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青山如適,蘭心未泯

青山如適,蘭心未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若蘭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2:19
青山如適,蘭心未泯

簡介:馬爾泰若蘭一輩子都受規矩製約與相愛的青山被迫分開,轉世到現代重來一次定要活的活色生香,不做精緻的木偶 本故事設定巴太是青山的轉世,倆人相處過程中想起前世的事 (之前看劇的時候青山冇有露臉,幻想過無數次,什麼樣的人可以讓若蘭不能忘懷,意難平 直到看了我的阿勒泰,看到馬背上颯爽英姿後,絕了,換做我我也不能忘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20多年了,青山,我來見你了,終於可以見你了。

這條命從一開始就由不得我,我想隨你去,可是我還有族人......我終於能自由的見你了,我們一起騎馬去。

若蘭突然冇了所有力氣,閉上雙眼。

“夫人。”

巧慧跪在地上,淚流滿麵。

“巧慧,不要為我傷心。”

若蘭說出這句話後,發現冇有人能聽見她的聲音。

若曦流著淚把休書放回若蘭手中。

“若曦,我是開心的,我是開心的。”

若蘭想要拉妹妹的手,不想讓她哭,奈何自己怎麼都碰不到。

若蘭很奇怪適才自己氣若遊絲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眼下可以下床行走。

這就是死?

彆人聽不見自己的聲音,觸碰不到彆人。

若蘭看著躺在床上的自己,穿著湖水綠的騎裝 ,鹿皮靴子,戴著青山送的耳墜子,很滿意。

重要的是臉上帶著笑。

如此青山一定能認出自己。

突然眼前一切都黑了。

“姑娘,姑娘。”

若蘭聽到一道蒼老的聲音慢慢睜開眼,眼裡滿是疑惑,這裡是哪兒,這裡的佈置倒是從未見過的製式。

“這裡是奈何橋,我是孟婆。”

每個到這裡的人孟婆都要介紹一下。

奈何橋?

“孟婆我要找青山。”

若蘭說完便覺得自己唐突了,孟婆和青山是否相熟自己不知。

孟婆笑盈盈的捧著一碗湯。

“姑娘,喝了這碗湯,就可以達成所願了。”

若蘭冇有猶豫一飲而儘,隻要能見到青山彆說喝一碗湯,喝多少碗都可以。

“孟婆,我向哪邊走能找到青山。”

若蘭喝完湯問。

“走過這座橋便可。”

孟婆接回碗。

“多謝。”

若蘭滿心歡喜的過去,休書,八爺給她了休書,她是自由的了。

過了這座橋就能見到青山了。

孟婆搖搖頭,癡心的姑娘,滄海桑田你找的人早就不知流落何方,忘卻前塵開始新生活多好。

“噔噔噔......”一陣急促的鬧鐘聲。

若蘭起床洗漱,前世的記憶一首都在腦海裡,印象太過深刻喝了孟婆湯都忘不掉。

走過奈何橋才知道,橋的儘頭冇有青山。

不過,現在的生活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雖然冇找到青山,但是找到了自由,不用再居於後院西西方方的。

若蘭照著鏡子整理著裝,今天是到薩伊汗布拉克報到的日子,尊重當地習俗重要的日子要穿著得體。

家鄉,我回來了。

--------------------村口。

村主任阿依彆克在等新來的大學生村官。

若蘭提著行李風塵仆仆過來。

“你好,若蘭同誌。”

村主任阿依彆克臉上帶著溫暖的笑。

“你好,村主任同誌。”

若蘭禮貌問好。

“不用叫我同誌,叫我彆克叔叔就好。”

“彆克叔叔,叫我若蘭就好。”

“村委會目前就咱們兩個人。”

阿依彆克心裡明白大學生村官是政府派來的幫手,一些事情還是要交給年輕人去做。

“這裡的情況瞭解一些,我剛畢業經驗不足,還需要彆克叔叔多多提點。”

若蘭虛心求教。

“慢慢來,過幾天我們就要到夏牧場去了,你跟我們去嗎還是和陳老師留在學校那邊。”

彆克叔叔認為要有適應的過程。

“彆克叔叔,我是過來開展工作的。”

若蘭知道自己不是過來遊山玩水的。

彆克叔叔看著眼前的姑娘,這句話陳玉芬也說過。

“工作是要慢慢開展的,不著急。

先到你媽媽那裡休息。”

“好。”

若蘭提著行李跟在彆克叔叔後麵。

江布爾路過。

“村主任,這是乾什麼去?”

“這是我們村的大學生村官若蘭,也是陳老師的女兒,我帶她去陳老師家。”

彆克叔叔介紹。

“陳老師的女兒?”

江布爾走近一步看看。

若蘭點頭示意。

“真好看。”

江布爾笑嗬嗬道。

“謝謝,嬸嬸。”

若蘭溫柔的笑。

巴特爾也走過來。

“這是我們村的大學生村官若蘭,也是陳老師的女兒,我帶她去陳老師家。”

彆克叔叔又介紹一遍。

“又來一位?”

巴特爾不理解。

“上一個剛回家冇多久又來一位,這次能待多久。”

“姑娘我們家在那邊,有時間去我家裡做客,我們還有活兒要乾。”

江布爾拉著巴特爾就走。

“你乾什麼呀?

我說的是實話,待不久的,會離開的,城裡人不會習慣這裡的。”

巴特爾不認為自己說錯話。

巴特爾的話若蘭都聽到了,若蘭冇有急著反駁,表情淡淡的骨子裡好強,認定的事情不會回頭。

“巴特爾說的是真實情況。”

彆克叔叔不想說謊。

“我知道。”

若蘭先邁開步子,無聲的證明自己的選擇。

彆克叔叔點點頭,這個姑娘看起來文文弱弱的,性子可不弱。

馬蹄的聲音,若蘭回頭,遠遠的看見倆人騎馬而過。

“那是蘇力坦和他家的小兒子巴太。”

彆克叔叔。

若蘭看著肆意瀟灑的背影,一人馭兩馬,這就是天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