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清冷白月光?不!我是天命大反派

清冷白月光?不!我是天命大反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一曲潭清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47:10
清冷白月光?不!我是天命大反派

簡介:簡介:關於清冷白月光?不!我是天命大反派:一朝穿越,南弦成為頂尖家族用來撐麵子的假冒天驕,即將與真天驕對戰,等死?不急,係統來助。南弦:殺了。南弦:開什麼玩笑,那可是我最親愛的弟弟,桀桀桀~妹妹是天命主角註定和她對立?不,那是她最忠誠的仆人。……大爭之世,天運主角滿地跑。表麵一代聖女天驕、清冷溫柔白月光,暗地天命大反派,什麼天運主角,那是散財童子,趁他發育,奪其機緣滅其性命!主角:“她是惡魔!”天下人:“聖女良善,清玉神體,生來心懷大愛!”虛假反派:自大貪婪,囂張跋扈,斬草留根。真實反派:身份矜貴,受人尊崇,手握棋局,運籌帷幄。係統:終極目標,世界第一大反派!南弦:不,我要天下。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在場修士震驚不已,神意宗自詡擁有九宗最多最強的禦獸師,如今一看,禦獸禦獸,非契約兩三隻魂獸便為禦獸,一笛調動萬裡魂獸,方可稱禦。

她們知曉弦聖女身邊的兩個人都不俗,這位紫衣弟子看著不苟言笑,除了一身修為極易讓人忽視,冇想有這麼大本事。

武境修為就可禦高階魂獸。

嘶吼聲越來越近,武場震盪,眾修士紛紛側目環顧,整個山頭被魂獸環繞。

轟——

煙塵四起,耳邊是沉悶的腳步聲,天上地上,那些原誓死不從的魂獸如今乖順異常,隨著笛聲落下,數千魂獸站於武場。

四品,五品,甚至於一眼掃過去便可見六品魂獸。

莫說台下弟子久久不能會神,就連上方的諸位長老也紛紛起身站於台前,眼中是化不去的震驚。

沐綺羅緊握著手下的撫椅,喃喃:“萬獸朝宗,莫不是……她纔是神意宗預言的貴人?不對,不可能……”

此番場景,沐綺羅一番言論無人聽見,卻逃不過南弦的精神力。

萬獸朝宗?預言?

能使萬獸臣服,唯有十品超神獸的威壓纔可做到,預言所說自然不是阿紫,但誰又斷言不能是她的人。

南弦睜眼,視線落到前方回過神的一眾長老身上,阿紫也未在前方逗留,朝著一眾長老行禮,回到後方。

三長老白吟秋最先回神轉身,自然知曉南弦意圖:

“多謝聖女賜下機緣,多謝阿紫姑娘。”

諸長老也紛紛行禮:“多謝聖女!多謝阿紫姑娘!”

南穹上前開口:“聖女降臨神意宗也算緣分,沐宗主,各位長老,契約儀式就請繼續吧。”

“自然自然。”其中一位長老道。

而沐綺羅在道謝後始終在座椅上沉思,狀態明顯不在下方弟子身上,反而時不時看向同樣沉默,閉眼修煉的沐青蕪。

武場弟子對南弦三人感謝萬分,一日的契約儀式過後,多數弟子契約到了遠超預想的魂獸,對南弦的尊敬更甚,若非身處神意宗,真想跟隨南弦而去了。

台下弟子欣喜,台上氣氛微妙。

所有長老皆默契的冇有提起賭約一事,但視線不時落在白吟秋和沐青蕪身上,其中保不齊有幸災樂禍之人。

直到契約接近尾聲,白吟秋突然看向一整日都在打坐的沐青蕪:

“少宗主修煉刻苦,連事關神意宗未來的魂獸契約儀式都在修煉,也難怪修為神速,不似這些弟子整日懈怠。”

本是一句嘲諷之言,但偏落在氣運主角身上,主角可是放在任何人堆裡,都能被精準找茬的一方,何況現在。

白吟秋話一出,下方就有數道目光投向沐青蕪:

“往日總帶著她那隻鳥下山逛集市,也冇見有多用功啊,如今一副刻苦的模樣,倒顯得我們有多懶散一般。”

亦有人辯解:“該說不說,少宗主自從恢複神誌後,修為確實進步神速。”

“哼,彆忘了,她可是有一位宗主母親,我們經曆生死得來的機緣人家可是伸手便能得到。”

“而且不知沐青蕪哪來的底氣契約一隻凡鳥,這次九宗大比的關注點可都在她和清風宗那位首席大師兄身上,聽聞那人可是契約了七品魂獸。”

“光是私自釋放魂獸這一條,她就不配為我宗少宗主!”

沐綺羅聽到下方弟子的議論麵上一黑,起身喝止:

“肅靜!”

白吟秋也起身笑道:“宗主何必為難一群小輩。”

“而且她們所言不無道理,沐少宗主私自釋放魂獸,若非有阿紫姑娘出手,今日可不好收場啊。”

白吟秋拂袖道:“我也不為難,就煩請少宗主為神意宗弟子道個歉,自請擱去少宗主之位。”

沐綺羅自是向著自家女兒:

“白長老,你何苦為難一個小輩?況且,青蕪的能力人人都看在眼裡,少宗主之位,青蕪是不二人選。”

也有長老開脫:“對啊老三,這次就算了吧。”

白吟秋絲毫不給沐綺羅麵子:“本就是沐青蕪惹下的禍事,魂獸乃我神意宗命脈。獸峰魂獸消失的毫無征兆,亦無響動,莫不是你們都覺得憑沐青蕪一人能強行拽斷鎖鏈!”

“還是說,少宗主勾結外宗,或者用了什麼邪術不成?”

“慎言!”沐綺羅冷聲。

她知如今說出鳳凰一事所有事情將迎刃而解,但莫說此時,就算神意宗被毀,她也不可能說出鳳凰的秘密。

一直閉眼修煉的沐青蕪也終於在混亂中甦醒,睜眼瞬間,眼中閃過一簇火苗,繼而消失。

卻見沐青蕪緩緩起身,先是對著下方一禮:“此事我欠諸位一個解釋,但現下不便透露,日後你們自然會知曉。我為私自釋放魂獸一事道歉。”

話落,也不顧台下弟子臉色,轉身朝沐綺羅和一眾長老行禮:

“諸位長老,我知道宗門有很多人不看好青蕪,但一切以實力說話,九宗大比不日舉行,我定會為宗門交上一份滿意的戰績。請諸位長老作證,若拿不下大比第一,我願意交出少宗主之位,永不再選!”

“胡鬨。”沐綺羅皺眉。

“好,不愧是少宗主,既然少宗主都發話了,那我們可就敬待少宗主表現了。”白吟秋勾唇,眸中嘲諷算計一閃而逝。

沐青蕪站在人群前方,黃昏之下,一身紅衣耀眼奪目。

而在放下話後,沐青蕪卻將視線落在高處的南弦身上:

“不過,今日不能召喚魂獸,牽扯到聖女,還需弦聖女解釋一番。”

-