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失辭舊夢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36:14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簡介:誰懂啊?意外被係統傳送到電影《長津湖》中的世界。開局還是個新兵蛋子,這下可咋整啊?不過幸好,隨穿係統給力,穩穩提升能力不在話下。在這裡,打造出一支鐵血部隊,締造半島戰場的傳奇!且看個如何一步步徹底粉碎敵人的陰謀,守護著國土安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雖然隻有短短半天的時間,但新兵喬林卻讓全連戰士對他有了新的認識。

兩次提前預警,幫助大家躲避了敵機的轟炸。

率先發現敵軍滲透部隊,有效配合戰友伏擊,並且在白刃戰中,以一己之力消滅了五個敵人。

僅憑這幾點,就足以讓他成為剛進入半島參戰的七連最大的功臣。

雖然喬林剛入伍不久。

雖然軍隊也是講究資曆的地方。

但軍隊更看重個人實力和戰績。

從這一刻起,七連冇有人再敢小看喬林了。

為了加快行軍速度,儘早趕到目的地,伍千裡與梅生經過商議後,決定全連開始急行軍。

道路狹窄,戰士們隻能排成縱列,跑步前進。

水壺裡的水早已凍成了冰坨,根本就倒不出一滴。

喬林邊跑邊彎腰從地上抓起一把雪,摻了點炒麪,捏成一個雪球直接塞進嘴裡。

大家都是這樣吃飯的。

經過近十個小時的急行軍,部隊成功穿越叢林。

幸運的是,這一路走得還算是順利,冇有再遇到敵軍偵查的飛機。

雪越下越大,絲毫冇有要停的意思,大地早已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一腳下去,地麵的積雪甚至冇過了腳踝。

戰士們穿的都是單層的解放膠鞋,此刻雙腳早已凍得失去了知覺。

但即使是這樣,所有人仍舊在堅持著,一步一個腳印跟著隊伍往前跑。

雖然冇有溫度計,但喬林估計現在的溫度大概在零下二十度左右。

這樣的氣溫,對於在野外行軍的誌願軍戰士們來說,考驗的不僅僅是身體素質,更是意誌力。

七連的戰士基本上都是南方人,從出生開始他們就已經適應了那種溫熱的環境。

很多人甚至在進入半島之前,還冇有見過下雪是什麼樣子,更冇有體驗過零下的溫度。

在低溫環境下快速行軍,對身體造成了很大的負荷。

戰士們頭頂上冒出了陣陣的熱氣。

雪花落在身上,被體溫融化,雪水和汗水濕透的軍裝很快又被凍住,然後再被融化,再被凍住...

就這樣周而複始。

隻是融化的時間越來越慢,戰士們裸露在外的眉毛和睫毛已經凝結了一層冰霜,臉也變成了黑紅色。

體力的消耗隻能通過炒麪和雪水來補充。

可是一把雪嚥進肚子裡,似乎連腸胃都要凍住了。

就是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依然冇有一個人掉隊。

即使是傷員,也在戰友的攙扶下緊跟著隊伍的步伐。

喬林回頭望了一眼身後宛如冰龍一般的隊伍,鼻頭忽然一酸。

隨後,一股對於敵人的恨意不可抑製地爆發出來。

他從來冇有如此恨過一個人和一個國家。

但此刻,對於那些侵擾我邊境的侵略者們,他卻直接恨到了骨子裡。

同在一個世界生存,大家和平共處相安無事不好嗎?

為何要挑起戰火?

為何要引起紛爭?

難道隻有看到自己一手造成的戰爭,摧毀了無數人的家園,奪走了無數無辜的生命。

才能彰顯出你們的存在感嗎?

才能讓你們覺得自己很強嗎?

難道強盜般的掠奪,纔是你們每天口口聲聲所喊著的正義嗎?

喬林越想越氣,恨不得馬上抓來那個米國總統,當著全世界人民的麵,狠狠地揍他一頓,打得他滿地找牙才解氣。

“米國鬼子,我草你姥姥!”

打總統顯然是不現實的,不過罵一句解氣還是可以辦到的。

正在前進的隊伍被喬林突如其來的粗口嚇了一跳。

或許是大家都有著同樣的感受。

有了喬林帶頭,戰士們都開啟了嘴炮模式。

一時間,米國總統和帝國主義的十八輩祖宗都被翻了出來,咒罵之聲不絕於耳。

“哎!這是乾什麼呢?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都忘了嗎?”

饒是在戰場上摸爬滾打了多年,聽慣了臟話的伍千裡也聽不下去了。

這都什麼呀,冇想到七連的戰士罵街也這麼厲害?

他剛要出聲阻止,卻被梅生攔了下來。

“讓同誌們發泄一下怨氣吧!”

梅生考慮到了更深的層次。

初上戰場,部隊又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急行軍,戰士們的心理壓力都很大。

冇有其他轉移注意力的法子,罵人也算是發泄的方式了。

梅生考慮的冇錯,戰士們一通咒罵過後,精神狀態明顯好了不少。

就連惡劣環境給身體造成的疲憊感都減輕了不少。

【恭喜宿主減輕部隊壓力,獎勵戰鬥技能一項】

係統提示音響起。

喬林一怔,自己什麼時候減輕部隊壓力了?

帶頭罵街也算減輕壓力嗎?

不管這麼多了,先看看這戰鬥技能是什麼鬼。

從昨天恢複了意識開始,已經有差不多一天的時間了。

喬林已經弄清楚這個經常提示著自己的係統是什麼了。

簡單地講,自己現在所處的電影世界,自己是電影角色,而係統則是劇本。

係統會不定期釋出任務,自己完成了任務就會有獎勵。

不斷地完成任務,不斷地闖關,直到完成劇本。

當然,自己所在的電影世界是真實的,一個不小心都會死人,而且冇有重玩的機會。

使用意識打開了係統列表,喬林在技能列表一欄中,赫然看到了神槍手三個大字。

“神槍手?這算什麼獎勵,老子在軍校哪次射擊比賽不是冠軍?人稱國科大射擊一哥的好不好?”

喬林頓時感覺這個獎勵有點雞肋了。

畢竟射擊本來就是自己的強項,這跟冇獎勵有什麼區彆。

喬林有些無奈的關閉了係統列表。

不知不覺中,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七連戰士順利穿越了叢林,來到了第一座小山丘下邊。

兩百多米高的山丘被大雪所覆蓋,就像一隻巨大的包子臥在地麵上,一眼也看不到邊。

時間緊迫,部隊立刻開始向上攀爬。

彆看這小山不高,然而在大雪的遮蓋下,卻隱藏了不少未知的危險。

剛向上爬了十幾米,就已經有戰士開始向下滑了。

滿是積雪的地麵實在是太滑了,根本就站不住腳。

戰士們隻好趴在雪地裡,手腳並用向上爬。

可是剛到半山腰,就聽到一聲慘叫。

被積雪隱藏的洞口,用肉眼根本就無法分辨出來,一名正在向上爬的戰士不小心失足落入了洞中。

附近的戰士立刻爬到洞口觀察情況。

可是光線實在太暗,隻能看到洞裡黑漆漆一片,其他的什麼也看不出來。

伍千裡拿出火柴想要點燃煤油燈,可火柴已經被雪水浸濕,根本就擦不著火。

這可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