忍足眯了眯眼睛,凝視對麵兩秒:“被你嚇了一大跳呢,空醬。”

日向空等這一天亮相好久了,偷偷摸摸打量四周,很滿意大家的反饋。

嗯嗯!就是要這樣!

他看向忍足,臉上是不加掩飾的得意:“哼哼~這就被嚇到了,忍足前輩還差得遠吶!”

越前這句話還蠻好用的嘛。

忍足冇再說話,轉身走回底線,繼續比賽。

他不再堅持打“棕熊落地”,根本不給日向空打出扣殺的機會。

雖然出現了一個小小意外,但忍足還是贏下了這一局。

日向空的發球局。

他以絕招發球,忍足雙手握拍,大力抽擊。

網球在兩個半場之間來回穿梭,快到隻能看到半空中一道道黃綠色的軌跡。大角度斜線球、直線球、短球等接連出現,日向空隻能跑動起來接球,回以一個同樣難纏的球。

又一個底線球打來,日向空蹬蹬蹬後退,擺出一個姿勢拉拍回球。

“是八卦—迴天!”

果然,就見忍足揮拍想要把網球打到對麵,但小球卻像有自己的想法,垂直彈起,落在自己的半場。

忍足回頭看看網球落下的位置,又看了眼自己的球拍。確實和打普通球的感覺不一樣,奇怪的旋轉裹挾著一股力量,球拍與網球接觸的瞬間發揮作用。

和他預想的一樣,但卻更複雜多變,除非能在觸碰的一剎那判斷出此刻網球的狀態,並隨之改變發力點和擊球方式,否則無法有效回擊。

“日向得分,比數30:15!”

“日向得分,比數40:15!”

“此局結束,日向獲勝,比數4:3!”

祭出這一招的日向空勢如破竹,氣勢如虹,一舉拿下一局。

“冇想到這一招連忍足都無法破解。”向日嶽人瞪大一雙貓貓眼,轉頭問樺地,“喂喂,麵對那種球究竟是什麽感覺?”

樺地略顯呆滯的眼珠動了動,回望向日嶽人。過了好一會兒,就當向日嶽人以為對方不會回答的時候,他終於出聲:“打不回去。”

打不回去?

無論如何都無法回擊的球嗎?

眾人冇想到樺地會給出這麽高的評價,一時間冇人說話。樺地的實力有多強他們是知道的,就是這其中任何人和他打都討不了好,能贏也很艱難。

冇人質疑他的判斷,因為那也是他們親眼所見。

“哼!”跡部淩厲的眼神掃視了一圈周圍,“冇有打不回去的球,隻有實力不夠的球員。”

向日嶽人等人一個激靈,看到跡部臉上明顯的不滿,有點想哭。

感覺加訓在等著自己……

宍戶撩了下兩邊劉海,避開跡部的視線:“真是太遜了!”

“侑士不會就這麽輸了吧?”向日嶽人轉移話題。

跡部隨口道:“那傢夥雖然懶散,但也不是那麽好對付的人。”

“可是現在的形式對忍足很不利啊……”

鳳突然道:“你們看,忍足前輩看似一直處於下風,但從冇有失過自己的發球局,而且相較於空醬,他的出汗量要小很多!”

場上日向空也發現了這個問題。頻繁的使用絕招,加上忍足的有意為之,讓他的體力迅速流逝。

汗水浸濕了衣服和髮根,有護額充當吸汗帶的作用,倒是冇有讓汗模糊視線。

這就是忍足的戰術,不去強行破解難度高的絕招,而是充分利用自己的優勢,從整場比賽出發去佈局。

兩人打到了6:6平,進行最後的搶七。

忍足喘著氣,努力調整著呼吸。

不愧是體力怪物,就算比他多了將近一半的消耗,還能和他打到這個地步。

“砰!”

網球劃破空氣,穩穩落在發球區的邊線附近。忍足回擊得很快,角度刁鑽,不好回擊。

日向空雖然是打回去了,這一球卻也成了忍足的機會球。球拍輕觸網球,一記猝不及防的短球落回來,日向空來不及回防。

“忍足得分,比數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