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情滿318

情滿318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高登權
  • 更新時間:2024-06-12 06:47:41
情滿318

簡介:簡介:關於情滿318:biqugey.com簡介:在318國道上,每天都有許多事發生,有的是事故,有的是故事,比如搭車陪睡的妹子,qingdushu.com比如翻到路坎下的車……請看旅遊公司職員向雲天在318國道上會發生哪些故事?zwdu.cc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老太太哈哈地笑了一下:“一頁曆史就是一麵鏡子,擦亮了鏡子你就可以呼喚著理性與良知;一顆沙礫就是一種苦痛,曆經了苦痛你會孕育出圓潤與晶瑩;一道轍印就是一段曆史,塵封了曆史你正迷濛著今日和未來;一片歸帆就是一縷鄉情,傾注著鄉情你滿載著滄桑和希望;一股細流就是一曲歡歌,彙聚了歡歌你成就為大江與**;一片嫩綠是一份自然,呼吸著自然你孕育出果實與豐收;一縷清香就是一份成熟,醞釀了成熟你展示著高潔和恬淡;一朵飛絮就是一絲希望,放飛了希望你喚來了溫風和細雨。所以,所有的東西都需要沉澱,這些是石頭也一樣,經曆過沉澱後,我們能感覺到那份不平凡的分量……”

還是老太太的思想境界不一樣,能說出這些,真的需要時間的沉澱。

“翻開5000年的曆史長河,我發現祖國的生命精髓是一片一片的輝煌,也是一道一道的傷痕,這些輝煌和傷痕記載了多少滄桑,又表現得如此頑強,那是一種標識,更是一種力量,一種精神,也是一種嚮往!正如這些不經意的石頭,他們的存在就代表著曆史流淌的痕跡,這裡,我們能讀到文化深沉的氣息!我喜歡這種洗儘鉛華的古樸,喜歡這種曆經萬世的滄桑,喜歡這種覽古博今的豁達,喜歡這種沉澱曆史的厚重,喜歡這個亙古的名字——大昭寺……”陳思佳似乎變得很感慨。

是啊,看著這些石頭,我想,千百年來,虔誠的佛教徒風餐露宿,千裡跋涉,以身丈量來到大昭寺拜覲,綿長歲月,佛像前的石板已被朝聖者匍匐身體蹭得像鏡子一樣精光發亮,他們見到佛像就如見到2500年前佛祖一樣,五體投地,跪在佛前,久久不願離去。

駐足在佛前,他們肯定感受到了靈魂的皈依,解脫了紅塵中苦苦掙紮!

正殿裡的喇嘛,猩紅僧袍,眼睫微闔,低聲誦經!

看到幾米長的古銅法號置在一邊,我想起晨鐘暮鼓,古銅法號響起凝重渾厚號音時,就會隱冇紅塵喧鬨,洗淨歲月鉛華。

“是啊思佳,我們每個人對於曆史來說都不被允許揹負更多的情感,隻有生冷地走或不走,冇有滄桑,冇有淚水,也同樣冇有愛。生命的流轉於曆史的不容置疑隻是情勢發展的一種需要。”我突然感覺到在曆史的長河中我就是滄海一粟,不值得一提。

萬勝男看看我們,微微笑了一下:“還是繼續走吧,我們在曆史中遊曆,有如行走在薔薇園,你可看到那些華美的詩句,一如綻放的花般鮮豔,一如明日之花將凋零,或喜或悲,又要分彆那薔薇下的刺,不被曆史的滄桑人世的坎坷所刺傷刺痛……”

我就知道,萬勝男總有自己的見解不是。

我們繼續參觀,進入大殿後,看見左右各有兩尊巨大的佛像。

陳思佳指著左側的佛像說:“這個我知道,這個是紅教創始人密宗大師蓮花生,聽說他家本來是印度的,他是印度的的佛學家,可在公元八世紀時候他來到了西藏,在這裡傳教,在他入藏以後藏區開始出現密宗。”

“嗯,你懂得也不少,知道這密宗大師也不錯!”我用誇獎的眼神看著陳思佳。

陳思佳嘿嘿地走著說:“是上次來的時候聽說的,我還知道這右側是未來佛呢,哈哈,我厲害吧?”

看見我誇獎的眼神,陳思佳很高興。

我回她一個軟軟的笑,順著人流走到大殿通道入口處右側,這裡是關於大昭寺建寺故事的壁畫,它生動形象地繪出了公元7世紀時的早期布達拉宮的樣子,以及當年填湖建大昭寺的情景。

我指著這些壁畫說:“你們如果想要瞭解大昭寺,想要瞭解7世紀時的拉薩,想要瞭解鬆讚乾布和文成公主,就一定要先看這些壁畫。”

“這些壁畫就是故事嗎?嗯,真是故事!”陳思佳看著那些壁畫點頭說。

繼續跟著人群從左向右依順時針旋轉遊覽,我們看見第一間小殿裡麵供有宗喀巴及其八大弟子。

為了讓陳思佳和萬勝男也記住一些東西,我笑著說:“兩位美女,你們知道為什麼這裡會供奉著宗喀巴及其八大弟子嗎?”

兩人都搖著頭。

我微微一笑,用川劇的情調裝腔作勢地說:“那就聽朕慢慢道來吧:宗喀巴的這八位弟子都為弘揚黃教作出了巨大貢獻;一世di和一世班禪都位於八大弟子之列。黃教六大寺廟中的甘丹寺為宗喀巴本人親建,哲蚌寺、色拉、紮什倫布寺均為其弟子所建。宗喀巴年事漸高到偏遠的山洞隱修時,這八大弟子曾陪伴在左右服侍他。”

兩人點著頭,萬勝男嘴巴咧了一下說:“原來是這樣!”

我們走到西牆與北牆拐角之,看見那裡矗立著一座白塔。

陳思佳指著白塔說:“這個我知道,據說是在修建大昭寺之前從臥塘湖中所顯現出來的。”

看來是上次來的時候導遊說她記住了。

“嗯,是這樣的,可你知道這白塔有個傳說嗎?”我微笑著故意賣弄著問。

陳思佳和萬勝男都把目光投向我,一臉疑問。

我還是淡淡地笑了笑:“據說7世紀時鬆讚乾布將戒指拋向空中,以戒指落下的地方來確定大昭寺的寺址。這枚戒指落到臥塘湖裡,於是從湖裡升起了一座幻化的白塔,表明已找到了合適的寺址。在13世紀,薩迦班智達按照幻化的白塔的樣子建了一座白塔,後來這座塔被毀壞了,現在的這座是為了代替薩迦班智達所建的白塔而重建的。”

他們三人都聽得很認真,我有種驕傲的感覺。

我們繼續走,來到南側第一間小殿,裡麵端坐著八大“東方淨琉璃世界的教主”藥師佛。

“雲天你知道這尊佛像為什麼叫藥師佛?難道這是個造藥救人的藥師嗎?”陳思佳看著藥師佛像不解地問我。

【作者題外話】:尊敬的讀者朋友,感謝你一直以來的陪伴,感謝的鞭策和鼓舞,請你對我的書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吧,你的每一條建議都是我寫好這本書的無限動力,你閱讀的每一個字都是對我最大的支援!我一定會努力把這本書寫好,寫出自己的思想!請賜予我金票和銀票吧,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